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周围的人都想让我女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杨巧容今年二十六岁,不到一米七的个头,身材前凸后翘那种,一头波浪披散在一侧,只是一双杏眼本来应该是凤目含春那种感觉,此时只透露出浓浓的疲惫感。

  最近几天让她感觉身心俱疲,因为入职比较晚的缘故,业绩没有一开始就在这里的那些售房经理那么高,自然提成也就没有多少。

  更别说她晚上还要在外面兼职。

  更更别说这里的分管经理还是个不着调的,经常暗示她做一些多余的付出就能获得更多的回报这样。

  TM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看着眼前的刑路,三十来岁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带着明显很年轻的小三过来挑房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呸,渣男。

  戴着口罩都那么漂亮,呸,渣女。

  此时的杨巧容内心充满了负面情绪,思想上难免缺乏善意。

  她是个农村女孩,高中毕业以后就被同村的姐妹骗到这个大城市,差点成了别人的肉。

  好不容易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脱身,想尽办法在这个城市扎下脚跟,因为她还要打钱回家供妹妹上学,补贴家里,两年以后才靠自己到处打工租了一间独属于自己的小公寓。

  之后她跟一个本地人相恋,本以为可以有个归宿,不用再那么辛苦,谁知道谈了五年,那个渣男一点娶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最终还被她发现那个渣男在外面有人了,肚子都大了好几个月了。

  她这才知道,是自己太保守了,她是农村出来的闺女,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她竟然还天真的以为别人都跟自己想的一样。

  那时候她就有点思想松动了。

  两年前听说卖房子挣钱,跟呆头鱼一样一头扎进来,才知道,那些业绩好的妹妹们,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但是她就是想不开啊,长得好看就得遭受这个社会的恶意么?

  所以她一直硬挺着,坚持着,直到几个月前这里换了个经理。

  那色眯眯看着自己的眼神,杨巧容到现在都觉得恶心。

  最近一直找自己的麻烦,让人截胡自己的单子就不说了,还卡着自己的工资,她已经一个月没给妹妹打生活费了。

  她妹妹是个有出息的,去年考上沪市外国语学院,今年大二。

  她不想妹妹跟自己一样,所以她努力打工挣钱,想让妹妹安心念书,以后能自己选自己喜欢的路走。

  前段时间,妈妈打来电话,说父亲给人干活的时候腿摔断了,想找她弄点钱。

  她父母是那种老实地道的农村人,也知道自己闺女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所以一般没事不会找她,怕麻烦她,所以她知道,家里现在确实很困难。

  但她现在确实钱包空空,房租还欠着呢,工资发不下来,看这个情况,还不一定能要到手。

  昨天她已经联系好另一个工作,等上午完班,下午就去面试。

  今天上午刚来的时候又被那个地中海经理骚扰半天,她还不得不强打精神应对。

  那天她碰巧遇见了以前跟自己一起来这个城市的一个同村姐妹,她现在开着豪车,穿戴着自己叫不上名字的奢侈品,傍着一个比她大十好几岁的帅大叔。

  她们单独聊了一会,那姐妹也爽利,直言自己就是以破坏别人家庭为目的的三儿,并对杨巧容好言相劝,当年她可是同村最漂亮那个。

  这种事情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加上家里的实际情况,杨巧容心中还是产生了一丝动摇。

  是啊,自己那么坚持干嘛呢,只要愿意,就能让爸爸妈妈和妹妹过上好生活,就当被狗啃了呗。

  但是一想到经理那张肥腻的大脸,她就狠不下这个心。

  总得找个顺眼的吧?

  “我叫杨巧容,很高兴能为两位服务,这是我的名片。”杨巧容心中不管怎么想着,表面还是公式化的笑着。

  万一单子成了,临走之前还能赚一笔。

  陈橙和刑路在这个南方妹子的介绍下,打算在小区找几个样品房看看。

  “喂,我是,那好吧,我去接她,没事。”刑路接了个电话。

  “小蕊学校下午临时放假,说是有领导去抽查安全设施,让家长去接孩子。”刑路挂断电话,对陈橙摊了摊手,“你自己先看着吧,反正是你买房子,看好了打我给你发的电话就行,就说是我让你打的。”

  陈橙自无不可,跟着杨巧容回去看房。

  “这位小姐,请跟我来。”杨巧容拿上钥匙,对陈橙说道。

  “我可不是小姐,你可以叫我陈先生。”陈橙一听翻了个白眼,出声提醒道。

  杨巧容诧异的看着这个戴着口罩的人,光是看半张脸和听声音,根本看不出来性别吧?

  陈橙摘下口罩,现在反正周围没什么人。

  “不好意思,陈先生,是我不好。”杨巧容被陈橙摘掉口罩露出来的面容惊艳了一下,愣了一会才想起来道歉。

  陈橙看她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挑了挑眉也没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小明星。

  对于每天能多打一份工就多赚一份钱的杨巧容来说,实在没功夫过于关注娱乐圈的事情,更别说陈橙这才出道几个月。

  她或许听人说过橙姐、GUN姐什么的,却从来没关注过。

  不过她觉得陈橙确实很好看,想着刚才还以为她是小三那种,就不由得脸红起来。

  “没事,咱先去看房吧。”陈橙也没在意,习惯了。

  逛了半天,陈橙终于是看上了一间位置不错的房子。

  四室两厅,两百来平的样子,而且都是装修好的,智能化装修风格也很合陈橙的胃口,充满了现代感。

  杨巧容看着眼前的漂亮帅哥,正在房间里参观,做贼似的关上了房门,紧咬着嘴唇。

  “起码,要勾引也得勾引一个这样的。”能到这里买房子,肯定有钱,刚刚问了,还没结婚,倒是很符合她的心理预期,她是不想做那种破坏人家家庭的事。

  怀着忐忑的心情,脱下自己的外套,颤抖的小手将,白色的衬衣又朝下解开两个扣子,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先,先生,您看,卧室里的床垫都是国外进口的高级软垫,很舒适的。”杨巧容走到陈橙身边,身体僵硬的朝着陈橙身上靠去。

  “嗯,摸上去感觉很舒服,房间采光也很好。”陈橙伸手感受了一下,环视着房间。

  然后他感觉到杨巧容离自己有些太近了点,不由得转头看去。

  此时杨巧容两颊绯红,呼吸急促,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外套,

  陈橙将身体朝外移开,杨巧容接着靠过来,他在移,又贴上来。

  当陈橙移到墙边的时候,内心羞耻感爆棚的杨巧容终于崩溃了,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勾引人怎么就那么难呢,以前那些臭男人不天天想着法的占自己便宜么?

  你长得好看就能那么欺负人嘛,你不是说自己是个男人吗?

  难道是个弯的?

  杨巧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出师不利,羞红着脸,眼含悲愤,将外套穿上,跑出房间。

  陈橙觉得还不如刚才就跟刑路一起离开呢。

  “咳,蓝孩子自己在外面果然是很危险的。”陈橙自语道。

  走出房间,杨巧容还站在那里。

  “对不起,陈先生,我,我昨天可能喝的有点多,有点不舒服,要不您下次再看?”她强忍着羞意,对陈橙说道。

  “啊,好,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还有点事,先走了,再见。”陈橙也不想再继续冒着生命危险看下去,戴上口罩就自己走了。

  “真是,啊啊啊~”杨巧容直到陈橙走了好一会,捂着羞红的脸庞,喊了出来。

  辞职,马上辞职,没脸干下去了。

  他要是再来岂不是很尴尬?

  所以杨巧容还是先辞职了,倔强的女人,一旦决定了的事,就很难再改变了的。

  “老娘就不信了,老娘看上的还能都是兔爷不成?”

  虽然第一次以失败告终,但是显然并没有让她打消这个念头,反而激起了她的倔强本性。

  她下午要去一个娱乐公司面试,当然不是当艺人,高中毕业的她可不会什么才艺,她一个一直有联系的同村闺蜜在那里做前台,介绍她去面试生活助理。

  说是最近刚火起来的一个明星,那个闺蜜还说,“要不是我早就入职前台了,给我老公当生活助理这么幸福的事,才不会让给你。”

  还说如果不是熟人介绍,也不是谁都能去面试的嘞。

  下午,杨巧容办理了离职手续,顺便在经理办公室踢了还想要动手动脚的经理一腿。

  “老娘这身肉,扔大街上也不给你这头肥猪!”

  走在大马路上的杨巧容愤愤地想着。

  回到出租屋,这几年她已经换了一个更好的公寓,只是门口上贴着的催租单据让她站在门口又沉默了半天。

  杨巧容觉得,当明星的助理也好,虽然都说娱乐圈乱,但是他既然能当明星,肯定是帅的吧?

  她就不信朝夕相处,凭自己的颜值,怎么也能擦出点火花什么的吧。

  不就是照顾生活起居嘛?老娘给你照顾到家里去!

  所以,穿着一身休闲服的杨巧容,凭借闺蜜传授的经验,最终和另外两人共同入围,在一个房间内等着那个明星做最后的选择。

  “刑哥你定不就行了么,我都行的,没有也行,我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了。”陈橙板正的坐在沙发上,小蕊在一旁拿着彩笔画画,小背挺得笔直。

  “毕竟是你的生活助理,当然得你自己选,之前已经刷掉不少人了,也没透露是给你选助理,要不一两天都筛选不完。”刑路一边指导闺女一边说道,“在说了,我也不能老跟着你,有个助理我也放心。”

  陈橙只好去面试房间,挨个面试剩下的三个人,前两个是一男一女,都是小年轻,见到陈橙的时候一脸兴奋的样子。

  尤其那个青年,竟然脸红了?

  陈橙当场在心里给他画了个叉叉。

  等最后一个进入房间,陈橙和面试者都愣住了。

  “咳,杨经理,好巧。”陈橙嘴角抽抽,打了个招呼。

  杨巧容简直不知道该无地自容好呢,还是掩面而逃才好。

  “我,我是来面试生活助理的,我,我已经辞职了。”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强撑着说了出来。

  陈橙在心里给她也画了个叉叉,他可不想被人吃干抹净的那种。

  “嗯,那您先请外面稍等,一会工作人员告诉您结果。”陈橙很公式化的说道。

  杨巧容咬了咬嘴唇,转身走到门口,停了下来。

  想到妹妹和家里的情况,还有门口那张催租单据,又转身,蹬蹬的走到陈橙面前。

  陈橙看着这个转身一副气势汹汹模样的女人又来到自己面前,挑了挑眉,咱虽然不打女人,防守还是能防的住的。

  大不了喊呗~

  “你是不是不会选我?”杨巧容低头看着坐在那里的陈橙,男人为什么要长那么漂亮的一张脸。

  “这个,我还要考虑一下。”陈橙敷衍道,“要不你先出去等一哈?”

  “选我吧,求你了。”杨巧容突然低头俯身对陈橙鞠躬,头发甩了他一脸。

  陈橙做后仰状,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你先起来,咱再商量。”

  杨巧容抬起头来,一脸倔强的看着再次做后仰状的陈橙。

  又被甩了一脸。

  陈橙捂着脸,自己可是靠脸吃饭的,我女朋友都没这么对我过!

  “陈小姐,虽然是我很想选你,但是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你懂吧?”陈橙觉得自己说的很隐晦了,希望她能自己体会,知难而退。

  “我,我是有原因的,我还没跟人,那个过。”杨巧容也是拼了,“我需要工作,我家里需要钱。”

  “那,那跟我。。。”陈橙想说跟我没多大关系来着,毕竟他也不是圣母,万一留下她,她在对自己有所企图怎么办?

  真当自己是柳下挥?

  不过当他看到杨巧容倔强的眼神,还是没说出口。

  “那你到底什么原因?”还是问了,渣男。

  杨巧容把自己的情况说了出来,包括为什么上午勾引他的事情,让陈橙好一阵啼笑皆非。

  陈橙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录用了她。

  不然呢?

  他都好心的答应借钱给她帮家里度过困难了,这虎娘们竟然开始脱衣服,并扬言如果不要她,她就这么跑出去,就喊非礼,强X~

  陈橙好不容易抱住她,才让她消停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