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不圆润第二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3章:流泪的喜宴

大宋不圆润第二部 醒来有泪痕 2590 2020.05.23 09:58

  窦家今日喜气盈盈,摆下宴席。只是宴席有些怪异,楚王身为没公布的储君竟与丫鬟女使同席。此种混搭模式恐怕天下仅此一桌。

  最诡异的是楚王赵元佐将首位让给红衣仙子颜如玉,并在一旁殷勤夹菜、补酒。两侧是大娘子刘氏与窦青铜相陪。

  幼娘、柳儿、雨舒、如兰、如菊、如梅、还有夏妈妈抱着菡儿,同在一桌宴席。几位丫鬟看着颜如玉与刘氏两位倾国倾城大美人,心中暗自嘀咕。窦家何时有了颜如玉这位亲戚,又有了刘氏这位大娘子?几位都是窦家老人,竟有些迷糊。还有楚王成了二哥儿挚友,怎么都跟天下掉下来似的?

  窦青铜端起酒碗说道:“明日是如菊大喜的日子,你们几个都去为如菊张罗。别让张家以为如菊身后没有娘家人,以后窦家就是如菊娘家。有什么事窦家为你撑腰。”

  楚王补充道:“就是。如菊娘家人还有我,都为你撑腰。”

  众丫鬟女使深为感动,如菊早已盈盈下拜,流泪说道:“婢子多谢楚王殿下,多谢二哥儿、多谢众位姐妹。”

  大娘子刘氏起身过来笑宴宴扶起如菊,拉着如菊手儿走到一旁桌案,掀开红布道:“奴家已经兑换五百两银锭子,还有花红、衣裳、茶点,这些都是给你的嫁妆。”

  看着四大盘银锭,还有满桌案礼品,如菊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流满面蹲身下拜道:“婢子拜谢大娘子……”如菊声泪俱下,引得众女子也流泪不止。

  刘氏搀起如菊,又将一只金镶玉步摇插在如菊头上。陪着抹泪道:“陪嫁是官人给你的,这步摇是奴家给你的。”其实这步摇是刘娥带出韩王府不多的几件首饰之一。窦家有此义仆,刘娥无比感动。想来窦青铜待丫鬟女使们都是有情有义,才有如此结果。

  颜如玉也过来,说道:“姐姐没有首饰,只有两个金元宝给你作为新婚致喜。”说着将两个金灿灿元宝塞给如菊。如菊万福致谢之后,看着金元宝傻在当地。

  楚王站起身,将一张银票按在如菊手中道:“这五百两银子,本王替你家主窦青铜加赏给你做傍身钱。”如菊说不出话来,只会流着泪万福致谢。

  幼娘、柳儿、雨舒、如兰、如梅、还有夏妈妈抱着菡儿,也纷纷过来塞给如菊各色首饰、礼品。

  如菊如何能想到自己一个婢女,能得到窦家如此厚待自己。她心情激动难以自抑,泪眼婆娑憋着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出几个字来:“你们都是……我的家人……”

  最后是菡儿上前,举着小粉拳缓缓张开有几块糖果,嫩声嫩气说道:“姐姐给你的。”

  如菊蹲下身,抱好怀中繁多礼物,腾出一只手来抓起小手中糖果。这是今日最美味的礼物。如梅端着一个大木匣子过来,帮如菊装好礼物盖上红布,银票递给如菊收好。

  如菊抱起菡儿,狠狠亲她粉嫩嫩小脸一口。又赶紧掏出丝帕为菡儿擦拭,她亲了菡儿一脸泪水。

  窦青铜宣布:“今日,我窦青铜认如菊为义妹,改名为窦金菊以后窦家就是如菊娘家!”

  喜事一件接着一件,如菊嘴唇抖着放下菡儿。大娘子刘氏上前搀如菊向窦青铜行拜礼。如菊口尊道:“哥哥……在上……请受小妹窦金菊一拜。”

  窦青铜伸手示意道:“金菊妹妹请起。”

  如菊又拜刘氏:“嫂嫂在上,请受妹妹窦金菊一拜。”

  刘氏笑道:“金菊妹妹请起。随我去梳妆一下,妹妹脸儿哭花了。”

  二人去后院为窦金菊打扮去了。

  窦青铜问如梅道:“第一件要说我也舍不得你,我还是怕担心菊在张家太过孤单,如梅可愿意陪嫁到张家?”

  如梅万福道:“回二哥儿。那张大官人也是积善之家,待人和气。婢子愿意陪嫁到张家,陪着金菊姐姐。”

  窦青铜道:“张大官人既然是积善之家,请如梅同在窦家一样,用心做事就好。”

  “婢子遵命。”

  过一会,窦金菊随大娘子刘氏归来落座。已经薄施粉黛,恢复娇俏佳人。

  窦青铜道:“按理说金菊妹妹要吹吹打打花轿送去张家,只因张大官人为窦家鸣冤不可受人以柄。所以委屈妹妹今晚悄悄去张家,明日为兄也不能登门致喜。由师姑率领幼娘等一干姐妹,为妹妹致喜。还请妹妹原宥。”

  “小妹知道。”窦金菊起身万福。

  窦家的喜宴,欢乐气氛一直蔓延到暮色深沉。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汴京城所有路口都有防风石灯,火光莹莹、飘燃着缕缕黑烟。

  众人送窦金菊与如梅登上马车。

  这是楚王赵元佐今日送给窦家的一驾新马车。深蓝色丝绒为顶,四面垂幔也称为裙帘用点绛色丝绸背签金丝竹篾片,黑木雕花的窗牖幔挂一帘淡蓝色的绉纱,番邦卷绒羊毛毯铺就,椅子上褐色湖绸坐垫、靠垫齐备,车厢内悬挂十几个香囊,香氛浸人心脾。两只吊灯内插白蜡,照亮车厢。

  却见菡儿趴在座椅上打盹。两个抓髻像两只小牛角,甚是圆润可爱。

  如梅说道:“大娘子,菡儿在车上。”

  这时菡儿醒了,爬过来小脑瓜探出车门嬉笑道:“大娘子姐姐,我要去玩一日。就让菡儿去吧。”

  大娘子刘氏转头看着窦青铜道:“郎君。菡儿这是早就想去,偷偷藏在马车里呢。让她玩一夜,明日再随师姑回来可使得?”

  窦青铜暗自猜想,说是明日婚喜。若是张大官人今日急急办事,菡儿岂不碍事?可又不忍心让菡儿扫兴,说道:“菡儿,若去必得听如梅姐姐安置,不许进喜房里。知道么?”

  菡儿偏着头想想,嘟嘟着小嘴说道:“那要给我糕饼吃,还有梅子糖果。”她居然也会提条件。

  窦金菊没明白哥哥窦青铜的用意,说道:“哥哥,菡儿就跟着我吧。糕饼糖果都有的。”

  窦青铜笑道:“妹妹糊涂。今日张大官人必会有些体己话说与你,哪里有空带菡儿?如梅,你带好菡儿,莫要菡儿搅扰金菊与大官人说话。”

  如梅懂得其中含意偷笑着回到:“二哥儿放心。菡儿跟着我,不会搅扰金菊姐姐好事的。”

  金菊也明白了哥哥的意思,羞涩着与众人拜别。

  马车前行,菡儿稀奇地撩开窗帘,看着路上石灯与家家灯火,一双黑眼珠咕噜咕噜转动。喜气盈盈说道:“要是能走一晚上就好了,多好看的灯。”

  如梅笑道:“到了半夜,家家都要灭灯的。到时候漆黑一片,就不好看了。”

  菡儿回头说道:“哦。那还是快点到吧。没有灯菡儿会害怕的。”

  如梅拉着金菊手儿,万分感慨道:“姐姐,今日你比当年窦家老太太更加风光。有了嫁妆傍身,又有了窦家姐儿的身份。若是将来再生下儿子,可是最美的日子。”

  窦金菊瞄一眼如梅道:“但愿都是好的,奴家倒是不奢望将来能扶正。只盼望大官人心中只有奴家,十分疼爱,也就圆满了。咱们都是穷人家出身,落个饱奻衣食与疼爱,还有什么苛求的呢?”

  如梅靠在金菊肩头,二人在窦家七、八年,从未分开过。如今金菊出嫁,自己是陪嫁娘子,也算是随心顺意了。

  金菊拍拍如梅手儿,说道:“妹妹若是困了,就靠着睡一会。”

  “唔……”如梅回应一身,借着酒力渐入梦乡。

  如梅梦见高头大马载着良人迎娶自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中喜滋滋坐上八人抬披红挂彩大花轿,前边鸣锣开道,后边是如山的嫁妆……只是没看清良人是谁,马车已经到了张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