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迷糊署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迷糊署长 抽搐的音阶 3883 2005.07.07 21:29

    正当嘴角上划了一个不自然的弧度时,背后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惊天地泣鬼神如一道雷从半空劈下的叫声:“十九!你在这儿干什么?”

  脑子里原有的一些不正常的念头全吓飞了——亚极大人!他怎么会在这儿?!

  当我被亚纪大人赏了一记栗凿时,这才彻底回过神来,而亚纪大人和忍大人已经零距离观察现场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像我这么一个没到过现场的大外行,只能傻愣地站在那儿,而二位大人就可以有条理地逐步寻找线索。至于二位大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种蠢话,我是绝对不会说的,因为千叶县本来就是优秀警员缺乏,像亚纪大人和忍大人这样的无敌刑警只好一人身兼多重任务,真是可怜啊……不过,我这种彻底吃闲饭的家伙,居然有脸说这种不知所谓的话,真是……

  “十九,你还在这儿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亚纪大人一道命令把我砸趴在地。不用这么狠吧,虽然我知道我一点用处也没有。

  “可、可是,怎么说我也是署长……”

  “知道就好,九十九署长。办公室才是你该亲近的地方吧!”

  毫不留情的冷笑外加刀子一样锐利的讽刺,扎死我了……一个人的身份真的这么重要吗?本来还可以做朋友啊(怎么看也像女王与狗—-—|||)!我无奈,又扫了一眼现场,垂头丧气地离开。山枝一个劲儿追问我发生了什么,可我实在提不起干劲啊!

  回到家,胡乱做了饭。新闻已报道下午的案子,现场撑场面的是长谷步巡查长。

  “唉,为什么我这么没用呢,虎次郎?”

  桌上的小猫没发给我答案。其实,根据老妈不太可靠的记忆,我的幼年时其实是一个异常粗暴且狡诈的小孩(恶寒),连比我大九岁的十二哥我都照扁不误,谁知道一下成了这个死样。不过,哥哥姐姐们一口咬定这种事根本不可能——生活在制度金字塔最底层的我,是绝对没有还击之力的,唉……大家怎么连做梦的机会也不给我呢?

  杀人犯……变态杀人犯……一想到那恐怖的场景,就忍不住全身抖,天知道在现场时我为什么想笑,该不会是鬼上身吧……

  吃饭,吃饭,肚子一饱就什么都不想了……怕的吃不下……

  第二天准时上班,所有人都忙到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连门卫都比我这个署长忙,唉……无奈地做到办公桌前,忍不住还是偷看大家的资料,拜托大家原谅我这个可笑可悲的领导吧……熟门熟路地再一次获得想要的情报。

  唔……这次的死者是一个身份不明的流浪汉,而发现死者的是一个刚放学回家的少女,正准备抄近道,结果一下子看见了尸体,好可怜哦。不过我也很可怜啊,一想到那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凶手,我就忍不住打冷颤。根据亚纪大人他们的分析,凶手与那个松本川一的共同点实在太多,所以他们开始着手调查关于松本它是不是真的死了这一点。不会还没死吧!我记得他是从十几层上跳下去的,这么高还不死的话……我很怀疑,若是日后警方可以再一次抓倒他,究竟该用什么方式为他执行死刑呢?

  凶手杀人真的一点目的性也没有。死者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各行各业的人士,还有失业者和流浪汉,这些人生前完全不相识,生活上彼此间根本没有交集。凶手杀人只为了磨刀?这个念头一冒出来自己先被吓个半死,自己打自己两拳清醒。

  在办公室里窝上个一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心情略有一些郁闷,但想一想毕竟二位大人也一无所获,心里快乐不少,我才不管二位大人是不是把一切都输进电脑——做人太认真会老得快的!哈,哈哈……在此之前先会无事可做而死吧!我也真够矛盾了,其实这样不用干活,每天定时上下班工资奖金一样不缺的日子,不正是我一开始向往的吗?本来我还想去看水库呢,千叶县不是比偏远山区好多了?我为什么还会觉得不太对呢?没办法,只好把一切归结于水土不服,哈哈……

  下班买东西又遇上山枝,不过看样子她似乎一直在等我,呵呵,我好大的面子啊!与山枝一边聊天一边往家走,绝口不提工作上的事——其实也是无事可提,只问她学校的情况,忽然觉得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干脆找个人嫁掉算了,当个家庭主妇似乎也不错(盗用某女经典台词)。可惜,我不仅不是女人,还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男人,或许这正是我最大的悲哀吧!

  本来就要坐巴士回家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巴士车站上的人多到让我目瞪口呆,简直就像商场大减价一样嘛!别太小看大减价时的欧巴桑们——过去随几位姐姐去抢购减价商品,差一点被汹涌如洪水的欧巴桑们冲成沧海一粟,在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只看到了女人身上所体现出的最野性的一面,仿佛回到了大战时,而她们个个都是可以为国捐躯的将士,枪声炮声似乎就在耳边回响,而除了傻在那里观看这场战役到脚软,我什么也没有做。

  结论,跟欧巴桑们的战斗只有死路一条。

  车站上一山太太们让我马上决心绕道乘地铁,山枝妹妹同行。

  挤……地下铁一定是全日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了,有一段时间我一定是飘在半空中被人挤来挤去的。我把山枝和菜护在身前,尽管我知道这没多大用处。内伤啊……灯光一晃一晃划过我的脸,一阵窒息、头昏。

  “十九哥哥……”

  “很难受吗?过一会有人下车就好了,不用担心……”

  我突然一下停下正在说的,因为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让我心跳加速。怎么会这样呢?我的“自动预警系统”奇准无比,但向来极少发挥作用,似乎在它看来连十一姐的“陪练”要求也不恐怖——拜托,那个会死人的好不好。但比如上次我顺从了这直觉,没有搭乘一趟班机,虽然当时因为装拉肚子被十七k成半身不遂,结果那飞机在一小时后就失事了。

  和坠机一样的危险?哈,哈哈……我现在可以下车吗?

  地铁靠站,本来想跟着涌动的人潮一起下车,可山枝妹妹一把拉住我,正色道:“十九哥哥没在千叶坐过地铁吧!还有一站呢!”

  我知道还有一站啊,可是现在不下车,万一待会遇上那个比坠机还恐怖的灾难怎么办——这次的预感绝对比上一次强烈,只不过在担心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其他的成分,只不过我现在不想探究。这么一迟疑,车再一次开动了。

  机会啊……上帝说得对,他给了每个人机会,只看谁更善于抓住它而已。很明显的,活命的机会已经逃走了。

  “十九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我没事……”

  无奈地挣扎笑一个,在已经基本下空的车厢里找个座位坐下,感慨我为什么我一定要英年早逝?二十五岁的堂堂东大毕业生,连女朋友都没有过一个,只不过是个总被人遗忘的悲情小角色……我的人生确实不怎么美好,但我不想死啊!

  跟山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心情低落,等待着灾难的到来,结果……

  “呀啊~~~”

  熟悉的惨叫声,连我也要忍不住跟着一起惨叫——天哪!灾难终于降临了么?但事实上除了惨叫再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奇怪啊……乘客好奇,但也没有敢去看的,只有叫来列车员,让他去查看。过了好久,年轻人一脸惨白边抖边往回走。

  “杀人魔……这地铁上有杀人魔。”

  晕了晕了……这种事我也会遇上,或许我真的该去买六合彩吧,哈,哈哈……(心中已经哭了)

  第一,地铁不准停下;第二,不准有人藏起来——洗手间一个被砍的血肉模糊的乘务员身上,有犯人留下的字条。我只扫了一眼现场,效果好极了,至少有半个月我不会再想看到任何肉类。抱着山枝看见车厢里乱成一团的人,犹豫中我掏出证件。

  “这个……各位请听我说……”

  “怎么会有杀人魔呢?天哪!马上停下啊!”

  “杀人犯?在哪里?快抓出来!”

  “这个……其实我是……”

  “快来人啊!报警啊!”

  “叫自卫队!”

  “动感超人!”(这个绝属欠PAI的,抽飞ing)

  “其实我是警察……”

  “马上叫人来!”

  还是没有一个人理我。虽然我的声音稍微小了一点,但那是我灵魂的呐喊(意思是跟心跳声差不多分贝)。奇怪,日本人不是一向很有应变能力么?关东大地震的时候也不见他们这么慌张。难道是因为这时候终于与自己的性命相关了吗?难得日本的国民素质还蛮高的,大家也够爱国,可怎么一下子又成了这幅德行?这一代的日本人就这么经不起考验么?

  “都给我静一静!”

  山枝妹妹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呆立原地听候发落。哇!山枝你好强,这一招可不可以改天教我呢……她一指我,说:“这位,十九哥哥,他是警察,他一定可以抓到坏人的!”

  干笑两声——骑虎难下,进退两难。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看我,我倒是恨不能缩成一粒足以被人忽略不计的微尘,但是……似乎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吧!如果我现在稍有微辞,一句话还没说完,大概已被愤怒的人群踩死了。

  “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这些……杀人犯似乎还在车上,让这条线上的地铁都让一下吧……”

  “十九,你是说,有一个杀人毁尸的凶手正在车上,用一车人的性命来当筹码?如果停车就杀人?不停车车上的人任他杀?”

  “这个……这不是我的意思,主要是凶手他……”

  亚纪大人的声音听上去好恐怖,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回话。因为车上还有警察,所以很多人都有些放心,不过我担心他们放心的原因是凶手会盯上我。唉,为什么车上没有一个老练的刑警呢?高手和菜鸟的区别,在于菜鸟总是会连累所有的同伴,而高手则会吸引所有对手。我等待亚纪大人的指示,毕竟她是一个高手,而我是超菜的菜鸟。

  “十九!王八蛋!你小子让我抓到就死定了!”

  巨响。正好耳朵已离开听筒,否则……

  “亚纪大人……”

  “你马上照我的话去做,否则就拧断你的脖子!”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