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迷糊署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迷糊署长 抽搐的音阶 4912 2005.07.04 15:00

    我一边回答亚纪大人,一边冲向废校舍。

  当我冲进废校舍时,我已经不能更后悔了——我神经病啊,为什么会跑进来?这么一座危险的楼,随时都会把我压在下面,即使我是横纲也一定会被压死,更何况我这跟豆芽菜?但一想到山枝,我又开始为自己鼓劲,并不断告诉自己其实我挺走运的,有好几次不是都大难不死吗?不过好运也会全用尽吧,呜呜呜……我已经彻底意志消沉了。

  不行!现在意志消沉是会死人的!

  我一边给自己鼓劲,一边找到楼梯口。一楼的楼梯果然塌了,我使劲一跳,一下就抓住二楼地板,两三下就爬上去了——修房顶却连个梯子也没有,我常在家里这样爬上爬下。我上了二楼,一边小心叫着虎次郎的名字,一边四下寻找——虎次郎不认识我,万一看到我就逃走可就麻烦了。要是虎次郎顺利逃走可我因公殉职,那真为九十九家丢脸。

  屋顶不断掉下石块,但我都一一躲过——十五和十六最喜欢在房间里打架,什么东西都扔,能在这种“枪林弹雨”生存下来,这种小场面根本不够看的。但我还是很担心脚下,生怕一个不小心楼塌我也被压在下面。

  天!我为什么要傻到一个人跑来送死!

  “十九,你一点儿也不适合当警察!好好念书,将来到大公司里工作不好吗?”

  妈妈的话又回响在耳边。是啊,妈妈,像我这样一个没用、意志又不坚定的人,是根本没法当警察的……

  “不可以输给爸爸!十九,你一定可以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警察的。”

  我……我愿意相信亚纪大人!从小,我一直有些看不起爸爸,认为我的软弱无主见都是从爸爸那里遗传来的——当小说家的妈妈可是干脆又利落的忍。但自从十岁时的电梯事件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是傻毙了——什么嘛,爸爸其实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十九,没用的只是你一个人……我真的很讨厌这个没用的自己,可越讨厌自己就越没用,我真是难过……

  我要成为一个好警察!

  想归想啦,心里依旧是怕得很——我这辈子是没救了。

  终于,在一堆碎石下,我找到了虎次郎。脚受了点伤,不过精神很好——我手上的血痕就是证据。但我仍把虎次郎抱起来,搂在怀里,不管他反不反抗——是男孩子就该明白事情孰轻孰重吧!我环顾四周,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楼猛地一晃。

  我站不稳,跌倒在地上,而楼板已经开始倾斜,我向一边滑下去。不行!我拼命往上爬,但奈何地面上一个可以抓的东西都没有,我又要用一只手抱着虎次郎。这下死定了,死定了!我干脆停止挣扎,顺着楼板往下滑。突然我脊背一疼——撞在一根柱子上了。柱子也在歪,但并没倒。我又有了一丝生机。扶着柱子勉强站起来,一憋气,拼命向上即那窗口奔去。

  “呀……啊……”

  我像百米冲刺一样狂奔,终于到达窗口,想也没想,一下翻窗跳出去。这里是四楼,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更何况以前被十一、十三、十四、十七姐追打,五楼我都照跳不误。不过那次掉在一棵树上,我还真命大啊……

  起跳姿势角度不好,直接导致我下落的姿势是倒栽葱。我可以避免这一姿势,但势必会伤到虎次郎。权衡再三,我决定牺牲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他救出来,再把他弄伤,我怎么跟山枝交待呢?万一他再不相信警察了该怎么办?

  我闭上眼,等待摔在地上。

  摔是摔了,可是比预计的地面要软得多,并不那么疼……还挺暖和的。我心里奇怪,手上上下下摸。

  “你摸够了没有?”

  一声冷得让人血液结冰的声音,我吓得马上睁开眼,忍大人的大特写出现在眼前。噗啦噗啦噗啦,魂都从嘴里流走了……不对!现在不是灵魂出窍的场合!我一下子从忍大人身上跳起来,几乎要下跪一样说:“对不起,忍大人,请原谅我!”

  “你发什么神经——突然跑进危楼,还说要救人。你救出什么了?”

  亚纪大人一脸无奈的走过来。我这才意识到,我没摔成半身不遂是因为忍大人在下面接住我。而这时,后面的废校舍已经完全塌了,我一下瘫在地上——妈呀,只差一步就跟这世界说再见了。亚纪大人示意我起来说:“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山枝……”

  我几下爬起来,狂奔到山枝妹妹那儿。她还在大哭,看到我过来,略略停了一下。她用很期待的目光看我,还好我没辜负她。

  “虎次郎……”

  “不用担心,虎次郎没事的——哥哥说过,一定会把虎次郎救出来的。”

  我蹲下,从怀里捧出一只虎皮花纹的小猫。小猫在我手上抖抖的,前脚受了些伤。我把小猫放到山枝手上,小女孩终于破涕为笑,其余几个孩子也围上来,再没有一个人哭——果然是这么一回事!我松口气,又说:“山枝,虎次郎受伤了,我们一会儿为它包扎好不好?”

  “好!”

  “可是,你们让爸爸妈妈担心,不是好孩子——坏孩子是不能跟虎次郎一起玩的。”

  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于是各自跑到家长面前,低头道歉。家长们又怎么会为难自己可爱的孩子呢?于是事情圆满收场。

  “十九,干得不错嘛!”

  亚纪大人笑着。她问我为什么会知道里面还有一只小猫,于是我很小心的回答:“他们平时不是不听话的小孩,一座废楼又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让小孩子玩到流连忘返,所以,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吸引他们。山枝叫‘虎次郎’,我就猜,搞不好他们在废楼了养了一只小动物,所以我就去了……真的找到小猫了,千钧一发啊!”

  “你不怕死?为了一只小猫,你差一点儿把命送了!”

  “可是亚几大忍,你看看——在这些孩子眼中,这只小猫与人又有什么不同?我们警察不就是要保证所有公民的安全吗?”

  哎呀哎呀,我究竟在说什么啊,居然对亚纪大人无礼,真是不要命了。可亚纪大人并没有生气,不仅是塌,连刚才那位被我当成缓冲垫的忍大人,也一点儿没有发火的表示。相反,人大人第一次正眼看我,还挺和气地说:“像那么回事……好好干吧!”

  “多谢忍大人!”

  哎呀,可悲的条件反射,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时,山枝摇摇晃晃跑过来,轻轻扯一下我的裤脚,于是我再一次蹲下,问她有什么事。山枝突然摘下我的眼镜,让我马上陷入一片朦胧之中——我每只眼的近视都上千度,不戴眼镜除了光什么也看不清,跟瞎子没什么分别,所以以防玩意,我身上一般都会带一两幅备用的,但现在它们都和我的行李一齐待在警署里。几乎什么也看不到的我仅凭刚才的印象寻找山枝,手在空气中抓了几下,心里咕哝这孩子太顽皮了。结果,脸上一下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触感。

  “哥哥,我和虎次郎都很谢谢你,你好厉害啊……呀!”

  山枝一声十分惊讶的感叹,让我莫名其妙。我辨出她的方位,终于夺回眼镜。清晰的世界又重新回来了。

  哎?大家是怎么了?

  不仅是刚才亲了我一下的山枝,包括忍大人和亚纪大人,还有我的新同事及山枝的母亲,每个人都是一副讶异的表情,好像刚刚有一只恐龙从他们面前走过,最要命的是忍大人——酷的不行的脸上换了一种讶异的样子,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烟卷也掉在地上。我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了一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有什么值得大家这么吃惊的吗?

  “山枝……”

  刚想对山枝说什么,她却飞快躲到妈妈身后,又探出头,脸上红红的。

  “你小子还真是奇怪。”

  亚纪大人一弯腰,又拎走了我的眼镜,下一秒又扔回来。

  “这个,亚纪大人……怎么了?”

  小心小心地问,顺便两手抓紧眼镜,以免有人抢夺。不过,若是忍大人和亚纪大人……反抗也是无谓的吧。

  “以后你不许再戴眼镜——换隐形的。”

  “啊?”

  这可是太开玩笑了,有一千多度的隐形眼镜吗?即使又,也一定不便宜,我的工资要有一半送回家,根本不能挥霍——能挥霍也不能乱花!当了二十几年穷人,存钱成为我最大的嗜好。但亚纪大人却再次抢走我的眼镜,笑道:“这个我替你保管了!”

  “不要,亚纪大人……啊!”

  什么也看不到的我终于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上。趴在地上,上空回荡着大家的笑声,我突然觉得很想哭——怎么又是这样啊,难道这是二十五年地狱生活的延续吗?难道我的好运真的用尽了吗……欲哭无泪。

  回到警署,我彻底想大哭了——身上的衣服脏到没法看,即使买一套新的,我也一定会沦为十二的拳袋。想一想就忍不住要抽鼻子。

  “十九,你又怎么了?”

  “没事!亚纪大人!”

  我一边回答,以便忙不迭抓稳好不容易才要回的眼镜——谁抢也不行!我会誓死捍卫自己的眼镜,不过……还是那句老话,若对手是忍大人或是亚纪大人,反抗也是无所谓的吧。但亚纪大人并没有再欺负我,而是递给我一杯热茶。

  “十九,第一天当警察有什么感想?”

  “美好……当警察,真好。”

  回想起山枝的笑容,我忍不住就要笑。总算有点明白父亲了——其实当警察,真没什么不好的。看到大家高兴,我也很开心。

  “忍!亚纪!你们今天又出去找麻烦了!”

  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走进大办公室里。他看上去很像一个老好人,笑眯眯的,头上稀稀疏疏的头发,身上的警服整整齐齐的,一尘不染。在资料中我见过他,他叫长谷步忠和,是巡查长——千叶署现在的最高官阶的警官,已经五十岁快要退休了。忍大人和亚纪大人很尊敬他似的,难得露出比较尊敬的表情。亚纪大人笑笑,说:“大爷,我们可是很单纯的救人,还顺便帮他们拆了一座本来就要拆的校舍而已。”

  “真的?”

  “真的……对了,大爷,有新人要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让我们准备一下也好啊!”

  亚纪大人看了我一眼。长谷步巡查长显然到现在仍未发现我的存在——我真的这么没存在感吗?好吧,大家继续忽视我吧,反正我就是这么无足轻重……唉,同样都是不说话,为什么忍大人却那么有存在感呢?长谷步巡查长又说:“你们怎么知道的?我还担心你们会去找麻烦——欺负新来的署长,我们就又要换领导了。”

  “署长?”

  “是啊,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的精英分子,超出第二名的不仅仅是一个名次。谁知道为什么会被分到千叶来。”

  “十九!你解释一下!”

  “是!亚纪大人!我九十九十九就是从警视厅分来的警部,担任千叶县警署署长,今天前来报到!”

  我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作立正姿势回答。完了,亚纪大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生气了,可这又不是我的错,我什么也没隐瞒啊!一开始我其实有说“我是新来的署长”,只不过最后两个字声音小了一点而已,这不能怪我!但……即使我这么想,真的敢向忍大人和亚纪大人说吗?即使我有勇气说了,忍大人和亚纪大人难道会听吗?答案只有一个,毫无疑问。

  当然……不可能!

  “十九,我给你三十秒思考路线,三十秒逃走。”

  “亚纪大人……”

  “附议。”

  “忍大人……”

  “思考时间还有二十五秒!”

  二位大人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啊!我只是没有把话说清楚,不至于这样摩拳擦掌吧!看二位大人的样子,好像家里的哥哥姐姐们,而哥哥姐姐们是从来不开玩笑的——言出必行,说不打死我,就一定还给我留半口气。亚纪大人,你不是说鼓励我好好工作吗?忍大人,你不是已经认可我了吗?眼神求助一点儿用也没有,亚纪大人只在那一秒一秒倒数——我完了!

  “那个……你是九十九署长?”

  “对不起,长谷步巡查长!我有很多话想说,相信您也一定有许多话要对我说,但我现在真的来不及了。对不起!”

  我打断长谷步巡查长的话,抓起行李衣服夺门而逃——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反正二位大人是认真的,那我也认真地逃吧!从出生至今,我,九十九,有二十五年逃跑经验,对从一切地方一切凶徒手下逃走都有十分丰富的经验,除了念书之外,逃跑是我唯一可以自信并骄傲的一件事了。对于逃跑,我有绝对自信,即使对手是二位大人也一样(应该当犯人的~~)。

  抬着行李,我一层一层翻楼梯往下跳。当我来到一楼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那分明是亚纪大人的声音:“时间到!十九,你完了!

  不会吧还应该有十几秒才对……我一边往外跑,一边从心底涌上一股悲哀:

  我真的不该当警察!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