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迷糊署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迷糊署长 抽搐的音阶 2656 2005.07.07 17:09

    “与你无关——是个CAREER就老老实实坐在办公室里,别搞乱就行了。”

  忍大人难得开一次口,又一下把我扎得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正如他所说,身为CAREER的我,与这些NONCAREER而在一线拼搏的人是不一样的,从一开始我走的就是精英路线——从警部补开始,当官、越做官越大,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办公室里喝茶,偶尔写个报告什么的,等着手下拼死拼活,功劳还是会自动记倒我头上,只等升职了。即使犯了错,也没关系,不像一般警员会被开除,只要外放一段时间,还可以卷土重来。就这样,升职比喝水还容易,坐在高位的全是些连现在街上通缉什么犯人都不知道、只在乎别人是不是很尊敬我我可不可以在退休后参选议员的腐败的家伙。

  而可怜的在一线工作的NONCAREER,则是任务最重也是最担责任的,从最基层的小警员开始做,干最辛苦的工作领最低的薪水,冒最大的风险享受最差的福利。只要犯了错就会被降级革职,最多也只能升到警视这一级。唉,要不是这种无聊的官僚制度,警方的办事效率就不会这么低,也不会在民众心目中留下“无用”的印象了。

  无论如何,我二十五岁就坐上他们四十五岁也不一定坐上的位置,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

  “反正你也别多想了,要是真有事,还是会通知你的。”

  像是安慰我一样的话从亚纪大人嘴里说出来,在我听来一点也没有达到安慰的效果。本来不是好好的吗?我和二位大人之间本来是没有这层隔膜的,只因为我是署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好用力点点头。在下面人的眼里,我这个署长跟两只脚的书柜没什么分别吧!那我也就该老老实实的当一个书柜,还是什么事也别管了。唉,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坐办公室,我又何必当警察呢?

  “多谢招待!那我先走了,明天我还会再来……看虎次郎的!”

  饭后,依旧活力十足的山枝妹妹如是说。亚纪大人和忍大人已去工作,我还是老实地坐办公室。

  “我会加油的!”

  丢下这么一句话,山枝跑了。加油?加油干什么?说服家长去养虎次郎吗?看来她真得很喜欢猫啊!

  不到下午两点,工作已全做妥,伸个懒腰。现在就下班是不允许的,那么……忍不住打开电脑,进入局域网,到底还是想弄清署里的人究竟有什么在瞒我。不是我自夸,入侵其他系统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办到的,只不过,一旦被几位大人发现,我一定会死无全尸吧……全身上下一阵恶寒。不管怎么说,毕竟这里是有署长集中营之称的千叶县警署啊!

  偷偷摸摸从各人的电脑中调出资料,幸而没人发现。需要在办公室偷看着文件的署长,我一定是第一个。

  “啊呀,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么?”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是发生了一起杀人案,而且似乎与近半年来在全国多个地区发生过的某一连环杀人案又许多相似之处。那个连环杀人案的犯人叫松本川一,是一个相片冲印师,才二十四岁,对一切男女老幼都有肢解的兴趣,据说还会亲自拍摄肢解过程。在两个月前,他被警方追捕,跳楼自杀——对这件事,我也只知道这么多。

  而我的部下们遇上的案子,明摆着不会与松本川一有什么关系,却又与那连环杀人案那么相似。死者是一个中年妇女,从超市买菜回家的路上被人袭击,尸体丢在小巷子里,报案的人是在小巷子中长期定居的一个流浪汉。尸体被分成大小不等的数块,其残忍程度让我甚至不敢联想生肉,还好照片没有扫进电脑里,万幸万幸……不论从犯案手法、对象选取、还是习惯等一切细节上看,都像是松本川一干的,可他不是跳楼了吗?难道摔扁了还会变成僵尸再回来?可怕……

  唔,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可是有二位大人镇守的千叶县警署,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哈哈……果然是与我无关的一件案子。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说不上原因,或许是因为我这个傻瓜又无法融入这个团体而被排除在外了吧!我真是个笨蛋……

  下午准时下班。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只有我这个署长最清闲了。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本来想逛一逛这座陌生的县城,但又没心情,干脆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家好了。

  “十九哥哥!”

  刚离开超市,就遇上了无敌可爱又十分崇拜我的清纯美少女宇佐美山枝。似乎放学了,背着书包快乐地向我跑来,小脸红红的。我赶忙全身上下找,最终只有一根板糖,干脆送给她。山枝妹妹极为可爱地道谢,又陪我一同往家走。

  “哎?这么说来,十九哥哥就住在我家附近啰?我可以去玩吗?”

  “当然可以……虎次郎也很欢迎你呢!”

  摸摸从衣袋里冒出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我一口应允了山枝。啊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的要求,谁又能拒绝呢……我不是恋妹狂……

  “救命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直刺我的耳膜,怎么回事?眼见一群人奔向出事地点,我的身体在很本能的后退。但山枝妹妹一把拉住我的手,用无比坚定的目光看着我,我心里暗叫不妙却又无可奈何,而山枝妹妹果不其然说:

  “走!十九哥哥!这正是你大显神威的好时机!”

  哈,哈哈……大显什么?我怎么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神威?

  走到现场时已有巡警保护现场了。小巷子……又是小巷子,脑中不期然冒出下午那件案子来,心想千万别千万别,一边让山枝在外面帮我提东西等候。我要进小巷,巡警拦我,无奈之下只好掏证件,特意让他看照片栏。

  “对不起!九十九警部!”

  标准动作,不过脸上的疑惑还在。算了,连我也不相信自己是个警部呢!

  走进小巷,我确定幸好没让山枝进来。仿佛在举行某种仪式,一个人就这样被分成了难以分辨的肉块,一堆放在路中央,好像奈河边的石子堆,鲜血满地,腥臭难闻,一个巡警在旁边吐了好久,那个发出尖叫的女人昏倒在墙边。

  奇怪了……我的冷汗不断淌下来——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害怕呢?

  心跳绝对是正常的,甚至有可能正在减慢速度,心情比我一个人在家度周末还要平静。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只能听见我的心跳和呼吸。我是个胆小鬼啊……整天被兄姐欺负的没用的废物,不会有人在意的卑微的可怜虫,在社会中趴在地上生存的悲情小角色……为什么,为什么看到这血腥的一幕,我不仅不害怕,而且还想……笑?

  正当嘴角上划了一个不自然的弧度时,背后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惊天地泣鬼神如一道雷从半空劈下的叫声:

  “十九!你在这儿干什么?”

  脑子里原有的一些不正常的念头全吓飞了——亚纪大人!她怎么会在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