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 都市

    类型
  • 2020.10.08上架
  • 4.13

    连载(字)

27位书友共同开启《这个战神太凶猛》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 月色镇要有大热闹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3798 2020.10.08 11:20

  100年前,平行宇宙中的蓝星经历了灭世般的雷电和暴雨之后突然拥有了灵气,从此进入了全民修行的灵力时代。

  然而,伴随灵气而来的还有吸人精血的妖魔。

  这些妖魔就像是从地底钻出来或者是穿越时空而来,悄悄的地潜藏在人间,时不时地把凶残而邪恶的利爪伸向人族。

  人族唯有浴血抵抗,以求永镇妖魔,消除最大的生存危机。

  月色镇,一个位于华元国白宛市西北200公里的小镇,三面环山,方圆有50余里,七八个村落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圆圈,镇中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穿过。

  小镇的居民一直生活在妖魔的阴影之下。

  最近10年间,小镇发生过4起妖魔袭人事件,最严重的一起有一户人家的8名男女老少全部惨死。

  对这里的人来说,人生的最大希望就是进入能进入远离妖魔的更安全城镇。

  华元历930年二月初二,春寒料峭,小镇的居民大多还都穿着羽绒服。阵阵寒风袭过街道,让人忍不住直打哆嗦。

  这天一大早,小镇上便弥漫着节日的喜庆气氛。

  早饭的鞭炮味在空气中还没有散尽,孩子们的鞭炮声又在大街小巷此起彼伏的响起。

  镇首办西墙跟,一口大黑锅昨晚就支了起来,边上放着柴火。四五个壮汉正抬着一头叫得震天响的大黑猪向这里走过来,还有两个老汉把十几只肥羊向这边赶过来。

  其实今天不年不节,但对月色镇的来说却胜似年节,因为今天是他们的大日子——一年一度的守夜人典礼,这是一个已经传承了90多年的重要典礼。

  一群孩子围在四周看热闹,这些现杀的猪羊中午就会变成守夜人典礼上的肉食。

  金色的阳光驱散氤氲的雾霭,洒在高低错落的房屋上。

  镇中偏西的一处普通的民房里,突然响起一个年轻人雷鸣般的吼叫:“我饭呢!!”

  院子四周响起阵阵回音。

  “我饭呢——饭呢——呢——呢……”

  吼声响起的屋子里,一个身高1米75,穿着灰色睡衣的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简陋的厨房里,俊朗的脸上露出极大的失望,对着眼前的凉锅冷灶气急败坏地叫嚷:

  “我饭呢?饭呢?老头子你坑我,你这哪里是没有给我留饭,你这根本就是没做饭。”

  这个少年叫周云,他从小跟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相依为命。可他跟爷爷似乎是八字不合,经常和爷爷斗嘴怄气,长大后很少叫他“爷爷”,习惯叫“老头子”。

  周云知道老头子是想改掉他睡懒觉的习惯,可他就是不愿意改。他从小就逆反心爆棚,老头子越是逼着他做的事情,他就越是要唱个反调,修行的事情是个例外。

  年轻人能吃能睡不是好事吗?大把的青春可以用来睡懒觉,这种幸福他老头子不懂。

  “想用饿肚子来惩罚我,真是太天真了,你不做饭我难道不会出去吃吗?”周云撇嘴笑了笑,回屋穿衣服。

  这周的零用钱他还有十块没花,就是防着老头子又不给他留饭。

  穿好衣服洗漱一遍,周云正要出门,听到外面有人大喊:“云哥,上街吃饭了,我请,管饱的那种。”

  周云一听来了精神,应一声大步出门。

  大门口,站着一个黑羽绒服红围巾的少年,这少年身高跟周云差不多,长得方面大耳,一手握着一把七八寸长的闪亮匕首,一手抓着刀鞘,脸上带着喜色。

  他凝神想了片刻,忽然把匕首向假想敌挥去,嘴里还激昂地念念有词:“一刀斩妖魔,一刀碎山岳。我就是全镇最闪亮的守夜人,杀!”

  他挥得颇有章法,有几分上阵杀敌的威猛气势。最后一下,把匕首向大门方向猛刺,带出一道劲风。

  正在此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的周云愣了片刻,两道粗黑的剑眉一皱,凛然问道:“韩子顺,我是不是跟你有杀父之仇?”

  韩子顺茫然摇头。

  “那我是不是跟你有夺妻之恨?”

  韩子顺再茫然摇头,脑子里密密麻麻的都是问号。

  “那你为什么大早上的拿刀上门堵我,究竟是要请我吃饭还是要请我吃刀子?”

  韩子顺这才转过弯来,知道周云是跟他开玩笑,咧嘴笑了笑,赶忙把匕首收了,赔笑道:“云哥,误会,误会啊。今天我家老爷子送我一把匕首,我刚才等你闲得慌,就耍了几下。

  跟你动手我可真心不敢,就我那两下子在你这里只能是单方面挨打。”

  周云脸色一缓笑道:“这马屁拍得我舒服,哈哈……”

  “哈哈……”

  “你家老爷子为什么突然送你匕首了?”周云扫了一眼匕首问道。

  “今天我生日,老爷子高兴,特意送我的生日礼物,希望我努力学习,刻苦修炼,将来能考入修行学院,成为守护人族的战士。”韩子顺喜滋滋说道,脸上露出神往之色。

  周云鼓励道:“加油,我看好你。你生日怎么不早告诉我?我也好送你个生日礼物。”

  韩子顺讪讪道:“不提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破费送我东西,因为我没法送你生日礼物。”

  周云神色一暗:“好吧,算你想的周到。”

  韩子顺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戳中了周云的隐痛,赶忙带着同情道:“云哥,我理解你的不能收生日礼物的心情。

  你家老爷子也真是的,说瞎话也不走心,说你生日是二月三十,二月它压根也没三十啊!要我说要不咱就随便找一天当你生日好了,总比没生日强啊。”

  周云向韩子顺头顶望去,看见“哀+55”的金色文字从他头顶飞出,尔后化作一道金光向自己飞来,进入他的身体后最终被他神海中的那棵已经一米多高的红色小树吸收。

  一个“哀+55 韩子顺”的金色光球在红色小树身体上闪了一下尔后消失。

  小树苗浑身颤动着闪动一下金光,八根树杈上的90多片红叶子继续轻轻摇曳。

  神海小树已经是周云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它吸收金光那一刻的欢快和兴奋。

  神海小树是周云不能说的秘密,说出来也没人相信。这棵小树苗在他12岁的时候忽然发芽,能吸收人的“七情”,包括他自己的。

  神海中的树苗虽小,却可以给他提供修炼身体所需的灵气。他觉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才比同龄人气血更加旺盛,力气更大。

  被人同情自己没有生日,周云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动还是难过。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周云严肃道,继而狡黠地笑道:“没生日的意思就是每天都能是我的生日。

  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对老头子说今天我生日,给点蛋糕钱。现在老头子最怕听到的就是我要过生日。”

  韩子顺两眼笑出了泪花:“云哥,真有你的,我真是佛了。”

  “喜+66”从韩子顺头顶飞出,又迅速地化作一道金光向周云飞来。

  周云从口袋里摸出来两支拇指粗细的炮仗,递给韩子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引信,迅速地把冒烟的炮仗向头顶甩去。

  两三秒之后,一声爆响传来,炮仗在十几米的空中炸出一团白色烟雾。

  “你过生日,哥们我没什么好送的,先送你个炮仗,祝你大吉大利,妖魔不近。”

  “卧槽,真不亏是大力型选手,扔得好高啊。谢了谢了!”

  韩子顺把炮仗也点燃,全力向上甩出,只扔出了六七米高,很快又是一声震耳的炮响。

  放完炮仗,两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去早餐店。

  镇中心的街道上,“咚咚咚咚”的驶来一辆敞篷的农用三轮车,车上拉着红白喜事的乐器班子,一群“鼻涕虫”跟在车后面跑着瞧热闹。

  看见了三轮车,韩子顺兴奋道:“云哥,你快看,典礼的乐器班子来了。”

  “看见了,我又不瞎。”周云淡淡道。

  “吃完饭咱也去镇守办那里瞧瞧热闹?”韩子顺眉飞色舞的提议道。

  “去早了肯定要被抓壮丁干活,还不如回去再练练准备典礼上跟人对战呢。”周云淡淡道。

  “你家老爷子同意让你在典礼上跟人对战了?!”韩子顺惊讶得瞪大亮眼。

  “同意了,就是他不同意我今年也要上。”周云带些怨气道。

  韩子顺好奇道:“你是怎么攻破你家老爷子的?”

  周云笑道:“我就一句话——你还想不想我进入修行学院了?然后他就同意了。”

  韩子顺佩服道:“真是高啊,打蛇打七寸,你是一下子戳中你家老爷子软肋了,他一直盼着你能进入修行学院呢。”

  周云撇嘴道:“他以前一直拦着不让我上,说是怕我有危险,还说什么要把这种机会留给急需的人。”

  韩子顺笑道:“跟你对战,有危险的只能是别人啊。你家老爷子到底还是爱你的,咱们今年就能考市里的修行学院了,也许作为奖励的那一滴妖族精血就能成就一个梦想。”

  “是这个道理。”周云扭头看着韩子顺,问道:“你今年上不上?”

  韩子顺叹口气道:“我还是算了吧,就我的实力,上去只有挨打的份,那一滴精血只有想想的份了。”

  “那你回家睡觉吧。”周云笑道。

  韩子顺搔搔脑袋:“为啥?”

  “梦里啥都有。”

  韩子顺苦笑不语。

  周云忽然激昂道:“是男人你就去战斗,就算被打一头包又怎么样?早晚一天一定要打回去,不经历战斗你就不可能真正成长起来。”

  韩子顺眨眨眼,弱弱道:“其实我是想猥琐发育,苟着不浪。”

  周云摇头叹气:“苟什么苟?该浪就要浪!又不是让你分生死,我唾沫星子白喷了。”

  有奖对战是月色镇守夜人典礼上的保留环节,以激励后辈修行者努力修行。

  今年的奖励据说是一粒提纯的妖族精血,很多得到消息的后辈们都是眼热不已,尤其是像周云和韩子顺这种马上可以考修行学院的学生。

  能不能进入修行者学院,也许就是这一滴妖族精血的差别。

  沉默了一阵,韩子顺忽然问道,“对了,你知道这次就谁成守夜人了吗?”

  “听老头子说,这次招收了5个,具体是谁还不太清楚。”

  “5个?前年是3个,去年是4个,今年又多了1个,这说明我们月色镇的修行者的成色越来越高了啊。”韩子顺自顾自的高兴道。

  周云肃然摇头:“不见得,也许是我们的危险越来越大了,所以才需要更多的守夜人。”

  “你可别吓唬我,弄得我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韩子顺皱眉说道。

  “惧+44”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周云搂住韩子顺的肩膀,笑道:“怕什么了,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撑着,妖魔来了我们有守夜人,还有能降妖除魔的天守者。我还有老头子罩着,你不还有我吗?”

  韩子顺扭头呆呆地望着周云,心里忽然好感动,从嘴里蹦出来一句:“云哥,你刚才的话算是表白吗?”

  “爱+13.14”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周云阴着脸笑了笑,提腿一脚踢在韩子顺屁股上。

  韩子顺一百二三十斤的身体飞出了两三米远,摔了个嘴啃泥。

  周云笑骂声响起:“耽美看多了是不是,搞什么基啊!”

  “惧+69,恶+44”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韩子顺趴在地上带着哭腔埋怨:“云哥,你什么都好,就踢人屁股这习惯不好,真得改改了。”

  “给我说没用,你跟我这脚商量商量。”周云坏笑着晃晃脚脖子。

  韩子顺一愣:“卧槽!这锅都能甩?佛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清流之石

清流之石

新书发布,走过路过的书友请反手给个收藏,再正手给个推荐,拜谢!

2020-10-08 1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