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 长夜将至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2412 2020.10.11 20:00

  上午10点整,在32发震天响的礼炮中,月色镇的年度守夜人典礼正式拉开序幕。

  此时,镇守办内外已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这热闹程度是庙会和年集都不能比的。

  有些看热闹的人骑在墙头上,有的坐在外面的树杈上,还有在不远处的房子上向镇首办眺望的,有的孩子骑在长辈的脖子上,都为了能瞧上一眼这一年一度的典礼。

  在喧嚷热烈的气氛中,一个60多岁、身形高大,头发花白的长者迈着庄严的步子走上人群围聚的典礼台。

  登台的人正是月色镇的镇守江世昌,他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院子的人群,两手向下按了按,嘈杂的院子内外顿时安静了下来,静得能听见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几百号男女老少都全神贯注的望着江世守,等着他宣布守夜人典礼的开始。

  江世昌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响起:“我宣布,月色镇第95届守夜人典礼正式开始!”

  雄壮的锣鼓声和高亢的唢呐声音立刻响起,汇成短暂而激昂的节奏。

  人群的热情迅速的被点燃起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山呼海啸的欢呼和呐喊。

  一轮掌声和呐喊声过后,江世昌接着用浑厚而响亮的声音说道:“第一项,守夜人新人礼。”

  雄壮的锣鼓声和高亢的唢呐声再次响了起来,人群中又爆发出掌声和呐喊声。

  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五个身穿黑色修行劲装的新守夜人列队上台。

  这五个守夜人年纪都不大,最大的看起来有30岁左右,最小的估计只有十八九岁。他们神采奕奕,昂首挺胸,把骄傲和荣耀都毫不掩饰地写在了脸上。

  他们即将成为新的守夜人,成为月色镇最受尊敬的人。而他们也心甘情愿的挥洒热血和青春,披坚执锐地守护世代生活的月色镇的安全。

  “云哥你快看,那个是二狗哥啊!”韩子顺忽然兴奋地喊到。

  周云点点头道:“看出来了!是他。”

  他一眼就看出来年纪最小的那个守夜人正是老王家的王二狗,曾经领着他们打妖怪的孩子王。

  韩子顺有些不高兴道:“他的嘴也太严实了,前两天我还问他这次是不是要成守夜人了,他笑着说暂时保密。我用两顿饭诱惑他还是没能撬开他的嘴。”

  周云笑了笑道:“咱们月色镇这巴掌大的地方能有什么真正的秘密,早一天知道晚一天知道没什么区别。”

  “早点知道不也好替他高兴高兴嘛!”

  “又不是你自己成守夜人了,瞎高兴个啥?”

  韩子顺咂咂嘴无言以对,说话怎么扎心呢。

  两人说话间,已有五个魁梧的汉子各捧着一件黑衣走上台,来到五个新守夜人身前。

  江世昌缓步上前,依次郑重地把黑衣给新守夜人披上。原来那黑衣是黑色的披风,两侧绣有白色的日月图案。

  台上忽然有风卷过,披在五名新守夜人身上的黑色披风随风后摆,猎猎作响。

  院子内外爆发出阵阵喝彩和欢呼。新守夜人的家人们看起来格外激动,脸上洋溢着骄傲和自豪。

  韩子顺忽然机警的扫视台子四周,神色凝重道:“云哥,有妖气!”

  周云错愕:“什么妖气?”

  “你看他们的披风摇晃得这么厉害,一定是妖风弄的。”韩子顺分析道。

  周云笑着摸摸韩子顺的脑袋,安慰道:“孩子啊,这不是妖气,是你周爷爷放的风啊!”

  “额!”

  韩子顺沿着周云的目光看到了台下东北角的满头银发的周老爷子,他一手正对着台上五个新守夜人左右摆动。

  “啊,原来是这样啊!”韩子顺恍然大悟。

  他又激动地叫道:“他们的披风好拉风啊,穿在我身上也一定威风。”

  周云也有些激动道:“披谁身上都威风啊!”

  “典礼第二项,守夜人宣誓。”江世昌朗声宣布道。

  在澎湃如潮的欢呼和喝彩声中,另外15名身穿黑色修行劲装,黑色披风的守夜人,迈着威武雄壮的步伐走上高台,环卫着5名新守夜人。

  接着,25名守夜人纷纷把右手放在心口上,略抬头望向空中,神情肃穆而又神圣。

  “长夜将至。”江世昌起头道。

  25道高亢激昂的声音汇聚在一起,成为全场最震撼人心的声音:

  “长夜将至,我从今天开始守夜,至死方休!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刃,月色镇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

  我是月色镇的骄傲,人族抵御妖魔的防线。为斩妖除魔,我愿粉身碎骨,形神飘散。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宣誓人,袁大海。”

  “张成”

  “李天峰”

  “余天成”

  ……

  宣誓完,二十名守夜人依次庄重而骄傲地朗声念出自己的名字。

  院子里再次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喝彩,观礼群众的热烈情绪达到了高潮。

  周云和韩子顺也被这样的慷慨激昂的场面所感染,都觉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心里对守夜人由衷的崇敬。

  正是由于这些忠诚卫士的存在,才让月色镇人不再那么恐慌。

  守夜人一般都已经灵力觉醒,有时也招收身体素质极佳的人。月色镇的25名守夜人中有20名是男性,5名女性。

  这25名守夜人中有22名都是觉醒者,只有3个魁梧的男性不是觉醒者。而月色镇只有不足1万人,粗略算来全镇的觉醒比例达到了2.2‰,这样的觉醒比例高于整个华元国2‰的平均觉醒比例。

  而这也许就是因为月色镇山灵水秀,灵力相对充沛造就的,是上天对于他们危险生存环境的补偿。

  在经久不息的欢呼呐喊声中,23名守夜人陆续走下高台,两个30多岁的汉子守夜人留在了台上。

  这两名汉子身材魁梧,身高相差无几,手里都拎着一把五尺多长的“斩妖刀”,刀鞘全身乌黑,上面雕刻着狰狞的鸟兽图案。

  在万众期待中,镇首江世昌再次大步登台,高声宣布道:“下面进行第三项,守夜人表演。”

  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欢呼声此起彼伏,观礼群众都瞪大两眼望着台上的两人。

  两名守夜人拎着刀来到台子中间,先朗声报了姓名:“守夜人王一林,蒋大武。”

  在场的王家人和蒋家人立马激动了起来,自豪地向周围的人介绍说台上那个是自家的子孙。

  王一林和蒋大武对立而战,先后抽出斩妖刀,雪白的刀刃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寒芒。

  两个人挥刀对战,你来我往的打在一起。激烈处,两道闪闪白光撞击出叮叮叮的声响。

  这种表演性质的守夜人对战,一年难得看到一次。观礼的群众们都觉得刺激过瘾,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们两个打的不过瘾。

  “云哥,他们两个打的不走心啊,好像过家家一样,连个火星子都没打出来,看着不刺激啊!”韩子顺叹息道。

  “这本来就是表演,要是真打出火星子,这普通的斩妖刀不得打废了。”周云说道。

  “说得也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表演。”韩子顺期待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