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急公好义周小云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2435 2020.10.12 08:01

  一轮对战结束之后,赢得满院喝彩。

  对战两人下了高台,紧接着有上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壮硕大汉上台,他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与院子里五颜六色的羽绒服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冲他不怕冷地只穿了一件背心,观众们送给他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周云和韩子顺很快认出这壮硕的大汉是余天成,3年前成为守夜人。

  他本身就力大无穷,觉醒后成了一名修行者,目前的实力应该在炼气境中期,以一身横炼功夫见长,适合冲锋陷阵,充当排头肉盾。

  观众们还是交头接耳地猜测余天成要表演什么的时候,又有粗壮的汉子抬着大石板,大铁锤,还有两个寒光闪闪的刀床。

  “胸口碎大石?!”韩子顺惊奇道。

  “躺在刀床上,夹心饼干的的那种?!”周云也是有些惊奇,这种表演想想就刺激啊。

  胸口碎大石这种节目他们见过不少,可是躺在刀山钉床上的这种还没怎么见过。

  观众们开始屏气凝神地看着,都不敢大声说话。

  余天成活动一下四肢,深吸口气,然后一脸淡定地躺在了刀床上。

  接着,有一个汉子把第二块刀床压在余天成的胸膛上。

  当那块又大又厚的石板压着余天成身上的时候,有观众惊呼了起来,有胆小的孩子赶快把眼睛捂上,从指缝里看表演。

  紧接着,一个人孔武有力的中年汉子把大铁锤举过头顶,观众们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随着一声吆喝,大铁锤从空中“呼”的落下,“砰”的一声砸在了大石板上。

  观众们心大都提到了嗓子眼,一脸的紧张和担心。只有少数人看得一脸兴奋,比如周云,韩子顺和石狄漠等这些已经觉醒的年轻人。

  大石板瞬间被砸得四分五裂,碎石蹦飞,下面的余天成却是一声不吭。

  当撤掉碎石板和上面的刀床之后,余天成一个鲤鱼打挺从下面的刀床上跳了起来。

  在阵阵喝彩声中,余天成兴奋地大吼两声,把背心脱掉,露出浑身虬结的肌肉向观众展示。

  他身上挨着刀床的那些部位除了略微有些发红,没有一处破皮的地方。

  “云哥,你说他疼不疼啊?”韩子顺咧着嘴问道。

  “肯定疼啊,他刚才不都已经叫了吗?”

  “我以为他是兴奋的,这么说他是疼的?”

  “肯定都有啊!”

  “真是大写的服气!要是普通人被那么敲一下子肯定透心凉!”韩子顺惊叹道。

  周云笑道:“人家是专业的,本来就天生神力皮糙肉厚,又加上灵力觉醒,修炼了强化肉体的功法,躺刀山上碎块大石头还不玩似的。”

  韩子顺点点头:“说得有道理,他这种类型就适合做肉盾,前面强推,再加个副盾,后面跟着远程和医疗,简直就无敌了。”

  周云摇摇头:“境界都高点还行,要都是炼气镜,打打野兽和小妖怪还行,真要碰上千年老妖怪,再完美的战队也是白给。”

  “恶+18”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云哥,对我们的守夜人都不能包容些,给些赞美和支持吗?”韩子顺认真地望着周云。

  周云笑了笑,左手从裤子口袋里抓出来一把硬币,右手抠出来一枚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摆出个蹦琉璃球的姿势,然后拇指一挑。

  “走你!”

  那枚硬币飞速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五米外的高台上,在台上转了几圈才落定。

  台上的余天成几个定睛一看,硬币?啥情况?

  紧接着又有几个不明物体接连向台上飞来。余天成手疾眼快地接住一枚,伸手一看又是硬币。

  这什么意思?难道这是赏钱?可他表演也不图钱啊!

  余天成感觉这钱是对他纯洁人格的一种侮辱,他转身四望,想看看究竟是谁丢上来的硬币。

  “恶+45”从余天成头顶飞出。

  刚才周云蹦硬币的一阵操作可算是把韩子顺看懵了,他不解地问:“云哥,你这是干啥?”

  “不干啥,就图一乐。这周的最后10个钢蹦,都打赏了,你说我对咱们守夜人够不够支持?”周云笑吟吟道。

  “喜+60”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云哥仗义!”

  “月色镇的老少爷们,刚才余大哥表演得好不好啊?”周云在人群里热情地高声大喊道。

  “好!”人群配合着喊道。

  “那人家表演得这么卖力,我们可不能白瞟……啊,不能白看对不对?”

  “对!”

  人群里已经响起了阵阵嬉笑声,道道“喜”字金光向周云飞来。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人家打赏啊?”

  韩子顺领头叫道:“该打赏!该打赏!”

  情绪被撩起来而又不明真相的观众们跟着喊:“该打赏!”

  周云很快扒了韩子顺的的羽绒服,把两只袖子一绑,抱着在人群里收赏钱。

  “来来来,大家都老街旧邻的,没多有少,要是真没有就大声叫个好。”

  人群里响起阵阵哄笑,纷纷抢着往羽绒服里扔钱。

  成片的“喜”字金光向周云飞来,神海中红色小树不断地颤抖摇曳,浑身散发着金光,就像被点亮了一样,这波金光收集得简直不能再开心。

  韩子抱着双臂哆嗦着取暖,说剥衣服就剥衣服啊,一点都不带商量的。

  “恶+55”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台上的余天成有些傻眼,头顶不断冒出“恶”字和“惊”字金光。

  这钱他打死都不能要,不能让自己纯洁的人格受到侮辱。

  不远处的石狄漠不屑地望着周云,头顶不断飞出“恶”字。他才是后辈中最闪亮的,还没开始表现就被周云抢了风头,这口气让他堵得慌。

  十几米外江世昌满脸惆怅地望着周云,真没想到他能搞出这一出子抢风头的戏码。可这又无伤大雅,无碍大局,关键是群众们的热情也很高涨。

  江世昌忍着不好发作,扭头看一下一旁的穿一身宽袍大袖衣服的周世守,见他无比淡定的周世守,带着几分气给他递个眼色,希望他这个当爷爷的能制止周云,这也算是给他们爷孙留足面子。

  谁知道周世守竟然像没看见一样,两手缩在宽大的袖子里,微摇晃着头发银白的脑袋,嘴一张一合地好像是在哼调子。

  江世昌火气冒了起来,哎吆我去,老周你就这么自在吗?你那宝贝孙子都整出一台戏了,你还有这闲情逸致,咱这典礼还弄不弄了?

  江世昌再向周世守使眼色,周世守还装没看见。

  江世昌疯狂使眼色,周世守索性扭头不理他了。

  被连续无视的江世昌忍无可忍,大步来到周世守身边,一手猛拽他那宽大的袖子,急头白脸道:“老周,看你家周小云都闹成什么样啊,你还有心思躲在这里唱戏!你究竟管不管?不管,我可要管了啊,你们丢了面子可不要怪我。”

  周世守捋一下几寸长的雪白的山羊胡子,云淡风轻道:“江老弟,淡定。他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让他闹够,他憋着劲儿指不定还要给你整出什么幺蛾子。”

  江世昌又恼又气又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吧,我再给他一分钟,他要是还不收手我可就把他从这院里扔出去了啊,到时候你老哥可别护犊子。”

  “怒+60”从江世昌头顶飞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