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神奇的白瓷瓶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2025 2020.10.22 11:45

  回到家之后,周云还是惊怒难平,对着院子里那棵老枣树砰砰爆锤发泄,手都快要锤破了。

  周世守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默默看了一阵,说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还要刻苦修炼才行。”

  “真是啰嗦!”周云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回屋去了。

  晚上睡觉,周云做了个被那只大乌鸦抓住的噩梦,在梦中胸口跟傍晚被抓住一样的憋闷,很快惊醒了过来,发现全身都湿透了。

  一道金光飞入神海小树,冒出“惊+99 周云”的金色光球。

  周云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怒气再起:“我特么一定要掐死那只乌鸦怪!”

  又有一道金光飞入神海小树,冒出“怒+99 周云”的金色光球。

  “小树啊,小树啊,你能不能快点长?给我结出点能提高修行的果子行不行?”周云暗自叹气道。

  神海小树忽然摇动一下,从最上面的两根树杈又长出两片带了奇异纹路的红色的嫩芽。

  只是这次的嫩芽生长得很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长的跟其他的叶子一样大。

  周云都看惊呆了,神海小树莫非明白自己的意思?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让它感到了羞耻,所以就努力的长出了两片叶子。

  忽然间,神海小树的第一和第二跟树杈的叶子间探出来两个金色的花骨朵,一开始有玉米粒那么大,很快便长到硬币大小,接着便不长了。

  “怎么不长了,是缺营养了吗?”周云有些着急地想,转而想到神海小树吸收七情而长,而现在没有“七情”之光供给,所以它才不长了。

  这大半夜的上哪收集“七情”之光去呢?

  周云很快有了主意,他拿起手机,开始上网刷段子笑话。

  “哈哈哈哈……”

  一道“喜”字金光飞入神海小树。

  “哈哈哈哈……”

  又有一道“喜”字金光飞入神海小树。

  “哈哈哈哈……”

  …………

  周云锲而不舍的刷到半夜,给自己刷了几百道喜字金光,愣生生地让花骨朵里结出了两个黄豆粒大小的红色果实。

  “小云啊,不要紧吧?要不然我给你把把脉吧!”周世守关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担心是周云的笑声是因为受了刺激喜怒失常导致的。

  “老头子你大半夜不睡听墙根,真有意思!”周云牢骚道。

  周世守笑了笑,这小子还叫自己老头子,精神肯定没失常。他又听了一会,周云没有再发出声音,这才回屋睡了。

  后半夜周云没有再做噩梦,睡得无比香甜。

  早上5点,周云被自己定的闹钟叫醒,正揉着睡眼,从指缝里看见眼前桌子上放的昨晚捡到的那个白瓷瓶。

  周云从被窝里爬出来,把白瓷瓶抓在手里又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这白瓷瓶造型典雅古朴,全身如羊脂白玉般光滑细腻,手感温润,可惜的是瓶口处有十几道细小的裂纹影响了美观,瓶身上还有两个繁体文字,一个好像是“如”,另外一个他不认识。

  周云觉得这白瓷瓶肯定不是凡物,昨晚他和老头子三个就是差点被这个白瓷瓶吸走。

  周云脑袋里忽然冒出来几个字“羊脂玉净瓶”,眼前的瓶子无论外观还是大小都太像影视剧中的那几个瓶子了。

  周云的手滑到瓶口处的裂缝上,指尖忽传来针扎似的疼痛,抬手一看,指尖上冒出了血珠。

  这特么?瓶子咬人了?!

  再看瓶子,他的血液迅速在瓶身扩散开来,就像是被抹匀了一样让瓶子翻出一丝红色。

  周云赶忙把瓶子甩在床上,岂料那瓶子竟然颤动着站了起来,晃动的瓶身似乎带着某种情绪。

  这特么啥情况?瓶子成精了?

  周云心里开始发毛。

  忽然,白瓶子腾空向周云飞来。

  周云只惊骇地感到一道白光向自己飞来,忍不住放声大叫:“夭寿啦!”

  在周云看不到的刹那,白瓶子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他的身体。

  周云心跳如鼓,低头惊恐不安摸着自己的身体,想找那个瓶子究竟飞哪里去了,很快发现身上没有破洞,又不痛不痒,这才不那么害怕,可头顶的“惧”字金光还冒个不停。

  周世守十几秒之后来到周云的屋里,看着惊魂未定的周云低声说道:“小云哪,还是让我给你把把脉吧。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周云疑惑的望了周世守一眼道:“老头子你说什么呢?我好得很呢,把什么脉呀?”

  “那你刚才叫什么妖兽啊?是不是梦到那只乌鸦怪了?”周世守问道。

  周云感觉自己没法给老头子解释清楚“夭寿啦”的意思,索性说道:“我刚才叫的是打妖兽啊!”

  周云说着挥动一下拳头,麻利地穿了衣服。

  “你不再睡会儿,现在才5点多,你们早读6点起床不就可以吗?”周世守奇怪地道。

  周云恨恨道:“在我掐死那只乌鸦怪之前,我每天要早起一个小时练拳,练刀法!”

  周世守欣慰的笑了笑道:“好,那你练吧,我再睡会儿!”

  “行,那你可要记得要给我做饭!可不能再像今天早上一样了。”

  “放心吧,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想吃啥?”周世守笑着问。

  周云疑惑,老头子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好,还让自己点饭,想了一下说道:“大葱炒鸡蛋,少放葱多放鸡蛋,再配点豆瓣酱。粥要八宝粥熬好了,再放点黑芝……”

  “大早上的你就吃这么滋润,做不了!”周世守瞪着眼打断道。

  “那你让我点啥饭,我点了你又做不了,真浪费感情!你看着随便做吧。”

  周云说着走出房间,在堂屋的墙上取一下一把长刀去了院子里。

  刚开春的早上,室外还是寒气逼人,让人忍不住想打哆嗦。

  周云简单的热了身,便呼呼呼地挥起长刀。

  他想象那只乌鸦怪就在眼前,向前猛砍狠劈,刀势如虎,凶猛无比,每一刀都想让乌鸦怪血溅三丈,魂飞天外。

  “怒”字金光不断从他头顶飞出,最后进入神海小树,不断滋养成长中的红色果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