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 一个肘子保平安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2539 2020.10.16 18:24

  勇冠月色镇的冠军想要高歌猛进,再跟全镇人眼里的骄傲石狄漠大战一场,岂料石狄漠竟然玩起了失踪——跑了。

  老头子出面解释说石狄漠是有急事走的。

  周云很是火大,你丫的能有什么急事,几分钟时间都挤不出来吗?指不定是看他打飞江镇那一拳给下跑了。

  周云当即拨通石狄漠电话,骂他不讲诚信,质问他问什么要突然走掉,是不是怕打输了会有没面子?

  石狄漠电话那头也是火气冲天,隔着电话都想揍周云一顿,敷衍地解释了突然离开的原因。

  周云不满意石狄漠地解释,继续逼问,石狄漠终于松口说:“说出来也不算秘密,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我急着要进秘境。”

  “秘境,什么秘境?喂……你丫的挂我电话是不……”

  周云再打过去,石狄漠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好像是关机了。

  打完电话的周云还是怒气难消,呼呼地给自己送“怒”字金光。

  石狄漠,丫等着,我早晚都要揍你一顿。

  这一顿揍,周云从小憋到大,因为以前都是他被石狄漠揍,屡败屡战得被揍。

  终于有一天,他也有能力把石狄漠也揍一顿了,而且都急头白脸地说死了。末了,要揍的人竟然跑了,你说意外不?气人不?能忍不?

  周云这边的气还没消,守夜人典礼午饭的鞭炮已经“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足足响了两分钟,震得人耳朵嗡嗡响。

  一段喜庆热闹的笙箫唢呐齐奏之后,丰盛的午饭正式开始。

  居民们大多数是凑个热闹,能留下来吃典礼午饭是少数。

  守夜人们坐了4张桌子,江世昌和周世守两个重要人物自然坐在了最显眼重要的位置。

  周云,韩子顺,江镇,李光祖和顾穆兰等已经灵力觉醒的七八个年轻人凑在一张桌子上。

  韩子顺等人几个三句话不离周云,问他究竟什么境界了,为什么都能灵气外放了?修炼的什么雷系功法,怎么那么威猛。

  周云笑呵呵地跟他们胡扯,悉心保护着神海小树的秘密。

  韩子顺几个又缠着周云要看那滴狼妖精血,周云说东西让老头子收着呢,弄得几个人很悻悻。

  唯独江镇一言不发,脸色难看,双手抱胸望向一旁。

  周云说得越起劲,江镇头顶的“恶”字金光就冒得越厉害。

  无酒不成席,虽然有酒,守夜人们都是象征性地喝了一点,吃过饭他们还要跟巡逻队一起巡逻。

  “守夜”,不仅是守夜,白天一样要守。

  周云几个还没到喝酒的年纪,所以就没给他们上酒。

  几个人正以茶代酒推杯问盏,李屠户笑眯眯地过来送菜,把几盘热菜放到桌子让,然后把一个油亮喷香的大肘子放到了李光祖面前。

  李光祖看见肘子就像馋猫看见鱼,狗看见骨头,饿狼看见肥羊一样,抓着肘子就要啃,周云眼疾手快的拽住他说等等,然后笑着对李屠户说:

  “李叔,你要么不拿过来肘子,要么就多拿几个,你就拿一个这可就不厚道了,你这样可就是给小胖拉仇恨啊。你看别的桌都没有,就小胖有,你这可是食公肥私啊!”

  李屠户大义凛然道:“这肘子可是我从家里拿出来的,就用这里的蒸笼热了一下,这可不算食公肥私。”

  周云较真道:“火是不是公家的?锅是不是公家的?笼是不是公家的?”

  李屠户被问得直结巴,头顶突突地冒“恶”字金光。

  有这么算账的吗?心咋比针眼都细,是不是要送你个“最佳公有财产守护者”的锦旗?

  李光祖忽然带着哭腔道:“我肘子呢?”

  他的大肘子已经快变成了骨头棒,上面的肉都被韩子顺几个趁乱摸走了。

  “周云,你赔我肘子!”李光祖孩子般闹到。

  “我又没吃你肘子,你找他们要去。”周云忍笑说道。

  “肘子?”

  “哪有肘子?”

  “什么是肘子?”

  韩子顺几个吃光抹净睁着眼不认账。

  快要笑喷的江镇捂着胸口,卧槽,好疼,内伤好像更严重了。

  李屠户看着可怜而无助的儿子,心疼而气恼地叹息一声,狠狠暼了周云一眼转身离开。

  “怒+60”从李屠户头顶飞出。

  “李叔别上火啊,我开个玩笑。你这一个肘子我保你家小胖七天平安无事。”周云笑着喊道。

  李屠户快被气笑了,什么叫你保他一周平安无事?现在放眼月色镇,我家光祖除了你敢欺负谁还敢欺负?

  那过了七天呢?我是不是再给你送家去一个肘子保平安?你这是要收保护费还是咋滴,美的你的。

  李光祖把所剩不多的肘子肉快速吃完,抹抹嘴赞叹道:“不错,是我老爹的味道。”

  这话一出,听得刚才吃肘子的几个人渗得慌。要不是李屠户刚才还出现,有人还真能脑补出一出凶残血腥的伦理剧。

  李光祖看同桌的人面露古怪,赶紧补充道:“我意思是这肘子肯定是我爹在家做好的,这味道只有在我家才能做出来。”

  十几分钟后,梅菜扣肉,红焖肘子等硬菜陆续上了桌。

  韩子顺把一大块连皮带肉的肘子塞进嘴里,细细品了一下,望着周云问:“云哥,这肉怎么有点酸呢?”

  “我又不是厨子,你问我也白问。”

  “我知道原因了。”韩子顺贱笑兮兮说道,“这猪是带着被你暴揍的怨念而死的,所以肉才发酸了。”

  周云白了韩子顺一眼:“就你能瞎想。那要是给猪整个桑拿,来个按摩,推个油,捏个脚,那它的肉是不是得自带甜味,因为是被美死的。”

  同桌的几个人哈哈大笑。

  江镇再次捂住胸口。

  卧槽,好像更疼了。还能不能好好地让伤员吃个饭了,你们这一出出的伤我于无形,再弄两回我就不用再吃了。

  “云哥,所以你觉得这肘子为啥会有点酸呢?”韩子顺又问。

  周云想了想道:“可能是厨子忘带眼镜,把醋看成酱油了吧。”

  江镇立即捂着胸口离席。

  “镇哥你干嘛去呢?”李光祖问道。

  “我去找周老爷子看看我这内伤是不是更重了。”

  周云几个不理江镇,继续吃喝,快吃完的时候也没见江镇回来。

  吃结束甜点的时候,顾穆兰频频看向周云,两眼还一眨一眨地向周云放电。

  顾穆兰虽然皮肤黑些,脸上还有些雀斑,可是五官还挺标致,尤其是一双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很迷人。

  周云看不懂她带着某种暗示的眼神的意思,把顾穆兰急得直瞪眼。

  等散席的时候,顾穆兰走近周云,罕见温柔地说:“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跟你说些话。”

  周云一个哆嗦,这啥情况?泼辣的顾大姐咋突然变这么温柔了?

  周云对她这种温柔无福消受,他跟顾穆兰几乎都是不吵架不说话,这次真拿不准她是不是有别样的目的。

  难不成她是早对自己暗生情愫,这次当众被自己打败所以最后一丝倔强和矜持都放下了,要勇敢得对自己……表白吗?

  想多了,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你到底有没有空啊?”顾穆兰又问道。

  周云的思绪从离奇的幻想中飘回来,打个哈欠道:“困了,我要午休,打了三场也挺累的。

  没啥事我先撤了。”

  “恶+33”从顾穆兰头顶飞出。

  周云期待着等了一下,顾穆兰头顶再次飞出“恶”字金光。

  她对我只有“恶”没有“爱”,真是自己骚情了。

  周云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顾穆兰犹豫一下没有叫出声,她心想是自己刚才不够温柔吗?分明已经很努力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