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这个战神太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 我都这么凶残了?

这个战神太凶猛 清流之石 2161 2020.10.09 08:12

  “顺子,后悔请我吃饭了吗?有没有那么一丝心痛的感觉?”周云用纸抹抹嘴笑着问。

  望一眼桌子上摞起来的半人多高的笼屉,韩子顺豪气道:“看你说的,你这才吃了8笼,就是再来8笼我也不皱一下眉头,心疼是什么鬼?”

  “哀+40”从韩子顺头顶飞出。

  看韩子顺言不由衷的样子,周云仿佛看见他的小心脏滴血的样子。

  结完账出门的时候,韩子顺似羡似怨的补了一句:“云哥,你的饭量真是越来越恐怖了。”

  “抓妖怪啊,快啊……”

  忽然,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叫嚷着从早餐店门前跑过。

  两个孩子身上裹着鲜艳的布条,脸上带着狰狞的妖魔面具在前面仓皇逃命,后面五六个孩子穷追不舍,手里拿着棍子,绳子,石子和砖块。

  周云和韩子顺不约而同地笑了笑,这种“打妖魔”的游戏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也常玩。

  一般都是先追打“妖魔”一阵,然后把他们抓到用绳子来个五花大绑,最后押到斩妖台处决。

  有时候是砍脑袋,有时候是用火烧,有时候是雷劈,有时候是五马分尸,也有更“残忍”的,比如抽筋剥皮,挖眼掏心。

  孩子们都能穷尽智慧想出惩罚吃人妖魔的手段,这是代代传承的对妖魔报复的预演。

  周云和韩子顺两个都是玩心顿起,坏笑着对望一眼,向那群孩子追了过去。

  等追到他们后面,周云大吼一声,两手抠着嘴角,伸出舌头,两眼上翻,使劲把五官挤在一起,俊朗的脸瞬间成了吓人的鬼脸。

  韩子顺也扮着鬼脸大吼一声。

  孩子们大惊回头,一个高个子男孩当先叫道:“妖怪,快打妖怪。”说着,把手里的石子向周云身上砸去。

  又有一个男孩忽然大惊失色,用颤抖的声音叫道:“不是妖怪,是周云,大家快跑啊。”

  “惧+78”从那男孩头顶飞出。

  一听到“周云”的名字,孩子忽然像受惊的小鸟,游戏也不玩了,“叽叽喳喳”的惊叫着跑掉,头顶上冒出金色的文字。

  “惧+68”

  “惧+69”

  “惧+70”

  ……

  恐惧的金光汇聚着向周云飞来,神海中的树苗兴奋地抖出几圈金光才又平息下来。

  看着这群孩子跑掉,周云嘿嘿坏笑,他有些好奇那小孩是怎么认出扮鬼脸的自己。

  他忽然发出灵魂的自我扣问:“我比妖魔还可怕吗?我都已经这么凶残了?”

  韩子顺一旁称赞道:“云哥,我真是佛你了。这群小孩连妖魔不怕可就是怕你,你说牛不牛,在月色镇,我云哥的赫赫威名绝逼是独一份。”

  周云挥手嘿嘿笑道:“不要再捧杀我了。”

  几个孩子一溜烟跑到远处,趴在墙脚向周云他们这边眺望,看到周云并没有追他们,都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们几个也忘了什么时候听哪个大孩子说“周云最喜欢欺负小孩子,经常把别人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简直比妖魔还要凶残。”,所以见了周云才比见了妖魔都害怕。

  周云看到了墙脚伸出来的几个小脑袋,又远远的扮起了鬼脸,把几个小毛孩吓得掉头就跑。

  几道金光从拐角处向周云飞来。

  “哈哈哈哈,小屁孩们胆子也太小了。”周云放声大笑,几缕“喜”字金光从他的头顶飞下,直入神海中的小树苗。

  周云大笑,不仅是因为从几个小孩身上收集到了能滋养神海小树的恐惧,还因为他从小就喜欢这样。

  看到别人被自己惹哭,自己捉弄人的伎俩得逞,或是把比他强壮的孩子打败,他就很开心,很兴奋。

  这种开心是发自灵魂深处的,他觉得自己能从中得到释放,整个人都感觉无比的畅快。他说不清这是为什么,他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像他这样的以“胡作非为取乐”的同类,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10岁之前他是个到处惹是生非的“问题少年”,记不清被老头子用戒尺打肿过多少次手心和屁股。

  每次都被老头子逼着发誓说以后一定要做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可不出三天又会有家长领着被他欺负的孩子上门讨说法。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可能住着一个恶魔,一切坏事都是恶魔怂恿他做的。

  10岁之后,他的性格慢慢收敛了不少,开始有了真正的朋友。韩子顺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光屁股长大的那种,也是被他从小欺负到大的那种。

  神思飘飞间,周云嘴角泛起复杂的笑意。

  五根手指忽然在眼前晃动起来,韩子顺的声音接着响起:“云哥,你想啥呢,都神游太虚了。”

  “你刚才出神的样子好帅啊,哈哈。”

  “爱+11”从韩子顺的头顶飞起。

  周云眉头一皱,WTF!

  韩子顺这货怎么又给我送“爱心”了,这货不会是真对我有意思吧,真特么想一巴掌把这“爱+11”扇回去。

  “走了,回家。”周云阴着脸说道。

  韩子顺茫然道:“回谁家啊?”

  “当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

  韩子顺“哦”了一声,跟着周云继续往前走去。

  “各找各妈”这个词对周云来说有些敏感。

  周云从小没见过爸妈,更不知道父母是谁,他睁眼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老头子。

  当他开始懂事的时候就问老头子自己妈是谁,老头子说他没有妈,他是抽奖送的。

  他又问那能不能再抽奖送个“妈”呀?老头子说“儿子可以有很多个能送人,妈只有一个不能送人。”

  他接着问“那抽奖能送个‘爸’吗?”,老头子说“不行,抽奖不送爸。”

  他接着问“那怎么才送爸?”,老头子摸摸脑袋说“充话费”。

  老头子没手机,所以周云也没能要来“爸”。

  老头子用“歪理邪说”把他从小糊弄到大,直到有一天周云明白原来他也许真的就是个孤儿。

  渐渐的他不再问了,虽然没有父母和别的亲人,但能有老爷子疼他打他也就够了。

  走着走着,周云忽然仰天大吼一声,心里压抑的感觉好了很多。

  这一声不打紧,把不远处待宰的大黑猪给惊到了。那肥头大耳的大黑猪疯也似的挣脱了控制,扭着屁股沿街道狂奔了起来,几个壮汉撒开腿就追。

  冒着热气的大锅旁,粗黑矮壮的李屠户望见周云,笑着埋怨道:“周云啊周云,我正卯着劲要下刀呢,你这一嗓子把猪吓跑了,哎,还得费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