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商战职场 医圣风雨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王小姐得怪病

医圣风雨路 轻轻的一片云 2040 2020.06.30 11:59

    这家客栈叫“喜来顺客栈”。这是一家大客栈,店里能吃能住,大院子还能停放车辆马匹。客栈有四大排房子,一排就有二十多间,我和师父住了一间,在我们旁边的一间住了两个郎中,他们是从京城来的。

  我们正要到京城去,所以师父主动上前搭话:“我们真的很投缘,你们是京城的,而我们正打算去京城发展。”

  这两个郎中,一高个,一个矮个。高个的说:“京城那可是天子脚下,见见世面也好!”师父就问他俩:“你们到此地是过路啊,还是办事?”矮个的说:“来这Z县呢?是因为这县里有个叫张员外。非常有钱,手下还有一个镖局,买卖也多,土地几百晌。可他有个女儿上几天得了一场重病,卧床不起。这个张贵发呀!最疼爱这个女儿,四处寻找名医,来给女儿看病。可听说他女儿的病,非常难治,不少名医到他这儿来看病,就连药方都无法开出,诊脉更是不知何病。故此啊,就有人找到了我俩。我们是从京城来给看病的。”

  师父说:“他女儿有这样的病啊,正好我俩路过此地,我们也和你们一同去看看热闹!”矮个的笑着对师父说:“嗯,你这个老道去了只能做法吧!”说完他俩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我和师父洗漱完毕,就跟那两个郎中一起往城里走,这城里呀有长J县两个大,人特别多。街道两旁全是两层的青瓦小楼。店铺林立,生意十分兴隆。

  当我们离张员外家越来越近时,就见有不少背着药匣子的郎中都奔这个方向而来,看来都奔这张员外家小姐的病来的。

  到了张员外家门口时,只见门口已经站了不下十个人,看穿衣打扮,都是郎中,只有我和师父是个例外。大家用诧异的眼光扫视着我俩。我俩也一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还有几个人在围着门口的红纸大榜看,我和师父也上前瞧了起来。只见上面写道:

  各位郎中,我家小女有病多日,不见好转,特张榜悬赏高人为小女治病。凡是能治好小女病的人,赏银百两,如有青年才俊与小女相配者,将小女许配与他,还望各位郎中奔走相告,凡是远道而来的郎中,我家都提供吃住。

  我这才和师父互相对视了一眼,才知道众人为何这样打量我俩。我俩一个老头,一个小孩,这是来凑哪门子热闹!哪个也不像治病的啊。

  我俩正看时,见里面走出一个郎中,摇晃着脑袋,嘴里还不停的说:“哎!这病真怪!真怪呀!”别人上前去问他,他也不搭理人家,就独自往远处走了。

  这时,张员外的家人又开门,喊下一位,让靠前的那个郎中进去看病。这个被点中的郎中随着家人进院后,家人就把大门关上了。大伙更是好奇,和我俩一起来的那个高个就说:“要是我治好了她的病,我也不要银子了,我就直接娶了这个小姐。”

  矮个的说:“你尽想美事儿呢吧,就你长这模样,人家还能相中你!”不一会门开了,家人搬出十几张木凳,让大伙坐在木凳上休息。又过了一会儿,刚才被点名叫进去的那位郎中也被送了出来。只见这位郎中,也是摇头晃脑,哀叹不已,有人上前去问,怎么样啊?是什么病啊?这么难治吗?。这位郎中说:“未见过,未见过,到了王家才知学艺不精啊”

  下一位,家人直接喊上了,把排在前头的那一位喊进了院里,又关上了大门,我们就在院儿外等候。这时陆续的又来了两位郎中,看那样子也是远道而来,风尘仆仆的,还没来得及住店就赶过来的。片刻之后只见王府的门又开了,这位出来的更快,出门便对大伙说:“唉,我看你们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这时家人改变了方法,可能是小姐不再烦了,就让大伙一起进去。于是我们十来个郎中一起走进王家大门。一进门儿啊,只见两棵大槐树,在院里一左一右,像两个门神。又往里走,是青砖铺成的小道,大院里青樘瓦舍,花草遍地。往里瞧,看见正房门口站了四个丫鬟,两个家丁。家人让我们在外稍等片刻,进屋禀报老爷。

  不一会儿,张员外从屋里走出来,只见这张员外身材高大,魁梧,方脸大耳,头戴原外帽,双眼有神而锐利。但是此时,表情十分的哀痛,身边还跟着一个管家,这管家体型肥胖,小眼,希须,弯腰跟在身后。

  老爷对我们大伙说,各位远道而来的郎中,我家小姐现在正发病。我家中午备了饭食,请大家先到旁屋用饭吧。饭后再请大家一同给小姐会诊,希望各位拿出平生所学,医治我家小姐之病困。能治者,必有重赏。好了,大家先用饭吧,我们大伙就旁屋而去。

  到了旁屋,下人已经把饭菜摆在了两张大桌子上,我们几人一张,就这样边吃边想着这小姐得的到底是什么病?这么难治!

  但吃完饭后,大家坐在那儿稍等了一会儿,就听见向家人来召唤,大家随我一起进小姐屋,给小姐看病吧。这时我们已经都等不及了,就想看看小姐得的是什么病,于是都匆忙起身,随家人一起进了正屋。

  到了正屋,只见炕上,有个纱帘,隐隐的能看见小姐躺在里面,还看见他侧头在看我们,看样子也不像是有病。张员外对我们说,我家女儿,状态好时呢,和正常人一样,可状态不好时啊,就谁都不认识,不知这是什么病,时哭时笑,可心疼死我了。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啊!我看出规律来了,你们一个一个的去诊脉,切完脉,只要能说出病情,开出方子,我就给文银十两。如果药方对症,将小姐治好,那我就兑现诺言,赏银一百两。如今天再治不好,明日我便套车去京城,另寻高名。不能在这儿耽误小姐的病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