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鱼蚌相争(上)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403 2009.10.18 11:46

    喜庆的眼睛一直瞟着正房,见小圆出去,忙对孟嫂道:“我刚才听了你的话,没在少夫人面前生事,现在少夫人不在,我该可以去了罢。”

  孟嫂哭笑不得,只恨大姐怎么挑了这样一个没头脑的丫头过来,“我的庆大姐,庆祖宗,你眼见都是要做姨娘的人了,不想着去谢少夫人讨个好儿,却要赶着到知兰面前炫耀,你刺了她到底有何益处?”

  喜庆满心只想着先前程二婶那边的丫头讥讽了她,一定要去找回面子来,对孟嫂的话哪里听得进去,戴了满头满身的首饰就冲到了隔壁,偏又不进门,靠着门框大声道:“你们不是说我争不来姨娘做么,瞧瞧这是什么?”

  知兰坐在桌前一手端茶,一手执书,眼角都不往门口扫一下,好似没有看见她一般。

  喜庆见她如此,却越发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冲进去夺过知兰的书几下撕了个粉碎,又将她手中的茶摔在青石板地上,“也叫你知道我的厉害,以后少来招惹我。”

  知兰心中大恨,脸上却丝毫不露,她本就是程二婶送来的丫头中最有心计的一个,平日里为了藏拙才装成张扬模样,此刻见喜庆找上门来羞辱自己,脑子里早已转过了几道弯,只等着机会要报复。

  孟嫂先是躲在廊下观望,后见喜庆闹得过分,又怕得罪了程二婶,便奔过去好说歹说将她劝了出来,“喜庆,你刚才闹的这出定瞒不过少夫人去,以其等着少夫人来责罚,不如你现在主动去认错。”

  喜庆很不以为然,却又怕小圆压着姨娘的名分不给她,只得扭着身子不情不愿地到厨房去寻小圆,“理直气壮”地将教训知兰的经过讲了一遍。

  小圆就等着她们鱼蚌相争,自然对此事是不置可否,只亲亲热热地挽了她的手,问她可差什么东西,又叫她拣几个菜回去吃。

  喜庆受宠若惊,越发得意起来,端着小圆赏的两盘菜,走到知兰门前晃了一圈才回房,把知兰又气了个仰倒。

  第二日一早,程家大姐就寻上门来,她本欲和小圆好好理论一番,但等到管家娘子通报过最新消息,她就改了主意,惊讶道:“她果真要抬举喜庆做妾?”

  管家娘子点头道:“屋子也搬了,月钱也涨了,就差摆酒正名份了。”

  程大姐只当小圆敬畏自己,得意道:“算她识相,今日我且放过她。”

  阿云躲在廊下把她们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回来原原本本给小圆讲了一遍。小圆听后大笑:“真是有其仆必有其主,快些去备茶,没有大姐来,二婶那里我可应付不了。”

  茶刚泡好,程大姐就进了屋,径直问道:“四娘,咱们也不是头一次见,直接说吧,你打算何时正式给喜庆名份?”

  哪有新婚第二天大姑子就来提这个的,一屋子的丫头都对程大姐怒目而视,小圆心中暗笑,面上却露出为难神情来,重重叹了口气,“大姐,替程家开枝散叶乃是大事,我比你还急,但还有一个知兰在那里呢。”

  程大姐急道:“知兰生得那样差,二郎哪里看得上?”

  “可不是,二郎也是这般说,死活不肯一同纳了去。”小圆愁眉苦脸,“若只纳喜庆一个,我又怕二婶不乐意……”

  “这有何难?”程大姐打断她的话,站起来就朝外走,“二婶那里就交给我了,三日之内我要见到这院子里多个喜姨娘。”

  虽是做戏,小圆坐了好一会子也没把气顺过来,这样的日子,还真不是常人过的,她越发打定主意,一定要早早地把跟大姑子有关系的下人全清出去。

  程大姐离了娘家,到二叔府里转了一圈,程二婶就有些坐不住了,但她不想亲身过去招摇,只偷偷让人给知兰捎了个信,让她黄昏时分溜出府来。

  几个丫头早得了小圆的吩咐,藏的藏躲的躲,让知兰顺顺利利打点门房出府见到了程二婶。

  程二婶坐在轿子里并不下来,隔着帘子先问道:“你出来有无被人看见?”

  知兰摇头道:“不曾,少夫人说要沐身,丫头们都跟去池子了。”

  程二婶又道:“你们几个去二郎院儿里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就没一个成事的,这回还让人给遣了几个出去,莫非你们都忘了我的嘱咐,也跟那喜庆似的一心往上爬?”

  知兰忙道:“知兰不敢,正是要借喜庆成事呢,她是个没头脑的,这几日定想着去少爷身边献殷勤,我去怂恿她做几个小菜给少爷送过去,只要她能缠着少爷饮一口酒或吃一口菜,这事就成了。”

  程二婶很是满意她的部署,提醒她道:“别忘了事先在酒菜里下药,下完药还要记得把药包偷偷扔在喜庆房里,莫让人抓住了把柄。”

  知兰点头道:“是,我与夫人想得不差分毫,定会提前把药下在酒菜里的。”

  程二婶满意道:“恩,就是如此,你小心行事,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知兰点头应了,回去取了一根簪,寻到喜庆的屋里,央她道:“好姐姐,眼看着你终身有靠,妹妹下半生还没着落呢,我寻思着做几个小菜去讨少爷的欢心,却又不知他的口味,姐姐你教教我……”

  不等她说完,喜庆就跳将起来,把簪子直戳她的面门,骂道:“作死的小娼妇,我都还没近少爷的身呢,哪里就轮到你了?”骂完还觉不解气,又拉着知兰下死命拍了几下。

  她轰走知兰,心里竟隐隐有些担心起来,虽说少夫人要给名分,但若讨不了少爷的欢心,一切也是白搭,如果真让知兰那小贱人抢了先机,她的面子可往哪里搁?她越想越心焦,第二日一早就奔到小厨房,动手要给少爷做早饭。她发面蒸了两笼包子,炒了三个小菜,嫌厨房人多不好行事,端着饭菜扎进自己屋里,把大姐给的春药粉往菜里撒了一瓶子。

  喜庆正忙活,突然听见知兰在门口唤她,顿时手忙脚乱,胡乱把瓶儿塞进枕头下,上前去开门。

  知兰进门见了那一托盘的饭食,故作惊讶道:“姐姐怎么无故做这么些饭菜,是要给少爷送去么,也不说叫妹妹一起。”

  她边说边往桌前凑去,状似不经意地拿袖子将那托盘一扫,喜庆回过神来,忙上前去拉她,偏知兰又不动,二人拉扯了一阵,一个揉成一团的纸包就顺着知兰的袖子,轻轻滚落到桌子底下。

  小圆早上起来正在收拾娘家送来的三朝礼,采莲来报,说喜庆与知兰二人又在屋里闹,“少夫人,昨日知兰偷偷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故意去招惹喜庆,怕是不怀好意呢。”

  小圆道:“我们怕是看不上好戏了,我和二郎本打算九日后再去府里拜门,哪晓得夫人临时改了主意,叫我们现在就回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