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出嫁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3126 2009.10.18 11:44

    陈姨娘把契纸一张张取出来给小圆瞧过,道:“一共三个小庄,共两顷水田,一顷旱地,还有五顷山林,这几个小庄都不在临安跟前,你去闲住是不能了,且留着收租子罢。我在临安城外还给你买了座小宅,带着大园子,让你闲时能去散散心。原先宅子的地契并铺子,你都带了去,姨娘也不会经营那个。”

  小圆仔细想了想,答道:“姨娘你还要招夫婿,没些产业傍身可怎么行,还是放在你名下罢,我替你照看着便是了。”

  陈姨娘笑道:“你去了程家,总要有些自己的家底,方才不会被人瞧轻了去。再者,大宋有律,你随嫁过去的产业只归你一人所有,谁也休想再占到便宜。”

  小圆倒真不知这条规矩是有明律的,怪不得李五娘敢为了嫁妆宣扬要去衙门打官司了。想到以后自己可以毫无顾虑地大把挣钱,小圆喜上心头,道:“既然如此,铺子我就带了去,但六成分红都与姨娘;至于老宅的几栋楼,姨娘就留着收租子零花罢。”

  陈姨娘一听大半收益都要送与自己,忙再三推辞,但小圆坚决如此,她只得含泪谢过小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道:“置办嫁妆本就花的是你自个儿的钱,如今还要你出钱养姨娘,这是我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圆替她拭去脸上的泪,逗她道:“谁让你没儿子呢,只有我来养了。”

  陈姨娘笑起来:“我这闺女哪里比儿子差了?”

  二人说笑一阵,陈姨娘自袖子里掏出张单子,道:“差点混忘了,还得让你带几房家人过去才是。”

  小圆暗自点头,虽说程慕天是老实人,但自己手中总要有个把亲信行事才方便。

  陈姨娘把单子递到她手中,道:“你房里两个大丫头,采莲、采梅,肯定是要跟过去的,至于做不做通房,你自个儿拿主意;还有两个小丫头,阿云,阿彩,你也带过去。至于陪过去在外打点的家人,我看咱们的管家就很好,不如就是他家罢。”

  小圆很是感激,笑道:“姨娘,哪有嫁闺女把自己的管家也陪了去的?咱们铺子的管事都是签了死契的家人,那个大管事任五我看就很好,还是让他管着城里的生意罢;至于管田产的人选——姨娘你之前挑管家,不是有一房落选么,我看那田二是种地的出身,他媳妇也是个老实人,就请姨娘赏给我带过去罢。”

  陈姨娘点头应了:“还是你想的周到,就是如此罢,我这就叫他们去收拾,等着你出嫁那天一起跟过去。”

  正式迎娶的前三天,程家开始来催妆,小圆也带着陪嫁搬回了府里住。姜夫人忙着替何耀齐挑媳妇,分不开身来应付小圆的婚事,就答应了让陈姨娘以何家亲戚的身份也暂时搬进了府里,并同意成婚头一日带她一起去铺房。

  陈姨娘不曾想过自己能亲自送女儿出嫁,真是喜出望外,她亲自去收了催妆的冠帔花粉,又给程家答以金银双胜御、罗花幞头、绿袍、靴笏等物,忙得不亦乐乎。

  铺房那天,何家族中的一个嫂子带了陈姨娘等人担了部分嫁妆先去张挂帐幔,展陈衾褥,后又命阿云阿彩看守房中,不许外人入内。

  第二天吉时,程慕天亲领着迎亲队伍行至何家大门前,抬着花瓶花烛的行郎,专门雇请的吹鼓手,浩浩荡荡引了许多人来看热闹。

  陈姨娘听得一声“花轿来了”,忙忙起身叫人去催姜夫人款待酒肴,散发花红利市钱;又亲扶了小圆出来,送她到家庙门口。

  小圆到家庙磕过头别了祖宗,门口的乐官已在作乐催妆,她望着陈姨娘不自觉淌下泪来,“姨娘,往后女儿不能常陪你身旁了。”

  陈姨娘顾不得怕姜夫人责怪,紧紧握着小圆的手送她到门口,道:“离得又不远,要见也容易。”

  程家人见新人出来,克择官又报了一遍时辰,吉利诗词声遍起。待得小圆上轿,轿夫鼓乐人照例不肯立即起檐子,吵嚷着要讨利市酒钱。陈姨娘嫁闺女,到底是欢喜大过舍不得,忙命人拿钱来散发。

  檐子起过了三四回,轿夫终于肯出发,众人拥着花轿回到程家门首,又有乐官伎人来拦门:“仙娥飘渺下人寰,咫尺荣归洞府间。今日门栏多喜色,花箱利市不须悭。”

  “洞府都来咫尺间,门前无事若遮拦。愧无利市堪抛掷,欲退无因进又难。”后头这首答拦门诗却是程慕天的声音,小圆在轿中听见,又惊又喜——方才上轿时因大红盖头遮着,竟未看见他站在何处,此时他越过司礼人自行答诗,莫不是特意为之?

  阴阳克择官手执花斗撒完谷豆,来请新人下轿,待小圆走下轿子,又有一乐伎捧了镜子对着轿子倒行,数名伎女举了莲炬花烛在前迎引,采莲采梅左右扶着小圆,踏着青锦褥,跨鞍入中门。

  进了中门,早有候着的人迎上来,引小圆到新房内床上坐了,采莲小声提醒道:“四娘,这便是‘坐床富贵’了。”小圆见她出声,便知程慕天马上要进来请她行参拜之礼,心跳不自不觉就快了几拍。

  待看热闹的人扯过门楣上的彩帛,程慕天进新房请小圆到堂上,用彩缎挽的同心结牵着她在堂前站定,他家双全的女亲上前来用机杼挑开盖头,露出小圆羞红的脸来。

  程家族人俱住泉州,临安只得程老爷与他兄弟两房,因此参拜之礼并不很繁琐。认完亲戚,夫妻交拜却是回新房进行,交拜礼毕,二人面对面坐在床上,看着礼官拿金钱彩果撒帐。

  撒完帐,程何两边的亲眷上前来把小圆和程慕天的头发各剪下一缕,拿木梳合梳到一起。

  这便是“结发夫妻”了,小圆偷眼望向程慕天,心中顿生出柔情来。

  合髻后,丫头端上交杯酒来,小圆抿了一口,把剩下的半盏递与程慕天,程慕天一眼瞧见杯沿上沾的胭脂,脸刷地红透,竟犹豫着不敢下口,惹得丫头们偷笑不已。

  行完合卺之礼,程慕天自出去招待宾客,新房内除了小圆和她带来的丫头们,就只剩了程三娘,后者见小圆看她,不好意思笑了笑:“嫂嫂,我们家亲戚都在泉州,这里叔叔家的堂兄们也都还未娶亲,婶子在外招呼女客,因此只有我一人来陪你了。”

  小圆听得一声“嫂嫂”,双颊飞红,低低应了一声。她早知这位三娘子性子柔和,又极老实,因程慕天不待见她,在这家里连丫头都不拿正眼瞧她的。上辈人犯下的错,与小辈何干,小圆心内叹了一声,叫采梅拿花生饼来给程三娘尝,“三娘,尝尝我姨娘做的饼。”

  程三娘扭捏着不肯伸手,还是采梅硬塞了块给她,小圆不禁又叹了口气。

  “嫂嫂,这饼香得很,还是有亲娘好。”程三娘小口咬着饼,红了眼眶。

  小圆拉她到身旁坐下,叹道:“你小时还到我家玩过的,我是怎么样过来的,想你也知道,咱们这样妾生的孩子,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一席话讲得程三娘伏到她怀里哭起来,采莲看见忙过来劝道:“三娘子,今日是你嫂嫂大喜的日子呢。”

  程三娘猛地醒悟过来,忙三两把抹了泪道:“大姐还在我房里呢,我瞧瞧她去。”

  小圆瞧着她走出门去,对采莲道:“我记得三娘只比我小三岁,你看她这身子单薄的。”

  采莲点了点头,答道:“我记下了。”

  采梅奇道:“采莲姐,四娘是问你程三娘呢,你记下什么了?”

  小圆笑道:“你采莲姐记下的多了,你还须跟她多学学。”

  采莲看了采梅一眼:“你该改口称少夫人了。”

  采梅忙叫了声“少夫人”,低头退到角落里,倒惹得小圆笑起来。

  晚间程慕天带着一身酒气回来,站在门口只看了两眼就问:“淑慧怎么没陪着她嫂子?”

  采莲采梅俱偷笑:“程少爷这就心疼少夫人了。”

  小圆不想新婚之夜伤了和气,扯了个谎道:“我累了想一个人歇着,就叫她先回去了。”

  程慕天莫名又红了脸,支吾了几句独自钻进屋去洗脸。

  采莲见程慕天进去,忙推了把小圆,又拉了采梅和两个小丫头一同出来。采梅兀自捂嘴笑着,采莲扯了扯她的袖子,正色道:“往后我们在这府里,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少夫人,休要让人落了口实。”

  采梅也不是那不晓事的人,忙点头应了:“采莲姐,我虽有些小聪明,但接物待人比你差远了,还望姐姐教我呀。”

  采莲看了看阿云阿彩,道:“你们三个都是我挑上来的,教你们自是不遗余力,这里不比陈姨娘那里,你们自己也需谨慎些。阿云阿彩你们两个记得瞧瞧三娘子房里缺些什么,告诉我好与她送了去。”

  阿云阿彩齐声应了,和采莲三个对望一眼,原来采莲记下的是这个,自此三人对采莲又服气了几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