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吴嫂的报复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470 2009.10.18 11:36

    出了正月,陈姨娘借着办年酒累了身子,接连请了好几个郎中来家,不出三日,满临安都晓得何四娘的姨娘病倒了。

  有刘妈在小圆家中,府里自然未生疑,但却恼陈姨娘病的不是时候,于是连探望也就省了。倒是程府听说陈姨娘患病,使人送了好些药材来。

  陈姨娘端起参汤喝了一口,叹道:“程府多了个姨娘倒是好的,以往他们哪里想得起我来?”

  小圆自然知道程家老少都是和她三哥一样的人物,看来这人参的确是程老爷姨娘的意思,“姨娘,以后我善待她便是了。”

  此话一出,阿苏采莲都捂嘴偷笑,小圆回过味来,脸霎时涨得通红,陈姨娘笑骂:“不过就这几个月的事,怎么不是‘以后’?”

  小圆要在陈姨娘床前伺病作样子,所以虽红了脸,还是得硬撑,惹得陈姨娘也笑起来。

  陈姨娘这里是装病,但沈长春却不知,他自身不好前来探望,便去猎了几只兔子,央采菊送来。

  自采菊一家上回闹过,小圆月月都送了钱粮去,因此这回采菊来十分安静,由丫头领着去房里瞧过陈姨娘便转身要回去。

  吴嫂本在假山处与刘妈闲聊,见她过来,故意压低声音问刘妈:“你昨日说御史中丞家想寻个新姨娘?可惜我家没女儿,不然就托你走走门子送了去。”

  刘妈何等人物,见她眼神直往采菊身上瞟,心中就明白了大半,当即把诧异的样子装出十分来,道:“就算有女儿——你家不过暂时艰难些,终究是要恢复自由身的,何苦把亲闺女送与人做妾?”

  吴嫂啧啧了两声:“我虽没什么见识,但中丞家还是知道的,那可是在御街上住的人家,把女儿送过去哪怕只作个妾,也比寻常人家当正房的强。”

  刘妈连声附和:“可不是,听说那中丞家连下人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吃不完的鱼肉都倒在后门口……”

  刘妈的声音越讲越低,采菊的脚步也越走越慢,吴嫂见状心中大乐,拉了刘妈道:“其实我家还有个内侄女,年方十六,样貌生得极好——不如我请你去对面巷子的贾家摊子吃羊饭?”

  采菊把这番话听得真切,匆忙赶回家中,催她娘去贾家铺子寻刘妈,“吴嫂家有个好样貌的内侄女呢,你赶紧带上钱悄悄去寻刘妈,务必让她把我荐了去。”

  采菊娘听她讲了御史中丞家的“盛况”,哪里又不肯的,从床下罐子里摸出小圆送来的钱,又翻出两根琉璃簪子,带了采菊拔腿就往贾家铺子跑。

  吴嫂存心要作笼子的人,早就躲了个无影无踪,单为采菊娘把刘妈留在了摊子上。

  采菊躲在铺子前的一株树下,见只有刘妈一人坐在桌前,忙指了给她娘看:“吴嫂不在呢,真是天赐良机,你赶紧去求她。”

  采菊娘去了不到半刻钟就回到树下,喜滋滋地道:“这位刘妈妈好说话,接了钱就答应回去问问他们夫人,连簪子都没要。”

  采菊啐了一口:“她可是姜夫人身边待过的人物,你那簪子不金不银,她哪里看得上眼?”

  采莲娘挨了骂,灰溜溜跟在采莲后头回家,好在第二日何府就传来了消息,叫她扳回了些面子。

  “采菊,亏得我一张巧嘴哄住了刘妈,姜夫人才答应得这样快。”采菊娘兴奋地手舞足蹈。

  采菊斜了了她一眼,道:“姜夫人真说了,要我先认她家的周姨娘作干娘?”

  采菊娘道:“那是姜夫人思虑周全,你有个好娘家就多个靠山,到了夫家也不会让人欺了去。”

  采菊点头道:“这回你倒讲得有些道理。”

  采菊爹同沈长春做活回来,从缸里舀了瓢水咕咚灌下,问道:“那周姨娘既是要嫁干女儿,如何连件陪嫁也不给?”

  采菊娘把胸一挺,道:“姜夫人讲了,抬进去时越可怜,越能得中丞老爷的疼惜。”

  采菊爹连连点头:“说的是,得了老爷疼惜,赏赐还会少?姜夫人真真是好见地。”

  沈长春皱着眉在一旁听了半日,问道:“这事陈姨娘可知晓?”

  采菊臊红了脸,摔杯子道:“我如今是自由身,嫁与谁与她何干?”

  采菊娘忙上来捂她的嘴,急道:“祖宗,如今指着她们哩,休要胡说。”

  沈长春摇了摇头,自去陈家报与陈姨娘。

  采菊爹见他出去,回头便骂采菊娘:“你看看他,不过是攀上了高枝儿罢了,还是个倒插门的,神气什么?等咱们闺女嫁进中丞家,哪里还要他贴补?”

  采菊娘无缘无故挨了骂自然不依,回嘴道:“那是你家兄弟呢,与我何干?”

  趁着爹娘吵嘴,采菊摸到里屋偷了把钱,去街上买回胭脂水粉,一心要把自个儿扮成天仙抬进中丞家。

  过了几日陈姨娘听得御史中丞老爷新纳的妾抬进了门,病也好了起来,小圆便来寻她商量,要请几位来探过病的娘子吃酒,二人拿着厨下拟的菜单看过一阵,小圆问道:“姨娘,怎么听说御史中丞家新娶的姨娘是采菊?”

  陈姨娘瞧了瞧她,见她神色如常,这才回答道:“确是采菊,你莫要看不开。”

  小圆见房中并无他人,道:“他们是周瑜打黄盖,我有何想不开,只是奇怪这样的消息,她是如何得知的?”

  陈姨娘朝窗外看了一眼,道:“正是要与你讲此事,据说是采菊来看我时,无意间听到了吴嫂和刘妈的闲聊,这才……世间哪里有这样巧的事,也不看看我们在府里时时怎样过来的,你现管着家,该去敲打敲打她。至于刘妈,等你出了门子,我也就遣她回去了。”

  小圆点头应了,马上回房让人叫了吴嫂来问话,吴嫂自然是矢口否认,分辩道:“四娘,这事儿的确是巧合,虽然我与采菊有些过节,但绝无捉弄她的心思。”

  小圆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道:“你讲得极是,这事儿确是巧了点,我这就唤刘妈来问问。”

  吴嫂知道刘妈是叫小圆的钱收买惯了的,当即吓得头冒冷汗:“四娘,采菊一心想要过好日子,我帮她一把也是好意。”

  “唔,那我姑且就当你是好意吧。采莲——”小圆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去叫人牙子来,把她这一房卖了去。”

  吴嫂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叫道:“四娘,就算我有错,若她自个儿没有那个心,我就算是有意的也无法。”

  小圆淡淡一笑:“谁说我是为了此事怪你?”

  “那四娘你……”吴嫂发现自己有些揣摩不透小圆的心思。

  “万一哪天我也得罪了你,被你‘好意’说上了几句可怎么办?要知道,我是最恨有人背后算计我的。”小圆不愿听她解释,说完就去了陈姨娘房里,任由她去和采莲闹。

  陈姨娘见小圆不过几句话功夫就回转,奇怪问道:“四娘,这样快就教训完了?你还是心软,这样的下人,实该敲几板子。”

  小圆搂住陈姨娘的脖子,笑道:“姨娘,你闺女今日心狠了一回呢,已是叫人牙子来了。”

  陈姨娘虽觉得将吴嫂一家卖掉有些罚过了,但她对下人本就不很在意,何况小圆还是她心尖尖上的人,第二日就找了人牙子来,重新买了两房下人,只等着择优选一户升任管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