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赵郎中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04 2009.10.23 22:19

    上回说到小圆惊闻阿绣难产而死的噩耗,怎么也不肯相信,田婶哭道:“孩子太大了,头怎么也下不来,这才……可怜阿绣……”小圆眼一酸,也要落下泪来,突然想起,阿绣上回过年时才有的身孕,忙问:“阿绣的孩子并未足月,怎地就早产了?”程慕天听她这一说也疑惑起来,程福他们这胎还不足八个月,就算难产,多半也不会是这样的情形。田婶睁大了眼泪:“我进陈姨娘家门时阿绣已是嫁了,原来她怀的娃娃还未足月,难不成是骗人的?”

  阿绣自五岁上就跟着小圆,二人名为主仆,实则姐妹,程慕天知小圆焦急,忙让人去叫送信人,不料那小厮早已摸黑下山去了。田婶见状安慰小圆:“少夫人,必是诓人的,不然为何这样急。”小圆缓缓点头,一颗心却始终悬着,整夜碾转反侧。

  第二日天还未亮,她正要使人下山去探消息,程三娘的口信就到了,那小厮却是陈姨娘家的,累得腿直发颤,“少夫人,程三娘说来不及写信了,遣我连夜送口信来,让少爷少夫人千万莫回去,说是家中海船失窃一事已被泉州的大房知晓,使了人来正在家住着呢。”

  小圆不放心,问道:“三娘可曾提起阿绣?她可还安好?”

  小厮摇头道:“不曾提起,绣姐姐怎么了,我昨日还见着她来寻陈姨娘呢。”

  小圆气得直咬牙:“想骗我们回去自投罗网也就罢了,偏要咒人死。”程慕天把小厮叫到一旁细问了几句,却连声叫好,笑着让田二带他下去歇息吃酒。小圆犹自生气,程慕天劝慰她道:“不过虚惊一场,这样的馊主意,定是丁姨娘出的。”小圆见他竟是春风满面的样子,奇道:“大房都从泉州赶来抓你这只贼了,你还笑得出来?”

  程慕天走到里屋坐下,方道:“他们哪里是为失窃来的,其实是因泉州的海货运来临安无人接应,兴师问罪来了。”

  小圆问道:“不是还有叔叔家么?”

  程慕天露出一脸的不屑,小圆心下明了,必是叔叔家的几个儿子都不很成气,便又问他是否要回去。前些时候程慕天日夜挂念着家中生意,此刻却不着急起来,搂了小圆道:“等着人来请咱们罢,且先睡个回笼觉。”

  小圆见他志在必得的样子,心知离他们下山的日子不远了,又因即将入秋,天气渐冷,便忙着安排庄中诸项事宜,加派人手收竹笋,喂肥山羊;叫田二在尚未竣工的别院里修上了取暖烟道;又让采梅按着家中下人的份例给庄户们分发了秋冬的衣裳。

  这日她正在房内捏针线,想给程慕天再绣个帕子,采梅红着脸进来道:“少夫人,赵郎中来了。”小圆抬起头,只见赵郎中一身新夹袄,正是采梅前些日子缝的那件,她笑看采梅一眼,羞得采梅扭身就跑。

  赵郎中上前施礼道:“少夫人,山中天气凉,我想求少夫人多给几个火桶子。”小圆诧异道:“采梅没给你送去?”赵郎中点头道:“送了两个,但我怕冷,因此厚着脸皮来找少夫人再要几个。”

  过冬物资就是采梅管着,火桶子又不是什么紧要物件,为何不直接找她去拿?小圆冷着面将赵郎中上下打量,突然发问:“你是要给谷中孙氏送去?”

  赵郎中愣了一愣,倒也大方承认。

  小圆愈发不悦:“赵郎中,所有庄户我都是一视同仁,难不成偏漏了她们母女?”

  赵郎中忙道:“少夫人,我并无此意,我只是……”

  “只是要赶着去表心意儿?”小圆打断他的话,她以为赵郎中会矢口否认,不料他却朗声道:“不瞒少夫人说,我的确怜惜她们母女,她们孤苦无依,女儿又患了肺痨,着实可怜。”

  小圆放缓了语气,“我知道她们可怜,早让人送了过冬的衣物和火桶子去了。”说完故意把他身上的夹袄一指:“这是孙氏替你做的?”

  赵郎中马上摇头:“不是,这是采梅的手艺。”

  他竟如此理直气壮!小圆强压下怒气,道:“采梅虽然跟我的时间不长,但也是极受看重的,既识得字,又有一手好针线,一手好厨艺,等她出阁,我是要将卖身契还她的。”

  赵郎中郑重道:“少夫人尽可放心,我绝不会委屈采梅。”

  “怎么个不委屈法?”小圆问。

  赵郎中道:“禀报双亲,使黄背子媒人来,聘为正妻。”

  “那孙氏呢?”小圆紧紧追问。

  赵郎中竟叹了口气:“只能委屈她做个妾室了。”

  采梅躲在外头站了半日,只听得屋内啪的一声响,慌忙跑进来看,原来是小圆将绣绷子摔在了地上,正横眉冷对赵郎中。她不知缘由,却担心情郎,忙推他道:“怎么惹少夫人生气了,赶紧陪个不是。”

  小圆拿不定主意采梅是否知晓孙氏一事,只得挥手叫他们下去,另叫了采莲进来问。

  采莲在门口碰见那二人,进来又见了地上的绣绷子,忙问小圆出了何事。小圆长叹一口气,“赵郎中打的好主意,又想娶采梅,又想纳孙氏,不知采梅知道会作何感想。”采莲捡起绷子拍了拍灰,道:“赵郎中是临安本地人,家中有薄产,在少爷面前又得意,我们不过是丫头,能嫁给他这样的人作正妻,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哪里还顾得了他纳不纳妾。”

  小圆愣道:“你们竟是……竟是这样想的,那采梅也是如此?”

  采莲低头不语,只将绷子上的帕子拧来拧去,小圆望着她,眼里渐渐浮上些哀意来。

  程慕天进来见她这副模样,忙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圆苦笑:“不管是哪个人家,妻和妾一同抬进门,也是桩丢脸的事罢。”程慕天听她讲了原委,头一回没怪她替丫头操心,道:“是赵郎中行事不妥当,这样待采梅,是打了你的脸面,看我明日说他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