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程大姐开窍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219 2009.10.25 12:13

    程慕天累了一天回来,身上还带着酒味,小圆忙命人去做醒酒汤,又亲自端水来替他擦脸。程慕天虽说疲倦,脸上却是带笑的,硬拉着小圆把今日在外的力挽狂澜添油加醋讲了一遍,引得几个丫头都捂嘴偷笑。小圆赶了丫头们下去,自己也撑不住笑了:“都说话是酒赶出来的,一点不假,你清醒时哪会自吹自擂。不过我今日在家也得意,已是从爹手里把帐接过来了呢。”

  程慕天闻言很是欢喜,顾不得头疼爬起来,推小圆去拿账本子来给他瞧。小圆争不过他,只得从床头带锁的箱子里取了账本来,程慕天接过去三两下翻完,道:“帐有问题。”小圆唬了一跳,“丫头们算完我又对了一遍的,并未发现哪里有问题,每笔帐都是清楚的。”程慕天哼了一声:“自然是清楚的,因为直接瞒下了两个庄子五个铺子。”

  小圆见他眉头皱起,便将手抚了上去,笑道:“我的陪嫁庄子还比这多一个呢,你就不许爹偷偷攒点私房?”

  程慕天脸一板:“我不过是怕那些产业姓了丁罢了。”

  小圆把账本子拍了拍:“爹没你想得那样糊涂,这一个多月丁姨娘管家,连账本子都没摸着呢。”

  程慕天这才重新露出笑容,“当真?那我替爹把那几个庄子铺子都管起来,你这些帐也需时常拿去给爹过目才是。”

  说话间醒酒汤端上来,程慕天看着碗中的汤水,突然道:“丁姨娘的饮食你该上心些,莫让人钻了空子反来诬蔑你。”

  小圆奇道:“你怎么同我想到了一处?我已给钱让她单过了,连厨娘都让她自个儿请。”

  程慕天将醒酒汤一口饮下,“我娘就是因为没防着这样的事,被人冤枉了几回,爹才由得妾们欺负她。”

  小圆闻言更觉奇怪:“这些妾使出的招数怎么都是一样的?我爹的一群妾还不是就这样斗来斗去,最后只剩下了周姨娘和我姨娘。”

  程慕天哑然失笑,原来咱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小两口温存了一夜,第二日一同起床去给程老爷请安,刚踏进门槛,小圆就差点被一地的碎瓷渣子扎了脚,亏得程慕天手快,才将她一把拉了出来。他俩站在门口一看,程老爷气呼呼地背着手转来转去,丁姨娘伏在椅背上低声抽泣,屋里服侍的下人却一个未见。小圆心里顿时明了,生怕程慕天不晓得状况被误伤,忙把他拉到一旁,将昨日程大姐到访的情景先给他讲了一遍。

  程慕天听后一点也不吃惊:“大姐就是那样的人,同她生母一个模样,你不参合进去是对的。”

  小圆不甚清楚程大姐在程老爷心里究竟有多重,便问他道:“咱们看戏?”

  程慕天摇头道:“我虽不喜大姐,但她没有害我的心思。”

  小圆明白过来,所谓血浓于水,他自己不待见程大姐,不等于愿意看着外人来作践她,她略一思虑,心中有了计较,推着程慕天几步走到门口,大声惊呼:“屋里怎地都是碎瓷,丁姨娘也不知叫人来扫扫,要是扎着了爹爹可怎么办。”

  程老爷正要开口,程慕天皱着眉也训丁姨娘:“我在外头卖命,不过是想替小兄弟多挣些家业来,你怎地一点都不顾及他,还在这里哭,要是伤着了我小兄弟,我第一个不饶你。”

  程老爷本想护着丁姨娘些,见程慕天把小儿抬了出来,讲的话又无比的中听,就把关爱她的心抛到了脑后,上前也把她说了几句,又叫小丫头来扶她进屋歇息。

  丁姨娘却抓着椅子扶手不肯走,向程慕天哭道:“少爷,我就是为了你小兄弟来的,有人要害他。”

  小圆正看着丁姨娘房里的小丫头扫碎瓷渣子,扭头道:“丁姨娘可是讲的昨日那件事,你不会真信了罢。”

  丁姨娘愣了楞:“少夫人,那话可是从你房里传出来的。”

  小圆不慌不忙地绕过碎瓷片走到程老爷面前,笑道:“我担心丁姨娘怀着身孕口味变了,就想着给她单设个小厨房,结果大姐说我太过小心,开玩笑说:你这样费神替她安排,难不成是怕我要害她?”

  程慕天接口道:“大姐什么性子爹不知道?十句话里头有九句半是不好听的。”程老爷暗想,二郎两口子向来与大姐不和,此番竟为她讲话,莫非大姐真是被冤枉的?

  小圆见程老爷有松动,便不再言语,拉着程慕天行过礼,悄悄退了出去。程慕天还在担心:“这便就好了?”小圆看他一眼:“你以为是好事,爹要巴不得自己最宠的闺女成恶人?”程慕天点头:“说的是,爹不是相信了你的言辞,而是他不愿去相信闺女要害人,正好咱们给了他台阶下。”小圆见四周无人,悄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咱们今日好一个妇唱夫随呢。”

  程慕天正要恼她在外头不守妇道,突然听见一个“妇唱夫随”,气得他也忘了规矩,伸手就去捏小圆的脸,两口儿一路闹回院子,却发现程大姐端坐在他们房内。二人俱是吃了一大惊,程慕天皱着眉问也不问就开口请她回去,小圆委婉些,拉了大姐道:“爹正在气头上,我同二郎替你讲尽了好话方才好些,你切莫别这时候冲上去触霉头。”

  程大姐也不说话,站起来就朝他们福下身子去,慌得小圆忙扯着程慕天躲开,“大姐,长幼有序,我们怎能受你的礼。”程大姐眼圈泛红,道:“我本是要去找爹的,走到窗下就听见你们的话了,我先前那般想让你难堪,你还护着我,姐姐这里给你赔不是。”

  这大姐虽浑些,倒是直爽人,想什么说什么,小圆便也直爽了一回:“大姐,不是我们要赶你走,实是为你着想,爹已是将你疑上了,若你还往我们这里来,他老人家还以为我们同流合污呢。”

  程大姐还在犯着糊涂,犹道:“我就是不想让那女人好过,怎地?”

  小圆又急又气,不知如何开导她好,还是程慕天明白她心意,道:“咱们家只有姊妹三个,你做了这档子事,连个背黑锅的都无,难不成你要害三娘?”

  程大姐这才恍然大悟,一时间又羞又愧,小圆趁机又劝了她几句,使人送她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