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洗儿(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3276 2009.11.01 19:38

    发现每天都有不少亲们给俺投推荐票,虽然俺不知你们名字,但还是非常非常地感谢你们,谢谢!

  ----------------希望亲们继续支持的分界线---------------------------------------

  小圆两口子在山上才逍遥快活了不到一天时间,正在田埂上看着庄户们收庄稼,商量着要蒸个高粱饭来吃,就见有人来报信,说老爷重病在床。程老爷再有甚么不是那也是程幕天的亲爹,两口子一听,连行李都顾不得收拾,套上车飞奔回家。

  到了门口车还未停稳,心急如焚的程幕天就一跃而下直奔程老爷房中,正巧郎中在替昏睡着的程老爷把脉,他忙敛声静气立在一旁,等郎中诊完,才将他请出去问道:“我爹病情如何,为何脖子上有伤?”

  郎中心想这是程家丑事,还是留着他们自己人来说的好,就走到书桌前提笔写方子,左顾而言它:“程老爷是失血过多才导致的昏迷,所幸医治还算及时,因此并无大碍;但我在诊脉时却发现他还患有消渴症,得了这种病的人,伤口一般都愈合得慢,因此他须得在床上多躺一段时日。治伤的方子和治消渴症的方子,我一并开下,两病同治罢。”他说完又叹气:“程少爷你是药铺东家,我也不瞒你,恐怕程老爷这伤倒是小事,消渴症更折磨人。”

  程幕天缓缓点头道:“岐黄之术我虽不懂,但开了这么些年的药铺,也略晓得些皮毛,患此病者多饮多食消瘦无力,偏偏多吃饭更会加重病情。”

  消渴症不就是糖尿病么,虽难治愈,但也不是甚么大病,平日里控制饮食多保养更胜过吃药,小圆跟在程幕天后头进来,站在门边听了半日,开口道:“这病还是少吃多餐罢,饮食清淡,多吃菜,少进些主食,带糖的东西也得少吃。”她本想说糖尿病人还是吃粗粮的好,但却未讲出口,免得别人以为她趁着公爹病重虐待于他。

  郎中听了她的话,点头称是:“少夫人颇懂养生之道,就算没病的人,这样调养身子也会更康健。”

  程幕天忙命人去厨房传话,调整程老爷的一日三餐,减掉每日的点心,又带了小圆进屋去探望程老爷。郭管事见他们进来,记起程府要变的风向,忙垂首侍立在床前回道:“少爷,少夫人,老爷本已醒来,因为疼痛,郎中给开了安神定气的药,所以服完药后睡着了。少爷少夫人一路也辛苦了,不如先回房歇息,这里有老奴呢,等老爷醒来我再去唤你们。”

  小圆和程幕天都暗自惊讶,这郭管事平日里仗着自己是程老爷身边的老人儿,在小辈主子面前向来只应个景儿,今日怎地如此恭敬起来?小圆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必是程老爷见幺儿无望,以后只能靠大儿,因此变了态度,主子变了方向,下人自然也就跟着变了。往后程老爷该疼惜些大儿了,小圆暗暗替程幕天高兴,却不敢表露出来,只低头跟在程幕天身后往床边走。

  程幕天走到床边,只见程老爷面无半点血色,缠着脖子的布上还有斑斑血迹,父子连心,任程老爷如何薄待过他,他的心还是猛地揪紧,回过头咬牙切齿地问郭管事:“谁人所为?”

  想起丁姨娘咬住程老爷脖子的那一幕,郭管事的额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回道:“少爷,是丁姨娘疯了,一口将老爷咬……”他话还没讲完,程幕天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手上青筋暴起:“丁姨娘人呢?”

  “在柴,柴房。”郭管事哆嗦道。

  程幕天拔腿就朝外跑,小圆忙提裙跟了过去,他俩还未进柴房,就听见里头传来凄厉的惨叫:“四娘,四娘!”二人对望一眼,心中俱是一惊:难道四娘子已遭不测?爹还真下得去手,那可是亲闺女。

  看门的小厮正是被丁姨娘咬断了手指的那个,见少爷少夫人并肩过来,忙上前拦住他们,把断指朝上一举:“少爷,少夫人,快些莫要进去,那疯女人很是能咬,瞧我这手。”小圆却问:“四娘子呢?”断指小厮回道:“不知被谁抱走了,老爷发话,谁抱走谁养。”

  程老爷比起姜夫人来,真是不逞多让,小圆碍着程幕天在侧,只抿了抿嘴,默默走到柴房门口,冷冷吩咐:“开门。”

  这屋子名为柴房,其实并无一根柴火,里头只有一张条凳,一块板子,条凳是打人时用来趴着的,板子是用来往屁股上敲的,此刻丁姨娘就被人紧摁在条凳上挨着板子,她本就才生完孩子,身子还未干净,又被板子一敲,身下的血水混着恶露流成了河。

  小圆站在门口扫了一眼便不忍再看,回身将还在高声喊打的程幕天重重一推:“你们程家人也太狠心了些,若她该死,尽管端杯毒酒去,折磨一个才生了孩子的女人算甚么本事。”说完不待程幕天开口,高声唤来采莲,把柴房一指:“前院的人本不该我管,但我实在容不下这样‘懂事’的下人,你且叫人牙子来领了去,若老爷问起就说是我的主意。”采莲应了一声:“我马上去跟前院管事交待。”

  “交待甚么?”小圆毫不掩饰言语中的怒气,“前院管事不开口,这帮小厮敢动手?你甚么也不用交待,直接将他也交到人牙子手里去。还有,老爷一直昏睡着,是谁命人打她的?给我找出来,命他来见我。”

  采莲从未见过小圆这般严厉的模样,愣了愣神才出声应下,转身去前头查问。

  程幕天也憋了一肚子的火,但还晓得在人前给当家的小圆留面子,等采莲走后才责问:“丁姨娘将爹咬成那样,不该打?你别心软反被蛇咬。”

  自成亲以来,程幕天何时对小圆讲过这样重的话,她闻言气上又添委屈,死命忍着泪道:“你要打她,等她坐完月子尽管打,何苦为难一个身下都还未干净的女人。话说回来,若是我的亲闺女被她老子洗儿,我也一样咬。”她生怕眼里的泪不争气流下来,说完话捂着脸就往房里跑,趴在床上狠哭了一场。

  采莲办完事来寻小圆回话,见她在房中痛哭,慌忙进来劝道:“少夫人,刚才的事我都听他们说了,少爷也不过是心疼亲爹,此乃人之常情;再说,少爷说的也有理,丁姨娘当初还想陷害少夫人呢,也是该让她吃些苦头。”

  小圆本不想讲话,听她的语气却是和程幕天无二,就坐起来正色道:“我今日救下丁姨娘,你当我是怜惜她?错了,我不过是怜惜‘女人’罢了。采莲,你是我跟前最得意的一个丫头,莫要跟他们男人学,有什么错都推到女人头上,丁姨娘不是甚么好人不假,但此回她哪里有错?她才生了孩子便被赶回去也就罢了,舍了半条命生下的闺女还要被亲爹溺死,这样还不许人家咬一口?要说当挨板子的人,该是……”

  她话未讲完,就发现程幕天站在门口,面色复杂地望着她。

  小圆此刻见了他就来气,故意重重把最后一句话重复了一遍:“要说当挨板子的人,该是老爷才是。”

  程幕天向来信奉的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闻言大怒,“你就是这样做人儿媳的?竟向着外人也不向着公爹?”

  小圆的泪又流了下来,哽咽道:“我不过是兔死狐悲罢了,看到丁姨娘的下场,就想到他日若是我也生个闺女,爹是不是还要亲手来洗儿?如果真是那样,我该当如何?不如你立时就休了我,免得到时让我也才生了孩子就被打板子。”

  她越想越伤心,又伏到床上哭起来。采莲听了她方才的话,很是受震动,故意不去劝她,站起来走到门外高声叫另外两个陪嫁丫头:“阿云,阿彩,这里不是女人住的地方,要吃人哩,咱们赶紧收拾了衣裳山里去。”

  程幕天这才明白过来小圆真正的伤心所在,想到刚才自己没头没脑对她讲了重话,恨不得将时间倒回去把句子拆了重新说,但他再后悔也学不会甜言蜜语来哄人,只走到小圆跟前轻轻把她拍了拍,笑道:“瞧你调教出来的丫头,伶牙俐齿连我都不怕。”

  他说完见小圆没有反应,又去抓她的手,小圆挣了几下没挣脱,抬头道:“我笨言笨语被人欺负,还不许丫头替我出个头?”

  程幕天笑着把她抱起来,“原来只是出头,我还以为你来真的,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不信你摸。”说着抓起她的手就往自己头上按,小圆挣不过,只好摸了一把,没想到还真摸了一手冷冰冰的汗,她心中的气竟因这一手的汗消了大半,却故意道:“那是因为你替爹担心才流的罢。”

  程幕天见她不信,急着要反驳,但张了张口却不知怎么说——说自己没替亲爹担心?还是说自己担心了但没到流汗的程度?

  小圆见他急得挠腮抓耳,扑哧笑出声来:“又不是属猴子的,抓来抓去捉虱子呢?”

  程幕天听她笑了,紧提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紧紧把她拥进怀里,“吓死我了,还真以为你向我要休书呢,以后可不许这样。”

  小圆挣脱他的怀抱,瞪着眼道:“谁说是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