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程二郎献计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235 2009.10.29 00:08

    打滚求粉红票,最后几天了,亲们帮俺冲一冲吧~

  -----------------------------------------------

  小圆知采莲是要宽慰她,勉强一笑,问采梅是否心疼赵郎中,恼了薛武师。采莲道:“采梅哪有不维护的,但少夫人决计猜不着薛武师是如何作答的。”小圆被勾起了兴趣,忙催她快快讲来。采莲继续道:“薛武师说:‘你嫁过去后最好管着他,若再拉扯大郎的娘,我连你一起打。’少夫人你瞧瞧,这人真直爽得有些鲁莽了,采梅不过是心疼未来夫婿,他竟连她一起骂了。”小圆笑道:“我记得薛武师娘子早逝,自今未续弦,他这种性格,又有武艺在身,帮我姨娘支撑门户倒是一绝,就算他有志气不愿入赘,姨娘嫁给这种人想必也不会受委屈。”

  采莲一想也是,“陈姨娘心思细腻,再加个薛武师仗义又有一身本事,他们凑一家子可无人敢欺负了去。少夫人,薛武师比先前那个沈长春可强多了,何不使个人去问问?”小圆也有此意,但又犹豫:“他别也是中意孙大娘罢,拆人姻缘可不是好事。”采莲点头道:“少夫人说的是,咱们先别声张,暗地里留神便是了。”

  自这回二人商讨,小圆就有意留心薛武师,但她毕竟是女眷,无事不好见他,便逮了个程幕天得闲的时候求他道:“二郎,你也晓得,上回那个沈长春已是不成事,我有心把咱们家的薛武师说给我姨娘,又不知他心中可有了人,不如你去帮我打探打探?”程幕天自陈姨娘替他担风险收着契纸,待她就和以往不同,当即点头道:“使得,正好我今日有空,晚上邀他吃酒,假意要替他说亲,问一问便知。”

  晚上程幕天真个备了一桌酒,邀薛武师来吃,又叫了新做父亲的程福作陪。程福跟随程幕天多年,向来就知道要替主分忧,端了酒头一个敬薛武师:“薛师傅,我们少爷一天下来要念叨你几回,说咱们家无窃贼来扰,全仗薛师傅,只可惜未能替他寻得一房好亲,让他如今还是单身。”

  薛武师谦虚了几句,道:“多谢少爷费心,我还未想过续弦。”程福见程幕天眉头微皱,忙又道:“薛武师,我当初和你一样想法,不愿娶亲,直到新近得了儿子才晓得,当爹的滋味实在是妙不可言。你与我又有不同,乃是自由身,生儿子继承香火乃是头等大事,岂能轻言不娶?”薛武师被他说得心动,吐露了实言:“自我娘子去世,我还未遇到意中人,又不愿草草了事,便拖到了现在。”

  程幕天听得这一句,眉头舒开,等到席散,迫不及待回房向小圆道喜,小圆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们在这里瞎忙活,他两人连面都还未见过。”程幕天笑道:“我的宝贝契纸还在你姨娘那里呢,万一被贼人偷了去怎生是好,薛武师武艺高强,不如就让他去替我守着,至于孙大郎习武,再请个武师便是。”

  小圆大笑他狡猾,出得如此好主意,第二日就叫了薛武师来,把程幕天的这番话转给他听,主人家有使唤,薛武师哪会不从,当天就收拾了衣物行李,搬到了陈宅去。

  陈姨娘冰雪聪明的一个人,府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哪里会相信程幕天的那番胡言乱语,亲自上门来,把装契纸的小匣儿往小圆面前一搁,故意道:“我家里不安全,怕窃贼,这宝贝你们收了去罢。”小圆偷偷抬头看,陈姨娘口中责怪,眼角却并无怒意,就笑嘻嘻挽她坐下,命人倒了蜜糖水来,把薛武师的家庭概况品性武艺一气讲了个通透,却对桌上的那匣子提都不提。

  陈姨娘自己心思缜密,恰是喜爱直爽性子的人,脸上就不知不觉浮上了笑,小圆却话锋一转:“薛武师是自由身,家中高堂俱在,又有些薄产,怕是不肯入赘呢。”陈姨娘正想着武艺人有安全感,随口道:“若真是你讲得那样好,嫁过去也没什么,侍奉公婆又不是甚么难事。”小圆望着她一个劲儿地笑,她猛地醒悟过来,抬手捂住了嘴,天,怎地这样容易就吐露了心思,自家闺女太坏了。

  小圆见陈姨娘要羞了,忙命人摆饭,留她吃了午饭,又讲了好一会子知心话才送她出去。

  晚上程幕天回来,小圆凑过去闻了闻:“喝酒了,又去应酬了?”程幕天摇头道:“我对不起程福,说好要给他儿子良人身份,却食了言,昨日咱们吃酒时他言语里对薛武师很是羡慕,肯定还是盼着让儿子归宗的。”小圆亲自端了水来替他擦手脚,劝他道:“你莫太心急,好歹也要等丁姨娘生了再作打算。你若为着程福喝坏了我官人的身子,可别怪我捻酸呷醋。”程幕天被她逗得笑起来:“你官人可没有养男宠的爱好。”

  两口子笑了一阵,小圆突然道:“如今我最羡慕的就是我姨娘,可以同自己中意的人先处一处,不好咱再换。”

  程幕天瞪大了眼望她:“当年我瘸着一条腿爬你家院墙的时候,你不会也是打着‘不好咱再换’的主意罢。”小圆笑趴到床上:“其实我嫡母极喜爱你的,是你怕羞不肯走大门,偏要翻墙来看我。”程幕天听她说这个,悔道:“我要是早知道姜夫人不嫌我,就早早去你家把亲事定下来的,累你吃了那么些苦,还差点被卖掉。”

  小圆钻进他怀里,笑道:“若不经那些个历练,我又怎能在你家游刃有余?”那些苦,她说是历练,丁姨娘三番五次叫她生气,她还说是游刃有余,程幕天的眼眶不由得又红了起来,忙把脸埋进她的脖子里。

  两口儿第二日起来,采莲来报,说赵郎中过几日就要担聘礼来,想下个月初就成亲,程幕天听得赵郎中三个字,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小圆如今也不甚理采梅的亲事,但还是觉得这样安排太急了些,便问是甚么缘故。采莲摇头说不知,阿云嘴快就要开口,被她一个眼神止住,偏小圆一个转头正好瞧见,问:“是不是赵郎中又没安好心,我本来就没觉得他有多好,你们只管说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