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阿绣的亲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363 2009.10.18 11:27

    程慕天听说小圆的蛋糕铺子开张,料想这样稀奇的东西必是卖给大户人家,忙遣程福拉了一车盛蛋糕的象牙盒子去送贺仪。程福来到铺子门口,一眼看见那两个蛋糕西施,吓得他直抹头上的冷汗,“亏得那香囊少爷看也没看就丢了,不然站在这门口的就是我们少爷了。”阿绣见他把自家四娘讲得如此凶神恶煞,自然不依,与他理论了半日却不是程福的敌手,便一状告到小圆面前。

  小圆听阿绣诉完苦,把头埋在胳膊里笑了个够,才装出副气愤莫名的样来:“这个程福,胆子也忒大了些,居然敢欺负我的丫头,我定要写信去同他家主子理论理论。”

  阿绣见小圆动了真格,又踌躇起来:“四娘,我也不过是抱怨抱怨,若是程少爷得知此事,定要罚他了。”

  小圆忍住笑,板着脸训她道:“你平时顶爽利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儿啰嗦起来?”说完她推开阿绣取了信纸,提笔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又亲手用蜡油封了口,让采莲交给外头听差的小厮给程家送了去。

  程慕天看完小圆送来的信,又是笑又是皱眉:“要许配丫头,把人送了来便是,偏她花样多。”

  正巧程福送了新买的笔墨进来,程慕天就叫住他问:“程福,你打小跟我,如今也该替你寻房媳妇了,我看三娘房里的翠竹就不错,不如……”

  程福一听慌了神,又不敢打断程慕天的话,只得趴到地上嘣嘣嘣磕起头来。

  程慕天反被他吓了一跳,道:“你竟这样中意何四娘的那个丫头?”

  程福急道:“少爷你知道?那还来逗我!你定是与那何四娘学的!”

  “大胆!何四娘也是你能说得的?”程慕天瞪眼喝道,脸却不知不觉红了起来。

  程福见程慕天并没有反对他与阿绣的意思,便笑嘻嘻地又磕了个头,央他替自己去提亲。

  程慕天自小性子内向,也就同程福能讲上两句话,所以玩笑归玩笑,第二天就让人备了一份很是过得去的聘礼,雇了个媒婆去提亲。

  丫头配小子,向来就没有那么多规矩,像这样郑重其事使了穿黄背子的媒婆挑了聘礼来的,算是头一份。陈家的大小丫头婆子们都围了来看热闹,把阿绣的屋子堵得水泄不通。

  阿绣本人此刻却在陈姨娘房里,站在下首听叮嘱。

  陈姨娘叫人拿了盘首饰交给阿绣,道:“你可要知道,四娘这般与你做脸,是为了让你到程家不受欺负,你到了程家,不仅要与众人和睦相处,更要替四娘多留一份心,让她以后嫁过去少受些委屈……”

  陈姨娘足足唠叨了半个时辰,这才放她到小圆房里去。

  小圆取了她的卖身契交给她,道:“从今往后你就是自由身了,但程家是断不会放程福的,因此你最好不要声张,对外就称还是我的丫头,等你们日后有了孩子,我定会想法与他们一个良人身份。”说完又许了她几天假,回家看爹娘。

  待程福定了迎娶的日子,小圆替阿绣置办了被褥箱笼,又请裁缝来做四季新衣,引得一院子未嫁的丫头艳羡不已;到了成亲那日,又接了阿绣的两个妹妹来陪她,请了一队吹鼓手,热热闹闹把她送上了花轿。

  程家都当阿绣的卖身契还在小圆手中,无人知晓她已是自由身,管家娘子孟嫂就照着惯例,任她作了个管事,专管程慕天院里的丫头们。

  程慕天有两个姊妹,姐姐已出阁,妹妹年方十一,家中长久没有女主人,满院子的丫头一向无法无天,加之阿绣又是个直性子,一来二往很是吃了些暗亏。

  陈姨娘得知阿绣在程家的处境,着实为她急了一番,特意使人将她叫回来,关上门把昔日在府里时的绝学传授给她。

  阿绣得了陈姨娘的真传,再回程府时就顺手得多,明里上上下下送上一份小礼,哄得她们开开心心;暗地里却仗着程福的红人身份,先后挤走好几个相貌胜过小圆的大丫头。

  她花了些功夫整顿好丫头们,又想起陈姨娘的教诲,便到蛋糕铺子取了最新式的糕点,拿程家先前送的象牙盒子盛了,亲自送到程三娘房里。

  程三娘平日最喜甜食,见了蛋糕十分欢喜,笑嘻嘻地留阿绣用过了茶点才放她回去。阿绣见三娘和气,心中松了口气,不料程家大姐回娘家见了那几盒糕点,嗤笑道:“这是哪门子的做派,拿我们自己的盒子装了不值钱的点心又送回来,真不知二郎是如何想的,竟不要如贞反去娶她!”

  她当晚回去越想越替夫家的表妹抱不平,第二天一早就使人给程慕天送了个水灵灵的丫头来。

  阿绣见了那丫头顿时傻了眼,这可是姑奶奶送来的人,轻易排挤不得;但这丫头长得跟棵水葱似的,放在程少爷院里岂不是给四娘日后添祸害?

  她又想去寻陈姨娘讨主意,可自从程慕天院里少了几个丫头,孟嫂就警惕起来,轻易不再让阿绣出门。她左想右想不得法,只得回住处找程福。

  程福正在换衣裳准备跟程慕天出门,听了阿绣的话,笑道:“多大点子事,且放一万个心,任二郎纳谁做妾做通房,也不会要她。”

  阿绣追问是何缘故,程福却不肯再说。

  她在房内坐不踏实,只得匆匆写了封信,追出去交给程福,让他捎给小圆。

  小圆收到信,叹道:“再急又能如何,难道要我现在就去赶了那个丫头出程府不成?”

  陈姨娘听了这话,笑道:“那倒用不着,程二郎的一姊一妹都是他父亲的姨娘所生,那两位主儿后来都被程老爷给卖掉了,你可知为什么?”

  小圆与程慕天相识已久,此事也有耳闻,因此也不怎么惊讶,答道:“有了孩子还被卖掉,虽然少见,却也不是没有。”

  陈姨娘压低了声音,道:“这其中有隐情你并不知道,我听夫人无意中提过,都说程二郎的母亲——程老爷的正房夫人,是被房中的的几个妾室害死的呢。程夫人死后,程老爷心里明白是几个妾室作的怪,但却不知具体是哪几个,于是索性把所有的姨娘通房都卖给了人牙子。”

  小圆暗自心惊,“难怪程老爷如今只剩得一个租来的妾。”她想起内向寡言的程慕天,叹道:“程二郎也着实可怜,日日面对仇人的两个女儿,虽是亲姊妹,又哪里能有话讲?”

  陈姨娘拍了拍她的手,道:“程二郎与她们不同心,必不会看上她们送来的丫头,你且放宽心。他家那位三娘子年纪还小,也不足为虑,你以后嫁过去,只需防着已出阁的大姐便是。”

  小圆轻轻点头,用心记下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