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丁姨娘的算盘(上)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80 2009.10.27 11:26

    自管园子的人得了出产的两成股份,个个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就是吃个饭也要轮班,生怕有人偷摘了果子去。这日她们竟在大池塘里捞起了几十斤螃蟹,不敢就卖,特特送到小圆跟前来,秋天正是吃螃蟹赏***的时候,小圆见那螃蟹个子大圆脐的又多,很是欢喜,忙命人拿到厨房里去收拾,准备晚上一家人来赏个月亮。

  她正准备打发人去问吃螃蟹的十八件是否齐全,就见采莲脚步匆匆地进来:“少夫人,老爷请你过去。”说完凑到她耳边:“听说老爷大发脾气,又是摔了一屋的瓷器。”

  小圆见采莲一脸的担忧,笑道:“若我没猜错,老爷是要把我叫过去骂给别人听,你急什么,赶紧叫管器皿的把新瓷器准备好。”

  果然她才迈过程老爷堂上的门槛,就被他一顿好骂:“你这当家主母是如何当的,那些个下人都在议论,说我已将三娘许到了泉州,这件事根本就还没定,怎么就有人乱嚼起舌根来。”

  小圆敛声静气,垂首站在下边,等程老爷骂完了,才亲手从小丫头手中接过茶来端去,细声细语道:“是媳妇治家不严,回去定要细细查问。”

  程老爷早知道那些话就是从程三娘房里传出来的,怎能由得小圆去查,忙咳了几声,道:“那些话在后院都传遍了,查出来又能怎样,不如就将此事议定,坐定了事实也就无碍三娘名声了,你认为此举如何?”

  小圆更显惶恐:“爹还在堂上,哪里有媳妇讲话的份。”

  程老爷很是满意小圆低头伏小,不但不再追究她“治家不严”之过,反而夸了她几句。正当小圆要退下,丁姨娘冲杀了进来,挺着肚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唬得她连退了好几步才想起叫人去扶。程老爷担心她肚子里的儿,心疼道:“你大着肚子要当心,有什么话叫小丫头来说一声就成,何必亲自跑来。”

  小圆见程老爷话里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这才知道自己是受得起丁姨娘一跪的,但在程老爷跟前面子还是要给足,当即朝丁姨娘福身道:“我是小辈,哪里受得起姨娘一拜,真是折杀我了。”

  程老爷又咳起来:“你是当家主母,有什么跪不得,你这礼以后也莫要行了,她受不起。”

  丁姨娘跪小圆就是想让程老爷先恼她,没想到几个来回反是小圆占了上乘,她很是不甘,双膝一曲又跪下了,这回跪的却是程老爷:“老爷,少少夫人待我是极好的,只是那园子里的管事娘子欺人太甚,连个果子也不许我吃,我晓得我一个租来的妾,没得在主人家园子里摘果子的道理,可我肚子里这块肉馋起来,我也无法呀。”

  管事娘子是小圆挑的,她欺负丁姨娘不就等于小圆欺负丁姨娘?但丁姨娘的如意算盘又落了空——程老爷方才才夸了小圆,这时再骂她岂不是自扇耳光,因此只能轻描淡写地开口:“不过一个下人,叫人牙子来卖了就是。”小圆半个不字也无,欠身道:“是我管教不严,害姨娘受委屈,先叫她来给姨娘陪个不是,再拖出去卖了。”

  丁姨娘不过一个租来的妾,就算小圆要欺负又如何,难得她如此恭顺给公爹面子,程老爷反倒有些过意不去,就指了个座儿叫她坐下。

  丁姨娘见小圆坐了,她还是站着的,心里是真委屈起来,哭得愈发伤心,小圆有心要把好人做到底,对程老爷提议道:“虽说这里没有姨娘坐的理,但她怀着的是程家的后,不如就叫人搬个凳儿来罢。”

  这里还空着好几张太师椅,为何只给我坐凳子?丁姨娘不晓得规矩,有些目瞪口呆,但程老爷却是又夸了小圆几句,欢欢喜喜叫人去取凳子,她就只得挤了副笑脸出来,谢过程老爷还要谢小圆。

  不多时管园子的管家娘子就被带了来,小圆把程老爷的意思讲给她听,道:“还不赶紧去给丁姨娘陪个不是,她是个心善的,你好生求一求,说不准就饶了你这回了。”

  管事娘子跪下却只给程老爷磕头:“老爷,不是我要刁难丁姨娘,我实是因为对老爷一片忠心才冒死得罪了主子。”

  丁姨娘尖声叫起来:“好个伶牙俐齿的奴婢,明明是故意欺负人,偏还要将老爷抬出来。”

  小圆状似不经意地瞟了程老爷一眼,程老爷就有些坐不住:“她也跟你一样是个奴婢,哪里是什么主子,莫要浑叫。”

  管事娘子道:“丁姨娘是奴婢是主子我不知道,但她肚子里怀的可是我的主子,我怎能由得她去残害?”

  丁姨娘若不是肚子里有块肉,程老爷哪里将她放在眼里,所以她闻言就慌了,“胡说,这是我亲生的孩儿,我会去害他?”

  管事娘子死死盯着她,赌气道:“是个人都晓得螃蟹吃了要小产,姨娘会不晓得?我好心维护小主子,不叫人给你,你反倒诬陷我欺负人,既然老爷要卖我,那我这就让人给姨娘抬几筐子去。”

  程老爷瞪着丁姨娘道:“不是说摘果子吗,怎地变成了螃蟹,那也是你吃得的?”

  丁姨娘犹自嘴硬:“就是果子。”

  管事娘子生怕程老爷信了她,忙道:“姨娘,你要吃果子,自拿钱买去,园子里的果子早就收完卖掉了,哪里还有得摘?老爷若不信,使人去园子走一走便知。”

  小圆坐在一旁吃了半盏子茶,总算将事情理了个大概,丁姨娘还知道用摘果子打掩护,看来竟是故意去讨螃蟹吃的,若只是为了参管事娘子一笔,未免也太兴师动众了,此等小事她在枕边悄悄和程老爷一说,程老爷难道会为个下人不依她?

  如此看来她真正想对付的人是我了,小圆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有些想不通丁姨娘针对自己作甚么,难道扳倒了当家主母她就能上位,这未免也太可笑了;还有那管事娘子也真是个人精,若真大意将螃蟹给了她,她稍稍装一装小产的样子,再对程老爷讲一句“我明明是去摘果子,少夫人却给了我螃蟹”,那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