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人事改革(上)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3060 2009.10.18 11:47

    自程慕天给姐夫送过乐女,程大姐闭口再不提送丫头的事;程二婶失了大脸面,本还想上门弥补一二,不料程老爷在他兄弟处抱怨了两句他家调教的丫头心太毒,她就再也不敢登门。

  虽暂无外患,却有内忧,程老爷常年在外,程慕天只忙着生意,家中下人竟没几个贴心的,程慕天心疼小圆,叫她把家中奴仆尽数散去,重新再买人进来,但小圆想了想上头还有程老爷,做人媳妇的到底不比做儿子的有底气,只得折中一二,趁早上请安时略提了提:“爹,虽然大家都是雇人使唤,但管事们掌着家中大权,还是签个死契罢,不然卷起铺盖跑了,我们上哪里寻去?”

  程老爷本以为小圆和程慕天一般,想驳程大姐的面子遣走管家,不曾想她要尽数留下,脸上就露了笑:“使得,这起下人也是放任惯了,还需得你去管一管。”

  程老爷亲口说要小圆管,就算是根鸡毛也要当做令箭使唤,小圆回房就搬来花名册,足足看了半日,发现上头竟有好些登了记的下人却从来未露过面;每处的管事娘子多达三人不说,连粗使的婆子都有几十人。她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定是有人虚报了名头吃空饷;孟嫂也必是收了贿赂,才设了那么些管事娘子,这一层层贿赂下去,所以连粗使婆子都多出来许多。

  她重重合上册子,叫来管事娘子们,把签死契的意思讲了一遍,签死契可不比寻常,这些管事娘子们早就趁家中无主母搂了大把银子,怎会将身家卖掉,于是一番争论下来,竟是大半都自行求去。

  孟嫂站在门口侯了半日也不见小圆叫她,等到管事娘子们都去账房结工钱,她就有些沉不住气,拉了出来换茶的小丫头问:“少夫人可曾提起我的去处?”这丫头记着小圆的教导,看她一眼道:“你是管家娘子,家里离了你不能成事,自然是要留下签死契的。”

  孟嫂听了这话急得直冒汗,她之所以听命于程大姐,皆是因为大姐许了给她家儿子谋个好前程,这若是签了死契入了奴籍,只要少夫人不放手,大姐有再多的许诺也是枉然。

  她想起家中的独儿子,心一横,不等叫她就自掀了帘子进去,求小圆放她家一条生路。小圆叹了一声:“若你不弄出那么些管事娘子来,我倒还真想过成全了你,只是搜罗了旁人来败掉主人家财产的,放到哪里都算个恶奴。”

  说完低头继续看册子,不再理她,孟嫂还要再求,采莲笑道:“孟嫂,看你急的,少夫人又没说要赶你,不过签张契纸而已。”

  阿云口快,接道:“你又想留下,又不愿签卖身契,哪里有那样好的事,就算到老爷跟前你也没那么大面子,何况这事还是老爷先前就准了的。”

  孟嫂答不上话来,灰溜溜告退出去,她想叫程大姐来作主,偏生程大姐忙着管教家中那几个乐女,无暇来关照她。

  她左思右想,要想程大姐兑现许诺,还是得继续留在程府,她为了儿子又把心一横,一状告到程老爷跟前,没想到却被小圆抢了先,她到程老爷那里时,程老爷早已看过了那虚撰的花名册子,正在拍桌子发脾气:“大姐真是不像话,怎地送这样一个刁奴来。”

  小圆怎会傻到顺着公爹的话讲大姑子的不是,故意驳程老爷的话道:“爹这话可有些偏颇,大姐上回来还叮嘱孟嫂要尽心尽力呢,必是她自作的主张。”

  程老爷一口气顺了过来,对这儿媳又满意了几分,点头道:“这样的下人,又不听原主人的教导,又要为害现主人,怎能再留,你赶紧遣出去再挑好的来。”

  小圆应下他的话回转时,见孟嫂还在门边站着,也不理会她,自回房料理剩下的家务。偏阿彩是个好探听的,不一会儿就回来讲笑话:“老爷正恨孟嫂子丢了大姐的脸呢,她还上去求,被老爷一顿好骂,将她一家都直接赶出去了。”

  阿云一听,推采梅道:“老爷赶得好,既省了给他们结工钱,又免了我们少夫人做恶人,姐姐赶紧去做些吃食来庆贺庆贺。”

  采梅连声称是,真个儿转身就去了厨房,惹得满屋子的人都笑起来。

  程慕天进门就听见一屋子的欢声笑语,他过惯了一个人的冷清日子,恍惚间竟似到了梦中,站在门口望着小圆的笑脸挪不开步子。

  丫头们俱捂嘴偷笑,小圆忙赶了她们出去,亲自上前替程慕天换过家常衣裳,又端上一杯加了冰的西瓜汁。没了外人在场,程慕天胆子大些,借着接杯子就势抓了小圆的手道:“咱们家那么些管事娘子你不会使唤么,非要事事亲为。”

  明明就是叫我多歇歇别累坏了身子的意思,好好一句窝心的话偏要变作责备的语气讲,小圆暗骂了一声“木头”,在他掌心狠狠掐上一把,指着桌上堆得高高的册子道:“咱们册子上登记的下人比实际的足足多一倍,这样的管事娘子们我哪里敢使唤,已是照了你的吩咐赶出去了。”

  程慕天念她打点这一团糟的家务实在辛苦,有心要谢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半日讲出一句:“你想吃些什么,我叫程福买去。”

  小圆忍着笑答道:“家里什么没有,你若真心要谢我,就让我忙完这阵子去瞧瞧我姨娘。”

  程慕天奇道:“除了娘家常回要遭人诟病,你去探探亲戚我还能不许?”

  亲亲的生母却成了亲戚,这话虽不中听,但能常去探望陈姨娘却正中小圆下怀,她便没计较程慕天那欠揍的态度,只在心里骂了句“老顽固”就出去唤人来摆饭。

  临安的人牙子消息何等灵通,头天听说做海上生意的程家遣散了几房管事,第二天就上门自荐来了。

  小圆见人牙子独身前来,打趣道:“上回我姨娘家要挑丫头,你带了一屋子的人来;这回我家要选管事,你却独自来了,难不成是想自己上?”

  人牙子和着她笑了两声,自袖子里掏出张单子来,“少夫人,这回给你带了好东西来。”说完就把单子递给旁边的小丫头。

  小圆自丫头手中接过单子一看,原来是一整套四司六局的人马班子,也不知是那家富户遣出来的,她折了单子道:“好倒是好,但我家人口少,亲戚们也都不在临安,哪里需要专门掌筵席排设的人;再说这些人既被原主人遣出来,定是有不妥,这样的人我家可不收的。”

  人牙子指了指单子,笑道:“城中王官人归乡,家中人多实在带不走,这才遣了一部分出来,少夫人细瞧瞧,这虽说是四司六局,但每司每局的人数却并不多。”

  小圆展开单子又看了一回果然如此,她略一思虑,心中有了计较,便照老规矩付了定金,将单子上的二三十人尽数留下。

  人牙子一走,小圆就遣人去打探,得知这群人确是可靠人家出来的家人,这才将他们分作了男女两班,分别跟着程福和采莲先熟悉程家的规矩。

  采梅几个都未听说过四司六局,围着小圆问个不停,小圆被她们缠得无法,只得解释了一番:“四司六局是宴请宾客时操办酒席的,四司分帐设司﹑厨司﹑茶酒司﹑台盘司,六局乃是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烛局﹑香药局和排办局。每个司局都各司其职,来了客人只管他该管的那几样。”

  几个丫头听了还是不懂,采梅道:“少夫人给我们细说说,不然以后分派事务下去,都不晓得去找哪个局,哪个司。”

  小圆见她细问,可见是有长进,夸了她几句,笑道:“帐设司专责摆设的屏风、隔帘、围幕;红白筵席上迎送客、点斟茶、烫酒、请坐、揭席都是茶酒司的事;台盘司则专管托盘、接盏、劝酒、奉食;厨司不必我说你们也知道,做的是厨下做菜烧饭的活儿。”

  采梅奉上一盏茶,接道:“照这样说来,果子局就是摆果子的;蜜饯局是装蜜饯的;菜蔬局是洗菜的;油烛局是管灯火的;香药局是管熏香的?那排办局又是做什么的?”

  小圆点头笑道:“你说的很是,至于排办局,是专掌扫洒、挂画儿、插花的。这四司六局听起来唬人,其实也没有三头六臂,况且我们也无甚酒席要办,我只不过看他们是专门训练过的,买来方便平日里使唤。”

  丫头们听完直咂舌,咱们少夫人真真大手笔,这样大排场的四司六局竟被她拿来作平常下人使唤。

  她们那里晓得小圆的打算,未过几日小圆就将这四司六局全部改头换面作了平日里的实用派场,引得临安城里的娘子们纷纷效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