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采梅出嫁(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093 2009.10.29 21:24

    采梅挨了打,正独坐在房里垂泪,梅行首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惊呼:“姐姐做错甚么了,竟被打成这样。正好我来要钱去买药,就替姐姐带些棒疮药回来罢。”梅行首进门没几天,却隔一日就要来讨一回药钱,采梅抬头问道:“前儿不是才给了你钱,怎地又没了?”梅行首帕子一甩,差点扫到采梅脸上,“哎哟,我的姐姐,如今药贵着呢,官人药铺里不许他赊药,我说叫他偷偷拿些回来,他又怕你的旧主子责罚,我这还不是没法子才来求你。”

  就算丁姨娘那般能闹,在小圆面前的礼数一样都不敢少,自家的这个妾怎就这样不懂规矩,采梅心里有了气,把正房那边一指:“咱们家是娘当家呢,你自找她要去。”梅行首又哎哟了一声:“姐姐,我不过一个妾,哪里有资格在老夫人面前说话,你是正房夫人,自然找你要。”采梅被她这一句正房夫人叫得又欢喜起来,就打开陪嫁过来的小箱子,取了百来文给她,梅行首在勾栏院找主顾要钱要惯了的,一眼瞧见箱子里还有一吊钱,飞快伸手捞了出来,笑嘻嘻朝采梅一福身:“多谢姐姐赏钱。”

  采梅无可奈何地看着她举着那吊钱,快活地像小狗儿一般穿过天井回房去了,她还未将目光收回,就听见赵婆子在唤她,忙将脸上的伤痕用粉遮了遮,一路小跑赶到上房。赵婆子是瞧见梅行首从窗子前过去才叫采梅来的,一见她就责问:“一个伎人出身的妾,你给她这么多钱作甚么,有陪嫁钱不说拿出来贴补家用,好歹也要花在自家官人身上罢?你倒好,家中柴米油盐统不关心,倒去帮衬一个伎人。”采梅委屈道:“不给官人要责问。”赵老爹跺了跺脚,“男人都是偏宠小的,你在一旁就要劝,还有,大郎的前程你可有帮他谋划,我说你怎么不去替他通路子,原来钱都拿出来给了行首。”

  采梅站在下首,想哭又不敢,死命咬着下唇,还是赵婆子为赵老爹那一句“男人都是偏宠小的”闹起来,她才得以脱身,回房狠狠哭了一场,把枕头浸湿了半面。

  赵郎中回来见她还在哭,奇道:“不就是打了你几下么,哭到现在?”采梅满脸是泪地摇头,将梅行首要钱,公婆责骂的事讲给他听,赵郎中同赵老爹一般跺脚道:“蠢人,你给钱不能悄悄儿地给?偏要让爹娘瞧见,活该被骂。”他骂完采梅又念叨:“小梅儿身子又不爽利?我得瞧瞧去。”

  采梅眼睁睁看着他取了几件衣裳往梅行首房里去了,想再哭却连泪都干了,她寻思,全家人话里话外都怪她没替官人谋前程,若自己真在这上头出把力,不就能在家立足了?

  第二日一早,她下厨细细做了几道糕点,动身去看小圆,又怕被程幕天瞧见,躲在门口亲眼看到他出了门,这才朝里头去。小圆见她来探望自己,以为她在家立稳了脚跟,倒也有几分欢喜,谁料采梅进房掀起肩上的衣裳,叫一屋子丫头媳妇子都看傻了眼,那肩头青一块紫一块,有一处显然是开了口子还未结疤,红森森看得见肉。

  采莲倒吸一口气,“你们成亲才几天,他就这样下死手打你,我先去翻些棒疮药来。”

  孙氏上前轻轻替她掩上衣裳,“正妻比不妾,成亲再久也不能随便打呀。”

  采梅见大家言语中还是维护她的,就跪下朝小圆哭道:“少夫人,念在主仆一场的份上,救我一救罢。”

  小圆看她的眼神亦是怜惜,却又有些无奈:“他为着甚么打你?”

  采梅吞吞吐吐把拜门时程幕天不许他们进门的话讲了一遍,这回连阿云阿彩都道:“奴婢能得个自由身,别人想都不敢想,你既得了,还巴巴地要回这里来拜门,真不知你们怎样想的,少爷赶你,那是为你好。”

  采梅见这番话连小丫头都哄不过去,只好把赵郎中想当药铺管事的念头讲了出来。这话又听得众人俱皱眉,采莲道:“咱们跟着少夫人一起进的程家门,你何时见她议论过夫家的生意?你怕被官人打,就不怕少夫人被老爷少爷责骂?”

  采梅听了此话心中有些愧疚,哭着不敢再提,小圆虽认为她如今下场是自讨的,但却是真怜她被人打——想她做丫头时自己都舍不得弹一指甲,便开口道:“你要我救你,我还真有办法,但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采梅一听小圆愿帮她,喜出望外,连话都没听明白就连连点头。

  小圆继续道:“你若想和离,我倒可以助你脱苦海,但你想谋私,恕我帮不了你,你且回罢。”

  采梅甚是稀罕正房夫人的名号,一听说和离,头摇得好似拨浪鼓。小圆见她这副没骨头的模样,再也无话可说,走到里屋唉声叹气起来,采莲跟进来见她这样子,忙问是不是赵郎中把她给气着了。小圆狠狠捶了下桌子,“我气他作甚么,蠢人一个而已,若不是看在采梅的面上,早让二郎赶出铺子了。我是气我自己,怎么养出这样一个笨丫头来,如果今后你们都跟她学,可千万要嫁得远远儿的,别让我见了闹心。”

  晚上小圆向程幕天说起这事,程幕天道:“他一个郎中,不想着如何去治病救人,反倒伤起人来,伤人的缘由还是因为惦记着咱们家药铺的管事位子,此人品行不端,不能再留。”小圆也觉得赵郎中贪念太盛,手段又狠毒,的确不能再留,却又心疼采梅:“赵郎中现在好歹还有些顾忌,若以后不在咱们手下讨饭吃,恐怕采梅还要吃苦。”程幕天道:“你劝也劝过,骂也骂过,还能如何,再说男人打媳妇,官老爷都管不了,咱们外人怎么好说?从今往后,你就当没买过这个丫头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