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又见程大姐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69 2009.10.24 21:39

    过了几日,程老爷的亲笔信至,小两口欢欢喜喜把家还,他们到家时天色已晚,拜见了程老爷及大房的几位亲戚后便回房歇息。第二日一大早,程慕天就被人请去了码头,小圆独自去给程老爷请安,只字不提重新管家的话,程老爷自己撑不过去,道:“丁姨娘到底是个妾,管家不像样子,还是你接过去罢。”小圆欠身应下,恭恭敬敬回道:“媳妇才回来,万事不晓得,就先把帐理一理罢。”程老爷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就是小圆以前管家,也只是从他手里拿钱,如今他又要添小儿,哪里舍得把帐交出去。

  小圆低眉顺眼站在地下,谨守做儿媳的规矩,公爹不开口她就不吭声。程老爷瞪了她半日,想起码头还需程慕天主持大局,只得重重叹了口气,叫人去取账本同钥匙来。

  小圆让人抱了账本子回房,阿云见了她额上的汗,心疼不已,打抱不平道:“主母管家天经地义,偏我们家要个帐这样的难。”小圆苦涩一笑,叫来采梅阿彩,让她们取了算盘来对账,又叫采莲去把山货清一清,分送到亲戚家去。

  丫头们的账本子才摊开,丁姨娘就拿着几个册子上门来,见到满桌子的账本算盘直发愣:“少夫人好本事,我要是手中有钱,也不至于这几天把家里乱成这样。”小圆见她肚子已显怀,忙请她坐下,又叫人拿软靠垫来,“都怪我偷了懒,才害得丁姨娘怀着身孕还要为家事操心,从今往后我一定尽心尽力,不再让你劳神。”

  丁姨娘又愣住了,这话里话外,是说我今后再也无管家的机会了?她手里抓着的那几个册子就有些不想递出去,陪着笑道:“少夫人才回来,很多事情都还不清楚,不如我陪你理几日罢。”

  小圆本想寻个理由回绝,但看到她的肚子又变了主意:“我怎么忍心看着丁姨娘怀着孩子还为全家人操心,不如就管你自己的小院子,我按月给你拨钱过去,具体怎样安排全由你自己作主,如何?”她见丁姨娘有些犹豫,又道:“这钱不从你的租金里扣,而且我还替你砌个小厨房,至于厨娘,我出钱,你自己雇个称心的。”丁姨娘听说不扣她的租金,一颗心踏实下来,脸上堆笑,对小圆谢了又谢,竟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丢下册子就走。

  阿云见丁姨娘就这样走了,急道:“少夫人,她恐怕就是打了这个主意来的,你怎能轻易就让她如意?”小圆此举自然有深意,但却不好讲与她听,只得叮嘱她无事莫要往丁姨娘院子里去。

  两个丫头没费多大功夫就算完帐,来回小圆道:“少夫人,老爷这帐倒是清楚,笔笔都是对的。”小圆笑道:“老爷比咱们更心疼家业呢,岂有不仔细的。”

  正说着,小丫头来报,说程大姐来了,小圆忙让她们把账本收起,整了整衣裳出去见客。

  “上回二郎给姐夫送去的那两个丫头可还好使?”小圆生怕程大姐又是来送人的,忙先发制人道。

  不料程大姐却把手一挥:“四娘,我是个直性子,实话与你讲罢,我先前想把夫家表妹嫁给二郎,又想往他院子里多塞几个丫头,皆是因为我家的生意要靠二郎照应,所以想让他与我们走得近些。其实说起来我们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如今大敌当前,还是要抛开嫌隙,一同商讨些对策。”

  大敌当前!小圆拼命忍住笑,拿茶杯挡住不由自主勾起的嘴角,道:“恕四娘愚钝,大姐讲的我怎么听不懂?”

  程大姐有些恨铁不成钢,急道:“丁姨娘都怀上了,爹要分家产,你就不急?你别因为二郎偷了几艘海船就偷乐,那点子船根本不成事。”

  小圆垂了眼帘慢慢吹着茶:“大姐说的事我们还操心不来,如今爹爹把二郎恨着呢,说不追究那些海船,也只是因为大房来了。”

  程大姐急得直跳脚:“亲两父子有什么是说不开的,你们面皮薄不好意思,我去说。”

  小圆掏出帕子抹着泪道:“可不是这样说,我们二郎是好心,怕丁姨娘不会做生意,败了家产以后小兄弟也讨不了好。”

  程大姐见她落泪,直骂她扶不起来,提起裙子就朝程老爷跟前去了。她见着程老爷,先把丁姨娘骂了个狗血喷头,又气程老爷:“爹,若丁姨娘把家产都败光了,你不怕无颜去见祖宗?”也亏得她受宠才敢讲出这样的话来,程老爷气得脸发白,气过之后又觉得闺女讲得极有道理,若家产真让丁姨娘败掉,自己小儿子亦要吃亏。

  程大姐见自己劝动了程老爷,得意洋洋又来寻小圆:“四娘,我说的如何,父子本就没有隔夜仇,我们只需对付丁姨娘即可。”

  小圆听得说程老爷真个想通,对程大姐倒有了一二分佩服,但她那馊提议,她不论如何是不会附和的。“大姐说笑了,丁姨娘替程家开枝散叶乃是好事,我为何要去对付她?就是二郎,嘴上说的难听,其实也偏疼未出世的小兄弟呢。”

  程大姐还要再说,小圆见窗外有人影,忙大声道:“我也是个妾生的呢,岂有不疼庶出的小兄弟之理?”

  话音刚落,外头有人道:“少夫人,是丁姨娘房里的小丫头,说来领这个月的钱。”

  程大姐不知那丫头听到了多少,吓出一身冷汗,连道别的话也未说就匆匆走了。

  小圆叫阿彩拿了钱出去,等那丫头走后才问:“方才是谁守院子的?”采莲忙道:“少夫人,我故意让阿彩放她进来的,大姐今日和少夫人在房内长谈,往后若丁姨娘真出了什么事,少夫人怕也脱不了干系。亏得丁姨娘房里的小丫头来了,叫她传与丁姨娘听见,少夫人可就脱了嫌疑了。”

  小圆对她这番机智暗暗称赞,却又故意问:“万一丁姨娘就是要拉我呢。”

  采莲不慌不忙回道:“那丫头是调教过才派到丁姨娘房里的,自然不会只让丁姨娘一人知晓这件事,只要大家都晓得少夫人是清白的,她想污蔑也无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