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赚钱忙(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91 2009.10.23 10:54

    田二安排好诸项事宜,来请小圆示下,小圆吩咐道:“你去问问李老爷杨老爷家可想卖地,咱们再买一个山头种竹子,免得剩下的几户眼红。”田二又问:“少夫人,还有好些妇人没活做,总不能白养着她们。”小圆苦想了一回,道:“我记得小时吃过高粱饭,只不知这里种不种得。”田二祖上是北边来的,自然知道高粱,当即欢喜道:“种得,种得,这东西耐旱好活,是正经粮食呢。”

  高粱又不是什么稀奇作物,这些人宁愿饿肚子也想不到去弄些来种么,小圆摇头又叹气,忙催田二使人下山采买种子。

  且说田二打发了人下山,又亲自去李、杨二庄问买地的事,那两家的的老爷本就只打着躲避战乱的主意,根本没指望那些地,几封信来回,没几天就各卖了几顷地给小圆,等到小圆的庄子赚了大钱他们却后悔莫及,这是后话。

  忙活了几天,小圆亲自到养羊的谷中看了一回,却发现有个草少的谷,角上已秃了一小片,田二见她疑惑,回道:“少夫人,羊爱卷草根吃,这谷中草少些,所以才秃了,我正准备让他们再寻个牧草丰盛些的地方呢。”小圆暗暗自责,到底未做过农妇,居然犯这样的错误,要是让羊啃得遍草不生,往后上哪里赚钱去。幸亏那世的记忆还残存些,稍一思索有了法子,吩咐田二将羊白日里也圈起来养,本来的放羊人负责割草喂羊。田二庄稼汉出身,想了一想就明白过来,喜道:“少夫人这法子好,羊少了走动,恐怕还要肥些,且人动羊不动,也不用过几天就要将羊换个地方了。”

  小圆亲眼看着他们把羊赶进圈里,又派了人去割草,这才放下心来,回去窝在房里陪程慕天下了好几天的棋。这天她悔棋到第五回,程慕天恼火丢了棋子不愿再同她耍,她便攀着他的胳膊撒娇儿:“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不如我们到坡上去走走,老闷在屋里也不好。”程慕天正有此意,两口儿便都换了粗布衣裳,携手爬上山坡,看那些庄妇种高粱。

  程慕天在田埂上慢慢走了几个来回,道:“你种一山的高粱,还不如我船上的一桨。”小圆便知他是又想回去了,就问他:“若爹还找你要契纸该当如何?”程慕天默然,朝远山望了半晌,不再将下山的事提起。小圆见他如此,心中也不好受,但此事暂时没有解决之道,她只得转了话题,拿胳膊肘撞了撞程慕天,问他赵郎中中意的到底是不是采梅。

  程慕天闻言怪她多事,哪家的丫头配人不是主子说了就算,“阿绣的婚事我就奇怪,一个丫头还非要我遣媒人去。”

  小圆白他一眼:“那你怎地就准了?来我家的媒婆可是穿黄背子的。(南宋穿黄背子的乃是中等媒婆)”

  程慕天忆起往事,嘴角朝上勾起来:“我不过是谢她替你传了那方春江水暖的帕子罢了。”

  小圆不解,问他何谓春江水暖的帕子。

  程慕天先走到田埂另一头,离她远远儿的方道:“昔日东坡居士有诗云:春江水暖‘鸭’先知。”

  小圆这才明白过来,他是笑话自己绣的那对儿鸳鸯像鸭子呢,她又羞又恼,举拳冲过去欲打,却因隔了一条田埂追不上他,地里劳作的庄妇又多,她也不好多跑,只得忿忿地坐到地上扯那可怜的野草。

  程慕天盯着她瞧了半天,觉得自家娘子红着小脸着恼扯草的模样实在可爱,就把那海运的生意抛到了脑后,上前拉她一把,板着脸道:“你一个夫人,坐在这里成何体统,还不跟我家去。”

  小圆还真以为他讲究规矩生了气,老老实实跟在他后头回到茅草屋,不料一进门便被程慕天紧搂到怀里,她怔了一会儿,正要骂他假正经,就觉着他有地方变化起来,这可是大白天,鉴于程慕天以往的“不良表现”,她忙缩手缩脚,又提采梅和赵郎中转移他注意力。

  程慕天喘了好一会子粗气才平息下来,拉着小圆坐到榻上,道:“你也叫采梅学你绣个鸭子送与赵郎中,探一探不就知晓了?”小圆把他瞪了又瞪,但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等吃饭时装了愁眉苦脸的模样,对着几个丫头唉声叹气:“二郎说赵郎中差双爬山的鞋子,偏我又把针线上的婆子留在了家里。”

  采莲偷偷瞧了采梅一眼,寻了个差事将她支出去,这才捂嘴笑道:“少夫人可以将此心放下了,我同采梅住一个屋,早见她悄悄做了鞋给赵郎中送去了呢。”

  小圆就是想起前些天看见赵郎中穿了双新鞋,但却不知到底是谁的手艺,所以才有此一探,此时见采莲给了她这样的答复,自然十分替自个儿丫头欢喜,开始盘算起她的嫁妆来。

  不料正不声不响摆筷子的阿彩闻言却道:“赵郎中不是好人,穿了采梅姐姐的鞋子,还偷偷跑去谷顶上瞧孙大郎的娘,两人一个在山上一个在谷底喊话玩儿呢。”

  阿彩一向是个闷葫芦,轻易不开口说话的,连她都这样讲,那赵郎中去看孙氏必不是一次两次了。小圆揉了揉额角,先前不过担心采梅表错情罢了,可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程慕天到底更了解男人些,劝她放宽心:“赵郎中不是那浪荡子,必会给采梅一个交代,再说孙氏是嫁过一遭人的,怎能作正妻?”小圆一听就急了:“听你的意思,作妾便无问题?你不是最记恨妾室的?”程慕天莫名其妙看她一眼:“我记恨自家妾室也就罢了,难不成还记恨到别人家去?”小圆气得直捶桌子,发狠道:“若赵郎中真是存了这样的心思,我必不把丫头给他。”程慕天无法理解小圆为何对个丫头如此上心,小圆却想的是:我自家的丫头,自己的人,岂能容人欺负了去。

  她正寻思要找机会问一问采梅的意思,就见田婶满脸急色进来,“少夫人,天黑了还有人送信上来,说阿绣不好了。”小圆一怔,田婶凑到她耳边讲了几句,她惊得猛站起身来:“难产死了?你莫不是哄我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