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主母发威(下)【加更】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324 2009.11.03 11:33

    亲们动作真迅速,才2天时间就投了600多推荐票,某昧心中感激无法用言语表达,唯有更加努力码字,力求不辜负亲们的厚待~

  ---------------------------------------

  程老爷越想越怕,顾不得脖子疼痛,开口道:“叫郭管事把我那黄铜小匣儿取来。”小圆忙上前道:“爹,郭管事扭了腰,我叫他歇着去了。”

  郭管事方才还来过,哪里是扭了腰的模样,程幕天疑惑地望了小圆一眼,却未出声。

  程老爷是想把他私藏的那几个庄子铺子取来向儿子儿媳示好,见郭管事不在,只得暂且搁下,又见他们还侍立在床前,忙赶他们回去歇着。程幕天本是想守在床头寸步不离作孝子的,但又好奇郭管事,便告了声罪,带着小圆出来。

  小圆亦是急着和程幕天通通气儿,不待他开口相问,就把郭管事私置产业,被她打了板子卖出去的事一五一十讲了一遍,“郭管事想害咱们呢,爹为甚么叫我们洗儿,就是他出的主意。”

  她才讲完,就见程幕天的脸色如同大晴天里突然飘来一团乌云,瞬间阴晴不定,她忙把目光挪开了去,心想,这事儿怨不得二郎生气,确是自己太鲁莽,郭管事是爹跟前的人,趁爹病重就动他,那是不孝,若爹被此事气得愈发病重,那自己可就是犯下大错了,她越想越忐忑不安,偷偷把程幕天又看了两眼,小心翼翼道:“我不是故意想气爹,实在是觉着,如果他醒来,必要护着郭管事的,那时再办此事可就难了。你想想,若爹跟前有个挑拨他与咱们关系的恶仆,那我们今后的日子还是不好过。”

  一向棉花里还要藏根针的小圆会介意公爹跟前有个挑拨离间的恶仆?恐怕就算程老爷生龙活虎,她也有千百种手段来将此人除去,她之所以这样急,是怕错失了这样大好的夺权时机,毕竟程老爷终有痊愈的一日,难保不会再娶个管家的女人回来,这叫先下手为强,先剪了他的左右手,再换了整个前院的下人,等到他气恼时,程家已是变了天了。

  程幕天的拳头在袖子里攥了松,松了又攥,很想骂小圆一句不孝,但想起自她进门,除了受委屈,就没跟着自己过一天舒心日子,那话就有些骂不出口。

  小圆见程幕天始终虎着脸不言不语,心中愈发惶恐,生怕因此影响了夫妻二人的关系,忙去拉他的袖子道:“二郎,是我错了,我这就去向爹认错,若是他不原谅我,我就跪在他床前不起来。”

  程幕天一把甩开她的手,“一个妇道人家,甚么事都爱冲在前头,你再有错也有男人挡着,轮不到你出头。”说完他见小圆的眼圈红了,还以为她是委屈的,忙缓了口气又道:“回去歇着罢,记着,此事你一概不知,都是我所为,若爹要打我,你别拦着,也莫要说漏了嘴。”

  小圆有些惊诧地望着他的背影,二郎不责怪我不孝,反而要一力承担?采莲轻轻走到她身旁,“少夫人,少爷比那些好手好脚的还可靠些。”小圆再也忍不住,站在院子里就哭起来:“傻官人,你是男人就非要出头么,要是再让爹打个稀烂可怎么办。”

  采莲笑着安慰她道:“少夫人你是关心则乱,你忘了老爷如今的处境了?他再生气也不会责怪少爷半分。”

  小圆闻言稍稍放心,扶着她的手一步一回头地走到自己房中,托腮想起和程幕天的点点滴滴,仿佛每次自己捅了篓子,他都是一边讲着不中听的话,一边忙着把事情往自己肩上抗,叫人又气又暖。

  且说程幕天打算将郭管事一事暂且瞒下,等程老爷病愈后再去请罪,他打定主意重回房中时,程老爷正睁着一双眼睛直盯着墙角的一只箱子,见儿子进来,忙唤他道:“二郎,你回来得正好,替爹瞧瞧,那个箱子是否被人动过?”

  程幕天想起郭管事先前进来是开过那个箱子的,生怕程老爷得知真相,生气牵动伤口,忙道:“一直是我守在房里,并无他人来过。”

  他的意思是既然房中无第三人来,那箱子自然就没有谁动过,不料程老爷目光闪烁,竟是对儿子起了疑心,执意要他取箱子来看。

  程幕天见老父如此不相信自己,心中的失望一层一层翻滚上来,全堵上了胸口,他也不取箱子,直挺挺跪倒在床前:“爹,那箱子是郭管事动的,他背着你在泉州置办了私产,又偷了卖身契,儿子不孝,一时气急,没等你醒来就将他卖掉了。”

  程老爷的一双眼立时瞪得有铜铃大,若放在平时,程幕天早就自请了藤条来,今日他实在是有些伤心,就学了小圆避重就轻的战术,道:“郭管事固然可恶,但爹若为个下人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

  程老爷哪里是为这个生气,他是恼火程幕天趁他未醒,借了他跟前的人来立威,“请家法来,莫以为我动弹不得就教训不了你。”

  屋里的人都是小圆换过的,竟无人敢上前应声,程幕天忙自己起身取来藤条,强命个小厮抽了他几下。他身上疼痛,心中却暗自庆幸,亏得没叫娘子来认错,不然疼就在她身上了。

  程老爷勉力抬头朝下看去,程幕天虽挨着藤条,却未和往常一样倔强地抬着头,而是将脸隐在头发里,叫人看不清神色,他心中的胆怯突然就压过了恼怒,忙命小厮住手。

  程幕天身上的绸子棉袄早已让带刺的藤条抽成了条子,程老爷大悔,明明想好往后要巴结着儿子的,怎地又动起怒来,这下可好,手里的庄子少不得要多拿一个出去讨他欢心了。

  程幕天若是知晓他与程老爷的父子亲情要以庄子多寡来计算,定当大哭一场,但他此时只能看见老父被气得气息不稳,脖子上的白布隐隐又渗出血来,便他们大骂自己忤逆不道,扑上去替程老爷抚胸顺气,又高声叫郎中。

  程老爷一心想要修复关系,忙抚慰他道:“二郎,是爹的不是,不该为了个下人打你,再说郭管事是自作自受,换了我也要叫人牙子来。”

  程幕天何时听他讲过如此窝心的话,就算明白这话中水分甚多,还是不免更加悔恨自己在言语里气他。

  小圆带着郎中赶到时,一眼望见的就是程幕天身上破烂的衣裳和红着的眼眶,她的心猛地揪起,偏生在公爹面前又不好显露,只得躲到一旁默默拭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