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阿绣得子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17 2009.10.28 18:35

    程老爷想起下午的事,犹自为丁姨娘的莽撞懊恼,“我已吩咐过她,无事莫要出来,静坐房内安胎是正经,就是中秋也不必出来,她又不是我们家的人。”

  小圆闻言暗喜,看来下午丁姨娘把程老爷引到她房里去也未讨得什么好。

  丁姨娘被禁足,程慕天比小圆还要高兴几分,亲手掰了个满黄的螃蟹捧到程老爷面前,又即兴念了几句词来应景。良辰美景,天伦之乐,程老爷心情大好,喝了个烂醉,程慕天就命人把他扶到书房歇下。

  丁姨娘不能同去赏花赏月亮本就不快,在房内左等右等又不见程老爷回来,心急之下抓了个小丫头一问,才知程老爷已是宿在了书房。她气得将一方帕子撕了个稀烂,想起以前跟老爷在任上时,后院她一人独大,就是回了临安,也只得一个老实又不招老爷待见的程三娘,后院还是她说了算。可自从小圆进门,她就事事不顺心,虽说在旁人看来,她一个妾能管着自己小院子是何等荣耀,但比起以前横行整个后院的威风,却是差得远了。

  丁姨娘越想越不甘心,谋划着还是要将小圆打压一番,她如今被程老爷禁着足,近不得小圆身旁,就想着还是从吃食上下手,但她这番计划还未成形,就收到了小圆分发的《孕妇禁忌食物手册》,她瞪着册子咬牙切齿:“你以为不吃这些东西就不能中毒了?多的是相克相冲的……”她话还未完,小丫头又递上一本:“姨娘,这本上印的是相克相冲,不能混着吃的食物。”丁姨娘气了个仰倒,却又无计可施,只得装了样子每日捧着册子苦读,程老爷见了此景甚乐,连带着把小圆也夸赞了好几回。

  丁姨娘不出门闹事,大家都得了安静日子过,程幕天虽不知她为何突然变了性子,但也暗自替小圆开心,这天他带着程福在码头上卸货,偶听他提起《孕妇禁忌食物手册》,心中狂喜,连货也顾不得,直奔回房问小圆:“你可是有了?”小圆拍他一把:“个把月前你还趴在床上,就算有了,现在也还未满一月,哪里就能得知?”程幕天摸了摸头:“那你编《孕妇禁忌食物手册》作甚么?”

  小圆把另一本《不能混吃的食物》拿出来,“都是给丁姨娘备的,我懒得成天跟她拉扯不清,叫她在入口的吃食上打消歪主意,别又整出个螃蟹事故来。说起来自有了这两本册子,我的日子便好过起来,丁姨娘安分守己,三娘只顾绣嫁衣,就是爹见了我,无事也要夸几句。”“怪不得她这些日子如此安分。”程幕天一个劲儿地盯她的肚子看:“等你怀上了,这些册子才是派大用场,先便宜她了。”

  他说着说着,朝小圆越凑越近,把嘴贴上她的脖子就要“让那册子早派用场”,小圆被他亲得浑身酥麻,无力推他,又见通向外间的门是关着的,便由着他扯了裙子,就在榻上做了些个事体。

  二人事毕,程幕天还舍不得起身,说要留家吃过午饭再去码头,小圆便出来吩咐厨下多备几个菜,抬头忽见阿绣跟前的一个丫头面带喜色匆匆奔来,还在院子里就喊:“少夫人,绣姐姐得了个儿子。”

  小圆大喜,忙命人按着临安的习俗准备粟米炭醋送去,又叫厨下多炖鸡汤。程幕天在里间听见,吩咐道:“去知会程福,叫他在家歇几天再上工。”

  来报信的小丫头应了一声,拔腿就跑。

  小圆想起曾对阿绣的许诺,把程幕天拉回房内,道:“我答应过阿绣,要替她儿子谋个良人身份,你看可行不可行?”程幕天笑道:“阿绣没告诉过你,我跟程福也讲过同样的话?别忘了程福也是自小跟着我,我同他的情谊,不比你和阿绣差,若不是他手握咱们家海运的门道,我也早将卖身契还他了。”

  既然程幕天同自己是一样的心思,此事再无难度,小圆高高兴兴同他商讨起要给阿绣的儿子取个响亮的名字。吃过午饭,小圆送程幕天到二门前,偶遇程老爷,程老爷满脸笑容:“程福得了儿子,正好与你们小兄弟做个书童。”

  一席话讲得两口子俱暗攥拳头,小圆见程幕天是要开口反驳的样子,生怕他惹怒程老爷反倒不好行事,忙一把将他推出二门,转身对程老爷道:“大些再看罢,万一那孩子顽劣,岂不是误了小兄弟中举?”程老爷见小圆又替他幺儿着想,觉着儿子的眼光着实不错,娶了个这样贴心的儿媳,“那此事就交给你,待那孩子大些,定要细细调教,务必替你小兄弟养个好书童。”说罢他捋着胡子朝丁姨娘房里去了。

  程幕天垂头丧气从照壁后转出来:“百事孝为先,再说家生子做书童也是常理,就照爹的意思办罢。”小圆听他的口气心不甘情不愿,笑道:“丁姨娘还好几个月才生呢,谁晓得是儿是女,你也担心得过早了些。再说阿绣的儿子是不是‘顽劣’,还不是由着我说。”

  她安慰程幕天句句是理,自个儿心里的那口气却没那么容易消散,回房闷坐了好一会子也没顺过来,也不知是气程老爷太偏疼小儿,还是气他连刚出世的孩子都要惦记。采莲方才在她身后也听得真切,上前问她道:“少夫人,这消息是瞒着,还是提前给绣姐姐透个信儿?”

  小圆按着桌子站起来,“我不过白生气罢了,阿绣的儿子必是‘顽劣不堪’不爱认字的,怎能给老爷那还没影子的幺儿做书童。”

  少夫人从不在人前讲刻薄话的,此番一定是真气着了,采莲忙拿话岔开,说起给孙大郎新请的武师来:“少夫人,到底是习武之人胆子大,中秋节那天赵郎中来送节礼,又强拉孙大娘讲话,那薛武师听孙大郎说了几句,上前就朝赵郎中的眼捣了几拳,怕是下定聘礼时都不得好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