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两脚羊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283 2009.10.21 12:06

    程慕天坐在林边望去,只见满山都是杉木,只在旁边山头上隐约可见插了几丛竹子,他拍了拍树干,问田二道:“这些杉木看来也有些年头,是谁人所植?”

  田二答道:“少爷不知有无听过:种杉二十年,儿女婚嫁足;杉杪以樊圃,杉皮以覆屋;猪圈及牛栅,无不用杉木。这杉木林原是一位老爷种了为女儿作嫁资的,后因闺女早夭,恐睹物思人,这才卖给了我们。”

  “咱们哪有二十年可等,庄户们都缺衣少食呢,砍了换种别的罢。”小圆在旁听了几句,提议道。

  程慕天却但笑不语,只指了对面的山头叫田二看:“那边多种竹子,专收竹笋去到城里去卖。”

  田二却为难道:“少爷,咱们也不是没想过卖这个,只是山路遥远,一日不够一个来回,若要在城里歇息,又无钱住店。”

  程慕天点头称是,回去后与小圆商讨半日,决定捎信给任五,叫他备个小仓库,专收山庄上的竹笋,至于销路,则交给程福,若是山民不得晚归,就到铺子伙计们住的房里挤一夜,也由任五负责照料。

  田二听了这法子后连连点头:“此法甚好,不用担心竹笋一日里卖不完,咱们可以多收些,捆好了和运木头一般顺水下去,赚的必比往常要多。”

  小圆听说可以走水路,更是高兴,忙命田二尽快去办此事,又叫庄户们多种起一个山头的竹子。料理完此事,她心下稍稍松了口气,想起程慕天在林子边的神秘笑容来,问道:“二郎,为何不叫他们把杉木砍了去卖,再种些别的?”

  程慕天看了她一眼,正正经经道:“咱们也须得为儿女着想些。”

  小圆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自己未问过那句话,扭身出去喊田婶,怪她不备帖子,程慕天忍住笑,道:“那两个庄子的主人又不在,你上哪里拜访去,再说这个也不该田婶管。”

  小圆把眼一瞪,“人不在礼数要到,怎么也得送个帖子去。”

  田婶正在烧饭,闻言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过来道:“少夫人说的是,该备帖子送过去的,那两位老爷以前来时也送过帖子来呢。”

  小圆忙命采莲写了贴儿,叫田婶送过去,走进来又瞪程慕天一眼,却撑不住笑了——以前还笑话阿绣,如今自己成了亲,也愈发害羞起来。二人对望笑了一气,亲亲热热商讨起往后要生几个娃娃才花得完这三四顷杉木林,过了一时采梅进来叫开饭,小圆却让把桌子摆到里屋来,方便给程慕天喂饭。

  今日的午饭比昨晚丰富了许多,竹笋里加了野猪肉,鸡蛋里搁了韭菜,还有肥厚的一条大鱼,小圆见中间还有大碗的带骨肉,却辨不出来,采莲指了窗户叫她看,“这是院里的那小子孙大郎一早送来的狸子肉,少夫人别看他小,许多大人逮狸子都不如他呢。”

  采梅是个轻易不评价别人的主儿,此番对他赞赏有佳必是有缘故,小圆微微一笑,也罢,就卖她个面子,“说来也是庄上的小庄户了,叫进来瞧瞧罢。”

  采梅知道程慕天不愿让人瞧见,便命孙大郎只站在外间回话。小圆把一块去了骨头的狸子肉喂到程慕天嘴里,向外问道:“听说狸性至灵,你是如何逮到的?”

  孙大郎不过八、九岁,言行却极为沉稳,先向小圆行了个礼,方才答道:“少夫人,捉狸其实极容易,先在它家洞口拿烟熏,再在别处开穴,置个网兜,那狸子受不了烟熏,必要寻洞口外逃,一头就撞进我的网兜里,一点都不费力气。”

  小圆赞道:“难为你小小年纪就有智慧,又懂规矩,是你家大人教的?”

  孙大郎的回答却出乎小圆意料,原来他家父亲本是个读书人,好容易从北边金人的范围逃到这里,却不幸染了风寒,没拖几年就病逝了,他母亲带着他和一个妹妹无法谋生,只好将全家卖到了庄上。

  自金人入侵,此等事情不在少数,小圆也只得叹一口气,叫采梅拿些钱来与他,不料孙大郎却道:“少夫人,我不要钱,只求少夫人少爷赏些药给我,不然我家妹妹也要病死了。”

  小圆很是奇怪:“药材都是出自深山,你要什么采不来?”

  程慕天终于逮到了小圆犯傻的机会,忙道:“再有药材他不会开方子又有何用?”

  小圆一听暗自脸红,忙让采梅去叫他们带来的郎中,又见孙大郎衣不遮体,脚上只得一双烂草鞋,心疼道:“看样子你们在这里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何非要往南边来?”

  孙大郎一听泪如雨下,哭道:“我爷爷叫金狗捉去做了‘饶把火’了,我爹生怕我们一家都变成‘两脚羊’,这才拼了命往南边来。”

  所谓两脚羊,小圆也有耳闻,乃是金兵南侵,官兵百姓无粮可食,便把死人用盐腌起来晒成肉干,其中年轻女子叫“不羡羊”,小儿叫做“和骨烂”,老而瘦的男子便称作“饶把火”,意思是这种人肉老,须得多加把火。

  程慕天所想和小圆一样,红着眼眶咬牙道:“我大宋官兵食人肉乃是被金狗所逼无可奈何之举,没想到金狗既占了我们的城池,还要生吃我们的百姓。”

  孙大郎虽年小,却有些见识,流着泪道:“我们不过是无奈吃死人,那些金狗却是生吃的活人。”

  他二人正说着,采梅带了郎中来,小圆忙让孙大郎带了郎中去给他妹妹瞧病,又让采梅收拾了一大包吃食衣物带去。送走孙大郎,程慕天长叹道:“我恨不得自练一队人马杀到北边去。”小圆慌忙捂住他的嘴:“这样的话也是说得的,小心掉脑袋。”

  程慕天自知失言,沉闷了好一会儿,又道:“临安城里的平头百姓,只要不是家中无米吃的,都要送孩子们去私塾学两个字,我看那孩子是个极好的,却要上山抓狸子为妹妹换药钱。”

  小圆很是好奇程慕天居然也有发善心的时候,便提议在这山庄办个私塾,不料程慕天却跟看怪物似的把她打量一番,道:“我不过想教孙大郎几个字罢了,你竟就要大张旗鼓,这些奴仆家的孩子,本就是上山打猎的命,学了字又能如何?”

  程慕天的话虽不好听,却也是事实,当下庄中的孩子们,恐怕连他们自己都只想着填饱肚子,哪有心思来上私塾,小圆自嘲地笑了笑,把此事按下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