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丁姨娘的算盘(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43 2009.10.27 20:12

    管事娘子句句是理,衬得丁姨娘气弱,程老爷摔掉桌上仅剩的一件瓷器,指着丁姨娘骂道:“分明是你嘴馋,明知不能吃螃蟹还要去讨,被人拒绝又拿果子作掩饰倒打一耙。”管事娘子把脸上的喜色掩起,趴在地上冲程老爷又磕了几个头:“老爷,丁姨娘也是一时糊涂,她年纪轻,嘴馋也是有的,只要小少爷无事我就放心了。”

  程老爷顺了顺气,夸了她几句忠心为主,又吼丁姨娘:“下人都晓得把你肚子里的孩儿放在前头,你怎么就不知这个理?还不滚回房去,无事莫要出来,若孩子有事,我定不饶你。”

  丁姨娘实在是小看了这位管事娘子,所以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她委委屈屈地扶了小丫头从程老爷面前经过,故意扶着腰把肚子挺得老高,小圆就瞧见程老爷的面色缓了一缓,有了要跟过去的意思,她心中冷笑,却不想讨公爹不喜,忙起身告辞,抢先几步走到丁姨娘的前头去。

  小圆带着满腹疑惑回到自己屋里,故意责怪园子里的管事娘子道:“秦嫂,分了你们两成股份就得意起来,连果子都不让人吃?”

  秦嫂直叫冤枉:“少夫人,那些果子是收完了不假,但都是留足了家里吃的才拿去卖的,丁姨娘来找我要螃蟹时压根儿就未提果子;我估摸着她是没要到螃蟹心有不甘,所以才编出果子的假话来害我。”

  小圆把茶杯盖子往桌上一丢:“你是说丁姨娘是直奔着螃蟹去的?难道她不知那东西孕妇吃不得?”

  秦嫂急道:“她哪里不晓得,来要螃蟹不过是做做样子,想叫别个都晓得螃蟹是咱们给的,然后回去就装小产——她才不舍得真吃,肚里的肉是她的命哩。”

  小圆见她发急,不忍再激,叫采莲拿了几百钱来,递给她道:“非是我不信你,而是丁姨娘行事太过古怪,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还是租来的,把我扳倒有何益处?”

  这个却把秦嫂问倒了,她连赏钱都不好意思接,直说她守着螃蟹是份内之事。

  孙氏在一旁听了许久,开口道:“少夫人,奴婢拙见,不知当讲不当讲。”小圆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愿闻其详。”孙氏道:“丁姨娘升作老爷填房自然是无丝毫可能,但外头都传三娘子就要远嫁,若再扳倒少夫人,她即便是妾也能重新管家。”

  “这样简单的道理我居然未想到。”小圆一字一句道,冷笑浮上了嘴角。

  孙氏笑道:“少夫人何须操心这些,咱们做下人的就该替少夫人分忧。”

  秦嫂听得连连点头:“往后我自当替少夫人把园子管得滴水不漏。”采莲趁机把那钱塞进她手里,道:“秦嫂你也算个机警的,换了我就不晓得怀孕的妇人不能吃螃蟹。”秦嫂笑道:“你还未成亲,哪里晓得这些。”

  采莲闻言红了脸,小圆却若有所思,她两世都未生产过,其实这些也不甚懂,何不叫她们生育过的妇人写个“孕妇禁忌食品手册”来。她把这想法一说,秦嫂孙氏都叫好,她便把这差事交给了会写字的孙氏,又叫秦嫂趁这机会跟着学几个字。

  采莲听说孙氏也会写字,奇道:“孙大娘也识文墨,为何却要阿云去教孙大郎?”

  孙氏道了声惭愧:“我那儿子丝毫不像他爹,只爱舞枪弄刀,阿云是少夫人派去的,才能让他坐几个钟头,我是拿他一点没辙。”

  小圆想起孙大郎讲过的“两脚羊”,劝慰她道:“人各有志,习武也不是什么坏事,改日请个武师来教他。”

  孙氏忙福身谢过,带了秦嫂下去编写册子。

  晚饭时程慕天回来,见小圆无精打采趴在榻上,忙过来把脉摸额头,小圆拍掉他的手,“你说好好一个家,怎么就不能消停些呢,又不少了谁的银子使。”

  程慕天一愣:“谁惹你了,三娘还是丁姨娘?”

  小圆枕着他的腿道:“三娘如意了,这会儿正躲在房里偷乐呢——爹已准了泉州的亲事,说等那位姑爷中了举就将人嫁过去。是你那位姨娘,借了几只横着走的东西想要扳倒你娘子。”她把今日下午的事讲给程慕天听,气得他直捶榻板:“可恶,就算她生个儿子,我也要劝爹把她赶回去。”小圆叹气道:“我倒不介意她生儿还是生女,去还是留,说到底她是爹的妾,又不是你房里的,我何苦去做恶人讨人嫌,但这样算计来算计去,成日里提心吊胆的日子,我实在是不愿过。二郎,不如我们还搬回山上去罢。”

  程慕天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捧着她的脸道:“那还叫爹把我打一回,好有借口上山去。”小圆被逗得笑起来,又想起他亦是过的艰难,苦苦守着家业还不知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心中一疼:“二郎,我也不过是发发牢骚,就凭我没被嫡母饿死的本事,丁姨娘也不是我对手,如今爹对我的印象又一日好过一日,你辛苦挣来的家业,到时必都是你的。”

  程慕天将她拉起搂进怀里沉默了许久,哑着嗓子道了声:“辛苦你了。”小圆听这声儿知他是红了眼眶了,怕他着羞,忙推开他几步走了出去,吩咐丫头们在园子里摆酒,又叫人去请程老爷。

  八月***黄,桂花儿亦飘香,程老爷很是满意自家这园子,对着月亮先饮了一杯,赞道:“好香的酒。”小圆执壶满上:“爹,这是***酒。”又指着另一壶道:“那是桂花酒,都是媳妇闲时亲手酿就,爹觉着可还能入口?”

  程老爷满意点头,小圆趁着他高兴,又道:“爹,今日咱们赏月,吃的是螃蟹,因此不好请丁姨娘来,等过几日中秋团圆,再请她来吃月饼。”程老爷想起下午的事,犹自为丁姨娘的莽撞懊恼,“我已吩咐过她,无事莫要出来,静坐房内安胎是正经,就是中秋也不必出来,她又不是我们家的人。”

  小圆闻言暗喜,看来下午丁姨娘把程老爷引到她房里去也未讨得什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