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榜下择婿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684 2009.10.18 11:39

    三月初,科考放榜,何耀弘高中了一甲第四名进士及第,圣上赐宴琼林,后又授官左儒林郎,一时间何家门楣光耀,不消细说。

  张榜那天,小圆早早就使人送了贺仪去,左等右等却不见来报喜讯的人,她望着大门哭笑不得:“别人家都是报喜不报忧,他们却是有了难处才来;遇到也能让我沾沾光的事,就全然忘了。”

  陈姨娘却是指着侧门:“刘妈去打听回来了,快叫她来讲讲。”

  小圆今日看刘妈最为顺眼,让小丫头给她搬了个凳儿坐了,笑问:“刘妈妈,听说在琼林宴上,圣上亲口赞我三哥了?”

  刘妈把头一扬:“这还有假,如今三少爷已然是圣上跟前的红人了,不知有多少人争抢着与他结交,根本脱不开身。”

  儒林郎并不是京官,况且还未获差遣(实职),哪里就成了皇上跟前的红人,小圆听刘妈话中水份极大,怕惹出麻烦来,忙打断她道:“你都没见到三哥,哪里有什么话讲,歇着去罢。”

  刘妈很不服气,叫道:“四娘你可冤枉我了,我虽未见到三少爷的面,却见着了咱们将来的三少夫人。”

  小圆诧异道:“夫人替三哥许下亲事了?这还真未听说。”

  刘妈把小凳朝前挪了挪,压低声音道:“不是夫人说下的亲,是她自己荐上门来的。”

  陈姨娘看不惯她故作神秘,插嘴道:“可是榜下择婿?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刘妈讪笑道:“还是陈姨娘有见识,就是‘榜下择婿’。今儿刚一放榜,咱们三少爷正抬头看榜呢,就有一位小娘子走到他身旁,问:‘我是城中李家的女儿,家中富足,样貌也不丑,想嫁给小官人不知行不行?’,咱们三少爷……”

  陈姨娘再次打断她的话:“这样没规矩的小娘子,耀弘哪里看得上?”

  小圆先是惊讶,旋即却笑了,“瞧姨娘说的,我猜这门亲事,夫人必是肯的。”

  刘妈大腿一拍,“还是四娘聪明,那李家是做海上生意的,自然胆子大了些,但胜在家中有钱,听说陪嫁足有十万贯,还不算城外的田产屋业,而且她几个兄弟全都买了官做。这样好的亲事,哪里去寻了来,夫人自然是应允的,连下定的日子都选下了。”

  陈姨娘叹道:“也不知耀弘喜不喜这样的小娘子……”

  “姨娘糊涂了,自古以来婚姻大事,只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哪有三哥说话的份?”小圆眼角扫到刘妈脸色微变,忙打断陈姨娘的话,又转头吩咐道:“亏得刘妈妈费力打听到这些,让我们也欢喜得很,采莲,拿上等赏钱来。”

  刘妈口中推辞:“自家人要什么赏钱”,脚下却不沾地地跟了采莲出去。

  小圆见刘妈出了院子,便坐到陈姨娘身旁撞了撞她的胳膊,笑道:“姨娘,我还从不知道你这样关心三哥。”

  陈姨娘握了她的手,道:“姨娘只是见了你三哥这样,想起自己的过往罢了。如今耀弘越过了大少爷,是夫人的眼中钉呢,刚才幸亏你机灵,要是那话传到夫人耳里,怕是要给他添烦恼。”

  其实方才小圆不过是为了不给三哥添麻烦才说得那样的话,此时也跟陈姨娘先前一样忧虑起来,担心那两人过不到一处去。

  陈姨娘只得又反过来劝她看开:“四娘,与你一样嫁给青梅竹马的能有几人,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三哥也并没有哪里委屈了去。”

  小圆心中叹息了一声,将“自由恋爱”几个字重新埋起,强撑起笑容同陈姨娘一道去备耀弘婚礼的贺仪。

  陈姨娘本觉得她们现在就备贺仪过早了些,没想到姜夫人急着想要那注丰厚的陪嫁,竟将定、聘、财三礼一次并行,月底就让耀弘去李家迎娶新妇了。

  迎亲那天,小圆怕姜夫人见着陈姨娘又想出花样来,便留了陈姨娘在家,自己独身往府里去。

  她到姜夫人面前打过照面,就溜到耀弘院中,本想趁着迎亲队伍还未回转,瞧一瞧新房,没想到却在房门口碰见了他。

  “三哥,你未去亲迎?”虽说如今亲迎之礼松弛,但小圆还是有些惊讶。

  何耀弘满不在乎地摆手道:“已遣了媒氏(媒婆)去了。”

  小圆见他一副轻松模样,自己反倒莫名沉重起来,张口半日只讲出一句:“新嫂嫂是李家五娘子罢,听闻是个能干人,夫人必喜爱她的。”

  何耀弘扯着嘴角笑了一笑,只说前头有客要招待,转身往院外去了。

  小圆没了瞧新房的心思,又听见外头隐约有乐声传来,想来是新妇迎回,开始拦门了,她忙带了丫头往中门去——要是新妇坐虚帐时姜夫人不见她帮着招呼女氏亲家,又要多话了。

  其实因耀弘高中进士及第,来帮忙的何家亲戚颇多,根本轮不到小圆插手,她正不想与李家人打交道,乐得自在。

  待伎乐花烛引了耀弘入新房,看热闹的人争着去扯门楣上横挂的彩帛,采莲也推小圆上去抢,小圆却把头轻摇,到酒席上略坐了坐就辞了回去。

  陈姨娘见小圆回来,拉着她问:“四娘,可瞧见李家的嫁妆了,说来姨娘听听,看给你备的还差些什么。”

  小圆无精打采地摇了摇头,躺倒在榻上,叹道:“我哪有心思去瞧嫁妆,三哥一脸的不在乎,一点新郎倌的样子也无,夫人倒是忙着看嫁妆,根本没怎么露面,还不知李家人心里怎么想呢。”

  陈姨娘听她如此说,也担忧起来:“李家人可不是好相与的,只望你三哥还如以前一般讲规矩,以礼待妻。”

  不料,她二人的担忧还未等到小两口回门就变成了事实——姜夫人占了新妇的嫁妆去给大少爷加官通路子,李五娘一状告到了何氏族里。

  陈姨娘听刘妈唾沫横飞讲了一通,却很是不解:“李五娘要么去官衙里告,要么回娘家去让爹娘做主,怎么告到何氏族里去了,难道何族长会不偏着姜夫人?”

  刘妈乐道:“可不是呢,这位三夫人到底年轻了些。”

  小圆暗自摇头,遣了刘妈去厨下吃酒,对陈姨娘道:“我看李五娘必是已将族里打点好了,夫人此回要吃大亏。”

  陈姨娘这才回过味来,惊道:“媳妇的嫁妆可比不得儿子的家当,若族里不偏心,姜夫人这官司就算上官衙都是输。”

  小圆巴不得姜夫人吃个亏才好,却是放心不下三哥,便央了陈姨娘要去瞧瞧。

  陈姨娘却劝她道:“一笔写不出两个何字,又没有闹到官衙去,理他们作甚?”

  小圆想想是这个理,若她们不是想顾着脸面,李五娘早就直接上官衙了。

  她这里刚把心放下,第二天何耀弘却使了人来捎话:“若你三嫂要来与你合做生意,你切莫看我面子。”

  小圆先是有些不明所以,心中略想了一想又明白过来:“敢情三嫂不是心疼嫁妆,是借机要分我铺子的股份?”

  果然,何耀弘的人前脚才走,姜夫人就亲自登门,亲亲热热坐到小圆身旁,道:“四娘,你三哥才授了官,却无差遣,顶什么用?不如分些股份与他,拿钱走走门路,得了实权大家都有益处。”

  哪有登门求人却不先拜访正主儿的?小圆毫不客气答道:“夫人此事找错了人,那些铺子都是在我姨娘名下呢。”

  姜夫人修养功夫不到家,当场就变了脸色:“实话与你讲吧,你三嫂的陪嫁已让我拿去替你大哥重新买官了,若你不分些股份与她,她便要一状告到官衙。你马上就要出阁的人了,娘家闹出这样的事体来你到了夫家也无光彩,孰轻孰重你自个儿想清楚。”

  小圆暗自冷笑,李五娘还指着沾何家的光呢,这个官司她万万是不敢往官衙里送的,不过是个噱头罢了;但此回却得想个法子堵了他们的嘴,省得他们成天惦记自己这两个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