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程慕天怒斥赵郎中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92 2009.10.24 12:16

    第二日程慕天和小圆分头行动,前者去训责赵郎中,后者去耐心提点小采梅。

  先说程慕天在谷口寻到赵郎中,他正忙着用绳子给孙氏吊火桶子下去,程慕天当场就黑了脸,丢下一句“你下山去罢,药铺也离不开人”转身就走。

  赵郎中的前途都系在程慕天身上,闻言就慌了,几步追上去连声问他自己到底做错了何事。

  程慕天看也不看他一眼,背着手道:“你不把正妻当回事,我还是要敬重的。”

  赵郎中明白过来,原来是少夫人恼他同娶两个,忙道:“我先娶采梅,过段时日再提纳妾。”

  程慕天一巴掌差点打在他脸上,怒道:“看你就是宠妾灭妻的胚子,休想娶我家的丫头。”

  他气冲冲地回到茅草屋,当着采梅的面对小圆道:“不准把采梅许给赵郎中,我手下怎能有宠妾灭妻的人,改日就遣了他家去,再寻好的来。”

  小圆明白,是“宠妾灭妻”触动了他心中往事,让他想起枉死的母亲来,忙柔声细语安慰了他好一会儿,直到田二说山下来信把他叫出去,她才又出来寻采梅。

  采梅已是红涨着脸哭了好一会子,见小圆出来,马上跪倒在她面前:“少夫人不让我嫁,我就不嫁。”

  小圆见她如此说,气道:“原来是我逼你的,这么说来,你是不在意和一个妾一同被抬进门了?”

  采梅低头不言语,小圆气极,发狠道:“那你就不嫁罢,我千辛万苦调教出来的丫头,不愿给那样一个人,这点子主我还做得。”

  采梅回屋扑到被子上嘤嘤哭个不停,采莲赶过来劝她,问道:“既然你是想嫁的,就该好言好语求少夫人,怎么还讲出不嫁的话来,莫非是在激将少夫人?”

  采梅忙发誓赌咒表明自己绝无此意:“少夫人对我有大恩,我怎会想到去激将她,我是真心不想违了她的意。”

  采莲见她模样不似作伪,想了想又问:“你是感念少夫人当初将你从人牙子手中买下?”

  采梅点头又摇头,“将我买下自然是恩情,但少夫人不买也自然有别人来买,我只记得少夫人还未买下我们时,就先送了双鞋与我穿。”

  采莲想起来,那时天气凉,少夫人见那群小姑娘光着脚,确是叫她拿了几双鞋与她们的,“难为你还记得少夫人的好,实话与你讲,我初听少夫人说那些,也颇不以为然,这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但今日听了少爷的话才顿悟过来,所谓妻妾有别,就算纳妾,正妻也是更当尊重的,赵郎中这样做,显然是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她见采梅怔怔地望着她,也不知听没听明白,只得又劝了她几句,起身出去伺候少夫人吃中饭。

  采莲进屋时程慕天还不见踪影,便问小圆是不是迟些开饭,小圆点了点头,问她采梅情形如何。采莲摇头道:“怕是还没想通呢。”小圆苦笑:“在别人看来,我这是仗着主子的身份阻拦丫头的好事罢。说起来这毕竟是他们的私事,我不该管的。”采莲却正色道:“若我到时也犯这样的糊涂,还是要求少夫人当头一棒的。”采莲先前和采梅是一个想法,现在能讲出这样的话,可见是转变了,小圆稍感欣慰,拍了拍她的手,叫她去唤少爷来吃饭。

  程慕天眉眼含笑地进来,先问采梅一事如何,小圆便知那封信讲的是好事,笑道:“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想点醒采梅,没想到先明白的是采莲。”程慕天道:“莫理这些须末小事,你自己的丫头你作主便是,哪个也不用理。你猜今日三娘的信上说了些什么?”

  小圆早已猜着了几分,但为了使他高兴,故意装作不知,撒着娇儿央他快些讲来听。程慕天笑着将她搂住,把程三娘信中所述一一道来。

  原来自程慕天离开,码头上初乱时,他的几个堂弟就想伸手,但大凡世间俗人,就算儿子再不如意,也不肯将家财让给侄儿,程老爷亦不能免俗,为此事闹了个精疲力竭;眼看码头上的货越积越多,大房亲上临安兴师问罪,几个侄儿见机会难得,又蠢蠢欲动,程老爷在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哪里还有心思计较大儿拿走的那些契纸,只盼着他早些回来主持大局。

  小圆听完心中暗笑,怪不得那日他说要等人来请才下山,原来是在算计他爹,亏得他整日里把孝道挂在嘴上。没想到程慕天竟跟钻进了她心里似的,道:“我敢打赌,若真把家产拱手让给丁姨娘,不出半年她就能把家败光,所以我宁愿背负骂名让爹吃些苦头,也不愿做那愚孝子。”

  小圆为他这番言论暗暗喝彩,下定决心要设法让程老爷也明白他的这番苦心。

  既然程老爷已不追究那些契纸,小两口便商量着要下山,但山上的各项事务才开了个头,小圆实在有些放心不下,叫来田二细细叮嘱:“竹笋还可收一个月,记得使人去卖,卖完之后要育林;羊都赶到暖和些的谷中去,争取过年前出栏,那时能卖好价钱;高粱要在霜冻前就收,修好粮仓贮了过冬;还有那房子,也要加紧盖好,屋前的枣屋后的树都要种,院子里莫栽芭蕉……”她唠唠叨叨竟有了陈姨娘的风范,最后还是程慕天听不下去,才作主遣了田二下去,劝她放宽心。

  小圆哀叹:“家里事多,不知何日才能再上山来过些逍遥日子,我自然是放不下。”

  程慕天道:“山上也不消停,赵郎中求我将他留下呢。”

  小圆早已下决心要做一回强硬的主子,满不在乎道:“留罢,反正采梅我是要带回去的。”

  程慕天道:“我同娘子想得一样,已是答应他了。”

  两口儿对视一笑,坐到一处头碰着头商量起要给家里捎带些什么礼去,嫩笋,野味,就这两样太单薄,程慕天正皱眉苦想,小圆扑哧一笑:“把杉木拖几根回去,替我姨娘和三娘子添妆。”

  此番在山上,多亏三娘子频传消息,所以程慕天虽不以为然,也并未出言反驳。小圆便真个命人将杉木砍了装上木筏,先顺水漂下送回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