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租来的妾(下)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58 2009.10.19 12:25

    程慕天挨打的原因,小圆叫来程福一问就明白了几分,自古以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父翁在堂儿子却攒私财,况且程慕天居然拿了公中的珍珠去私卖,怨不得程老爷发怒;但规矩是死的,程老爷就这么一个儿子,家里的这些产业,到头来还不是他的,就算有错,教训几句也就罢了,犯得着打这么狠么。

  小圆坐在房中疑道:“打二郎尚还能找出几分缘由,这算计我的嫁妆钱却是为哪般,二郎泉州的海船出去一趟赚的钱,恐怕买我那样百来个铺子都不止。”

  她正苦思冥想不得其解,突然程三娘又带了些吃食来看她哥哥,红着脸羞答答谢她送的药棉包,小圆问了几句才知她月事已是来了,忙命人给她把茶换成红糖水。

  程三娘看了看小圆面前有些浑的茶水,愣道:“嫂嫂,怪不得我听她们说家中用度都减了,为何我屋里还是老样子。”

  小圆笑道:“未出阁的小娘子乃是娇客,理应不同些的。”

  程三娘便知小圆是有意偏着她了,可怜她自出娘胎就无人疼过,一时间红了眼眶,滴下泪来:“我知道嫂嫂的苦处,只恨帮不上忙。”

  小圆本以为这话是客套,却见程三娘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忙命采莲带了丫头们下去,坐到她身旁细问。

  程三娘低声道:“嫂嫂,丁姨娘怕是有喜了。”

  小圆大吃一惊,“你不是哄我罢,这样的事你怎会知晓?”

  程三娘忙道:“我不是有意听见的,是那天去给爹爹请安,听见丁姨娘向爹爹说什么要给腹中的孩子分家产……”

  指着父母的二世祖有什么好的,小圆真心诚意道:“我同你哥哥双手都能挣钱,靠着家里算什么本事,丁姨娘替爹生儿子开枝散叶是好事,家产就算分她们一半也是该的。”

  程三娘却不以为然:“嫂嫂,虽说郎中讲她怀的是男胎,爹爹就信了,但这种事哪里说得准,或许生的是个妹妹也不定。”

  小圆见她言语里对丁姨娘那边甚是不屑,心中一动,这位三娘子平日里不言不语,没想到心里却是门儿清,不过她为何要偏着自己,怕也不是单为了药棉包;是了,就算丁姨娘生了儿子,自己也还是当家主母,程老爷是指望不上的,她的婚姻大事还要指着自己呢。

  程家人还真是个个都不简单,不过既然三娘子是“自家人”,再探探消息也无妨,小圆问道:“三娘,你说的很有几分道理,丁姨娘怀的是男是女还未可得知,爹怎么就能狠下心来把你哥哥打成那样?万一你哥哥有个好歹,别说你的嫁妆,我们一家子人都只能坐吃山空了。”

  她这一问把程三娘愣住了:“哥哥竟是伤得很重么,爹爹不是说他没下力气打?”

  小圆忍不住又落下泪来,恨道:“那还不叫重,一个不小心怕就是要落残疾呢。”

  程三娘大惊,想起她还没着落的嫁妆,亦恨道:“定是丁姨娘教唆的,爹爹对她虽面儿上淡淡的,其实喜爱得紧。”

  小圆听她如此说,趁机问她丁姨娘究竟是怎么个租法。

  程三娘解释了一番,原来丁姨娘是程老爷六年前找丁姨娘的母亲租下的,当初约定每月付给丁母一斗米;两年后程老爷对丁姨娘颇为满意,与丁母又签新契约,要给丁姨娘把租金涨至每月两斗米,不料丁母却不要这多出来的一斗米,只求程老爷把原先的一斗米换做铁钱来给,说是要给丁姨娘攒钱做嫁资,等程老爷不要她时好把她再嫁出去,程老爷为此起了怜心,越发离不开丁姨娘,最近两年不但把她的租金涨到了每年100贯,还不再逼着她喝避子汤。

  二人正说着,里屋的程慕天听见小圆在抽泣,出声问了一句,程三娘生怕程慕天又要教训她,提起裙子就跑了。

  小圆把脸上的泪痕仔细抹干净,走进去嗔道:“瞧你把三娘子吓的。”

  程慕天把她叫到身旁坐下,“你还没把铺子的契纸送回你姨娘家?”

  小圆诧异道:“你如何知道的?”

  程慕天压低声音道:“我偷着把几个铺子改了我的名字,契纸连夜送到你姨娘家藏起来了,我知道她一心只向着你,必是可靠的。”

  “你胆子也忒大了些,怪不得爹下死命打你。”小圆瞪大了眼,竟有些不相信这是最守规矩的程二郎所为。

  “我为何要这样做,你不是都知道了么,三娘子平日不吭声,心里什么都明白。”程慕天把头埋进了枕头里,声音有些发闷。

  小圆觉得程慕天的反应过大了些,不解问道:“不就是丁姨娘有了身孕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家娶姨娘不是为开枝散叶,就算把家产分给她们一半又如何,咱们自己又不是挣不来。”

  程慕天抬头看着她:“那你当初怎么不把铺子分给你哥哥们一间?”

  小圆脱口而出:“那不是家产,是我凭双手辛苦挣来的。”

  话刚出口,她突然理解了程慕天的心情,他为程家的生意出入风雨好几年,那些铺子哪一间又不是他辛苦挣来的,突然要将自己的心血拱手让人,除了圣人,谁肯舍得。

  她见程慕天神色黯然,借三娘的话安慰他道:“丁姨娘怀的是男是女还不定呢,你也莫太心急。”

  程慕天哽咽道:“不是我心急,是爹他太心急,才知道有了身孕就拿你的嫁妆钱来试探我们。”

  一切都明朗起来,小圆恍然大悟,程老爷借丁姨娘的租金要算计她的嫁妆钱,原来是在试探她是否是个贤惠听话的媳妇。“爹试探了一回,怕是失望了,所以下狠心减了我手中的家用;又见你也不和他同心,越发恼怒起来,所以将你打成这样——说起来还要感谢爹,不然你还在外头东奔西跑照料生意,哪能有时间和我独处?”

  小圆一边说一边将手探进程慕天的衣裳里去,程慕天涨红了脸,偏又身上疼动弹不得,急道:“咱们现在处境艰难,你还有心思调笑。”

  小圆眉头一挑:“怕什么,你娘子养得起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