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公子独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你瞅啥

公子独秀 菠菜菜菜菜菜 2098 2019.08.06 10:18

  “高墙独院雁来秋,枯亭潇潇摧花柔,情系一字难落墨,古来断肠几经休。”

  “名《雁秋》...”

  “好一首雁秋,无论是意境还是思绪,都被表达的淋漓尽致。”

  “杨兄高才!”

  “情系一字难落墨...甚妙甚妙。”

  “当饮三杯。”

  杨旭对夸赞之人一一还礼,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不骄傲,不过谦,气度非凡。

  不少人听闻过此子的名声,今日见到真人,果然不虚传,赞许之声不绝于耳。

  临坐前,杨旭略微挑衅的朝姜唐那里看了看,让姜唐很是费解。

  “不错,在闺怨诗中算得上中乘之作。”康泓微微点头评价道。

  显然,杨旭作出此诗,挽回的不单单是他自己的面子,还是大厅内一众才子的面子。

  姜唐微微撇嘴道:“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差评。”

  “兄弟懂诗?”朱有慌忙文咽下嘴中的食物道,说好的一起做文盲呢?

  康泓也是看向他,无故方矢可不是姜唐的风格。

  “呃,他老瞅我...”

  “......”

  朱有文竖起了大拇指,康泓则是用扇子抚了抚额头,对姜唐无语。

  诗会还在继续,下面又出了几首,奈何无法与杨轩的相比,毕竟闺怨诗实在不是他们的强项。

  最终,连带上《雁秋》,一共也就三首被那侍女抄录了去。

  众人唱衰,没想到这诗会的第一题就触了眉头,气氛有些低迷。

  “杨兄,你可看见那人?”杨轩刚刚回来落座,许姓青年便开口问道。

  “自然,虽然换了一身像样点的衣袍,但脸面我还是记得清的。”杨轩轻笑一声答道。

  许姓青年欲起身看看,被杨轩制止,淡声的说道:“莫要打草惊蛇,我倒要看看这厮有几分本事,卓小姐未参商事之前,素有才女之名,若接下来此人好无作为,当然不可能入的她法眼,我也不屑与之相比。”

  此话说出,其他人也不在多说,继续这讨论接下来会出何题。

  “雅南大家,此题共选诗三首...”侍女回道莳花馆的船舫后,恭敬的将抄录的诗句呈上。

  只有三首?

  小姐姐们或多或少有些不解,往年诗会的题目,最少也能出五首佳作,为何今日只有三首?

  雅南大家倒是早有预料,笑说道:“题目出的怪癖,想来让那些才子们费了不少心神,能有三首就不错了,丽儿,念吧。”

  丽儿打开卷轴,将三首诗依此念来,然而除了《雁秋》之外,其余两首都是泛泛之作。

  “原来是杨轩...”

  许多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坐在雅南大家旁边的卓诗茵,早在两年前就传出杨轩追求卓诗茵的新闻,奈何终不成就。

  没想到今日杨轩也来了诗会,十有八九就是冲着卓诗茵的。

  苦恋几年,倒也是个痴情的种子,在坐的许多姑娘,说不羡慕有些作假,毕竟杨轩无论是人品还是才识,都是上选。

  见众人看向自己,卓诗茵视而不见,时不时与雅南交谈几句,不发表任何言论。

  见八卦无从起头,众人又将注意力转移到诗词之上,虽然杨轩的诗只是表现在“怨”上,但表达的思想也很贴近现实。

  哪个少女不怀春,封建社会的姻缘不必多说,自由恋爱基本不可能,但凡动了春心,迎来的可能就是无尽的相思。

  这首诗的下阕,也算是称得上脍炙人口。

  整体上虽然有些不尽人意,也算为第一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不再过多品论,雅南开口道:“第一题已过,接下来第二题,各位姐妹,可有想法?”

  “雅南大家,既然闺怨已过,那佳期可待,我等刚才讨论了,欲题‘情结’。”

  又是好生直白的题目,硬是要把情情爱爱说到底。

  乞巧乞巧,明明是祈福的节日,硬是被一种思春的小姐姐弄成情人节,也许这就是“七夕情人节”的由来吧。

  既然是众人提议,自然不毁有反对,丽儿领着题目,又去了。

  “情结?”

  众才子哭笑不得,又与想象中的差别极大。

  可想到旁边一船的小姐姐有想谈情说爱的意愿,不少年轻未娶的,开始蠢蠢欲动。

  不再多余的废话,开始费劲脑汁想句子。

  这题目比第一题好多了,古往今来,特别是在李唐时期,男女之情的经典诗词倒也不少。

  而且此题范围广,情景也好,意境也好,可选的地方很多。

  这不,没一会儿就有不少人纷纷响应,一首接一首的诗词下来,倒也出了不少佳作。

  杨轩又一首诗词名列其中,不负才子之名。

  “杨兄才思如泉涌,在下甘拜下风。”

  “哪里哪里。”杨轩拱手还了还礼,照旧看向姜唐,惹得姜唐有些恼火。

  这给人的感觉就是:你瞅啥?

  瞅你咋地!

  文人动墨,武人动手,姜唐不文不武,差点没站起来骂街。

  可是杨轩每次都是点到即止,眼神挑衅的手段,火候恰到好处,让姜唐很窝火。

  康泓看出了端倪,皱眉道:“姜兄,你跟那杨轩有过节?”

  “我哪知道,就在卓府见过他一面,当时觉得这人还不错,谁知道是个神经病。”姜唐郁闷的回道。

  “何为神经病?”朱有文插了一句嘴。

  “傻子。”姜唐没好气道。

  朱有文闻言呵呵笑道:“好词,真新鲜,既然是傻子,理他作甚。”

  康泓则诧异道:“你今日去了卓府?”

  “是啊。”姜唐点点头道:“我做的茶叶生意,就是跟卓家合作,所以今天去签合同。”

  “怪不得。”康泓瞬间明白了原委,让真像大白道:“他是将你当做了情敌,所以才会如此作态。”

  情敌?

  姜唐闻言差点没跳起来,他来到这个时代几个月,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饭都吃不好,哪有心思去泡妞。

  既然没有女盆友,情敌怎么解释!?

  “这杨轩追求卓府小姐,人尽皆知,今日又是乞巧,你一个陌生男子去卓府,不引人遐想才怪。”康泓淡笑道。

  这也行?

  那我是不是看一眼你老婆,你老婆就会怀孕?

  同样的道理,他去卓府,也不一定就是与卓诗茵谈盆友。

  知道了原因,姜唐不生气是假的,心道这小子要是老老实实的,大家互相瞅瞅也就算了。

  否则动嘴还是动手,姜唐一百个不虚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