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疑云迷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一串字母的谜底 之二

疑云迷踪 那天我不在 2138 2019.03.22 07:00

  高兴当然高兴,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失落嘛,大概是以后再也不用同易天同居了。

  为了感谢易天与王同这么些日子以来对自己的照顾,洛亚在电话里头说了,要请他俩吃饭。

  易天这一回倒是幽默了一把,说请吃饭可以,不过吃啥?在哪里吃?得由他说了算。

  晚间,还是那家大排档,到底是人民警察,处处为人民着想。这一顿饭钱还没有超过两张毛爷爷。

  洛亚就开玩笑,说她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准备,预备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大放血的,不想两位警官却替她省钱了。

  易天就笑了。

  “如此倒是我们的不是了,不然喊老板再来几只帝王蟹,大龙虾再来一只肥的。”

  洛亚难得豪气。

  “尽管点,紧着我手里的五张毛爷爷点,再点多了毛爷爷他老人家不同意,毕竟他老人家最反对铺张浪费。”

  两位警官毕竟只是开玩笑的,大排档那盆里头的帝王蟹与大龙虾十分庆幸它们又逃过了一劫。

  至于这赵石头是如何找到的,易天说分水县公安局陈局长的电话里头讲得很清楚,找到赵石头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以后洛亚再也不用担心这赵石头从医院里头跑出来吓人。

  话说那一日分水县三医院运送车在途中抛了锚,一车精神病患者都跑得没了人影。

  出事的那一晚上九死一生的三医院的白仁心医生,在医院昏迷了十多天之后醒了过来。

  那一晚上,是三院最后一批运送的病人。

  赵石头虽说以前杀了不少人,但二十年过去了,这娃在医院里头呆得十分安静,从不闹事,相当好管理。

  这赵石头的日常就是成天对着医院的墙壁宝里宝器的傻笑,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就开玩笑,说这赵石头晓得自己个犯了错,这二十年以来都在面壁思过。

  所以医院里医生们都觉得他不具有危险性,比起院里那位三天一大闹,两天一小闹的女疯子要好管理得多。

  其实人家三国里头已经给后人讲了十分要紧的道理,譬如关羽大意失荆州,马稷失街亭的典故。

  奈何总有后人理解得不透彻,就出了事。

  这一晚三医院就将杀人犯赵石头与几个普通的精神病一起运送,而且没有采取更多保护措施。

  就医院那部年岁都有十五岁的面包车,再加上面包车后厢改装过的铁笼子上面挂了一把生了锈的锁。

  在去分水县新城区的路上,司机老王还跟白医生聊着天,说这最后一趟病人送到了,就可以回家好生休息休息了。

  两人闲话家常,先是从老王的老婆谈到了老王的儿子,再到老王的儿子该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又从白医生的媳妇谈到老王隔壁邻居那个爱八卦的婆娘。

  两个人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包车后厢那个生了锈的铁锁啥时候开了的。

  当然更没有注意到赵石头已然悄无生息地绕到了驾驶座的后面,当赵石头以瞬间的手法抹了老王脖子的时候,白医生还以为老王开车在打瞌睡。

  直到他在后视镜里看到赵石头那一张恐怖的脸,和他手里那把反着白光的水果刀,白医生才反应过来。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辆老爷车已然失了控,撞向了前方的电线杆子上。

  逃命当然要紧,可要紧的是,偏偏白医生这一侧的车门给撞凹进去了。车门半天打不开。

  所以给了赵石头机会,当那把刀插入自己后背的时候,他借力踹开了车门。

  终于将自己给挪到路面上的时候,一二三四五个精神病人嘴里吼吼吼地朝自己围了过来。

  外围的赵石头正咧了一口大白牙朝他阴森森地笑着,那个意思白医生大概懂了。

  翻译过来说是:嘿嘿,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那一帮精神病到底行动不如常人那般利索,白医生倒是从重围中找到了空档奔了出来。

  可当他奔命的时候,没想到在那个弯道之上,来了一辆疾驰的车,一下子就将他给撞出了二十米远。

  警方在医院的病床旁边给白医生做笔录的时候,白医生一张脸白得要命,一双眼睛惊恐无比,说他在三院当医生大概二十来年了,那赵石头来医院的时候是他当时的老院长一起接收的。

  老院长退休之后,他就接了治疗这赵石头的班。

  这么多年以来,他还为自己的治疗成就而自豪,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犯在他的治疗之下,已然温顺得如一头小绵羊一般。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赵石头智商超群,他居然可以隐藏二十年而不作声,简直太吓人了。

  他在怀疑,这赵石头精神究竟有没有问题。

  他这一怀疑,倒让警方吓一跳,如果赵石头不是精神病患者,那么他逃脱在外,将是什么样的一个后果?

  所幸,二十多天之后,分水县警方在出事的那条国道边边上的大山里找到了赵石头。

  在这二十多天里,其余五个普通精神病患者都找到了,最后找到赵石头时,全局,全县,乃至全国人民都松了一口气。

  这建国以来最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死了,那是他最好不过的归宿。

  找到赵石头的时候,他趴在深山的一棵粗壮的柏树下。身上穿着从老王身上扒下来的灰色毛衣。

  遗憾的是,赵石头此时已然面目全非,大概死之前因为饿得难受,又不晓得找吃的,那一张脸将那棵柏树都给蹭掉了皮,所以警方从面目上判断不出来他的身份。

  但他那光得可以照得见人的光头,是三医院所有精神病人的标志,即使是女病人也是如此。警方已然判定此人非赵石头莫属。

  为了谨慎起见,警方找来了精神病院的医生辨认,医生从这人的身形,高矮胖瘦上判断,也点了头说这就是赵石头。

  赵石头的死因很简单,就是饿死的。

  陈局长头顶上连日以来的阴霾立刻犹如拨云见日般舒畅,开玩笑说。

  “这脑壳有问题的毕竟和正常人无法相比,他不饿死天理不容。”

  为了进一步确认赵石头的身份,鉴于赵石头的直系亲属都在20年前去了,警方又采集了赵石头堂叔的血样,与死者进行了DNA比对,结果出来,相似度极高。

  对于这种结果,在警方的预料之内,不过是走一个程序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