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龙王大人在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治伤

龙王大人在上 雨魔 2179 2019.07.05 08:00

  两人目光在空中相碰,刀疤脸的脸色有点难看,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过来,却被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子给全打趴下了。

  关键他还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方法,才能诡异的让自己脑袋剧痛,瞬间失去战斗力。

  不过有一点,他虽然不知道张青阳用了什么方法,但是毫无疑问,这种超出他理解方式的攻击方法,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他很后悔答应刘候过来帮他找场子,结果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刀疤脸心虚的别过脸去,挨个把躺在地上的小弟们给踢醒过来。三三两两的互相扶着离开了。

  这里很快就会有联邦警察出现调查,张青阳虽然有南陵书院的光环,但也不想被请去联邦警察局喝茶,马上瘸着腿离开了现场。

  张青阳没有去学院,也没有回家,而是换了个方向去了李从军家。

  “这是怎么了?”李从军看到张青阳惊讶道,“一身伤,快进来。”

  张青阳笑笑道:“和街面上的混混发生冲突了,李叔,你可千万别和我爸说。我怕他揍我。”

  李从军上下仔细看了一遍,用完好的那只手在他身上一些部位捏了捏,摸了摸。最后坐在那,松了口气道:“骨骼没问题,其他都是皮外伤。”

  “老婆,把药水拿过来。”李从军对他老婆喊了一声。

  张青阳坐在那,浑身上下都难受,不是这块疼就是那块疼。好在判断正确,李叔因为是当兵出身,又干保安啥的,他家里很大几率有药水之类的。

  李从军给他倒了杯水道:“先喝点水润润喉。平常看你有礼貌又客气,打起架来却很拼命。没看出来,没看出来。”

  张青阳口干的厉害,嗓子眼都冒烟了,抓起茶杯一口闷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连喝两杯,才舒服点。“不拼命不行,对方人太多。”

  李从军很欣赏道:“不错,有些时候就是得拼。我们军地里,凡是敢拼的都活得久,也最厉害。那些怂包,看到对方人多就腿软,通常第一个死。”

  张青阳道:“李叔,看来你要早点把军中格斗技教给我了。”

  李从军道:“行,那这两天你每天都到我这来,我教你一些把式。先从腿练起,手臂的力量有限,腿的杀伤力才是整个身体最强的部分。”

  李玉芳拿着几瓶药水走出来,李从军道:“老婆,你先用那个蓝瓶的涂他脸上,这个消肿消的快。”

  李玉芳倒了一些药液在手心里,涂在张青阳脸上青肿的部位。

  张青阳感到在自己脸上揉搓的手温柔而有力,动作不疾不徐,一看就是个老手。想必是经常给李叔上药水,已经达到熟能生巧的地步了。

  药水涂在脸上,好像大片的冰雪落下,迅速将脸上的皮肤温度降低。随后丝丝沁人的凉意逐渐渗透进去。

  原本火烧一般疼痛的部位神奇的凉爽起来,好像一场绵绵不绝的细雨落在炙热的地面上。

  “好了,再给他上白瓶的药。”李从军道。

  “等一下,”李玉芳道,“大丫头把我的镜子拿过来。”

  女性就是细心些,很注意照顾别人的感受。两人七岁的大女儿抱着一面镜子放在张青阳面前。张青阳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虽然还是能看到一些青肿,但是比刚才包子脸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

  张青阳大喜:“这样回去,我老爸老妈应该不会太在意了。叔,你的药也太神奇了。对了,你为什么不开一个跌打损伤的医馆呢。你的药这么好,肯定生意很好。”

  李玉芳叹气道:“以前也想开过,但是医馆需要执照。要一大笔钱,我们哪有这么多钱。这几年又要了多多,家里更没钱了。”

  张青阳道:“这么好的药,不能开医馆太可惜了。李叔,你有没有想过去别家医馆当个坐堂医,专治跌打损伤呢?就凭你这手艺,应该很多医馆都愿意吧。”

  李从军脸色不好看,哼了声道:“那些医馆没有一个不是打我药膏配方的主意,还不愿花钱。这是老子传男不传女的宝贝,怎么可能平白的给出去。要不是老子手底气够硬,就被他们给抢了。”

  李玉芳道:“我和你叔就连夜跑了,逃到这里。青阳,你可千万不能把这个药膏给说出去啊。”

  李从军一挥手道:“青阳这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宅心仁厚,绝对不是那些奸猾的商人可比的。你放心吧。”

  张青阳也向李玉芳笑道:“婶子,你放心吧。这是你们的传家宝,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不过以后恐怕会经常来麻烦你和李叔了。”

  “好了,赶紧涂上白瓶的。”李从军催促道。

  李玉芳打开白瓶,一股兰花的清香首先漂出。她挖了一大勺放在手心里,细心地敷满张青阳整个面部。

  张青阳感到凉意淡了许多,但是白色药膏的质感要更加柔和。

  不一会儿涂满全脸。李玉芳将位置让出来。

  李从军走过来道:“把上衣脱了,再将你身上涂一遍,就行了。我这只有一只手能动,力道可能有点不均衡,你忍着点痛。”

  张青阳把上衣脱了,李从军将蓝色药液倒在他的背上,就在红肿、淤青的部位揉搓起来。

  张青阳感到背上不是一只手,而是铁砂,粗糙的厉害,力量也大的厉害。

  有好几次张青阳都被摁的叫起来。

  旁边大丫头和多多都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张青阳一疼的叫起来,两个小家伙就哈哈大笑。理直气壮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张青阳的痛苦之上。

  前胸后背都揉了一遍,又上了白色的药膏。

  张青阳感到自己似乎死了一遍,这比之前与刀疤脸一群人打架痛苦多了。

  李从军喘了口气道:“这段时间养的身体有点虚啊。就这半小时的功夫,都有点出汗了。好了青阳,再过一个小时,你就可以把药膏擦了。你这就是个皮外伤,休息个两三天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中午在这随便吃点,下午教你腿法。”

  张青阳气喘吁吁的站起来,感觉自己好像比李从军还累。“谢谢李叔,那我中午就在这蹭个饭。”

  张青阳轻轻活动了下,全身上下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疼了,还是……已经被摁的麻木了。

  白色药膏的药力绵柔、持久,这一会儿让然在不断的向着身体释放药力。而且冰凉的感觉被一股热意所取代,受伤部位好似浸在温暖的温泉中,舒服的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