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棒球之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2 家

棒球之魂 望忘妄 2497 2018.05.20 12:13

  谢谢yingxue6623的打赏/

  听了沈秦的叙说季嘉泣不成声。

  “啧啧!女人就是多愁善感,多大点事情?”男人这会儿可见不得女人哭啊,尤里把季嘉赶去洗漱,自己又出去抱了个袋子坐会萎靡的沈秦边上:“我们是一家人!家人之间永远不会出现抛弃的事情,送你狗之前没和你先沟通是我不好,待会儿我就送走。呐~这个是另一个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别送走。”沈秦抽抽鼻子,视线越过尤里看向门边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小法斗,胖乎乎的身子趴在地上,实在是可爱:“我不讨厌狗……也……不怕!”

  这是实话,他只是害怕那个由狗引发的回忆而已,一个大男人被一只小奶狗吓成这样,说出去也丢人。

  尤里笑着说:“你自己决定,别忘记你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就像嘉说的,我们还等着你以后赚钱给我们花,可舍不得送给别人去!啧啧,我花了那么大力气教你,你赶走我就跟你急啊!”

  沈秦也就是哪一瞬间两世的记忆混杂起来有些情绪失控,这会儿缓过来了倒是就没事儿了,拿过尤里的礼物一瞧乐了:“旧手套。”

  这是一只美津浓的捕手手套,虽然保养的很好,可和新的还是有些区别的。

   “这是我打少棒时就一直用的。”

  沈秦左瞧右看,倒是比新手套软的多:“那我可要好好收起来,以后没钱吃饭了拿去网上卖掉,听说你多签名球可以卖……”

  “胡说八道什么?”尤里没好气的瞪眼:“是给你用的,旧手套比新手套好用,不过你得和新的交换着来,省的万一哪天坏了猛一下换了找不到手感。”

  还有这种说法,沈秦看着那只粉嫩的手套有些尴尬:“这个颜色……我还是用我黑色的那只吧……”

  “粉色不好看吗?”尤里不解:“这是小时候母亲节的时候我们队赢了的奖品呢!”

  在国内一个男人粉嫩嫩的怕是会被同龄人取笑。而在美国却不这样,每年的母亲节,大联盟就会有一系列的活动,特供的粉色球棒,球衣,球帽,甚至是粉色的球鞋,护具……可以说整个球场都会被染成一个粉色的海洋,球员们的母亲也会被请来现场看儿子的比赛……

  沈秦歪了歪头:“你们家三兄弟都在大联盟打球,母亲节的时候你妈妈去看谁?是不是……”

  咚!尤里气笑了,毫不客气的给了沈秦脑袋一下,这才绕回正题来:“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这里的医生自然指的是心理医生了,其实这种事情在联盟中并不少见,例如被触身球打伤的打者也许会在身体痊愈后害怕内角球,总是规避……再例如投手自此内角球也投不进好求带什么的……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他不认为和沈秦直说有什么不好。

  沈秦本身原来是个医生,对这些事情了解也不忌讳,今天之前也没想到曾经那些记忆竟然对他现在的影响还是那么大,自己也是有些后怕,想了想也同意了。

  见沈秦没有拒绝尤里也松了口气,心理这方面的治疗如果患者不配合,呐就是强制去瞧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于是也就不在说这个话题,把狗抱到沈秦床上:“你们两个以后要做好朋友的,既然不讨厌就好好交流交流!汪汪汪!”

  说着就大笑着走出去了,沈秦一阵无语,什么汪汪汪啊!回过头来正和那只米白色的小法斗对上眼,水汪汪的大眼睛……“果然长得很像猪啊!就叫小猪吧!一只美国狗取了洋气的高大上的中国名字!骄傲吧!”

  不提沈秦和小奶狗如何交流,尤里这边出了房间却是收了笑容,上楼又是搂着季嘉一阵安慰,把刚才与沈秦的交流说了一遍,才叹了口气:“你是对的,那件事现在果然不是告诉他的时候。”

  季嘉无力的靠在丈夫的胸口,声音哽咽:“那心理医生……没接触过这方面,你球团的队医有这块的吧……联系一下?”

  尤里却是拒绝了:“我不赞成找他们,甚至是当地的也不建议,秦其实很敏感脆弱,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周边有人知道,你知道的,现在恶劣的孩子也不少,到时候有些口角把这事情扯出来也不好。”

  “那怎么办?”

  “我和队里的心理医生谈下,他们一个圈子认识的人多,问他能不能介绍个……最好是来美交流之类的,真不行我们请过来或者送秦过去都好,只要他能把那些不好的事情都撇起,不要成为禁锢他的枷锁才好。”

  “yoyo~谢谢~”没想到丈夫想的那么细,季嘉很是感动。

  “啧!也就这时候喊的亲呢点。”尤里好笑的帮妻子抹去眼泪,又刮了刮她的鼻子:“话说,你那个年龄18岁是个什么意思?噢现在该是19了!”

  季嘉一阵脸红:“意外……意外……”

  ……

  红雀医疗团队中专门负责给球员进行心理疏导的队医是个叫梅尔的中年男人,听了尤里的请求后也很上心,同样认为不去寻求当地医生是一个好的选择,于是也就推荐了一位从日本过来交流的医生上杉池:“不过他呆的时间不会很长,如果问题严重的话后续会比较麻烦。”

  “不麻烦,到时候还有问题的话让秦去日本也没问题,只要能够对他有帮助。”

  “建议你最好别参与,你现在太红,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放心~”

  有尤里这句话放着梅尔也就放了心,这么年轻却对家庭这样有心的男人可不多见,一边感慨着一边就转头去联系上杉池了。

  上杉池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心理医生,对梅尔介绍的这个病例也很爽快的接受了,毕竟对于赚钱实在没理由往外推,何况于他的职业而言,多接触一些病例是好事。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小病人和他接触的所有同龄的病患全然不同,不仅不抗拒治疗,反而配合的很,而且在治疗过程中还会时不时的掺入自己的看法,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面对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一般。

  “你将来的理想是从医吗?”上杉池很是好奇,他并不知道尤里的身份,每次过来沈秦家了都只有他一个人,听梅尔说是因为家了长辈有事去了波多黎各。

  根据豪宅,豪车,地段看来,这家人的经济条件应该说是非常之好,难道是有钱人的癖好?让孩子小小年纪的就开始学医了?还是家里就是从事这方面的?所以从小耳濡目染?

  理想?从医?沈秦摇摇头,现在想想上辈子自己为什么会学医?也许只是为了传说中的家属红包?

  上辈子苦日子过多了,总想多赚一些,让自己过的好一些,也能多多帮助老院长,至于理想……还真不知道。孤儿院的日子让他很早就不再憧憬,只想在现实中尽可能的活的轻松点。

  不过现在的理想的话……沈秦笑着说:“想打棒球,做一个好捕手!”

  ……

  关于心理问题,太空人的大白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年身患抑郁症的他离开球场去了滑雪场工作,不过他最终克服,重新回到了球场,并在17赛季帮助太空人拿下了世界大赛冠军,同时这也是太空人的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私以为现在社会,好好放松喘口气还真的蛮难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