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棒球之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1 朋友!谢谢!

棒球之魂 望忘妄 2338 2018.05.27 17:10

  谢谢犇楍炃的打赏^0^

  ……

  沈秦对身后的一切压根就不知道,他觉得自己现在接球很流利,可是手感不对,接球进去容易,却总容易卡住,不能很顺畅的拿出来!

  要知道传杀的机会就那么一点儿,最佳的时机,只要一卡~就会错过。

  “手套的问题吧。”寇驰趴在网上:“每次练习都觉得你用那只粉色手套声音比较好。”

  沈秦现在用的是寇驰找人送来的临时替代品,虽然也是很好的牌子,可和用久了的又细心保养的手套肯定是不一样的。

  “尤里让我现在新旧交替着用。”

  寇驰干瞪眼:“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怎么……”

  这种话后面一般是个迥异的转着,沈秦连忙提问,让寇驰把后半句傻蛋之类的话给咽下去。

  “尤里说的交替使用,是想你把新手套给用软,到时候如果临场要换,也不会猛的一下不习惯,总之捕手的手套比较容易坏,你一个坏了如果修补不了或者要回场,那在使用下个的同时就要重新开始弄个新的了。尤里应该是这个意思。”

  “有些野手手套用个十几年也是正常的。0”寇驰说的笑起来:“没想到你那么蠢!”哈哈哈~终于是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了~

  沈秦瞧着得意洋洋的寇驰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没想到?当初尤里怎么说的来着?好像确实是说要换着用,怕不习惯……可是竟然是寇驰说的这个意思?而不是到时候用新的也不会不习惯的意思?是要把新的用成旧的?

  要不要觉得我那么聪明啊!

  都不解释解释的!

  “啪~”沈秦把手套一甩:“走了走了,别占人家地方,我决定明天仔细观察拍摄,回头问问尤里觉得这样的训练方式有没有可取的地方。”

  “可取的地方肯定有啦,不过我觉得适合自己的最好吧。你看,人人都说我会是个好游击,可反而是和你比赛的那次做三垒手比较开心。”

  话题跳的太快,沈秦有些无语,不过也不得不说寇驰说的有道理,就好像那次比赛,在左外野的位置上他守得很漂亮,打击也不错,可整场下来还没有和上杉秀也那半局来的爽快!

  谁叫私心里他就是想做捕手嘛!

  两人正说着话外头跑完步的球员们陆陆续续的进来开始做力量训练,有些甚至开始做打击训练。

  不过倒是都没用到自动发球机这一块,大多数对着打击笼由别人喂球进行练习。

  照理说沈秦他们也应该这样,可一个刚开始习惯木棒,一个又要专门练习接坏球,可没有哪个好心人能那么耐心的帮忙!这种时候机器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再加上两个人的脸皮又厚,完全没有被一群‘大人’包围的尴尬,反正没人用,就一直霸占着投球机了。

  “这两人简直是毫无自觉!”陈思鹿很想上去叫两人离开,可见友山监督没有反应,又想着两个孩子难得玩一次也就没去赶人。

  倒是李子怡难以置信的说:“他们打的很好啊!”

  “小小年纪就学大人拿木棒了,好到哪里去~”

  呃……李子怡挠了挠头没回嘴,陈思鹿是来了日本后从漫画入的棒球坑,很多东西正在慢慢学习中,也就是那种理论知识一套套,实战还没玩过的类型,和她争论显然没有半点意义。

  “你去和他们说下明天别这样了,占用别人的时间不好,你们都是男性应该比较容易沟通了。呃……”说到这陈思鹿又想了想:“还是等回房间再说,小孩子都要面子。”

  李子怡笑着说好,只视线又是在拍摄间隙转到沈秦那边:是真的动作很漂亮,他还没见过那么灵活的捕手。咦?不练了?

  陈思鹿也奇怪:“你们不玩儿了?”

  “今天的量够了。”寇驰把毛巾盖到沈秦的脑袋上,虽然看美职的人不多,可在场的都算是棒球人,万一呢?再万一看过那不知所谓的八卦呢?毕竟连小凑原这种不知道几率低到哪里去的事件都能遇到,那还真是什么都不好说。

  “看你们兴趣那么浓,还以为超爱棒球呢,这才练多大会儿呢?这么懒可是打不好棒球的哦。”

  寇驰有些不开心了,他想让沈秦赶快回房间,这么一路毛巾盖着没什么关系,可这会儿所有人都往这边看了,人站着一动不动再盖一个就很诡异了,这女人还挡着做什么呢?

  他是个美女控不错,可也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当下就将陈思鹿轻拉到一旁,直接把沈秦给推了出去,这才笑眯眯的说:“哎呀~我们还年纪小啊,洗澡去先啊……bye~”

  瞅着两个走的死快的人陈思鹿有些傻眼:“至于嘛……寇驰明明这几天……是个温柔的孩子啊!这是被秦这个冷脸的给传染了?而且秦是化妆了还是毁容了?要这样遮着脸?”

  李子怡也有些懵:“刚刚被球砸到脸了?”

  不提陈思鹿两人的无厘头猜测,这边回了房间的沈秦也是无语的扯下毛巾擦了擦汗:“要不要这么小心啊,再说了,其实我是不介意别人知道啊,骂我什么也好,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我在不在乎是我的事情……”

  “住嘴!”寇驰这猛的一嗓子倒是真唬了沈秦一跳,见过他无赖、犯懒,还真没见过这样儿的。

  寇驰深吸一口气,似乎要把愤怒的情绪给压下:“亏我爸老夸你懂事,懂事个屁呢!你不在乎别人在乎啊!尤里在乎、季嘉在乎、我也在乎!不然我们是瞎忙活什么呢?尤里每年这个时间都应该在波多黎各的,现在和季嘉一直在圣路易斯处理你的事情,美国和中国不一样,你出了这种事情社区的工作人员会认为是尤里他们没有尽到好好照顾你的责任!”

  “事情往严重了说,真要剥夺抚养你的责任也不是没有可能!还有啊,你以为勇士高中很好进呢?那是教会学校!对于挑学生严格的可以上天!再加上尤里他们是新来的,并不是本来就是教会区的人,曾经也没有家人在这所学校就读,你要进去可不是扔点钱就行了的!”

  “还有啊!我陪你飞那么远过来就是希望你开心点,好好治疗!你倒好了!自己都不在乎!我……”

  沈秦呆了!他是绝对的高智商,可是同样的,因为曾经的经历,情商低的可怕,他当然知道无论是尤里、季嘉还是寇驰,都对他好的没话说,可这仅仅是知道,却从没主动的想要去了解过他们是怎么样帮助自己,是会有多困难,以及会面对什么。

  总是心安理得的接受,太自私了啊自己……

  “对不起!”说不出心中的酸涩是感动还是懊悔,沈秦张开了两辈子的第一个怀抱,拥抱了这个与曾经的自己属于人生两端不会有丝毫焦急的朋友,声音有些哽咽:“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