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萧三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蓟城五雄

萧三郎 净地之娃 3214 2021.01.14 09:04

  回到客栈,三娘和依依都急不可待的问为什么是正对通道的那一面墙。

  萧三郎故意拖延,放慢速度的说道:“这个嘛,要是你们两个表现好,我就给你们上一课。”

  说完,把脸伸出去,示意她两亲一个,以资奖励。

  两女却一人用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故作要打的样子。

  他也装作被她两重重的打实,身体后仰,作摔倒的样子。

  一阵大闹过后,三娘问道,

  “三郎,咱们还是看信吧。”

  “不急不急,我还是先告诉你们为什么是正对通道的那一面墙吧。通常心怀不轨的歹人,他们都不会相信主人会将暗格装在最显眼的那一面墙,所以通常会选择先找两个侧面的墙壁。当你费尽心思的找遍了侧面两面墙没有发现暗格的时候,一般都会情绪低落,而这时候检查正对通道的墙的时候,多半不会那么仔细,草草的检查一下地位的墙砖便会放弃。明白了吗?”

  三娘和依依露出非常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一时间,竟然让他感到十分骄傲!

  他把信打开,小声的给大家读着‘萧三郎,我是负责追杀姬公子的晋国杀手勃匉,夷哲心胸狭窄,要致我于死地,于是我把你大嫂放了,然后逃亡到我师父的静修地,没有他老人家许可,暂时不便告之。写这封信是想跟姬公子言明事情原委,不求原谅。为表歉意,特奉上一大礼,但此大礼需萧兄弟自己去取,它就在燕国八风岭的主峰雪山洞里。’

  “夫君,你说那山峰里到底是什么宝贝啊?那个叫勃匉的会不会忽悠我们呢?”

  依依关心那里到底藏着什么,萧三郎和三娘也都想知道。

  但勃匉那坏蛋没有说呀。

  这胃口吊得简直是满分!

  “到时候就知道了呗。”

  说完色眯眯的看着依依。

  “但是我现在就要知道你的秘密...”

  这一夜,三人皆是精疲力尽......

  ......

  清晨,天还没亮。

  三娘和依依还睡得正香。

  萧三郎在三娘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三娘睡意犹在,努力睁开眼睛。

  “三郎,怎么那么早?”

  他将手轻轻放在三娘的嘴唇上,示意她尽量小声一些。

  “三郎好偏心,你尽顾着依依,那么早叫醒我,还不让吵醒依依。哼。以后不理你了。”

  三娘嘴上那么说着,行动却背叛了她,一把将他拉了过去,她的香唇立时便贴了上来。

  一阵激烈的热吻之后,他将嘴贴在三娘耳朵上,小声说道,

  “三娘,我马上出去找小李,叫他带一封信回将军府,把我们的下一步行动告诉家里。”

  三娘依旧紧紧的抱着他。

  “你到哪里去找他?客栈已经被烧了呀。”

  三娘并不知道返回的路上萧三郎已经跟小李约定好了联络地点。

  “我们约好地方了。你有什么话带给谁吗?”

  “你信里帮我跟六夫人说一声,我会好好照顾依依妹子的,另外帮我问大家好。”

  六夫人对三娘格外上心,三娘自然觉得亲近一些。

  人就是这样,别人对你付出的多一些,你可能就会觉得亲近一些,反过来,关系没有那么亲近的人,如果你对他付出多一些,是不是可以改善一些呢?

  希望三娘能早些明白,自己能主动的付出,拉近与大嫂的关系。

  “我出去以后,你把依依叫起来,你们抓紧时间化妆。燕国八风岭路途遥远,我们要尽早上路。”

  三娘已经坐起身来,但还是不肯放开他,用力的抱着。

  他脑子里被强行灌入很多知识,但很多他不能理解和领会,比如如胶似漆,他可能也是此刻才明白它真正的含义。

  出客栈前,他用神识扫视四周,发现只有几个二流高手,他们都不是三娘和依依的对手。

  确定没有高手在客栈,才安心出门找小李去了。

  这也是总结了上次在灵寿的不足,连登樊大师这样强大的存在都没有任何感觉,这是致命的错误。

  ......

  跟小李交代完回到客栈,三娘和依依早已经化好妆等在那里。

  “干粮备足没有?”

  他问的自然是三娘,依依还小,所以考虑自然没有那么周到。

  “出发吧,都准备好了。”

  一行三人三骑,狂奔在北上的官道上。

  越往北,风沙越大。

  他们都蒙上了面巾,快马加鞭,一鼓作气赶到了临易。

  “三郎,我们要不要在临易住下?”

  三娘一边为他拍去脸上的尘土,一边问三郎的意见。

  “天色还早,我们要尽可能的赶路。快马加鞭应该能到蓟城,我们到蓟城休息吧。”

  说完,萧三郎看了看三娘和依依那满身尘土的样子,挺心疼的。

  “只是辛苦你和依依了。”

  “夫君,我不苦的,你看我多开心。”

  依依说着,做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她越是这样,他的心里越是难过。

  “三娘,咱们需要补给吗?”

  “你和依依在这里等我,我去补充一些干粮和酒。”

  三娘说完便要走,萧三郎一把拉住了她。

  “辛苦了,三娘。另外,我们要准备一些棉衣了。”

  三娘走后,他为依依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拉着她的手问她。

  “依依,嫁给我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怎么会,我高兴都来不及。夫君,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在告示榜看到你的时候,你和我面对面离得那么近,我的心就已经是你的了。”

  依依说到这里,脸红了。

  “都是夫妻了,还会脸红吗?”

  他仔细的看着依依,心里万分感慨,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能够改变那么多,现代的人们却连烟都戒不掉,可想而知依依为自己付出了多少。

  他心里再一次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辜负依依对自己的真情。

  三娘回来了,带了好多包裹。

  “三郎,我们真应该租马车,这个棉衣太占位置了,不好放啊。”

  三娘有些牢骚。

  “我们分一下吧,每个人带一点儿。”

  说完他们分了一下包裹。

  “若是马车,你们也不用那么辛苦。但越往北路越不好走,马车不方便,只能辛苦你们了。”

  牢骚归牢骚,三娘也只是说说,听到三郎这么说马上就收敛了。

  “我们出发吧。”

  ......

  让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根据他们在临易的时辰,是可以赶到蓟城再休息的。

  但北方的环境恶劣,他们遇到了沙尘暴。

  分明才是酉时时分,天空已经像黑夜时分了,能见度极低。

  “三娘,这样不行了。我们要找一个地方躲一躲这沙尘暴。”

  他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四周风声太大了。

  “前面好像有房子。”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那里。

  这是一座废弃的土地庙。

  “你们怎么样?”

  进入土地庙后,他第一时间询问三娘和依依的情况。

  “很好,就是满身都是土。”

  依依也回答道:“还看得清我的脸吗?早知道我们就不用化妆了。”

  萧三郎拿了一些干粮和酒出来分给三娘和依依,他们就坐在地上吃了起来。

  “三郎,北方的地没有海边潮湿,在这里休息一夜应该问题不大。”

  三娘观察真仔细,刚坐到地上就能分别出和临淄的区别。

  “那咱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你和依依先睡,我守着。”

  “那我一会儿替你。”

  三娘拉着依依,两人靠在一起,正要准备休息。

  “这天杀的老天爷,说起沙尘暴就起,也不给人一点儿时间躲避。”

  土地庙外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三娘,我们到后面躲起来。”

  他们迅速躲到土地公公像后面。

  “大哥,你坐这里。”

  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拍了拍地上的土。

  “五弟,哪里都是沙子,别拍了,就这样坐吧。各位兄弟也都坐下休息吧。这狗日的天气,要不然咱们哥几个能赶到蓟城,一边喝酒一边玩着女人,多舒服啊。”

  三人从土地像后面悄悄看了一眼,进来的是五个人。

  其中被叫作大哥的人,个子高大,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

  那个老五,个子不高,身上背着一柄菜刀模样的刀,刀身很短,比菜刀稍微长一点儿,倒是很符合他的身材。

  另外还有三个人,一个络腮胡,长得很粗狂,但却长着一双老鼠般大小的眼睛,看上去很不协调;

  还有一个长得比较标致,装扮像极了一个书生,手上也是拿着一把扇子,就这漫天尘土,他还在不停的扇着,我真想出去问问他这是热呢?还是热呢?

  最后一个人穿着道袍,手里却拿着一把戒尺,那戒尺乌黑乌黑的,应该是上好的钨钢打造。

  这时候,那个长得极不协调的络腮胡说话了。

  “我说大哥,你就别说女人了,说得我痒痒的。今天咱们蓟城五雄要在这破庙玩沙子了。”

  道士打扮的说道“老四啊,这还不是怪二哥,非要接那个什么玄勾的悬赏任务,去灵寿杀一个叫萧三郎的人。在那里待了几天,连个屁都没有发现。”

  “老三,不是我非要接那个任务,杀一个人能得到黄金百两,这样的任务很难得啊。再说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呢?天底下那么多英雄都接了这个悬赏任务。”

  那个书生就是道士口中的二哥。

  “行了,行了,老三。这是大家都同意的。”

  书生一手摇着扇子,一手背在背上,摇头晃脑的说道。

  “不过现在事情朝着咱们有利的方向发展,任务更新了萧三郎最新动向,那就是八风岭,要去八风岭,蓟城是必经之路。所以咱们应该火速回到蓟城布置。”

  听到这里,三人相视一眼,满眼的不可置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