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三、有朋自远方来

天界传奇 华表 4692 2005.05.14 20:20

    凌泰的双眼充满了兴奋的目光,他是典型的无政府主义者,道:“这到也不错,好吧,我没意见。”哈,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游侠式生活,曾经在中学时的梦想,现在居然有机会,简直太棒了。

  徐明也想按自己的想法自由的玩着去少林寺,道:“就按你说的办吧,省得到时我们三人又吵又闹的,不过,还是要提醒一句,时间法则,自己千万不要被时间法则给消灭掉。”和以前学校组织旅游一样,到了地儿就散伙,这是最关键的,大家都是大人了,哪里还需要互相盯着。

  “知道啦!你可真烦啊!”凌泰用力拍了拍徐明的肩膀,差点没把他拍下桌去。

  许志杰道:“我们先一起在这里玩上半个月,后天分头走,具体路线和一些准备明天晚上再说。”事情刚谈妥,原来那个伙计的饭菜已经送来了,菜肴也够丰盛,有椒盐乳鸽,鱼头豆腐,带把酱肘子,鲜嫩爽口的西湖茭菜和莼菜,令人食指大动。

  毕竟是无公害无农药化肥培养出来的食材,保留有自然的鲜香,再加上柴灶文火烹煮,原始的饮食技术,许志杰三人是吃的痛快淋漓,三人各不相让,将桌上的菜一扫而空,酒足饭饱之后,再来一壶西湖龙井,许志杰三人都是大敢满足的神清气爽。

  忽然饭馆上一阵喧哗,引起了许志杰、凌泰和徐明的注意,稍侧耳倾听包厢外越来越响的人声。

  “这位公子,对不起,本店恕不赊欠,不记帐,您还是赶紧把帐付了吧,本店还要做生意呢!”三人听得出就是那个店伙计的声音。

  “这,我的荷包刚刚还在这儿呢,并非想白吃你们店的饭菜,只是钱刚刚被偷去,我实在是拿不出一文钱来。”这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语气中明显受过良好教育的。

  “别骗小人了,您身上这身绫罗绸缎可是上好的苏绣,可是一般人穿得起的,您就别再逗弄小人了。”店伙计明显把这个年轻人的话当开玩笑。

  “不是,在下此刻真的不方便,请暂缓一日,明天一定把双倍饭钱奉上,现下实在没有钱。”年轻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和羞惭。

  “你真的没钱?”店伙计像是打量着什么。

  “真得没有!”年轻人极力证明着。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要不你把你身上的这块玉留下抵做饭钱吧,你回头拿钱来赎也行!”店伙计倒是盯上了年轻人身上的一件饰物。

  “这,这怎么行,这可是一块和田宝玉,价值连城,这区区饭钱怎能和它相抵,就是同样的菜式一万份也抵不上这块玉啊,请你相信我,我去取钱,一定把饭钱还你。”年轻人好像有些急了。

  “算了吧,人心隔肚皮,鬼才相信你回去拿钱回不回得来,你就别装了,你这样的穿着没钱才怪了,这种事我见得多了,兄弟们,动手!”刚才还热情万分的店伙计语气变的冰冷,几个身着围巾像是做饭的伙计围了上来,掌柜地仍是头都不抬的打着算盘,算着帐,看来,这种阵式是没少见,饭馆的伙计也是轻车熟路。

  “你们想干什么?”年轻人语气颤抖着。

  “你说你身上没钱,我又不信你能拿钱回来,自然是把你这块玉抵做饭钱了,你不给,我就自己拿嘛。”

  “你这是抢劫,难道没王法了嘛!我的钱确是被偷了,又不是一定要赖你饭钱。”

  “王法?!要不要咱们上衙门里见见大老爷,看你,吃饭不给钱是没王法,还是我拿回我应该得的饭钱没王法?”

  “你,好大的胆子。”年轻人似乎有些怒了。

  “你才大胆呢,白吃饭是吧,没门,兄弟们,动手!”几个店伙计围住那个年轻人,正要动手。

  “等一下!”声音不大,但能令整个饭馆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就像是耳边响一样。

  许志杰走出二楼包厢雅座的门口,凌泰和徐明一脸流氓样,不顾形象的剔着牙,跟在后面。

  “什么事?这位爷,有什么吩咐?”为首的那个店伙计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充满极度的热情和真挚冲着许志杰略弯了弯腰,“你们不用吵了,他的帐和我们算在一起,结帐。”许志杰扔下一锭银子,落在店伙子面前,“这锭银子够不够。”此时正埋头算帐的掌柜也抬起头来,还有真有替别人付帐,看着许志杰的目光中充满了不解。

  “够,够了,还有些零钱!”伙计是眉开眼笑,白吃饭他也不想遇到。

  “算了,多余的赏你吧。”许志杰摇了摇头,他手里可是几万两银票,哪里还会在乎这点小钱,刚才扔的那锭银子足以付他和那个年轻人的饭钱的两倍了,但他对宋时的物价却丝毫不了解,白白便宜了那伙计。

  伙计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拿着银子交给掌柜,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走下楼来,凌泰和徐明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吃霸王餐的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多岁,面色白净,明显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显然受到很好的教育,家庭条件非常之好,而且衣着用色与普通布衣百姓有着明显不同,有少许贵族用的色调,身上还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不过许志杰三人倒是不太在意这种气质,现代人中太多了,明显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天之娇子。

  “多谢这位公子救急,请告诉在下公子的姓名和所住何处,在下一定将饭钱上门奉还。”那个年轻人满脸感激之色,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潮红面色正应纠纷的解决而渐渐退去。

  “不用了,人总有为难之时,不过你以后出门把钱包藏好,不要再被偷了。”许志杰淡淡地道,举手之劳助人对他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请三位公子留个姓名,以后有缘,我愿与各位把酒以谢今日之恩。”年轻人像是被凌泰和徐明两人肆无忌惮的目光给看得毛毛的,但还是拱手问道。

  告诉他的姓名也无妨,反正以后也不一定遇到。

  “我姓许,名志杰,无字,这两位是凌泰和徐明,兄台贵姓。”许志杰指了指正两个流氓样的凌泰和徐明,那两人带着一脸坏笑向年轻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在下姓赵,名宗宝,京城人士,异日如能在京城相遇,一定必当重谢!”

  “那有缘即见,告辞了。”许志杰也无意与他多谈,省得一会儿又一个劲儿的感恩戴德的缠上他,拉着凌泰和徐明去了。

  刚要出饭馆的门,门外突然冲进四五个衣着光鲜携带兵器的人,许志杰三人身形连晃,避过双方的冲撞,与那几个人错身穿插而去,那几人中有一人略为皱了皱眉头楞了一下,但没有止步,仍是冲了进去。

  进门的那几人一见到那个叫赵宗宝的年轻人,赶忙跪下齐声道:“殿下恕罪!属下来迟一步。”

  店里几个伙计和掌柜闻言,浑身一震,呆若木鸡,特别是刚才追要饭钱的那个伙计头上更是冷汗直流,浑身一瘫软了下来,这年头还有哪个人敢叫殿下的,也不知这年轻人是哪个皇族子弟。

  其中为首一人面色喜悦道:“殿下,可找着殿下了,殿下没什么事吧。”

  赵宗宝面色如常,语气带着威严道:“起来吧,也没什么大事,也算你们有心,刚才在这个用膳,钱被人偷了,若不是适才已有人替我付了帐,恐怕你们要到衙门的大牢里去寻我了。”

  “好大胆子,敢把我家殿下送大牢,不想活了。”

  “哪个狗胆,一定要诛他九族。”

  跪在地上的几个人跳了起来,拔剑恶狠狠地盯着饭馆里的每一个人,只要稍有不对就把饭馆里的所有人尽数屠戮。

  “不用了,饭钱付了就算了,不知者不怪,你们拿出银子来,替我还给为我付帐的人,我可不想欠了家人的。”赵宗宝也不想深究这里的伙计,一副居于高位者不与小人计较的神态,“他们刚出门,就在你们进来的那会儿出去的,你们去找找。”

  拔剑的人闻言悻悻然收剑回去,仍是带着恐吓扫了饭馆里的伙计和掌柜的一眼,吓得他们魂儿都没了,这可是皇族啊,掌着生杀大权,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要你全家的命,你上哪儿告都没用。

  几个脚快的人冲出门去找许志杰他们三人的身影时,却发现人影早无,只得回来禀报:“殿下,那三人已经走得不见了,小的无能,请殿下责罚。”

  赵宗宝摇了摇手,“也罢,日后遇着了定着重酬就是,我们回去吧。”

  许志杰出得饭馆没几步,就听饭馆里传出“…殿下…”的话,稍是一楞,却是立即回复正常,对徐明和凌泰道:“真看不出,那个叫赵宗宝的人居然还是什么殿下,大概是什么王爷或皇子吧,难怪我总觉着他的气质和语气中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傲气。”

  “皇子也不关我们的事,咱们逛逛西湖老十景吧,感觉和现代的有很大的不同嘛。”凌泰倒是********想看看,宋时有着销金窝之称的杭州和现代有着什么不一样之处。

  “宋朝皇族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听说雷峰塔里有不少好东西哈,还有找灵隐的大和尚给我们抽抽签吧。”徐明也是对什么殿下不殿下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三人结伴在临安城内四处游玩,虽说他们原在九百多年后的杭州内住了近二十年,对西湖周围景色是了如指掌,但九百多年前的十大名景看起来又是另一般情景。

  游赏古灵隐,玉皇山,孤山,雷峰塔等临安名胜时,路上有少行人看到他们的不留长发,身着衣服又异于宋朝民间服色的样子不免在背后有议论,但许志杰三人毫不介意,仍旧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

  夕阳日下,白天杭州风景换成了另一种华灯初上的夜景,大有不夜城之称,许志杰、徐明和凌泰包了一艘画舫漂荡在西湖上,听着西湖船娘轻柔的弹唱,饮着龙井茶,品着些小点心,商议着三人分头上路游玩的事,坐一张木桌边,许志杰道:“我们先把财物分一下,想想什么时候在嵩山脚会面。”

  凌泰坐没坐相地半躺在在一条太师椅上,道:“我们半个月后到嵩山见面不就行了吗?”

  徐明则竖起耳朵半倾听在远处湖边寻花问柳之处传来的悠扬丝竹之声,道:“不行,时间太短了,又要游山玩水又要赶路,半个月根本不够,这里到河南的路可不近呢,我看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他是成心来享受的,谁叫这次算是半考察半旅游呢,当然得好好玩个过瘾。

  许志杰像数着扑克牌似的分着银票,一边道:“我看徐明说得对,我同意一个月后在嵩山脚下会面。”凌泰说法是骑着快马,一路不停的狂奔,他们又不是急行军去嵩山,自然要劳逸结合的走。

  徐明拿起自己一份银票,随手点了点塞进怀里的口袋,道:“我们三人走的路线我想好了,我走江苏,经安徽到河南,许志杰走江西,过湖北到河南,凌泰就走中路,直接经安徽到河南,进入河南后,我们三人各自随便走,只要记得一个月后在嵩山集合就行了。”反正中国地图谁都熟的很,也不怕谁会迷路。

  三人清点地分配了一下旅行必备用品,如药品,衣物和其他一些用品,当然也少不了专业的野战用品,保不准玩过了头,在野外露宿,看来幻龙准备的东西也挺充分。

  站在船头,许志杰将一只萧放在嘴边,稍稍试了几下音,轻轻的,吹出泰坦尼克号的《爱无止境》,配合着他的灵力,将萧音放大,愈发散播的更远处,清雅悠扬萧声撒下西湖,夜更深,月更明,这曲伴着的现代爱情典范之一的名曲,立即吸引住了西湖的湖上船只和岸边人们的心,他们哪曾听过这种充满深沉爱意,曲调别致的音乐,再加上许志杰刻意在凌泰和徐明面前卖弄,如同西湖上加了一套巨大的功放系统般,声音虽然不是很响,方圆数里内都是清晰可闻。

  湖上和湖边的丝竹声和人声都渐渐平息下来,只唯湖上浪水拍岸的声音,所有人都在侧耳倾听这闻所未闻的天籁之音,西湖醉了,人们醉了,都沉醉在许志杰这充满感情的萧声之中,这首《爱无止境》独特的格调久久的回响在耳边。

  画舫上那刚才还在为许志杰三人弹唱的姑娘也是眼中异彩连连,眉目生情,深深被许志杰的这一曲所打动。

  只余下听过这首曲子无数边的凌泰和徐明两人恶作剧般的鬼叫和坏笑声,好一阵挪揄之下,许志杰脸色又渐渐地开始不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