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聚沙成塔汇滴成海

天界传奇 华表 5277 2004.09.28 18:44

    十、聚沙成塔汇滴成海

  现在医院和银行帐面互通,凌泰的卡很快把钱打到银行帐上交足了押金。

  有了钱,杨伯被迅速送进急救室进行急救。

  许志杰和凌泰等人都坐在急救室门口等待着急救结果。

  “你好,请出示你的身份证!”两名警察站在许志杰的面前。

  “嗯?咦!”许志杰抬头一看,两个警察?找他做什么?!他又没杀人放火。

  “请问,什么事?”许志杰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疑惑不解地看着许志杰和那两个警察,莫名其妙。

  “有人告你人身伤害,请跟我们走一趟!”两名警察看了看身份证仍是认真的说道。

  “什么!有没有搞错,人身伤害?开玩笑,我们可不是流氓,伤害谁啦?警察同志,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未能许志杰发话,凌泰跳了起来。

  “是啊,我上午一直在这里,没有伤害过什么人啊?”许志杰有些奇怪道。

  “是这里的内科医生,举报你使用暴力,打伤了他,医院出具了一级轻伤证明!”警察不依不扰的说道。

  “诬告,又是那个混蛋,我们根本没有碰过他,哪里打伤他了。”凌泰几乎陷入暴怒中,他从未见过这种无耻之人,居然会为了一点矛盾故意陷害别人。

  “不要乱动!”许志杰挥手制止了凌泰的过激举动。

  “不会吧,我连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无怨无仇的打伤他,也太没道理了吧!”许志杰讲道,他觉得这件事可没有这么简单,受伤证明这种东西对于医院的医生来说也不过是写两个字那么简单。

  “先跟我们到警察局做一下笔录吧!”警察准备动手带人了。

  “好吧,我们跟你去一趟。”许志杰说道,事已至此,不到警察局不说清楚是不行的了。

  “阿泰,你留在这里看着杨伯,我去去就回来。”许志杰对凌泰交待道。

  “嘿,小西施,毛还没长全,想杀人的,让你破坏老子的计划,今朝把你点苦头吃吃,哼。”刚才与中年男子发生争持的医生望着许志杰和两名警察的离去,躲在人群之中阴笑着。

  那个医生转身掏出一只手机,拨了几个号码。

  “喂,老张啊,不好意思,你交待个事体没把你办好。”

  “本来几万块押金也会难住他们,再拖一些,那个老东西就没救的,半路杀出一个小鬼头儿,凶得不得了,吓了老子一头,还把钞票拿出的,各好,没办法,只好送去抢救的。”

  “本来老东西死歪,你就赔个几万块差不多的,如果救活,这个伤那个病,你又要被拖牢,没个几百万根本没个底。”

  “唉,算的,算的,你下毛子开车子当心点儿,不要再像今朝,撞人撞个半死,要么干脆撞撞死,一次性赔点儿,不死不活么,你该死,钞票付煞,各么好,要想办法一定要治好他的,钞票是省不来的。”

  “那个半路杀出来的小鬼头儿,老子弄个罪名让他去警察局荡一圈,公安局里老子有人,弄弄他也好,看他下次还敢惹老子,毛还没长全,道儿蛮蛮老,吃点儿苦头长长见识。”

  “唉,好,好,一餐饭算的,我们朋友还讲啥个钞票,你帮我,我帮你,毛正常,啊,对了,我的那个儿子工作现在介个说,噢,市府公务员,也好也好,总算有只金饭碗来东,真当谢谢你噢,好的,好的,下次再说,再见。”

  那医生关掉手机,一脸喜色地摸出根香烟点了起来,全然不顾边上墙上贴着禁烟标志。

  “哈,这下子儿子的总算有份稳定的事体做的,总比整天在外头混七混八耍流氓要好,可惜那个老东西,看他救人往我朋友车子上撞,又要老子帮他操心,早点儿断气,大家安耽,钞票也省。”

  忽然那医生觉得一丝不安,手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一个不稳,夹在手指里的香烟掉了下来。

  这时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双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杀气。

  “去死吧!”凌泰暴怒的咆哮着。

  凌泰知道一定是刚才那个医生搞得鬼,不由的在医院里寻找起那个无良医生里,正好,他听到那个医生打电话说的内容,傻瓜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白了这一切的凌泰当然发狂起来,世上居然还有这种人存在,简直天理不容。

  那医生只看到一只暴满青筋的拳头在他的眼前无限的放大,放大。

  “啊!”惊人的惨叫声撕扯着整个医院里所有人的耳膜。

  候诊大厅里,一个鼻青脸肿的医生全身抽搐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边上掉出一本验伤证明: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面部淤青多处······

  报应不爽!

  一个星期了,听那个中年男子也就是杨伯的二徒弟铁定国传来消息,杨伯经过抢救后度过了危险期,正在休养阶段,那次车祸使杨伯腿骨断了,需要在家休养半年,只是不能再出来练太极拳。

  凌泰的暴怒之下,那个医生真的应了他自己编造假验伤证明,不过在举报之下,其中的事实真相被未知原因给压制了下来,没有扩大化,而许志杰也因为凌泰抓住那个医生的把柄,在警察局里未受过刁难,只是简简单单的做了个笔录就放了回来,一切都显的风平浪静,连那个医生都没有再出来捣乱过,毕竟他当时打电话时说的话,被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的听到了了一些,找足证人对他自己也是不利的。

  得知真相的许志杰沉默了,事实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已经是他不能了解的范围。

  许志杰再次陷入极度郁闷之中,杨伯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这么不幸,那个闯祸的司机居然这么恶毒,无怨无仇的,撞了别人,竟然还串连医院的医生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想一不做二不休致人于死地,也就为了省了这两个连辆宝马都不值的钱,还好有凌泰张信用卡,不然真是中了那两个混蛋的计,宝马的司机和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给放了出来,只赔了六万块钱的医疗费就拍拍屁股走人,而那个医生居然没有被警察局给抓起来,只是在医院里罚了几百块钱了事,这倒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社会就这么复杂吗,他们的背后还有什么样的社会关系网,这不是他这个没有任何社会关系的人所能干涉的。

  难道钱就这么具有威力吗?许志杰平时只接触到学校的学习生活,一旦接触到现实社会中,现实社会的残酷性令他心灵受到一次次的打击,人与人之间的无情,金钱至上的观念,世态炎凉,难道人生就是这样毫无意义吗!

  许志杰心中不断的问自己,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残酷法则,在人类社会中竟然是以金钱和权力的集中为形式体现的吗?弱者注定要被淘汰?

  倒底凌泰经常拉着许志杰去杨伯的家里去探望,在与杨伯和几个练太极拳师兄弟之间的交流,让许志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还有一丝丝温暖存在,社会也不是那么冰冷。

  人类是有灵智的生物,在标榜文明的同时却是以另一种野蛮的形式进行轻视淘汰者,却不知道作为单个个体存在的人类却没有任何价值,人类的最高意义体现,却是在群体合作的一致性上。

  今天自己遇上了这种人性丑恶,差一点动了杀机,那自己这些同学们,他们会怎么样,是快意恩仇后被社会排挤,还是戴上一样的虚伪面具溶入到这个社会之中。

  一个个单纯善良的热血青年走上社会后,立即发现原本充满着希望的社会竟然是如此残酷现实,不断的碰头撞壁之后,无力改变环境的他们,也渐渐的学会改变自己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环境中更好的生存下去,当年的青春誓言已是不复存在。

  许志杰不禁打了个寒噤,那太可怕了,眼睁睁地看着周围的朋友同学,逐渐抛弃真诚善良,慢慢地戴上虚伪的面具面对着自己,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这种事情太多了,任何凶险的恶徒在幼年时期无一不是纯真善良的儿童,以后的变化却是为了适应环境后被潜移默化的结果,这是最可怕的地方,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改变一个人,那种改变是巨大的,不可违逆的。

  曾经有一个幼年时的玩伴,多么纯朴憨实,可有一次看到他时,奇装异服,染着异彩的头发,若不是被人拦住,许志杰还差一点认不出来,真得不敢想像,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居然成了一个满口你妈的、******的小混混。

  像身边一起读书的程刚,也听说是什么社会不良社团的成员,史远舟整天沉迷于影视娱乐圈,都快堕落了,这样下去,这些人的人生都是灰暗面,往日的真挚都将失去,面对的不再是真诚的笑颜,而是虚伪阴冷的应付和谋算。

  无法想像自己身边的朋友也将不可避免的陷入这种受环境的变化中,这种变质将令许志杰彻底对整个人类社会寒心,人类的存在意义还是什么呢。

  为了自己这些朋友,许志杰决心为他们创造一个能够真正适应他们成长的环境,权力和金钱要成为全改变这个环境的有力武器。

  一定要拥有足够的金钱还挽救这些人,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为他们创造尽可能纯洁的空间,让他们自由的发展。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一切的时代里,许志杰很清楚自己所拥有的知识,无异于拥有一大笔财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笔财富变为现金才是最重要的,空有知识没有资金,或空有资金没有知识这种事是很多的。

  虽然想干一番事业,只是手头没有足够的钱,经济时代,光有一身本领却没有英雄用武之地,正应了“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

  和任何一个老板一样,起初的原始资本积累是艰辛的,没有多少人是天上掉馅饼,被金元宝砸中的。社会上存在许多变数,很多人失败了,再重头来过,或者成功了,或者再次失败,这就是有些人能当老板,有些人只能一辈子替别人打工的原因。

  曾经利用暑假去打过工的许志杰深深知道,就算自己放弃学业去全力打工,面对社会上人情冷暖,同事之间的人际关系,工作上的虚伪,再经过层层盘剥后到自己手里可怜的薪水,能有自己的一番事业,那只是一个梦了。

  如果按照正常规律去打小工做起,原始资本积累需要花数年的时间才能积累足够资金,但对于人类短暂的寿命而言,这只是浪费生命。

  世界上想要一夜间暴富,许志杰自然不会去选择打砸抢偷,贩卖人口、军火或毒品这些非法行当来捞钱,有违天德的事他是不会做的,这可以归功于国家法律和道德建设的深入了,导致这个小伙子没走上歪路。

  但机会总是有的,近报纸上刊登出杭州市将要举办体育彩票活动,头奖三十万,国家允许的公众性赌搏活动,赚了亏了都是合法的,暴赚一笔反正不会良心有愧,许志杰决定去碰碰运气,捞些本钱。

  不仅要让馅饼从天上掉也来,还要让它掉到自己面前,这是许志杰的目标和自信。

  在体育彩票开始这一天,许志杰带着自己仅剩的五十元钱前去摸彩,这是他最后的全部家当,记得这还是半年前寒假时在外面给某个保险公司当业务员时赚来的,当时拉了30多个客户,理应有1000块钱的工资,可老板只给了600块随便找个理由给克扣了400块,就打发他走了,这个老板,嘿,真黑!老天爷怎么还不惩罚这种人,居然还让这家伙开起了大奔S320,这****的,现在都让许志杰恨得牙痒痒的。

  当许志杰到了那里时,看到整个卖彩票的地方人山人海,挤的都成堆了,在卖彩票的棚子前面尽是人头攒动,人气火爆,连维持治安的警察也被挤得动弹不得,就差挥着警棍镇压暴乱了。

  “My god!怎么挤得进去啊!”许志杰看到这么多人挤成一大片,正为如何进去而发愁,这时他才明白个人力量是多么渺小,尽管他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对于这么众多的人群,武力也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

  许志杰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扩展思维,他使用感应力一旁查看周围彩票上的符号,如同X光透视一般,彩票锡面下的内容浮现出来,一会儿功夫他就发现了有特等奖标记的彩票,他连忙抢上前去,顾不得别人咒骂,把那张彩票截了下来。

  点子就是这么准,视锡层若无物的挑彩票自然中奖率高的多了,哪里是抽奖啊,全是挑奖。

  许志杰悄悄躲在一边刮开彩票一看,果然是特等奖,这回赚翻了!许志杰欣喜若狂,以后吃喝不愁了,虽然短期内他读了许多书,但是仍摆脱不了见钱眼开的小资思想,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又挤到别的棚子前去看,彩票上的锡箔在他面前丝毫没有保密作用,好像和透明的一样,根本挡不住许志杰的超常视力。许志杰如同在菜场买菜一样四处挑挑拣拣,不一会儿功夫,他弄到了几张特等奖彩票。当他拿着彩票到领奖台兑奖时,工作人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愣住了,在这么严密的保密制度和技术下,作弊几乎是不可能,世上居然有运气如此之好的人,几个工作人员拿了彩票验了又验,都不敢相信眼前这是真的,看看彩票又看看许志杰,连话都说不出来。

  “哇!不会是真的吧!”一个工作人员终于想到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这,这,这运气也太好了吧!”另一个工作人员也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叫作嘴巴的语言器官。

  许志杰似真似假的告诉工作人员道:“我有透视眼,会挑彩票!”这可是他故意施的欲擒故纵之计,因为有时说真话比说假话更能骗人,果然在预料之中,在场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都只是摇头一笑了之,只当是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精彩话题。

  直至许志杰跟警车领钱时,领奖台上大部分人的眼光还是盯住他的背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羡慕的目光,嫉妒的目光,不平的目光和贪婪的目光,都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