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善恶有时终须报

天界传奇 华表 4757 2005.05.25 21:04

    在一声冷哼中,吴震海的骨架瞬间爆成碎片洒了一地,吴震海一生杀孽太重,今日竟遭粉身碎骨死于非命,这也该是他的报应,原子分解术可以破坏原子之间的引力,只要是物质都无法躲过被分解的结果,毫无顾忌下的许志杰仅仅是分解到芝麻大小的能量,吴震海的护身灵力就已经崩溃了。

  面色沉凝的许志杰忽然叹出一口气道:“唉,终于可以收工了。”丝毫没有刚才冷血无情的恶魔气势,看得徐明和凌泰一呆,一个人的风格居然可以这样变化的,反差也太大了吧。

  “看什么看,变态啊!”许志杰发觉两个兄弟的不对头,这样变态的眼神,要多恶心就多恶心。

  徐明和凌泰从未见过许志杰下手这么狠,全都呆住了,面无人色,从未看到过相知多年的兄弟居然也会有这么无情冷酷的一面,徐明对许志杰说道:“老大,你今天是怎么了?杀气这么重。”他也开始受不了许志杰刚才那时表现出来冷酷无情之心,尽管不是直接冲着他来的,但余威也是令他心头狂跳。

  许志杰叹了口气恢复原状,肃然道:“这也是为了死去慧光大师和少林众多弟子,哼!这家伙真是死不足惜!”

  凌泰故作恶心地开玩笑道:“你看,连屎都打出来了,你瞧你多恶心!”

  许志杰和徐明二人听了,一想到地上这一摊脏东西,同时大声作呕,凌泰的一句话杀伤力比许志杰的原子分解术还要大。

  气得徐明说道:“呸呸呸!刚吃过东西说这种话,你死定了!”举拳做势要打。

  许志杰骂道:“你这小子,还说我恶心,你连这么恶心的话都说地出来,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许志杰好不容易回复自己的心态平静,哪晓得凌泰居然再次把他的恶心感觉给引发出来,真是招打。

  凌泰则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不过许志杰和徐明在庞府的人来之前,迅速脱下黄金护甲藏了起来,同时收好龙纹玉琮,如果让人发现了,马上就知道许志杰他们是故意的,杀吴震海是蓄谋已久的事情了,而且黄金甲也是一件令人心生不规的宝物。

  不一会儿,远处脚步声越来越近,庞太师与太师府的人及众宾客都赶到现场,几乎到场的所有人见到吴震海粉身碎骨的模样吓呆了,不少女宾都尖叫起来然后当场晕倒,不少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人都吓昏了过去,没昏的全部就地大吐都吐起来。

  庞太师好像失了神一样的站着,自从吴震海进了太师后,就一直是庞太师得力助手,而且常用舍利为他延寿,将舍利的能量贯注给他,使他一度恢复到年轻时的状态。现今吴震海惨死,庞太师的长生不老之梦就彻底破灭了,这怎能不让他震惊呢,本想从许志杰三人那里赚一票,可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庞太师此刻恨不得立刻将许志杰三人碎尸万断,无奈他们双方签下生死状,生死各由天命,加之许志杰三人又有杨延昭和包拯这朝廷一文一武两个重臣在背后撑腰,一时还动他们不得,庞太师只好暗自咬牙切齿,对许志杰三人是恨之入骨,心想一定要找机会报复。

  许志杰早就察觉了庞太师的心思,他对庞太师施礼道:“庞大人,拳脚无眼,对于吴拳师之死我深感惋惜,我代表我的二弟凌泰在这里向你赔礼了,请大人多多原谅!”

  许志杰一句话把杀死吴震海的事推给凌泰,免得别人以为是他和徐明插手杀了吴震海。

  庞太师当然不能当场发作,而且在此之前凌泰早已利用他和吴震海之口把退路封死,他只好强笑着故作无所谓道:“哪里,哪里,这是吴拳师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凌大人武艺高强,老夫实在是佩服之至。”他表面上说得这么客气大度,暗地里气得肚子快要气炸了。

  凌泰上前对庞太师说道:“现在酒已吃得差不多,庞大人明日还要上早朝,为了庞大人身体,早点休息,就不叨扰了,下官就先告辞了。”

  庞太师故做挽留道:“怎么这早就走了,不多待一会儿。”

  许志杰代两个兄弟一拱手道:“不必了,下官告退。”他这回心里是乐坏了,赚到了,干掉大敌吴震海不说,还顺利捞回龙纹玉琮,这一趟古代之行算是没白来了。

  庞太师只得送他们三人出府,只是气得暗中直咬牙,长生不老梦又空了。

  许志杰三人回到包拯的府中将事情经过对包拯说了一遍,包拯总算松了口气道:“太好了,吴震海已死,舍利也已夺回,本官也可放心了。”他接着对许志杰三人说道:“不过今日你们三人已经得罪了的那庞太师,我想他一定不会就此罢休,他必会寻机报复。”官场上那套东西,包拯早就知道庞太师下一步将会做什么了。

  凌泰眉飞色舞说道:“放心吧,凭我这样的绝世武功,就是有百万大军也安能奈我何。”许志杰和徐明同时放声大笑,许志杰捧着肚子笑道:“吹什么牛?今天要不是我和徐明暗中帮你,那吴震海三两下就把你收拾了。”

  徐明也笑道:“摆摆空架子还算是绝世武功?你一点力气都没用就想将功劳据为已有,不要百万大军只需一万就可以把你解决,吹牛不打草稿!”

  凌泰说道:“你以为是小学生写作文!吹牛当然不用打草稿了,许志杰把杀吴震海的责任推给我,庞太师报仇第一个就要拿我开刀,你们倒好,杀了人让我背黑锅,功劳你们拿,别想得美了!门都没有!”

  展昭说道:“你们就别争了,下一步庞太师肯定会报复,我们得商量一下对策。”许志杰说道:“我们首先要保护好舍利,庞太师那边嘛!我也不担心,反正我们大不了走人。”

  徐明说道:“至少我们也能自保,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包大人,展大哥就请你们放心好了。”展昭和包拯齐声说道:“那你们要多加小心了!”

  在睡觉前,许志杰让凌泰把舍利用一层金箔包好暗藏在九龙断魂枪中,就是神仙也抢不走。

  睡到半夜时,院处闪进一条人影,那人身着夜行衣,持着一柄长剑在许志杰三人所住的院内向许志杰三人的屋内张望,见周围没有动静,屋内的人也睡地很深沉,那条人影来到凌泰房间的窗前,用手指轻轻点破窗纸向屋内窥探,看到凌泰躺在床上正鼾声大作,便取出一个长有半尺的小铜管,一头插入窗纸上的洞中,一头对着嘴往屋内吹气,哧!一声轻响一道白烟射向凌泰。

  这是迷烟,有极强的麻醉作用,只需吸入一丁点儿就使人昏迷不醒,那人用剑轻轻撬开凌泰的窗子,双手搭在窗台上双脚一蹬一个前滚翻入凌泰的房间,正当他脚还未落地之时猛然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涌来,被狠狠地震出窗外。

  那个黑衣人被震地发出啊的一声,声音甚是娇嫩,嗓音尖细,原来是个女子。

  睡在另外两个房间的许志杰和徐明同时手持兵器从自己的房间跳了出来。

  虽然许志杰是睡着了,但他的灵力即使是沉睡之时也可察觉方圆数百米内一草一木的动静,那女子一跳入院内,就被他察觉,迅速用心灵感应叫醒凌泰。

  凌泰睡梦中心头一震,老大传来的信号传来有人偷袭,所以假装熟睡诱敌深入,他并没受迷烟的影响并趁机将来者一掌打出窗外。那女子摔出窗外后勉力从地上爬起,见已被人包围迅速挥剑向许志杰和徐明两人剌来,她在受伤之下出剑仍是迅捷异常,狠辣无比,可许志杰却比她更厉害,他以接近音速的剑法,仅一剑便挑下了那女子脸上的黑布,许志杰和徐明待看清那女子的脸时不由齐声惊呼道:“是你!”

  “是谁啊?”凌泰从自己房间内跃出,原来那女子就是缠着许志杰一路跟到少室山的方冰云,怎么今晚来偷袭许志杰他们了。

  许志杰看见方冰云嘴角流出鲜血,明显是刚才被凌泰震伤了,许志杰面对女孩子向来心很软,此时也是心中一软,他对凌泰说道:“你怎么下手这么重!看,把她把打伤了。”

  许志杰掏出一块手帕,替方冰云拭云嘴边的血迹,轻声说道:“唉,你又受伤了!”

  这句话声音虽轻,但令方冰云全身一震,陷入那无尽的回忆之中。

  “当我几乎认为自己快死定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双眼如若星尘般迷人,一脸的温柔,我从未见过这么有吸引力的男人,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质让我头一次感到那么的安全,经历无数血腥杀戳的我在他坚实的臂膀下,我好像找到了一个平静祥和的港湾,那么温暖,那么温馨,真的好想睡一觉。”

  “我的伤渐渐好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治好我的伤的,那么重的伤,受了神河帮那些高手重创之后,我几乎认为自己是死定了,但我还是活着,活就是一个奇迹,而他,也是一个奇迹。”

  “那个男人真是奇怪,时而像儿童般幼稚,时而像经历沧桑般沉稳,我从未见过有如此气质的男人,武功那么高,而江湖经验近乎于白痴般的可爱,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习惯了他每日嘘寒问温,送汤送水,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天啊,我怎么会有这种傻念头!”

  “许志杰,志杰,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真像他自己所说的,真帅气,呵呵,我当剑术老师,那家伙可真笨,明明是虚招,也要中计,我的剑指着他还真狠不下心刺下去。”

  “但做为一名杀手,是不能有感情的,被感情所束缚,就离死亡不远了,不,我绝对不会和志杰有感情,绝对不能,我要效忠于我的黑煞门,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家,有我的亲人,但,我和志杰之间总有什么联系,真说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方冰云脑子里胡思乱想,乱成一团。

  只听凌泰气道:“我不是你这种护花使者类型的人,我向来都是只会辣手摧花,而从不懂得怜香惜玉。”

  徐明问方冰云道:“方姑娘,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啊!”凌泰和徐明的话又把方冰云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俏脸微微一红立刻回复平静,倒底是经验丰富的杀手,能很快控制自己的情绪。

  方冰云冷冷地说道:“我是杀手,不论是谁,只要给钱,我就去杀人,不妨实话告诉你,我是来偷舍利子的。”

  “啊!”许志杰惊道,“是谁派你来的。”

  方冰云说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是杀手的规矩。”其实不用她说,许志杰三人都已猜到了是谁。

  许志杰说道:“我叫你不要再做杀手了,你怎么不听啊。”他真有些担心方冰云,一个女孩子家当什么杀手,杀人者人恒杀之,千古至理,但他没想到古代社会混乱,一些无家可归的儿童为了维持生命,被人利用学习一些特殊技能,如杀手这一行业,方冰云除了杀人,其他什么都不会,如果不去杀人换取那点可怜的酬金,还真得没办法过活,结果还不是一样要杀人抢劫。

  方冰云说道:“这是我的事,不要你操心,我问你,你要拿我怎么样。”她似乎要强行摆脱她与许志杰之间那种无形的联系。

  许志杰心里乱成一团,他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徐明看许志杰没有主意,于是他就说道:“这件事我看就算了,我认为方冰云心理上有些不正常,不如我们把她留下来进行治疗。”

  凌泰不高兴地对徐明说道:“你倒会趁火打劫。” 徐明回应道:“你总不至于想一刀把她给砍了?她可是老大的人,杀了他,老大可就不高兴了。”想想许志杰的厉害手段,他可是想想就害怕,凌泰这小子总是不接受教训。

  许志杰无言,只是叹了口气挥手说道:“唉,算了,放了她吧,以后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语中透露出一种无奈,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至今以来唯一能令他心动的女孩却无法摆脱一个杀手朝不保夕的命运,也可以说是有缘无份吧。

  凌泰和徐明双双向以奇怪的眼神看了许志杰一眼,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徐明无话可说便放了方冰云。

  “唉!~~~~”方冰云也似乎叹了一声气,头也不回搭身上墙飞身而去。

  许志杰目送方冰云而去,内心十分复杂,原本他可以把她留住,她说不定就是永远留下,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和生活,金丝雀也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关在牢中也不是双方都愿意看到了,关住了别人也等等把自己关住了。

  院内三人同时默然,各想各的,徐明和凌泰也出人意料地没有斗嘴,反而都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