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一、一赌定江山

天界传奇 华表 4511 2005.05.14 20:09

    浮云刀刘天北也是一惊,就凭凌泰在空中能够转换移动方向这一手来说,就已远在他之上了。

  刘天北自知不能示弱,吃招财赌坊的饭,就得替赌坊卖命,他横刀道:“小子,看你年纪轻轻,江湖经验尚浅,但出来混就得知道江湖的险恶,今天给你个教训,莫怪老夫刀下无情,看刀!”说着脚在梅花桩急跃,跳到凌泰近前就是又快又狠的一刀,果然姜是老的辣,这一刀封住凌泰可以闪避的三个方位。

  凌泰顿时产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他的身体发挥出超过人类的体能极限的体力,瞬间爆发出超人的弹跳力,腰部发力,连带腿,至脚尖,幅度不大的动作却带动了近150斤的身体,以一种极静突然变成极动的状态,如飘鸿般倒退出两三根梅花桩,拉开与刘天北这一刀的距离,发挥出九龙断魂枪的远程威慑攻击力,紧紧的锁住刘天北的刀身,虽然闪得精妙,但凌泰却暗下冷汗直流,暗赞好厉害。

  刘天北一刀不中,左踏一步又朝凌泰连劈三刀,绕着凌泰的九龙断魂枪的枪身的空隙砍向凌泰的喉,胸和腰,全是又狠又辣的杀招,步步紧逼,凌泰左跳右闪,连挡带架,仗着身体敏捷,不断在梅花桩上跳跃腾挪,而刘天北如履平地般,提刀紧紧压住凌泰,不让他有攻击的机会。看来这个刘天北也不是那么易与。

  凌泰哪里见过这种拼命的架式,一刀接一刀,行云流水一般,全往要害处砍,比早上那个女孩可厉害多了,攻击角度充满了计算,楞是把他封的死死的,拉不开攻势,他又要躲着刀锋,又要注意脚下的木桩,凌泰差点叫妈了,真想打110找警察叔叔,不,要叫军队,这时候想起老爸的好处来,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可惜手机在这里没信号,这该死的电信也不在这里设基站。

  正当凌泰胡思乱想之时,一股凛然刀气当面而至,吓得凌泰双脚一用力,腾空连翻筋斗闪身避过,但衣角却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幸好反应得快,未伤到皮肉。

  刘天北心中暗叫可惜,这小鬼别看身形壮实,但敏捷过人,刚才好不容易形成刀势猛然摧发出一股锋利无匹的刀气,却让这小鬼跃空闪过。

  凌泰在上面只顾逃的时候,站在梅花桩下的许志杰,悄悄地把刘天北的刀法和武功特点过目不忘地一一记在心里,暗暗的发挥出灵力波动,暗助着凌泰的逃避,否则光靠凌泰自己的这身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能撑到现在都未伤分毫已经是奇迹了,虽然现在暂时无法还手,只有先闪了再说。

  李掌柜也是一脸得色,大局已定,稳操胜券的表情,时不时的瞄向许志杰和徐明冷笑两声。

  刘天北见凌泰被砍得无还手之力,虽然枪上的力量不弱,但看出他经验不丰富,完全是一副生手的模样,刘天北心中暗自得意,将他的七十二路追风刀法更是得心应手,一刀接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刀随身走,顿时梅花桩上是刀气凛凛,看得桩下赌场的人是连声喝彩助威。

  不过,刘天北和那李掌柜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凌泰虽说逃得狼狈,还不了手,但动作异常敏捷,轻功远在刘天北之上,在刘天北的猛攻之下却丝毫没有露出败像,反而人如游龙般随着刘天北的刀忽进忽退,刘天北也感到这小子的难缠,爆发力和耐力随着时间的过去更显得可怕,而凌泰也渐渐适应了刘天北的刀招,自己活学活用地趁着这个老头刀招中露出的破绽,终于有一枪没一枪的展开了反击。

  看着刘天北连半根毫毛都伤不到他,李掌柜突然叫道:“速战速决!”倒底姜是老的辣,他也看出形式不妙来,这凌泰很有可能是在扮猪吃老虎,李掌柜人精似的,哪能不明白情况有些不妙。

  刘天北一听李掌柜的叫声,也猛然醒悟过来,他见无论出招多狠多快,凌泰仍是一脸笑吟吟的看着他出招,原本有些散乱僵硬的枪法也变得刁钻,渐渐从防守转到进攻上来,刘天北心想:“看来不让你看看绝招,你是不知老夫的厉害。”

  他激将道:“你怎么不出招啊!躲什么?再不出招就算你输了。”说着他刀式一变,凌空跳起向凌泰,人刀合一在空中一个回旋加速,刀刃三晃四转带起惨烈的刀风以惊人的高速向凌泰劈去,这是刘天北成名的三大绝招刀法之第一招灵鹫回翔,至今都未曾输过,刀法以迅猛凶狠,一击必中见长。

  人的适应性就是强,更不用说已是进化成超人类的凌泰了,在经过上午和不知名的女孩恶战后的凌泰也渐渐掌握了浮云刀刘天北武功路数,见刘天北这一刀异常狠辣,就知他要玩厉害的招术。

  凌泰见时机成熟,自信心大增,忽然气势大变,举起手中的九龙断魂枪迎上刘天北的刀,以硬碰硬,当一声巨响,火花四溅,刘天北被震出五六步,险些摔下梅花桩,而凌泰踩在两根梅花桩上分毫未动,脚下的桩爆开一丝裂纹,现代冶炼技术打造的九龙断魂枪上连条印都没留下,不论兵器还是力量上,凌泰都远胜一筹,他有自信在硬碰之下不吃亏。

  刘天北只觉虎口剧痛,一看竟已被震裂出多条口子,绝招出手居然还干不过这个小子,气得脸都歪了,狂叫道:“好小子,狂蛮的力气,再吃我一刀。”而内心却惊疑不定,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可怕的气势可不是装的,有一种像是久经杀阵磨炼出来的战士气势,明显是战场上的杀气,这个年龄明显是不太可能。

  看到扮猪吃老虎计划成功,凌泰笑道:“老头,你不中用啦!赶快回去养老吧!免得跌坏你这把老骨头。”他现在是摸透了刘天北的刀法风格,老练谨慎,刀法苍劲,处处充满计算,对付它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乱制定,打破他的计算常规,让他无招可算。

  刘天北哪受过这种气,他二话不说举刀又是三大绝招第二招浮云流水,是四十八刀连斩之术,刀如滚轮,连绵不绝,如长江大河一般向凌泰冲去。

  早已摸透刘天北格斗风格的凌泰神秘地微微一笑道:“雕虫小技!”举枪刺,劈,扎,点,挑,扫,连出三十六枪,看似对着空处乱挥,但总是像未卜先知般枪枪挑在刘天北刀锋上,就好像刘天北的刀故意凑上来的一般,枪身上传来的强猛劲力震得他气血一阵阵翻腾,差点忍不住喷出血来。

  渐入佳境地凌泰将枪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枪是一分长一分强,刘天北是近身不得,连刀都无法近到凌泰近前五尺之内。老头开始冒汗了,他从未遇上过这么强劲的高手,对方几乎招招都是他的刀法的克星,无论他如何变招,都是拿他的手或身体任何一个要害向对方枪迎上去。

  梅花桩上的形势顿时大转,失去先机的刘天北反而被凌泰一阵狂攻,先发制人的给压住,凌泰的枪法根本没有章法,想到什么招出什么招,一点门路都不让刘天北把握,更别提靠多年的经验计算了。

  眼见比武场上形势急转之下的李掌柜脸色也变了,他哪晓得平时镇场未尝败迹的刘天北居然被一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吃得死死的,心态从原先的大胜转为大败,如此大的落差令李掌柜心都在抽疼着,真是太气人了。

  刘天北实在是不甘心如此失败,猛然退开一步,使出他的最后一大绝招乾坤尽灭,手上青筋直蹦,连对划出一道道奇妙的弧线,刀尖震颤出慑人心弦的啸声,眼见就要发出汇聚出他几十年功力的惊天动地的一击。还没等刘天北蓄足刀势,凌泰的九龙断魂枪抢先挟着无匹的枪气从斜刺里直扑过来,枪尖上带着隐隐的电流,通过与刘天北的刀身接触,电地他半身都快麻痹了,手中的浮云刀划过的轨迹顿时一滞,最后这一杀招立刻被破解。

  大局已定,刘天北是输定了,而凌泰心中对刘天北的落败有些失落,这是对武者的尊重,最好的尊重方式就是打败他,练武者几十年,特别是这种有关名誉的争斗,更是决定着他的练武生涯,完全可以预见,刘天北落败肯定会被扫地出门,回家吃老米饭,至少在凌泰心中尊老之心还是有的,以和局定论也许对双方都有好处,想到这里凌泰手中的枪稍稍歪了一下,错开最强的攻击力量角度。

  刘天北心想此次定是完了,正当他绝望之时,忽见凌泰脚一踉跄,枪刺得歪了一些,但这一歪给刘天北留出了一个逃生的空间,机不可失,他连忙闪身向凌泰左侧一闪,避过了凌泰一往无前攻击,刘天北见凌泰一枪刺空顿时身后露出一个大空档。

  刘天北心道:“好机会,如果我一刀攻去,他的长枪一定回护不及,哼!你这小子肯定是死定了。”想着就手中刀一抬,劈向凌泰后背。

  凌泰长枪刺偏并不是他不小心,而是他看刘天北年纪这么大了成名不易,于是故意出错放他一马,没想到他不知进退,反而抓住这个机会从背后偷袭。

  梅花桩下的李掌柜一见此情形,都认为凌泰这次是必死无疑。

  凌泰临危不成,手扶九龙断魂枪末尾,用力一拧一拉,从枪尾拉出一小段枪身来,只听铮一声清越绵长地龙吟,顿时凌泰手握的这一小段枪身变成一只剑柄,在长枪中抽出二尺长雪亮的剑刃来,只见数条寒光一闪即逝,余音未尽时,凌泰的短剑已收回,闪出数步躲过刘天北的攻击,他的攻击在一瞬间完成,现场除了许志杰和徐明两人看清凌泰如何出招外,其余的全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凌泰的九龙断魂枪是由多种兵器组合而成,远攻近守,可任意拆分使用,古代人哪里会想得到这点,这就是凌泰最过人的阴险之处,九龙断魂枪的真正秘密就是拥有九种兵器形态:长枪,长棍,三节棍,短剑,链子枪,匕首,双节棍,短棍,狼牙棒。从枪身至枪尾拥有多个节构,可以任意分开多个组件,组成九个形态的兵器形态。

  刘天北从梅花桩上轻飘飘地跃下,他好像失神了一样低头呆看着手中跟随了他几十年的浮云宝刀,周围的人正要走向去问个究竟,可还没等李掌柜和手下走到刘天北近前,只听咔一声轻响,刀刃上掉下一片碎铁,刘天北手中正捧着的浮云刀刀背上出现了数条裂纹,随后那条裂纹迅速传遍整把刀,转眼好好的一把刀全身布满裂纹。

  浮云刀刘天北深深地叹了口气,微微一颤,手中的刀身立刻裂成许多碎铁叮叮当当地落在地上,只剩下手中的刀柄。

  李掌柜和他的手下全都愣在当场,个个被突如其的变化给吓得面如土色,事实毫无置疑地告诉他们浮云刀刘天北败了,而且败的很惨,连成名的兵器都让别人给毁了。

  李掌柜正要说什么,刘天北忽然摆了摆手,扔下手中的刀柄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步履蹒跚,弯着背,身形像是顿时老了十几年,当他正要走出赌场后院拱门时,转身望了一眼许志杰三人,他说道:“年轻人,将来的天下是你们的,我也老了,也该回去休息休息了,李掌柜,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拱手告辞了,虽然战败,但他也因此看破了尘世,不愿继续与招财赌坊的人为伍,而且他再也没有在这里的立足之地。

  李掌柜等人想要挽留,可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景心中不约而同的都浮起一股苍凉的感觉,江湖上又少了一个高手,战败者是不值得同情的。

  凌泰从梅花桩上跳了下来,而许志杰则如同蛇盯着青蛙般,对着李掌柜道:“现在我们已经赢了两局,剩下那一局也用不着再赌了,你也该实现你的诺言。”

  李掌柜这才知道许志杰三人的厉害,玩什么花样都不是这三人的对手,这几万两白银虽然肉痛,但也不敢去惹这三个武林高手,到底是小命要紧。

  知道这三位大少爷都是真正的爷,李掌柜陪着笑脸道:“好好好,小的马上去准备银子。”哪里还有刚才那种傲慢之气,称呼从自称在下一下子变成了自称小的,边上的打手的脸部表情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副卑恭屈膝的奴才样子。

  看来这个时代,拳头最硬的才是老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