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界传奇 华表 3961 2004.10.19 19:51

    夏紫媛在一边看着蔡健伟笨拙地反击,一次次的被打倒,眼泪都不禁急出来了,这是何必呢,老蔡现在只是欠债打工,没必要这么为自己,万一打出人命可怎么办呢,非亲非故,这样为了自己挺身而出,她越发心急起来,暗自怪自己长得比别人漂亮,给自己和他人带来这样的无妄之灾。

  “不要打了,我陪你一晚好了,不要再打了,呜呜!”夏紫媛几乎是带着哭腔喊了出来,她终于意识到,一个年青人是凭什么为自己这样去拼命,一次次的被击倒,一次次的爬起来,这是爱啊!以前她不敢相信,很多人追求过她,但她也看出他们都是一些轻浮的年青人,只是贪慕自己美丽的颜容,不值得依靠一辈子,终有一天会负心离去,自从眼前的老蔡来后,她的工作轻松了许多,许过重活脏活都被老蔡抢着去干了,收工后他都会为自己准备一些可口的汤点,以解一天的疲乏,使自己感受到从没未有过的温馨感和踏实感,此刻她明白,她已经离不开他了,他在她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像,自己以前真傻,怎么没有看出来呢?

  “小媛,你别管,妈的,看来要玩真的了。”蔡健伟抹着嘴角流出来的血,任谁都可以看出,他受了重伤,但他仍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再一次站起身来。

  而那个流氓头子,也渐渐不再是压倒性暴打状态,脸上的淤青也渐渐多了起来,要不是蔡健伟打架经验远没流氓丰富,加之没有使用灵力,凭他改造过后的体质,足以两三下摆平这个流氓。

  有点抓狂的蔡健伟终于爆发了起来,一拳打向流氓头子,流氓头子暗骂:“故技重施的白痴,找死。”闪身晃过,没料到,蔡健伟招式未尽,一个转身,反而抓住了他。

  接下来的场景可就是惨不忍睹了,这一抓可没那么容易松手了。

  “啊,哎哟,救命啊!饶命啊。”

  “看我的粤系濑尿牛丸拳法。”

  抓住流氓头子的蔡健伟可没那么容易松手,像抖麻袋一样用力一晃,强大的力道使流氓头子失去反应能力,接下来结结实实的重摔在地上,蹲下身来,双拳齐挥,好一顿组合拳,这可是他做肉丸,切肉末儿的绝技,右一左二的打法,把流氓头子当成大块牛肉来处理了。

  和做鱼丸一样,右一左二,打完了再翻个身,两头折一下,搞得流氓头子全身骨头都散了架,发誓再也不和厨师打架了,这简直是人家的俎上肉,太可怕了,居然还不忘往伤口上撒把盐。

  老蔡可是能做全套濑尿牛丸的人,做这道菜需要持久击打力,将牛肉以铁棒硬生生打生肉泥,没有惊人的耐力和击打力,可是做不了这道菜的,可想而知,如果将一大块牛肉以钝力打成肉泥的力量作用于人的身上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没人敢想像!

  一会儿功夫,蔡健伟又踹又骂的站起身来,地上的流氓头子已不成人形了,其他小流氓也全都傻掉了,身经百战未尝败绩的老大就这样挂了,而且是这么丢人输法儿,今天可算知道什么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濑尿牛丸好吃,但是把人来作濑尿牛丸来做,那味道可不那么好了。

  “哼,下一个!”初尝胜利的蔡健伟,冷眼扫了周围的其他流氓一看,看他们全部脖子后面冷气直冒,等着那帮家伙排队上呢。

  好可怕的家伙,被老大重创之下还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反败为胜,在场没有人自问能像他这么耐揍。

  夏紫媛见蔡健伟居然打倒了流氓头子,这刀功,哦不,应该拳功真不是盖的,意外的惊喜,使她来不及抹去刚才担心的眼泪,扑到蔡健伟身上,低声哭了起来。

  突享艳福的蔡健伟好像忘了满身的伤痛,一脸傻笑,任着夏紫媛扒在肩头,总算是英雄救美成功了,心中一阵暗爽。

  而此时像一摊烂泥躺在地方的流氓头子嘴里哼哼道:“******,弟兄们,给我废了他!”

  老大发话,小弟怎敢不听,几个流氓操起家围了上来,正要动手,不知怎么冒出一群人来,把围着看热闹的流氓们团团围住,想偷袭蔡健伟的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更是当场被打倒在地,被人又踢又踹,惨叫不断,典型的黑帮群殴镜头。

  “老蔡,你没事吧!”一个像是领头的人走上前来。

  是程刚,******,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蔡健伟想起今晚的这一场戏全拜他所赐。

  蔡健伟正要开口就骂,程刚却打断了他,说道:“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我和我的弟兄们迟到了,你是怎么回事啊?”看着蔡健伟满身是伤,而夏紫媛正像小鸟依人般在他的身边,好像已经英雄救过美的样子了。

  “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找的是一帮什么弟兄?”蔡健伟怒火冲冲的说道,夏紫媛在一边不解的看着他,对他说的话不解,程刚的弟兄们不是很厉害吗,把闹事的流氓全摆平了。

  看着已经被打地满地找牙的流氓们,程刚意识到蔡健伟好像有些说漏了嘴,说道:“我不认识他们啊,我的弟兄和我才刚到啊!你不会?~不会吧,真遇到了流氓!”

  这下子,轮到蔡健伟傻了,他还以为是地上躺的都程刚带来的演戏弟兄们,这回可是假戏真做,呵呵,玩大了!蔡健伟越想越害怕,太险了,要是被这帮真流氓干掉了,可就是父母白养自己了。

  “你没事吧!脸色这么不对,快去看医生!”夏紫媛看着蔡健伟脸色发青,直冒冷汗,还以为内伤发作,她不断用手轻轻拭去他头上的汗水和血迹。

  这回蔡健伟终于知道什么叫“害怕”了。

  “唉!~~”看来傻人有傻福,姻缘天定,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程刚不禁叹了口气,挥挥手,有两个他的手下,把蔡健伟和夏紫媛带到一边治伤去了,幸好为今晚演戏防止意外带有足够的疗伤药,这小子也算是命大,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再晚一会儿,蔡健伟可要只能按块数来计算了。

  程刚用脚把倒在地上不成人形的流氓头子翻了个身,露出面目来。

  “是你!”这张面目对程刚来说,并不陌生,那天和许多人追杀他和高山、徐明、凌泰四人时,也有这张面孔,当时这小子手里执着一把在钢制西瓜砍刀,狂喊着追杀他们。

  “可真是冤家路窄嘛!嘿嘿嘿!”程刚露出黑社会老大的面目,以杀止杀是他混黑道的行为准则

  “你,你是什么人?”这句话从已经打的不完整,并且满是血污的口中说出。

  “我,半个多月前的上午七点,江干区九堡!”程刚一脸冷笑的说道,报警半个月都没抓住当天砍他们的那帮流氓,今天总算是误打误撞地抓了一个,可真是苍天有眼啊,他正想着好好报复这帮人呢,来而不往非礼也。

  “是你!”看来这位大哥的脑震荡终于痊愈了。

  “你,你想怎么样!”那天可是砍伤了人的,今天这个流氓头子也感到自己落到别人手里,百分之百不会有好下场。

  “我想怎么办,你说呢!招出那天砍我们的人名字,地址,电话,家庭背景。”看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刚成了户藉警察了。

  “我,我不能说。”

  “是吗?不说!我相信你会死得很难看的,老三,老四!”

  “是,大哥”一个一脸坏笑的阴险无比瘦弱青年和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走了过来,这两人是程刚在道上混时结拜两个拜把子兄弟,号称“恶鬼”赵杰和“暴龙”易行天,最讲江湖义气,别看他们只是一个瘦弱青年和一个傻大个,实则他们是帮会中心计最毒的角色,号称整人专家,而壮汉更是天生的大力士,还练过气功,是个打死人不偿命家伙,打了人还自称是替天行道,他和整人专家号称刑讯二人组,逼供手段非比寻常,这也是他们两人经常进局子学来的实战经验。

  一分钟后,在非人道逼供和心理战下,“恶鬼”赵杰和“暴龙”易行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威逼利诱下,搞到了当天砍他们的全部人的名单。

  “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老蔡啊老蔡,你可是为我们出了口恶气啊!”程刚看着手上的名单冷笑道,只要查出这帮人的劣迹,找到证据,再往公安局一送,嘿嘿!不关个十年八年才怪了。

  “弟兄们,把地上躺着的家伙全给我送公安局去!”程刚向自己的手下发号施令。

  “是,老大!”几十人轰然应道。

  程刚这个黑道老大还真不是装的,手下也真有几个人。

  几十号人把躺在地上的流氓们横拖竖拽,拖走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有事,先走一步。”程刚看蔡健伟和夏紫媛正在卿卿我我,这个电灯泡可不能当,还是闪先。

  “健伟啊,你的弟兄怎么会这么凑巧来啊!是不是你叫他们来吃饭啊的!”夏紫媛也觉得蔡健伟这帮弟兄好像知道有人来捣乱一样,疑惑道,不过称呼蔡健伟的语气也变亲近了许多,蔡健伟这身伤可不是假装的。

  “嘿嘿!是啊,我经常叫弟兄们来吃饭,正好他们及时赶到!”蔡健伟又开始冒冷汗,还好夏紫媛自以为事的想了个合理借口,不然要是让她知道本来是要演一场戏的,非被她来个降龙十八斩,剁成扬州狮子头才怪。

  “噫,程刚他们呢?怎么没影了!”蔡健伟刚才光顾着沉浸在美女拥怀之中,忘了他的这帮弟兄上哪儿去了。

  夏紫媛见大排档被那帮流氓一闹,砸得一片烂摊子,不禁无奈,心中一转念,都是蔡健伟不好,不早点发威摆平那帮流氓不就行了,真是个混蛋。

  “老蔡,愣着干啥,还不收拾一下,不然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夏紫媛大发雌威。

  蔡健伟一楞,马上狂喜,像条听话的狗一样忙东忙西收拾残局,过日子,嘿嘿,这好像是夫妻间该说的话,看来她终于承认自己和他的关系了,有这句话,做牛做马都心甘。

  只是那两个小工心里有些不服气,这该死的老蔡,竟然夺取了女老板的芳心,成了大老板,以后没了使唤的对象,重活苦活又该轮到自己做了,好命苦哦!

  三天后,杭州各大报纸头版头条新闻“杭城破获有史以来最大犯罪团伙,涉案人数及百人,新一轮的严打大活动得到显著成效。”

  不过这些尽是记者瞎吹,实际上程刚动用了手下,以黑吃黑的方式,抓到人和证据,暴打一顿然捆上扔到公安局门口,塞了满满一院子。

  程刚在的组织也算是黑社会,控制地还算牢,在程刚露了几手武功威慑之下,手下的几个乱党分子倒也安份,没有被警察盯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