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云海林深何归处

天界传奇 华表 4743 2005.06.10 22:15

    许志杰三人见四团的人战斗经验日趋丰富,不再需要他们的指点,萌生去意,他们三人以帮助发展地方武装为由,向上级提去辞呈,从而实现他们脱离八路军,从这个时代自然消失的第一步,最后随便找个理由说是三人阵亡就行了。不论是许志杰他们三人的上级还是部下,都是百般反对,不过都不及许志杰他们三人口才了得,大家最后才好不容易同意他们三个的辞职报告。

  在寻找合理消失理由的路上,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路过了他们加入八路军所在的五石村,许志杰对徐明和凌泰说道:“离开这里那么长时间了,我们是不是要去看看我们的那些老朋友。”

  徐明和凌泰想的和许志杰一样,都点头赞同,于是他们一起向村里走去。可奇怪的是村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空荡荡的,到了村里,只见村子里四处狼藉,四处都是丢弃的衣物,破家具,房子里也被翻地乱七八糟,地上不时有一滩滩血迹,不少房子被烧成破砖烂瓦的一堆废墟,周围还不时升起火焰熄灭后的青烟,许志杰他们村子肯定被日本鬼子洗劫了,但不知村子里的老乡生死如何,许志杰三人气得咬牙切齿,日本鬼子太嚣张了,他们分头在村子中搜索幸存下来的老乡,可找了半天,只找到十多具无辜群众的尸体,却没有发现一个幸存者。

  许志杰用灵力向村外进行扫描,发现在村子东面三十多里外的地方有一队日本鬼子正围着许多群众,介绍他们加入八路军的老刘和他的家人也在其中。

  许志杰马上叫上徐明和凌泰三人一起向前去救人,一路狂奔,他们悄悄接近围住群众们的日本鬼子,摸掉敌人的哨兵后,许志杰三人在敌人的外围隐蔽起来并开始考虑如何救出五石村的乡亲们。

  看敌人架式像是挟持五石村的百姓来逼迫当地的抗日队伍投降,许志杰也感觉得到有游击队在附近埋伏着,严密的注视鬼子们的动向,看来情况相当不妙,如果游击队不出来,五石村的老百姓全会遭到集体屠杀,徐明和凌泰此时也没有办法,日本鬼子的枪口正对着村里的老百姓,只要扣动一下扳机,立即就会血流成河,但他们又不能明目张胆的使用灵力,那太说不过去了。

  这时鬼子当中一个穿黑褂,灰灯笼裤的中国人挥着二十响的德制驳壳枪大声说道:“八路军游击队给我听着,你们再不出来,皇军就要把这些村里的老老少少全部杀光,如果你们忍心你们的家人被杀的话说别出来,只要肯向皇军投降,每个人都可以赏大洋一百,个个封为排长或连长,吃香的喝辣的,不必再在这穷山沟里受冻挨饿。”

  许志杰三人听了这个家伙的话不约而同的小声骂道:“狗汉奸!”

  这一招激将法果然厉害,附近游击队的人有些沉不住气了,想出来和日本鬼子拼了,许志杰对身边的徐明和凌泰说道:“看来该我们出场了。”

  徐明说道:“干吗?是不是想当汉奸?!”

  许志杰见徐明会错了意,不禁骂道:“去死吧!如果我们不出马,游击队就会为了乡亲们放下武器,上了鬼子的当,我们被鬼子抓去,活着出来机会要比那些游击队的人高得多。”

  凌泰点头道:“有道理,到了日本鬼子的大本营后,我们要闹他个天翻地覆,我首先要捏断那个汉奸的脖子。”

  当游击队焦急万分之时,只听附近有人大喊一声:“喂!你们不是要找八路军游击队吗?我们就是。”

  许志杰三人从日本鬼子包围圈后面的树丛中闪身出来,所有的人都被吓了一跳,都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被鬼子围住的五石村老百姓和游击队中有不少人认识许志杰他们,这些人是又惊又喜,但又马上心情沉重起来。

  日本鬼子的军官一看真的有人出来了,心中暗自得意,许志杰在离日本鬼子不远的地方说道:“要我们跟你们走也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鬼子军官心中暗想自己此次立了一大功,升官是升定了,他连忙对许志杰他们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只要你们肯归顺天皇,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许志杰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他说道:“你放了这些五石村的村民,我们马上就跟你走。”那鬼子军官这次目的就是要抓住游击队的人,现在这些老百姓已失去利用价值,放不放都一样,他手一挥,围住乡亲们的鬼子闪开一条口子,让乡亲们离去,不少五石村老百姓见许志杰三人为了他们而宁愿牺牲自己,都默默地掉下眼泪,仍站在那里不肯走,许志杰对乡亲们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快走吧!赶紧走,快!”

  附近游击队的人心中也是对许志杰他们充满感激,但他们只能继续潜伏,等待时机救出许志杰三人。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被日本鬼子用绳子捆上带到了离五石村四里外的平山县城,他们三人被押进平山县日本鬼子的兵营后,被带到一个房间,有人给他们松了绑,并送上好酒好菜招待他们。

  许志杰毫不客气地大吃大喝起来,即使菜里有毒,对许志杰而言也只是当作调味料罢了,他根本就是百毒不侵,没有顾虑的必要。

  许志杰吃了两口后对徐明和凌泰说道:“你们两个别楞着,一块儿来吃,反正不要钱,不吃白不吃。”徐明和凌泰一看许志杰没说有毒,马上毫不客气的大嚼起来,免费的大餐摆在面前,怎么客客气气的放过。

  当他们吃饱喝足后,那个以五石村百姓要胁游击队的汉奸和一名鬼子军官进来了,而且身边还带着翻译,那鬼子对翻译叽哩咕噜说了一通日语后,那翻译正想把那鬼子军官的话翻译给许志杰他们听时,许志杰一伸手拦住了他,并说道:“你不用说,我听得懂日语,他叫村川一郞是不是。”

  翻译一愣,他想不到在游击队之中也有人精通日语,真是少有,在此之前他都是认为八路军全是乡下的土包子出身,没多大文化,他马上把许志杰三人会日语的话对那个村川一郞说了一遍。

  那个叫村川一郞的鬼子军官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对许志杰三人说道:“只要你们三个效忠天皇,马你们所知道的都告诉我,皇军将会重重地赏你们,金钱?美女?要多少有多少。”许志杰三人才看不起就日本鬼子的什么金钱美女利诱,看村川一郞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三人都有种想吐的感觉。凌泰指着村川一郞身边的那个汉奸对村川一郞用日语说道:“我看那小子不顺眼,要我们把情报告诉你,必须先杀了那小子再说。”

  汉奸一脸奸笑说道:“臭小子,想让皇军杀我,你想的倒美。”还没说完,只中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脑门,汉奸的尸体像一截烂木头一样栽倒在地,在一边的村川一郞像没事一样吹了吹手枪的的硝烟后说道:“好了,你可以说了。”那副神情就像刚才只不过杀了一条狗,对他来说这些为鬼子卖命的汉奸和狗一样不值一文。

  凌泰哈哈大笑道:“你这笨蛋,这么容易上当,老实告诉你,我们什么都不会告诉你,哼!”他可是玩花招惯了,那个汉奸给他的一句话做了冤死鬼。许志杰和徐明同时正气凛然状地说道:“怎么样!就是不告诉你。”

  村川一郞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说道:“八格牙鲁,你们,你们竟敢戏弄皇军,来人!”马上从屋外冲进六七个鬼子,那村川一郞大声命令道:“把他们三个带到刑讯室,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顿时冲上数名日本鬼子把许志杰三人结结实实地绑上。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被重重地推出屋外,然后连推带拉带到一间地下室中,地下室的墙用厚厚的青石砌成,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地下室里有数盆燃烧地正旺的炭火,炭火上还放着几个烧得通红的烙铁,另外还有老虎凳,电椅,钉板等刑具,室内早有数名日本鬼子和几只狼狗在等待许志杰他们,狼狗一见有生人进来立刻狂吠起来,昏暗的灯光更添恐怖的气氛,看来这是专门为许志杰三人准备的加餐。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被带进刑讯室后,立刻双手双脚被粗铁链锁在墙上。

  村川一郞对许志杰三人冷笑着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这里有不少刑具,每一样都能让你们死去活来,如果你们再不老老实实地和皇军合作,哼!我就用些东西一样一样地收拾你们。”

  翻译也在一边说道:“好汉不知眼亏,识实务者为俊杰,你们还是把你们所知道的统统都告诉皇军吧,不然要吃苦头的。”

  许志杰冷笑道:“想得美,你们永远也无法实现霸占中国的愿望,小鬼子,你们的命也长不了。”历史他是晓得的,所以才说的那么肯定。

  村川一郞见许志杰他们仍是态度强硬,拔出武士刀做势要劈,但还是没砍下去,他说道:“给我放狗咬,看他说还是不说。”

  管狼狗的日本兵听到命令,放开狼狗的缰绳,让几只狼狗去扑咬许志杰他们。

  许志杰见狼狗扑了过来,冷哼一声,强大的精神力量侵入狼狗的脑中,几个凶神恶煞的狼狗刚一接近许志杰,脑中立时涌起莫名的恐惧,从动物的灵觉上感到许志杰三人有说不出的可怕,顿时吓得呜呜哀鸣,不断向后倒退,任凭日本兵拼命驱赶也不肯向靠近许志杰三人一步,向来十分听话的狼狗,今日却如此失控,这对日寇们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村川一郞见狼狗不听话,便指着许志杰对手下说道:“用皮鞭给我狠狠抽他。” 两个日本兵马上冲上来,你一下我一下用极粗的皮鞭狠抽许志杰。

  村川一郞接着又指着徐明说道:“哼!用烙铁慢慢地烫这小子,看他嘴还硬不硬。”

  “哎哟,我好怕怕哦,有种来你啊,看咱谁怕谁!”徐明充分发挥着现代版无厘头式的搞笑调侃着,气得村川一郞扭过头不去理他。

  一个光着膀子,五大三粗的日本兵,扒开徐明的上衣,冷笑着从炭火盆里拿出一个烧得最红的烙铁,慢慢向徐明的胸口烫去,最后村川一郞指着凌泰说道:“把这小子拉上电椅,看他还敢不敢戏弄皇军。”

  几个日本鬼子如狼似虎般把凌泰拖上电椅,给他戴上金属帽,四肢用铁铐铐上,接通电线,只需拉一下边上的电闸,电源就会立即接通。

  两个日本兵用皮鞭猛抽许志杰,但许志杰一点事儿都没有,还笑嘻嘻地看着这两个家伙在白费力气,而他只不过衣服被抽成碎片,皮肤上连条印都没有,如同打在铁板上一样,那两个日本兵吓得脸都白了,平常人只抽得两三下就已血肉横飞,剩下半条命,而眼前这小子的身体居然像钢筋铁骨般,打跟没打一样。

  许志杰边上的徐明更是轻松,任他烙铁烫来,皮肤也没有被烧焦冒烟,反而和没事一样,他虽然无法抗拒火热的烙铁,但有边上许志杰的灵力罩着,自是安枕无忧,根本感觉不到烙铁的高温,烙铁一接触到徐明的皮肤立刻被许志杰传过来的灵力熔成液态的铁水,好像徐明的体温远比烙铁的温度还要高,那手执烙铁的日本鬼子像傻了一样,他用手去摸向烙铁,试试温度,结果他被烫得嗷嗷直叫,手指当场被烫得青烟直冒,皮焦肉烂。

  刑室的另一角,日本鬼子固定好凌泰后,就拉下了电椅的电闸开关,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凌泰没有被电得发出痛苦的哇哇大叫,全身也没有电光窜动,连点烟也没冒,凌泰的灵力力量来源就是电,此刻正是如鱼得水地被免费充电,高兴来不及呢,可日本鬼子们却哪能知道他们已上了凌泰的大当。

  那翻译奇怪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凌泰一脸诡异道:“也许是电路接触不良吧,一点电都没有,不信你试试。”那翻译不知是计,伸手按向凌泰,他的手指刚接触到凌泰的身体,从凌泰身体里立刻传出强劲的电流,电得那个翻译大声狂呼,全身黑烟直冒,电花狂闪,头发也竖了起来。 边上的几个日本鬼子一见情况不妙,想把翻译拖离凌泰,可一碰到翻译,手立即被强大的电流牢牢地吸住,全被那个翻译给殃及池鱼,一块儿电住了,没一会儿都被电成一堆焦炭。

  村川一郞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许志杰三人居然不怕他的刑具,自己的人反而受了损伤,他连忙掏出手枪对准许志杰他们说道:“你们倒底是什么人?”这时凌泰猛然挣脱电椅上的铁铐,站了起来,全身向四周放电,瞬间击倒周围除村川一郞以外所有的日本鬼子,刑讯室里的刑具多为金属制成,导起电来极快,许志杰见刑讯室内大部分敌人都已失去战斗力,便和徐明一起轻松崩断身上的铁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