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六、江湖儿女英雄路

天界传奇 华表 4392 2005.05.14 19:51

    走出森林时天已蒙蒙亮,许志杰,徐明和凌泰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他们躺在临安县附近的一条官道边的草地上,他们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出那片森林。

  稍自休息了一会儿,许志杰揉了揉眼睛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天亮了,我们该走了。”

  凌泰站起身后伸了个懒腰道:“哎哟,我肚子都饿死了,去弄点东西吃吃吧。”走了两个小时可是半点东西都没吃呢,好像幻龙也忘备干粮了,谁让他是根本不吃东西呢,自己也没说,结果给忘了。

  徐明点头道:“嗯!我也饿了,许志杰,拿些铜钱来买几个烧饼填填肚子。”如果凌泰不说,徐明那兴奋劲早把饿给忘了。

  许志杰道:“好,我摸摸看,幻龙给了我们多少盘缠。”说着伸手到怀中去钱包,边摸边道:“里面都是纸,没银子铜钱,大概都是银票,估计还不少呢!”他打开钱包伸手拿出一叠纸来,忽然他愣住了,表情是目定口呆,脸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徐明和凌泰发现许志杰神色不对,连忙近身一看,登时全傻了眼。那一叠纸根本不是什么银票而是一张张崭新的人民币。

  凌泰在一边大叫道:“有没有搞错!这是人民币!这这!这根本不能用啊。”宋时至少也是铜钱,哪有听说用人民币的。

  徐明苦着脸说道:“就是嘛!哪有在宋朝用人民币的,这完全是废纸嘛。”现在又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了,刚才还有的那个优越劲早没了,没钱,连神仙都混不下去。

  许志杰简直是哭笑不得,这个时代还没有人民币这种货币出现,人民币还是几百年以后新中国成立才有的,幻龙虽然博学多才,本领非凡,但他对钱一点概念也没有,根本不知道钱是什么的,人类社会的货币对他一点意义都没有,他平时见许志杰他们经常使用这些东西,也稍微知道一点钱的作用,可以为人类各个时代的货币都是一样的。

  许志杰看着这一叠没有用的废纸般的人民币苦着脸道:“真是倒霉,这些钱比香蕉皮都不值钱。”他手一抖,那叠人民币立刻燃烧起来,转眼化为灰烬。

  凌泰沮丧地说道:“这下可好了,我们是身无分文,标准的穷光蛋一个。”没钱就没底气,肚子已经叫开了。

  徐明道:“我们再去找幻龙吧。”

  许志杰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也不能怪他,他了解的关于各个地区时代货币知识太少了,大不了再来次白手起家嘛,怕什么!”他自信他有能力白手起手建立天界集团,同样也有能力在宋朝活得照样有声有色。

  凌泰问许志杰道:“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许志杰道:“那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目前最主要的是钱的问题。”

  徐明叹道:“想当年,我们钱多的用都不用完,如今竟会落到如此地步,这里人生地倒熟的,唉!”

  凌泰在一边说道:“词语用错啦!”

  徐明楞是说道:“没错!我们又没到外国去,不是还在杭州吗?”这倒是句实话,地方仍就处于杭州地界,但不是同一个时代的。

  许志杰劝解道:“别吵了,人家早饭还没吃呢,省点力气吧!快点上路,真是的。”

  三人吵个不休的向西湖的方向走去,不过宋时杭州的地形和现代变化并不是很大,他们三个倒也不会迷路,当地的官道采用石板路,一直延向人们生活的聚居区。

  许志杰三人正离西湖还有两里路时,从后面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他们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男一女骑着两匹骏马从后原奔来。

  等离的近了,可看出两人都带着兵器,男的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穿黑色劲装,身后背着一柄刀,女的约有十七八岁,穿着一件绸料的武服,纤纤细腰上挂着一柄长剑。

  这一男一女看到许志杰三人的模样大异于常人,不由地窃窃私语,那男的不知说了些什么,那女子发出一串笑声,显是在嘲笑许志杰三人不同于普通人服饰模样,这一男一女骑马经过许志杰后还不时的回头向许志杰他们看,仿佛在看怪物一样。

  也难怪,许志杰三人都是一头现代人的短发,不同于古代的人受父母之体肤的一头长发,衣服也是不同于宋时寻常人的着装,让人看上去古里古怪的。

  徐明到现在为止没吃早饭,袋里又没钱,此刻心情奇劣,看到这一男一女用像看怪物的目光瞧他们,这无疑是火上浇油,他骂道:“看你个头啊,没见过你家大爷这么帅啊。”声音虽不大,这对男女却听得清清楚楚,两人立马勒转马头向许志杰他们缓缓过来,明显听了徐明的话而面色不善。

  骑马的姑娘杏眼圆睁在马上居高临下的道:“你刚才说什么?”说着左手按住腰边的长剑,意欲随时拔剑而出。

  许志杰不愿随便得罪人他学古人抱拳道:“姑娘,请原谅我这位兄弟,他的心情不太好,请姑娘见谅。”徐明又开始添乱,他反正已经给他收拾烂局习惯了。

  姑娘不依不饶的道:“他心情不好难道就可以随便骂人吗?”

  许志杰对徐明道:“你还不快向这位姑娘赔礼道歉。”他是本着初到这里,少惹麻烦的原则。

  这时话已出口,也礼亏在先,心中也有些后悔,他只得拱手道:“请姑娘原谅在下失礼。”

  马上的小伙子对姑娘道:“既然他已认错了,就算了,我们走吧。”他看得出徐明是无意之言,他也没放在心上。

  姑娘见徐明道歉,仍是不肯罢休,她大声说道:“不行,不能这样算了,本姑娘心情也不怎么好,除非他给我磕三个响头,否则此事没完。”这存心是找徐明的碴,磕头,话说回来,古人有点志气的只磕父母和天地,而徐明这辈子连父母都没磕过,凭什么给这黄毛丫头磕头,说出去还怎么说人。

  徐明一听这话可恼了,他道:“我已经向你道歉认错,你还要我给你磕头,这也太不讲理了。”

  骑在马上的小伙子道:“师妹,你不要这样任性,我们快走吧。”他轻拉着姑娘的衣角示意着。

  姑娘好像好感觉到,冷笑着说道:“师兄,你别拦我,我一定要他给我磕三个头,谁叫他一大清早在我们背后骂人。”这时她右手的剑初露剑锋,面色不善。

  徐明陷入相当尴尬的境地,他暗骂自己嘴臭带来无妄之灾,许志杰也是没办法,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冷眼旁观这个带着极重大小姐脾气的女孩子。

  徐明气得直想跳上去狠狠揍那小丫头片子一顿,“我呸!”这时从边上伸出一杆长枪挡在徐明前面,原来凌泰,平常徐明有难,都是凌泰替他出头,现在也一样,之前他早在郁闷之中,此时更是忍无可忍。凌泰对徐明道:“兄弟,杀鸡焉用牛刀,我来。”说着枪尖转向那个姑娘,他可没那么好心,他不会怜香惜玉,只会辣手摧花。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徐明无意出言不逊惹到那姑娘了,现在已经是那姑娘得理不饶人,故意找碴来了,许志杰面色有些沉了下来。

  有凌泰这类好斗分子出马,徐明怎不放心,他对凌泰说道:“你替我好好教训她一顿,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次一定要杀杀她的锐气,让她尝尝咱们的厉害。”说着摆出一副老流氓的样子。

  凌泰对那个姑娘说道:“你也太欺负人了,你以为你是谁呀,凭什么叫我兄弟给你下跪,想打架是不是,找我!”他的手早痒痒了,******,这小丫头真是找死,惹到自己兄弟头上来,虽说徐明平时总是和自己闹矛盾,但也是自己兄弟啊。

  那个姑娘一听凌泰话如同火上浇油般叫了起来:“怎么着,我会怕了你?我姑奶奶手里的剑可从来不吃素的,有本事跳过来跟你姑奶奶过几招。”真是没想到古代江湖儿女说动手就动手,一声剑吟,一道剑芒意欲直冲凌泰而来。

  练过武功的女孩比谁都嚣张,爱拿自己的本事跟人家比试比试。凌泰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举起手中的九龙断魂枪道:“可以,我也不是吃软饭的,来吧,难道我还怕了你这个娘儿们。”

  马上的那个小伙子一见双方要动武,他急了,他要想拦住他的师妹,可是来不及了,他的师妹提着寒光闪闪的的宝剑跃下马来,直奔凌泰而去,他只得在一边观阵。

  那个姑娘二话不说举剑就向凌泰刺来,凌泰闪身挥枪,枪尖一挑,封住剑锋,可她剑式一转向凌泰咽喉处划来,凌泰连忙避过并回枪直击。

  姑娘招不用老,刷刷刷三剑连攻凌泰上中下三路,令凌泰的九龙断魂枪的长兵器优势无法尽势发挥,剑尖紧紧的绕着枪身左刺右划连连逼近凌泰的要害,明显凌泰的冷兵器格斗经验与那姑娘比起来简直是个菜鸟,他被逼的连退数步,大叫不已。

  边上观战的许志杰和徐明也是面色越发凝重,他们是第一次领略到古代武者的动手,这种职业化的经验是现代不可能拥有的。

  凌泰没料到这个师妹剑法竟如此迅捷老练,定身舞动枪身斗出数个五星枪花,堪堪挡住那姑娘异常刁钻诡异的剑术,“哈!”凌泰一个西方骑士战技冲刺着实吓了那女孩一大跳,这种战场冲击战技的杀伤力根本无法用这么短的剑所能挡住,她脚步轻盈地往边上急闪,这一短暂的上风顿时让凌泰大喜,全力发挥出大开大合的枪法,把整支近两米长的枪身舞的虎虎生风,还没等凌泰高兴一段时间,那姑娘如影随形展开游斗身法跟了上来连续劈出三十七剑,一剑快过一剑,叮叮声不绝于耳,剑身是顺着枪身借力反弹,越加显迅速,让凌泰是眼花缭乱,姑娘充分发挥出女子身材的灵活敏捷,杀得凌泰嗷嗷叫地直躲,没有还手的能力,要不是躲闪迅速,不然身上必定要多出不少窟窿。

  按理说凌泰武功应比平常武人要高上百倍不止,可那只是相对公元2000年那个时代的人而言,凌泰所在时代的武功经过多年战乱,各门派武功失传不少,虽说现代社会专门有人对武术进行发掘,但人类越来越偏向枪炮武器,对武功之类格斗技巧反而不太重视,虽有一些武术得以流传,但多是只徒具花架子,供人娱乐健身而已,实战性不强,以至于今天业余单挑职业,经验,火候自然是天差地远。

  凌泰虽然力量远胜于那个师妹,收拾平常的小偷大盗是手到擒来,但实战经验相当极少,平时都忙着在实验室里搞研发,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实战演练,而且所学的武功技巧过于单薄,学武时间加起来也总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面对那个从小便已开始练武,练得有如本能般随心而发,实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姑娘自然是有力使不出,给弄了个手忙脚乱,左支右拙。

  那个姑娘见凌泰武功如此之差,不由得放缓剑式随心所欲的挑逗他,一会儿这里一刺,一会儿那里一划,动作可丝毫不慢,气得凌泰七窍生烟,暴跳如雷,他哪里分得清哪招是陷阱,哪招是虚招。

  在边上观战的徐明看着凌泰的窘相,非但没有替他担心助威,反而在一边幸灾乐祸地指指点点,笑凌泰武功太菜。

  而许志杰倒是沉默不语,看着那个姑娘的招式,陷入沉思之中,在格斗技术上现代人和古代人差距实在是太远了,毕竟生活环境不同,现代人对武技的使用并不像古代那么广泛,中国的武术是讲究技巧性的,而搏杀技更是讲究效率,以最小的力气和损失获得对手的生命,眼前那个姑娘明显是随心而发,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如此随意的招架住凌泰招沉力猛,纯属硬碰硬的蛮干,看来他们的武功练习以前还仅限于皮毛而已,有待进一步去开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