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人生地熟入前世

天界传奇 华表 4531 2005.05.14 20:03

    李掌柜悠闲地捏着雪白的骰子说道:“什么意思?在我这里玩的,只有把银子留下,可没有把银子带走的规矩,你们只赢了几百两倒也罢,可你们却赢的三万多两,这可就不行了。”说着伸手把弄着赌桌上的骰子,一副大局在握的样子。

  众赌客一听赢了三万多两银子,全约而同倒吸一口冷气,不由地惊呼起来。一般的赌客最多都是几两银子的小搞搞,输赢也最多几十两银子,很少有过千两的,要知道,三万两白银在古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么大的数目怎么不引起旁人的惊讶,哪有听说才一会儿功夫就能赢三万两雪花白银的,能从在临安颇有名气的招财赌坊赢到这么多的银子的人,一定是手段非凡。

  宋时普通老百姓一年衣食无忧的生活花费才十两银子,三万两雪花银已足以使人产生贪念了。

  许志杰语气转冷道:“你是怀疑我们在做假喽?”这个赌坊好像也太牛了一点,居然以为他们这三个看起来像是外地人的生人就那么好欺负,赶人走不算,还想坑人银子,比起澳门葡京大酒店的超级赌场来说,这个赌场的声誉实在是对不起门口那块泥金招牌。

  李掌柜似乎有所依恃道:“我可没这么说,许公子好像进了场子后就一直都没输过,可是有些不太对头。”

  周围的赌客顿时议论开了,还没听说过哪个高手能在招财赌坊这么长时间都一文钱都没输过的,李掌柜更是借着这个赌客们的议论,得意洋洋的看着许志杰他们。

  凌泰在一边忍不住说道:“如果是我们运气好,财神和赌神保佑着呢?再说了,我也输了好多,我们三人是一起的。”

  李掌柜自信道:“这位公子是我是不会怀疑的,我指得就是许公子,不过在下从不相信,从来没有人能在这儿从未输过的。”言下之意,指许志杰出老千。

  徐明有些忿然,在一边说道:“好,难道就不准全赢也要有输是吧,你要是不信,就和我们赌一场,看看我们是不是在出老千。”看来许志杰的光赢不输,没有败债也出了毛病,让人怀疑。

  “好!爽快!”李掌柜拍了一下手,一脸地就等着你上钩的表情,道:“那我们就赌三场,由我做庄,只要你们三人能在三场里赢两场,我就让你们走,还多给你们两万两银子,如果你们输了两场,不但要留下银子,还要留你们的一对招子。”他等得就是这句话。

  凌泰问道:“什么招子?”他是对赌坊掌柜的话总是听不懂,古代人说话,总是那么深奥,跟说江湖黑话似的。

  李掌柜一听凌泰的话,就知凌泰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行,他说道:“就是你们的一双眼睛,怎么样?是不是怕了,不敢跟我赌?”瞎老虎再凶也发不了威。

  许志杰的过人智商已经看穿这个掌柜的阴谋,八成是设计坑回他们赢子,再栽个赃,他将计就计说道:“好,就跟你赌这三场,赌法由你挑,你划下道,我们走就是了,不过先要立下字据,空口无凭。”

  李掌柜对身后的赌桌庄家道:“拿纸笔来。”许志杰代表徐明和凌泰跟那李掌柜立下了字据后,李掌柜道:“为示公平我和你掷骰子赌大小如何?”他心中直冷笑,自从出道来,他掷骰子的手法在临安府可是最有名的,近几年更是炉火纯青,论为招财赌坊的镇坊绝技,现在还未遇到过敌手。

  许志杰道:“可以,快开始吧!”他有自信,自己的灵力比任何方法都能控制住骰子。

  李掌柜从边上的人手中接过六粒骰子和一个碗道:“第一场,我们来赌赌谁扔的点数最大,谁就赢。”

  许志杰为先摸摸对方底细,说道:“就请你先扔吧。”

  到底是赌场老手,李掌柜凝了凝神,虽然施展绝技,但也是从来都是很谨慎仔细,不然也不会做到赌坊的掌柜,他道:“那我就先扔啦。”说着他将手中的骰子放入右手并用手指拔好手中骰子的位置,然后右手晃了两晃,将骰在手心里拨到位,最后嘿一声,将骰子掷进赌博用的瓷碗中,骰子一进入碗中就滴溜溜地在碗中乱转,周围观阵的赌客们的心也随着这碗中的骰子一样上下翻滚,呼吸也好像都停止了,周围是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骰子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后,停止转动,众人往碗中一看,六颗骰子的点数加起来有三十五点,赢面极大,周围的人者都认为那李掌柜这番是赢定了,连李掌柜自己都这么想,他洋洋得意地看着许志杰他们。

  自感手法稍有生疏,但仍是自视赢面极大的李掌柜眯着眼睛,笑着对许志杰三人道:“轮到你们了,不过我劝你们还是认输吧,你们是不太可能扔出三十六点,及早收手还来得及。”说完他发出嘿嘿的奸笑,身后的打手们也随着嘲笑起来。

  许志杰丝毫不为所动,牙缝里只蹦出两个字:“未必。”伸手指了指徐明,意思就是“你去收拾他。”

  控制物体是徐明拿手好戏,骰子也不例外,徐明自信地走到赌桌前拿起骰子想也不想随手扔进了那瓷碗里。

  周围的人都被他的举动给吓呆了,这也太胡来了,那可是几万两银子还外加六只人手呢!不过徐明却是暗藏在心底里的偷笑。

  很快碗里的骰子一颗接一颗的停止滚动,六点,六点,六点还是六点,当最后一颗骰子定下来时,那瓷碗中齐刷刷地停着六颗六点朝上的骰子,干脆利落地来了个三十六点通杀。

  周围的赌客,打手,赌场里的庄家包括那李掌柜都惊呆了,当场有人惊叫起来:“是暴子。”除了许志杰三人外赌场内的人全僵住了,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居然有人随手就掷出全是六点的骰子,这人运气也太好了,一定有财神菩萨护着。

  只是徐明差点暴笑出来,用灵力控制骰子和用手把骰子拔到位对他来说没有区别,这个李掌柜和他比这玩意儿,根本是有输没赢,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比法,李掌柜还不知徐明有这种本事,如果知道还不去撞墙一头撞死算了。

  徐明装做很老实道:“你看到了吧,你输了第一局。”

  李掌柜楞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他心想:“这是何方神圣?老子明明是稳赢的局面,怎么也会输,随手就掷出暴子,这也太邪乎了,后面两局一定要小心对付,不能再输了。”他抓着骰子,仔仔细细摸了半天,丝毫没有发现被偷天换日的样子。

  李掌柜虽然不太高兴,但还有两局,双方胜负未分,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之数,他对许志杰三人说道:“好,第一局是在下输了,那我们就开始第二局,为了玩出点新花样,不玩这些已经的赌法,换新的。”本来还想用其他赌具,不过光看徐明那一手,自己就是万万不如,更何况还有隐约三人之中为首的许志杰还没出手,再接着玩赌,恐怕一样也得输,他很是聪明地赶紧换招。

  许志杰一听,就知道李掌柜心知明玩玩不过他们,现在要换花样,他根本不怕李掌柜那点儿智商能玩出什么鬼点子,一脸从容淡然道:“那你就说说看吧。”

  就听李掌柜道:“请三位随我到后院来。”一些赌客也要跟着许志杰他们,却都被打手们给拦住了,许志杰见此情形就知道有鬼,悄悄提醒徐明和凌泰两人小心行事。

  穿过赌场大堂,在后面有一个极大的空旷之处,四处摆放着石锁,刀枪棍棒之类的练武器械,可以看得出这里是赌场里的打手练武之所。

  赌场李掌柜领着许志杰三人来到一个插有九九八十一根梅花桩地方,手一指梅花桩道:“这是我们平时练练拳脚,活动活动筋骨的地方,我看你们三人随身都带着兵器,想必你们也是练武之人,今天我就与你们赌武功如何。”

  果然,赌的不成,玩武的,李掌柜也够阴的,借着许志杰说过划下道儿出招,由他自己定局,却是用这种方式,想动武来找回场子。

  许志杰仍是心中有数道:“怎么个赌法呢?”招财赌坊有***,难道他就没有吗?!李掌柜撸着小胡子,坏笑道:“你我双方各派一个人出来,就在这梅花桩上比试拳脚,全凭真本事,死伤勿论,如何?”

  梅花桩上比得是轻巧和敏捷,需要有极强的记忆力和步伐配合,一个不小心摔下来可不会只受点轻伤,弄不好筋断骨折,全身瘫痪。

  许志杰故作沉吟道:“这个嘛?”反正做戏要做足,他已经想好了出战人选。

  李掌柜故意拿话激许志杰道:“你不敢吗?”他还以为许志杰有些胆怯,想推辞。

  许志杰早看出这个李掌柜不怀好意,他故作上当道:“怎会不敢呢!不过你这招太过阴险,但我还是要答应你。”也不知是谁在玩谁呢,许志杰的嘴角也露出阴险的笑容,不过李掌柜只顾着自己阴谋得逞的狂喜中没有发现而已。

  李掌柜一副豪气云天道:“那好,请!”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的内心,他根本就看不起许志杰这几个年轻人,到底是年纪轻,江湖经验浅,说大话,一下子就被人设计,看他们今天不输个精光。

  许志杰瞄了一眼凌泰,看得凌泰直发毛,许志杰的意思很显是该他出马了,徐明刚耍了一手,轮到他了,谁叫他是天界集团第一打手呢,总不至于让老大出手吧。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凌泰大叫不幸,但在许志杰可以杀人的眼光下,凌泰硬着头皮走上一步道:“这场我上,你们派谁上呢?”话音未落,只听轻嗨一声,一条人影迅速冲进院子,一个筋斗轻飘飘地落在那梅花桩中的一根桩上,好厉害的轻功!周围的打手连声喝彩。

  搞什么东东,凌泰一阵郁闷,今天第二场干架,古代人都那么好斗吗?又不是上街卖艺,有必要那么认真嘛。

  凌泰进着梅花桩上一看,木桩上稳稳地站着一个身着青色劲装手持单刀的老头,年纪约有六十上下,花白胡须,身体清瘦,双眼炯炯有神,可是眼中露傲慢的眼神,显然是看不起凌泰,认为他年纪轻轻,功力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李掌柜有些得意道:“这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浮云刀刘天北,刘老前辈,他是我们这儿的武教头,武功和轻功都是一流高手的水平,今天我请他就陪你们玩玩,输在他手里也不算什么丢人,如果想要拜他老人家为师么也可以商量。”李掌柜说得甚是轻蔑,好像凌泰输定了似的,他认为许志杰三人的武功再高也绝不会高过闯荡江湖成名数十年的浮云刀刘天北,这一局看来是赢定了。

  在许志杰眼中,这个浮云刀刘天北的武功看上去不弱,而让凌泰出马也是有原因,凌泰的武功虽说还欠火候,但经今天早上和徐明交手的情况看,凭他的资质肯定能进步不少,所以未必打不过那刘天北,就当是练练枪法了。

  凌泰做好了要跃上梅花桩的准备,许志杰在他背后轻声道:“你上去不要猛攻,而要先看清那老头的武功路数,想出破解招数再出手,用超级必杀技一次搞定,多增加点经验值。”许志杰把这场格斗当作电脑游戏来看了,不过让凌泰多增加一些实战经验,对他们三人都有好处,凭凌泰现在的武功,即使打不过,自保也是有余,谁叫这个时代是冷兵器做战,江湖人盛行的时代,怎么说也得适应些,总不至于三个人都拿把AK-47狂扫吧。

  凌泰点了点头,脚尖轻点,弹跳力从下而上发动,就已经凌空而起,在空中做了个漂亮的转折落在了梅花桩上,梅花桩这种东西凌泰可是很早就玩过了,他老头子在军队里有时玩点新花样,梅花桩上搞搞格斗赛,练得他的平衡能力还是能够应付这种场合下的打斗,至少不会走两步就摔个灰头土脸。

  李掌柜一见凌泰的轻功如此高超,心头不禁一颤,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人,虽然块头颇大,但绝对不是江湖上常见的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