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书中自有黄金屋

天界传奇 华表 4479 2005.05.19 20:12

    第二日许志杰三人换上开封府衙役的衣服跟着包拯到开封府。在办公的大堂里,包拯和师爷公孙策在一边审阅各种文书,案卷,许志杰三人各坐在一张桌子面前看着包拯给他们的各种书,连平日里见到古文脑子里就一片空白的徐明和拿起书就想睡觉的凌泰这时都认真的看书,专心的将书中内容记忆在心里,但他们心里只记着昨晚许志杰面目狰狞,恶狠狠的在他俩面前说道:“这次可是你们自己提出要考什么试,又拖老子下水,要是这次给老子考砸了,嘿嘿,我就宰了你们两个。”而当时徐明和凌泰吓得如两只受了惊的兔般咽下他们自找的苦果。

  许志杰三人记忆的速度相当快,翻书的速度也快,一页纸只停留不到一秒钟就哗哗地如流水般翻了过去,而纸上的文字就像照片一样印在了他们的脑子里,就连包拯都时不时的抬起头惊愕地看看他们。

  许志杰倒是大有收获,包拯所藏之书不少都是绝版孤本,到现代都已遗失,单论一个三字经,有不少地方都与现代不同之初。

  三天时间,书房里近万卷书籍几乎被挪了三次地方,由于现代教学和古代教学相差甚远,许志杰三人经常遇到不认识的字和不理解的词句,包拯也施展平时所学尽力帮助他们三人,有时包拯和公孙师爷联手出试题给他们三人,试题包括了政治,历史,天文等众多方面,而这些题目对于许志杰等拥有比此时的人多近千年的知识的人来说几乎难度和小学生作文差不多,他们三人的文章看得包拯连连点头称好,为此包拯将他们三人的文章还交给负责此次考试的官员看,那些官员见平时铁面无私的包龙图居然也会帮人说话,再一看文章,倒也不错,于是为了多拉拢些人才,就额外给了三个应试名额,这也难为包拯第一次滥用私权,但不知让政敌知道了会如何感想,估计也是不敢想。

  正当离考试还有一天时,凌泰正与许志杰在房间里练字,古代考场上的规矩甚多,字写的不好可能会被考官拒审扔到一边,这种水磨功夫只有他们二人在小学时代才玩过的,后面不是钢笔,就是圆珠笔,小学时代的毛笔砚台早不知扔到哪个垃圾堆里了,现在再拿起来写出来的东西,实在是令二人有些汗颜,说得不给面子的话,就像狗啃的一样。

  正当二人表情古怪,不熟练地拿着毛笔时,徐明忽然大呼小叫地从门外跑了进来,他对凌泰和许志杰说道:“你们快跟我来。”

  许志杰说道:“干什么慌慌张张的。”

  凌泰说道:“对呀!你要叫我们跟去哪儿。”他刚练了两个毛笔字,又被徐明给吓了一跳,画歪了,真是浪费感情。

  徐明也不答话拉着凌泰和许志杰二人就跑,他拖着许志杰和凌泰跑出包府又顺着路向西走走到第一个路口转北一直走了好远后,又东绕西绕,绕得凌泰和许志杰都快晕了,总算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凌泰和许志杰一看他们来到了一个大宅子的门口,大门上方的屋檐下挂着个匾额,上面写着三个漆金的字“天波府”。

  许志杰见徐明把他们拖到了杨家将的家门口,他说道:“我们和杨家将又没什么瓜葛,你把我们拖到这儿干什么?真是的,累都累死了。”

  这时从天波府内走出一个人来,他看见了徐明马上陪着笑脸说道:“徐爷来啦!快请进,我家主人正等着呢。”

  徐明便带着凌泰和许志杰二人进了天波府,他们经过正门内的大堂后从侧门而出,待走过一条长廊来到一个园子的门口,那带路的人对徐明说道:“我家主人就在里面,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恕在下先行告退。”说完就走了。

  此时许志杰和凌泰心里都猜到了一二分,凌泰说道:“不会是你去少林寺前撞到的那个北汉降将杨业的儿子杨延昭吧!”徐明说道:“聪明,果然没白做我这么多年同学。”

  许志杰问道:“那你带我们两个见去他有什么事吗。”

  徐明说道:“不用着急,进去就知道了。”

  他们进去后,见园子里面相当开阔,园内设有刀枪箭戟,十八般兵器,还有木桩,石锁等练武用具,可以看得出这个园子是一个练武场,在练武场内正有一老者练习枪法,一杆红缨枪是左刺右劈。

  许志杰对凌泰说道:“你看他和你一样也是用枪的,不知是你枪法好还是他枪法好。”凌泰说道:“要不要比手枪,步枪,冲锋枪,这些我肯定比他好。”火yao类射击武器,杨家将上下肯定是连都都没见过,别说比了。

  凌泰在跟许志杰信口胡扯,但他们的话都被那老者给听在耳中,忽然他一拖枪背对着许志杰他们向前跑去,正跑到一个木桩前,大喝一声猛跃起双脚一蹬木桩,反身凌空朝许志杰他们飞来,并举枪刺凌泰,凌泰见那老者反身的一枪快捷无比,他认出那是杨家将的招牌老字号“回马枪!”

  “来得好!”凌泰叫道,迅速往后一跃,见身后有一兵器架,兵器架上正好有一支红缨枪,他伸手取过拉开架式就向那老者冲去,那老者没想到凌泰居然在短短的一瞬间后退取枪又向前冲,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异常迅速,而一脸嬉皮笑脸的表情不知哪儿去了,只见他浑身上下散发出只有高手才有的有若实质的气势,两眼中若有若无的神光令人心寒。

  现在凌泰正是力量达到最高阶段,他此刻冲势已尽,两枪相交,没两下,那老者手中的枪就飞了出去,戳在了地上,凌泰说道:“正马枪!”许志杰和徐明听了凌泰又冒出个正马枪来,差没给点笑破肚皮。

  那老者也是莞尔一笑,停身说道:“老夫从未听说过什么正马枪,今天居然被你给创了出来。”凌泰抱拳说道:“见笑,见笑,在下随口乱说而已。敢问老伯是否尊姓杨。”

  老者说道:“老夫正是姓杨,名延昭,和你们的兄弟徐明是个忘年之交。”

  徐明对凌泰和许志杰说道:“我今天上午在街上遇见了杨老将军,我跟他说了我们在少林寺的经过也说了我们准备参加科举,他知道我们武功不错,就想让我们一起去考武试,如果文状元当不成,至少武状元总是可以有的当的。”

  许志杰笑道:“所以你就想把我们带过来见杨老将军,好报个名是不是。”他向来好静不好动,见徐明这小子不知好歹拉他们下水,真是很想揍他一顿,也真便宜了凌泰这小子,这种实战体育运动是他的最爱,徐明和凌泰两小子联手起来还真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杨延昭撸着花白的胡须笑道:“这届武试是由老夫主考,老夫平生素来爱才,哪肯轻易放过你们这样的人才,老夫说什么也要和那包黑炭争个高低,不能让他把你们给抢跑了。现在看来徐明说的不假,好!老夫就破例让你们同时参加文武大考,你们也不用担心考试会重叠,老夫会自有安排,不知你们意下如何。”杨延昭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武人的直爽。

  杨延昭想得倒也周全细致,连时间等方面细节都考虑到了。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互望一眼,同声说道:“多谢杨老将军。”徐明是偷笑,凌泰是狂喜,许志杰则是气得肚子里直抽筋,好似他陪着徐明和凌泰来玩的一样,还要兼免费保镖。

  杨延昭见许志杰三人全答应了,他哈哈大笑起来。

  杨延昭带着许志杰三人到他的书房互相交谈,杨延昭擅长带兵打仗,所以说的话题大多关于军事方面。

  徐明和许志杰只对军事知识只是有个大致的了解,而且更加不懂古代那种刀枪棍棒冷兵器的作战战术,不过凌泰的爱好之一就是军事,谁叫他爹是当兵的呢,从小的耳濡目染的他,对于各种军事知识更是了如指掌,他与杨延昭说起话来甚是投机,两人真是大感相见恨晚,凌泰说的那些现代军事知识和各种战术令杨延昭击节不已。

  杨延昭也没想到凌泰竟然如此精通领兵之道,两人越说越高兴,最后拉开桌子,以书为地形,以棋子为兵将互相搏杀起来,将凌泰的现代战术知识理论和杨延昭的古代实战经验相互印证,虽然现代和古代的战术理论不太一样,而且所以使用武器性质也不一样,但其精髓内含却是大同小异,一时间小小书桌上的杀气腾腾,双方棋子是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一老一少也似乎忘记了时间。

  现在是轮到徐明开始呵欠连天,连着许志杰也跟着倒霉,直到许志杰和徐明饿得都肚子咕咕叫,凌泰和杨延昭意犹未尽地鸣金收兵。

  中午杨延昭留了许志杰三人吃过午饭才送他们出府,送出大门时,杨延昭脸上颇有不舍之情,由其是凌泰,少了和他摆阵作战的这个对手真是可惜。

  这日正是京城大试之期,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早早地起床收拾,准备好文房四宝,他们三人平时用的都是钢笔和圆珠,而现在要用毛笔写字真是不习惯,一开始他们写得字比狗啃得还难看,东歪西扭,好像刚被人暴打过一样,后来经包拯指点才好不容易像样点,书写是包拯最担心的方面。

  待出门时,包拯对他们三人叮嘱道:“应卷之时千万要镇静,不要慌,也不要作弊,慢慢写,别急,字也别乱涂---!”包拯比他们的爹还要认真。

  许志杰说道:“放心吧,包大人,别的不敢说,我们从小到大至少经历过上百场考试,也算是身经百战了。”这倒是实话,现代人学习从小学到大学,期中考,终末考,大小测试都是经历无数,比起古代人除了学习时间比不过外,但考试实战战力可是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凌泰和徐明说道:“放心吧!”他俩又对包拯的张龙赵虎等人说道:“弟兄们,为我们加油!”张龙赵虎等人平时和许志杰等关系非常好,情同手足,在平时闲聊之时,许志杰三人经常说出一些现代词汇,他们也略知道加油的意思,他们都说道:“加油,祝你们三人能考个状元爷回来!”

  许志杰,徐明和凌泰出了包府后直奔考场国子监,很快他们就到了国子监的府门口,此时已有许多书生模样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国子监门口有数名官兵把守,门内还有人专门对举子搜身,以防作弊。

  国子监其实就相当于现代中国的大学一样,汇集了宋朝最优秀学子,为封建阶级培养管理人才的地方。

  考场的面积相当大,有数百平方米,十余根大柱支撑的房顶,许志杰三人进去后,按照负责考试的官员发给的座位木牌各自找到了座位,考场的座位,有一张长桌和一张椅子,两边各有屏风,椅后方还有地铺供考生休息用,他俩三人的座位都很近,只隔着一两个考位,彼此可以互相看到对方。

  时辰到了之后,主考官先宣读了一遍考场规则,许志杰三人同时心中浮起这怎么和现代学校的大考一样的念头,主考官宣读完后考场规则后,就令人发给每个考生的数张宣纸作为答题纸,许志杰三人是早有准备,他们拿到纸后看着题目就挥笔答题,遇到写不下去的地方,他们就以心灵感应互相沟通信息,考场的官员虽然能抓得住考生做弊用具,却无法抓得住许志杰三人用心灵感应来作弊,许志杰他们三人利用同步脑电波将互相知道的东西传递给对方,大肆疯狂作弊。

  宋朝的科举制度极严,科举之时,考生全部都要在考场之内暂住三天,不得走出考场一步,连上茅房也只能领上牌子一次一人,并且还有人盯着,休息和考试之时互相不能窃窃私语,一经发现任何越轨之举轻则取消考试资格,重则充军入狱甚至砍头。

  经过三天,三次淘汰筛选考试,许志杰三人顺利考完,但他们看到有个别考生因为争名求利心切,考试时过度紧张以致于精神崩溃,或当场发现作弊被拖出去处斩时,三个人的心情却一点也好不起来,功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这又是何必呢?宋朝和现代相距了一千多年,怎么考生的心态还是没区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