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四、造七级浮屠

天界传奇 华表 4669 2005.05.14 20:22

    出得临安,许志杰、徐明和凌泰三人各奔东西,许志杰顿感耳边清净不少,昨日晚上偶尔心情大好,即兴演奏一曲,却被徐明和凌泰两人互相拆台损了一把,不过替他们弹着琵琶轻歌舒唱的歌妓却是想勾他上chuang,却没想这古代女子竟是如此开放,搞的许志杰好一阵面红耳赤。

  买了一辆马车,慢慢顺着官道一路向北而去,虽然是官道,最多就是石板或沙石铺成,稍宽些,与现代的乡村小道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别说像是高速公路这种了,而且缺乏打洞穿山的技术,遇着山区,弯弯绕式的路更是司空见惯。

  一如往常,没有急着赶路投宿客栈概念的许志杰仍在荒郊野外慢慢走,反正一辆马车带着篷,就等同于房车一般,天黑了也不过露宿在外,丝毫不觉不便,反正野兽近身也只配当做干粮宰来吃。

  天色渐暗,许志杰随便找了棵大树,把马一拴,御下车,然后挥动起雷音剑,灵力顺着剑锋带起一阵剑气,草地上有如割草机一般倒下一片草叶,再随随便地长袖一卷,割下来的草像是被龙卷风吹起,飞舞起来,在马面前纷纷落下,堆成一堆草,从车上抓出几把黑豆和麸皮撒在草上,拿个小桶倒上水,放在边上,马儿只是稍稍一顿,自觉地埋头便啃食起来,看来它也是习惯了这种草来张口式的生活。

  在旁人看来有如神术割草方式,而对于许志杰来说有如吃饭般容易,灵力就像是衍生出来的触手一般驾轻就熟,但捡柴火生火堆却是许志杰亲手而为,偶尔劳动以下,避免光靠灵力代劳使人变懒,四肢退化,小说电视里说的多了。

  捡起一堆树枝,扔进一个浅浅的土坑,边上用石头堆成一圈,以防失火,也也没有点火,许志杰只是眉头皱了皱,树枝堆这一块范围内空气温度急速升高,只见火光一闪,柴火堆自燃起来,对于他来说不像凌泰,徐明等人拥有各自的属性,蔡健伟可以让木柴自燃,而徐明不能,而许志杰对灵力的应用可以说是全属性,如同自己本能一般应用自如,然而灵力的使用技巧,却大多都是学自他的那些好友身上,光靠他一个人研究,实在弄不出很多来,毕竟在现代社会里,科技发达,灵力使用的范围非常之少,甚至战斗技能都没有练习之地。

  生起火有了光明,该是用餐时间了,许志杰翻出自己的包裹,一摸,不禁一阵苦笑,居然忘了备干粮了,真是令人晕倒,尽管在某些方面许志杰高人数筹,但总免不了丢三拉四,尽管有了灵力,也并不代表他就是无所不能,十全十美的神了,本质上他还是和一个普通的小百姓一样的。

  许志杰把雷音剑随手插在地上,从包中取出一支30厘米的钢针和一把短刀来,钢针可是天界公司暗器中一项常规兵器,杀伤力巨大,由于穿透力大,伤口小,不过普遍作为捕猎工具或烤肉串的工具,真是居家旅行,杀人取命之必备良器。

  此时天已大黑,清冷的月光洒向大地,许志杰栖身的大树下仅一堆旺旺的火堆,而周围虫鸣阵阵,林中黑黑的一片,许志杰将短刀插在腰带上,手拿着钢针向林中走,黑暗之中,他步履稳健,丝毫没有光线不足的影响,而潜伏在暗处的野兽,对他的意义来说只等同于一块烤肉,生物体的热源、颤动和呼吸无一不暴露在许志杰的灵力感知中。

  草丛中虫蚁爬动,树上鸟儿细微的叫声,树丛中小型兽类蛰伏时的呼吸,一切异响都逃脱不过许志杰精神探查的范围。

  突然,一阵拍啦啦惊动,一团黑影冲天而起,黑暗之下虽然光线微弱但在许志杰眼中,与白昼无异,那团黑影落入许志杰的目光中,原来是一个山鸡,彩色的羽毛显示它是一只异常漂亮雄山鸡,但此刻再漂亮的羽毛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许志杰笑了,以看食物的目光看着那团黑影慌张的飞向远处,扣出一支钢针轻轻一甩,银光一闪而过射向丛林深处。

  咯咯咯的惨叫从远处响起,正中目标。

  许志杰如闲庭信步般慢慢地走向猎物,拥有了灵力以后许志杰似乎成了慢性子,什么都不慌不忙,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其实也没什么令他急的,有了灵力,很多烦琐的事都可以轻易解决。

  数十米远外,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一只山鸡被一支钢针贯喉牢牢地钉在树干上,待许志杰走近时,山鸡已经不在动弹了。

  望着即将成为自己为美餐的山鸡,许志杰脸上浮起一丝成功的笑容,真正的野生本鸡啊,现代社会可是吃不到的野味,保留着自然的鲜味,现代一个月长成的饲料鸡哪里能和它相比,在如此未受污染的时代里,最大的收获就是是让许志杰大饱口福。

  许志杰正要伸手拔下钢针,取回属于自己的猎物时,突然停手了,眼神中爆起灿然神光,他感应到在数百米外,有数人在疾速的接近中,速度很快,显然是都会轻功,武功皆不弱。

  许志杰有些戒备起来,取出四五支钢支扣在指尖,稍有不对就全数射出,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能出现武功较高手的人,绝对不是一件寻常的事。

  此时远处擦碰树枝草叶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许志杰似乎不急于取下自己的猎物,静静地等待着那些人的接近。

  猛然一个人影从树丛中跳出,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竟然直楞楞的摔倒在许志杰面前不远处,略动了几下,再也没有爬起来,而与此同时,那个人影身后的响动也立即嘎然而止,显然他们也发觉这里有另外的人存在。

  透过微弱的光线和枝叶遮挡,许志杰还是看清了这些人无一不是身着黑衣,手执利人,黑巾蒙面,只余下一双眼睛,典型的江湖杀手打扮,搞得许志杰有点毛毛的,灵力波动之下,远处插在地上的雷音剑轻轻的发出震颤声,似要离地飞向许志杰。

  是什么人啊,这么晚跑到这荒山野岭来,锻炼身体?有谁会这么吃饱了撑着,许志杰有些莫名其妙,显然这些人不是冲着他来的,他才刚刚到这里不久,不可能结什么仇家,也不可能让人跟踪到这里来。

  许志杰看向刚刚摔倒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个人,他慢慢走上前去,蹲下身来看去,是一个女子,一身黑衣,好像就是武侠小说上的夜行衣,而她手中紧紧握着一柄寒光闪闪三尺长剑,剑身细而长,带有几丝血迹,剑锋极锐,极适合刺杀要害部位,一击必杀,非高手不能用。

  女子此刻呼吸微弱,口角溢出血沫,显然受了极重的内伤,伤及内脏,再不救治恐怕就魂归九天。

  “唉,真是倒霉啊,靠,都快断气还窜这么快。”许志杰旁若无人地叹道,这人是一定要救了,学**做好事,小学里天天教,真累,连好好吃顿野味都招人烦。

  而隐匿在周边树丛中的几个人好像不急于现身,注视着许志杰一举一动,看着这个在荒郊野外的陌生人会做出什么举动,但意外地没有严格执行不确认目标死亡不收手的原则,也许是许志杰身上给他们精神上的一种莫名压力,令他们在权衡之间,放弃了彻底消灭目标生命的行动,不敢打扰许志杰,只是在远处悄悄的观察着。

  黑暗中几道目光许志杰怎么会感应不到,只不过他感觉这些人对他没有杀气,只是暗中监视,对于自己这个荒山野外的陌生人来意不明,边上还插着一把寒光流转的长剑,显不是俗物,还不敢轻举妄动,可见来者显然是经验丰富之人。

  许志杰也没理他们,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叹了口气,伸手在她身上随手点了几下,也不知道点在哪儿,反正灵力透指而入封住她伤口附近的血脉,不让她的伤势恶化下去,揽起那女子柔若无骨的腰,拔下树上的钢针,带着山鸡走回自己生起火堆的地方,丝毫没有理会树丛中还在看着他的那些蒙面人的目光。

  火堆旁,许志杰铺下旅行用的毛毯,将那女子轻轻放在毯子上,也没急着给她看伤势,却先收拾起那只鸡来,拔毛去骨,清内脏,上调料,连着钢针在火上烧烤,当前腹中空空,救人先放一边,烤鸡是当前头等大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草菅人命,吃饱肚子第一。

  隐藏于黑暗中的那些人未料到许志杰居然不是救那女子,反而悠闲自在的烤起山鸡来,心中诧异,这是什么人啊,居然是见死不救,刚才点的那几个位置根本是胡乱点的,现在又心安理得地只顾自己烧烤,那还把那女子抱走干啥?!让她慢慢等死吗?他们实在摸不准许志杰倒底在干什么,反正按许志杰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那个女子估计是死定了。

  许志杰的手艺还不错,山鸡烤得焦黄,浓郁的焦香散发出来,整只鸡烤得香油直滴,外焦里嫩,火候恰到好处,连树丛中躲藏的潜伏者也不禁直咽口水。

  如此半天,藏在树丛中的人看着许志杰如此没有急着救人动作,只顾着吃着烤鸡,心中认定那女子已是回天无望,即使是大罗金仙也返魂无术,暗中悄悄地离开了,自始自终都没有去打扰许志杰填饱肚子的伟大行动。

  慢条斯理地吃完半只山鸡,满足了口腹之欲,许志杰才将目光移向躺在毯子的陌生女子,其实他丝毫不担心那女子会伤重而亡,刚才封住女子的穴道时,已输入一道灵力,替那女子止住内脏出血,激活细胞修复功能,待他慢慢的吃完手中一半的美味时,那女子内脏已在激发自身潜力下自动修复地差不多了,内出血已经停止,需要消除淤血,而身上的几处深深地伤口需要清创包扎,否则伤口感染也是一样要人命。

  勉为其难,许志杰只好亲自动手,古代男女有别,授受不亲,陌生男女肌肤之亲乃是大禁,而现代社会成长的许志杰显然无此概念,看惯了电视报纸杂志上的比基尼美女,在心理承受力上比古代男子强了不知多少倍,轻轻划开那女子的受伤衣服,露出胜雪的肌肤,酥胸处一道长长直抵腰部的刀口触目惊心,近寸深的皮肉翻出,虽然血已不渗出,但是伤口被血污玷染不堪,另在左臂,小腿处各有数道伤口,其他小伤口近十余条,有些已伤及动脉,若不是许志杰的灵力灌输血管修复,血早流光了。

  虽然那女子面容少有的清纯可爱,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肌肤光滑有若凝脂,小蛮腰没有半分多余的脂肪,身形极度惹火,散发出处女的气息,但胴体上还遍布着数十余处大大小小的狰狞旧伤,看得许志杰是一点绮念都没有,反而是触目惊心。

  许志杰左手在空中一招,迅速凝结空气中的水汽聚起一团水来,紫光一闪,已对水团进行了瞬间紫外线杀菌,他轻轻的虚握着水团,闪着淡淡光辉的水团与他的手并未接触,悬浮着保持少许距离,轻轻的让水团接触那女子的伤口,迅速溶解伤口上的血渍和污迹,清洁后伤口也似乎活了一般,迅速收口愈合,不一会儿皮肤上只留下一道嫩红的痕迹,新生的肌肤会在几日后一如正常皮肤,总算清理净伤口,而且周围的各种老伤暗痕逐渐在光辉中渐渐复平与周围的肌肤一样平整光滑,反正好人做到底,美女自然要十全十美,就当免费美容了。

  许志杰将手中浮着已被淤血杂质染成暗红色的水团,随手扔进树丛中,如同看着自己完工新作品般着,随着拿出YN白药喷雾剂,又在伤口上喷了一遍,形成一层药膜,滋润肌肤的生长,活血散淤之效,这可是他第一次救人,自然要做的漂亮完美,方符合他学**做好事的作风。

  许志杰扫视了那女子一遍,她已呼吸转匀,看来渡过危险期,进入休眠状态,只是失血过多脸色显得苍白,但是性命无碍,只是费了他的少许灵力便获得了药石都达不到的治疗效果。最后将一张毯子轻轻的覆在那女子身上,以免她着凉。

  银色的月光下,照在那女子的脸上,许志杰这才开始奇怪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孩子怎会遭人追杀,受如此之重的伤,而且身怀不俗的武功,一般寻常人家怎么教育这样的女孩,这样漂亮连现代社会都少有的美女怎么会被别人砍,真是暴殄天物,美女是要千万分疼爱的,不是拿来砍的。

  这神秘的美丽女孩子,令许志杰更疑惑不解是,要达到像她那样的武功级别需要吃多少苦头,花多少功夫训练才能达到的效果啊,国家一级运动员也未必有那强大的运动量,也太浪费美女了吧,训练她的家伙一定是变态狂。

  胡思乱想中,许志杰依着大树渐渐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