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七、不知昨夜风雨

天界传奇 华表 4557 2005.05.15 19:57

    “臭丫头,你刚才看什么?”这时那个凶脸黑衣人不知怎么有些不对劲,他拎着根鞭子走到林丹儿甩手就是一鞭,一点儿也不懂怜香惜玉。

  林丹儿故作有气无力的干嚎两声,脑袋垂得更低了,凶脸黑衣人凶狠地骂道:“小贱货,你以为在逛花园啊,看老子不打死你。”边说用鞭子猛抽,林丹儿咬住银牙强忍痛苦仍一言不发,那凶脸黑衣人见鞭子抽没有用,他又心生一计,他怪笑道:“小丫头,看你细皮嫩肉的,还是个雏儿吧?哈哈,哈!”

  伏在墙头上的赵虎闻言猛得想要冲出来拼命,这个师妹可是和他从小青梅竹马,怎容得他人言语侮辱。

  凌泰死死的按住赵虎的嘴,哪敢放他冲出去,院子里人多势众,这个楞小子跳下去准是立刻被乱刀分尸。

  周围的人淫笑起来,那个刀疤脸笑的最响最大声,还不时的叫好,林丹儿的爹穿心剑林天生在柱子上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畜生,老子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你们这群狗东西!”

  一个寨子里的贼头甩手给了林天生一个耳光,道:“老不死的东西,我家师爷看上你的闺女是你的福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凶脸黑衣人哈哈大笑道:“林天生你不是号称穿心剑吗?我祁豹今天就要当着你的面玩了你的女儿,让你的穿心剑穿透你的心,哈哈哈--”林天生骂道:“我们以前可没有和你结们下梁子,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这时凌泰从包里摸出一瓶强效麻醉药,悄悄的沿着院墙,把挥发药水散向院内,他可不会像挑大学武学社那样蛮干,这里面的人手里可都是敢玩命的真家伙,一个人单挑几十个不要命的,他傻啊!一小滴麻醉药的效果足以麻翻一头大象,更别提这瓶挥发气体产生效果的强效药了,一瓶足以收拾完整个寨子的人,可惜的是,赵虎一时好奇,不小心嗅到了麻醉药少许气体,翻了翻白眼,像一根烂木头一样一头栽倒在地。

  凌泰手上闪着微弱的电光,想电醒赵虎,可是想了想,摇了摇头手又收了回去,这小子电醒时肯定会大叫,还是拖到一边去省得行动时碍手碍脚。

  淡淡的麻醉药散播向院内时,凌泰又在一处墙角处动了点手脚。

  祁豹抖着鞭子道:“谁叫你们不听把货留下走人呢,今天这般地步也是自找的,可怪不得我,待我享用完你的宝贝女儿再来收拾你。”说完就要向动手扯林丹儿的衣衫,林丹儿再也顾不了多少,眼中忽然变地有神采,大声道:“你别太猖狂,现在已经有人来救我们了,哼,马上就有你好瞧的。”祁豹一听她的救兵来了,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大笑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不论谁来了都别想活着回去,我们这帮弟兄可都不是吃干饭的。”引得周围一群喽罗挥着兵刃互相撞击着起哄。

  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刀疤脸山大王更是嚣张,他拎起椅边的大刀道:“小丫头,老子告诉你,江湖上除了少林寺的主持慧光大师外,还没有能人接我三十招以上的,我看你是死了这条心吧。”

  林天生一听他的话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他道:“你是不是无敌鬼刀单霸?”无敌鬼刀单霸道:“不错正是老子,算你有眼光,待会儿就赏你个全尸。”

  这时无敌鬼刀单霸没有应林天生的话,忽然立起身,紧握着近百斤的厚背大刀,反而在院内高声叫道:“院外的朋友为何躲躲藏藏不敢出来见一面呢?”

  “哈哈哈!我是流氓我怕谁,出来就出来!”凌泰狂笑着拖着九龙断魂枪一脚踹向做过手脚墙面,只听一声巨响,用一尺多厚的青石条垒成的墙顿时被踢出有一人多高的大洞来,凌泰顺势穿过大洞走进院子来。

  院子里面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这么结实的墙竟被人一脚踢出一个大洞来,好像这墙是用沙子做的,这要多大的力道,他们本以为凌泰会从墙上跳进来,这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连林丹儿都惊讶道:“是你!”连她都傻了,前几天还干过一架的人,今天居然会来帮忙救他们。

  凌泰很是满意他的开场白,枪尖指着院内的人道:“刚才是哪个小子说江湖上没有第三个人能接过他三十招的?”那个墙上的青石条间早被凌泰用钢针把缝隙给清开了,石条之间没有什么粘性,一撞即散。

  无敌鬼刀单霸手拿着大刀往一站道:“就是你爷爷我!”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是一个毛头小子敢独自一个冲进来。

  凌泰一看此人,至少有两多高,面目凶恶,凌泰的身材本来就不矮,有一米八,在宋朝他可算得上一条大汉,可在此人面前明显要矮上一个头。

  凌泰也不多说废话举枪就上,反正麻醉药的药效就快要发作,他的眼角余光已经看到一些站在接近墙边的人,武器下垂,两眼皮已经开始上下打架了。

  单霸冷哼一声举刀就和凌泰战在一处,他天生就有神力,那上百斤的厚背钢刀在他手中就好似鸿毛一般,忽上忽下,轻灵至极,完全没有上百斤重的样子,真是刀如其名,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

  凌泰经过两次的格斗,加上他的学习力惊人,能够将所学融汇贯通,实战经验和武功招式与初来时大有进步,虽然单霸武功甚强,但凌泰边与他交手边学习他招术和技巧,加上凌泰经改进后的身体力量远在单霸之上,所以凌泰越打越厉害,硬碰硬的硬上干,并不断将对方的优点吸收为已用。

  不一会儿双方对战已早过了三十招之数,凌泰也已能够有十足把握几招之内摆平单霸,无敌鬼刀单霸的手下在周围都看出他们的老大不是凌泰的对手,纷纷想上来围攻凌泰,这时有三个黑衣喽罗拿着兵器从凌泰身后冲过来,想偷袭凌泰,不料忽觉得手软脚软,手里的兵器变得沉重无比。

  凌泰冷笑一声,药效发作的正当时,手中枪先将单霸劈过来的一刀震得远远荡开手,先左手一捏枪头部位,枪尖向枪身里一缩,九龙断魂枪立刻变成一根齐眉棍,凌泰双手握棍后发先至将冲上来的三人连人带兵刃劈出老远,被这三人连带撞到的人都是如同受重击一般栽到在地,那三人还没等落地全都成了冤死鬼。

  凌泰双手又在棍身上一转,齐眉棍又分解成三节棍,一手举棍如虎荡羊群般在院内横扫起来,强效的麻醉药发挥起来效果惊人,本是头晕眼花的喽罗怎是气势大盛的凌泰对手,中招者无不口吐鲜血当场毙命,凌泰哈哈大叫过瘾地转手抽出暗藏在枪尾的龙鳞剑,寒光急闪,血光立即崩现,锋利无匹的剑锋立刻造成极大的伤亡,凌泰不断变换兵器,见人就打,院内顿时血肉横飞,脑浆飞溅,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到一刻钟,院内只剩下单霸和祁豹及四五个手下,其余的全部归了西,凌泰今天是打得真痛快,他将全部所学顺手发挥,指东打西,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打,下手也极重,一击必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此时单霸也受了伤,他指着凌泰道:“你,你你你,你不是人,老子闯荡江湖几十年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眼前的一切令他心胆俱裂,闪电的速度,泰山压顶的力量,简直不是人所能拥有的,只是他没想到他和那帮弟兄全被人下了无色无味的化学麻醉药,如果是古代草药制的麻药早被他察觉了。

  凌泰道:“你说话真是颠三倒四,一会儿说我不是人,一会儿又说我是什么人,好吧,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姓凌名泰,什么名号呢,这个,这个,我还没想好,就不用跟你说了。”中了招的老虎充量也就是断了牙的病猫。

  单霸喃喃道:“凌泰!凌泰!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有江湖上有这么一个人。”忽然他转身,窜到绑在柱子上的穿心剑林天生身边,用刀指住林天生脖子道:“小子,你没想到吧,你的江湖经验可太少了。”他抓住凌泰的一时失神,立即找得一张挡箭牌。

  林天生的女儿和徒弟们都惊叫起来,赵虎也从墙外冲进来对单霸道:“你,你别伤着我师父。”

  单霸冷笑道:“姓凌的,我想你不想让这个老头死在我手里吧。”

  凌泰双目圆睁怒道:“你快放了他,否则我保你会死得很难看。”单霸不知道死得很难看是什么意思,但他也猜到这句话也不是什么好话,他说道:“要我放了他很容易,不过你必须在我面前自杀。”

  赵虎状若发疯一样欲冲上来拼命,被凌泰一把拉住。

  林天生对凌泰道:“恩公!你千万别听他的,别管我,快杀了他。”此刻赵虎,林丹儿及林天生的其他徒弟们全眼巴巴地看着凌泰,林天生的死活全在凌泰手中,凌泰突然不怒反笑道:“哈,我可不是白痴,就算是我自杀了,你也不会放过他的,你想得也太天真了,你就快杀了他吧!反正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活着我不笑,他死了我也不会哭,你快动手吧。”说着一步步逼进单霸,单霸见威胁无效反而弄巧成拙,他一时失去了主意,整个人开始发抖,冒虚汗。

  这时有一片叶子被一阵轻风吹到单霸面前,这片叶子在经过他的眼睛时,仅在挡他的视线的一瞬间,凌泰发动了,他忽然猛一吸气,状若天神般大喝一声,枪尖爆闪出令所有的人都被刺激地什么都看不到电光,如闪电一样,凌泰出现在单霸的身后,静止不动,保持着冲刺姿势。

  单霸瞪大发眼睛,楞楞地说了一句:“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心脏处喷出丈远的血箭,慢慢瘫倒在地上。

  仅剩余的祁豹等人见他们的老大的死状吓得全身直哆嗦,正要开溜,当场被赵虎给拦住去路,赵虎也是报仇心切,操刀不要命的左劈右砍,祁豹等人只想逃命哪里是他的对手,没过几招,就只剩下祁豹一个人了,祁豹狗急跳墙跟赵虎硬拼几下后,趁赵虎不注意大喊一声:“看镖!”假装要放暗器,赵虎吓得往后一退,可哪晓得祁豹转身就跑,这小子蹿地比兔子还快,三下两下就跑地没影了。

  赵虎正想要去追,林天生说话了:“阿虎,不要追了,让他去吧,我们总有一天会抓住他的。”赵虎只得停下脚步,凌泰这时用枪尾抽出龙鳞剑连挑带割弄断众人的绳索,仍是不忘摆POSE,只见寒光疾闪,穿心剑林天生等人身上的绳索纷纷断成数截。

  林天生一得松绑,就向凌泰下跪谢恩,凌泰哪里习惯人家跪他,他又不是庙里的菩萨,双手连忙扶住他,手上的力量使林天生拜不下去。

  林天生眼前这年轻人武功甚高,也就不勉强了,他对凌泰道:“多谢小弟兄相救,不知恩人尊姓大名,在下日后必有厚报。”

  凌泰摆手道:“这不算什么?我叫凌泰,现在和赵虎兄已结为八拜之交,你也用不着谢我,我也是随手帮帮忙而已。”这时林丹儿走到凌泰近前,脸有些红,忸捏了半天,如蚊子叫般对凌泰道:“多谢大侠相救,当日是我不好,小女子向您赔礼了。”说着做了个古代女子常用的礼节。

  凌泰心中大乐,这小丫头也有吃鳖的时候,故作大方道:“算了,算了,我也没放心上。”林天生见林丹儿和凌泰好像认识,他问道:“不知小女什么事曾得罪了凌兄弟。”

  凌泰故作没事道:“也没什么,小事一件。”若不是天色晚光线不佳,也看不到他此刻也是老脸一红。

  林天生见凌泰不说,他也不便追问,他道:“凌兄弟年纪轻轻武功便如此了得,不知尊师是何人?”这时赵虎抢过来说道:“这位兄弟可厉害啦,他的武功是他和他的那几个朋友无师自通自己练出来的,而且不论什么武功,他只要看一遍就能领会其中的精髓。”

  林天生大讶道:“看来这凌兄弟倒是一个天生的练武奇才,眼下就已如此了得,日后江湖上将无人能敌。”

  凌泰道:“哪里哪里,只不是徒有虚名罢了,比我厉害的多得是。”

  林天生微微一笑道:“凌兄弟过谦了。”

  赵虎在一边道:“师父,我们快走吧。”赵虎杀人是不怕,但看到一地的死人,心里有些发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