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界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五、不是冤家不聚头

天界传奇 华表 4579 2005.05.14 20:24

    时近中午,史远舟回到天界商务中心,开完早会,布置完近期的工作和听完下属的工作后,泡了一杯咖啡,翻起了今天早上的都市快报,紧张的商务生活令他不再能保持平常那种嬉皮士的状态,每天都要保持严谨的老板派头,一身毕挺的西装革履,完全像是个商业人士,环境逼地他不得不变,没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下坚持那种一身小混混式的打扮,否则根本不能统驭下属,甚至谈生意也会受到别人态度上的轻视。

  史远舟心神不宁的翻开报纸,今天早上起来总是感觉眼皮直跳,像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感觉。

  当看到报纸的头版时,他表情凝固了,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头版报道:“天界商务中心副总裁专座,中国唯一一辆奔驰X700于今日凌晨在X高速公路翻车撞毁,车上六人无一幸免,据警方调查为驾驶者和乘客吸毒过量,超速行驶撞出护栏导致事故发生,死亡者其中一人经确认为天界商务中心副总裁堂弟史远东。”

  颤抖着双手,一脸的不相信,史远舟精神陷入恍惚之中,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喃喃道:“你这个混小子,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你这混小子为什么不听话,你让我怎么向史家的叔叔伯伯交待。”前两天还生龙活虎的堂弟转眼就成了冰冷的死尸一具,当日诈了他的钱,抢走他心爱的奔驰X700,他都不心痛,钱可以再赚,车子可以再订做,但现在,少年时曾和他一起天真的玩耍,喊着他堂哥的史远东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再也回不来了,有多少钱和X700都换不回远东的生命,即使史远东无论如何的不学好,他也只是尽力去教导着,在他心里远东永远是他的堂弟,这份兄弟之情他牢牢的记在心中。

  史远舟猛地站起,报纸被随手一扔,空气中一阵密集轻微的空气呼啸气,那份都市快报还未落地便化作无数的纸屑纷纷扬扬的撒落在副总裁办公室的高级地毯上。

  天鸿策划公司的每一个员工包括天界商务中心的每一个人,都看到公司内最举足轻重的副总裁级人物-史远舟正一脸不善的冲出办公室的门,神色匆匆的摔门而去,看了早上的都市快报的人都心有所知的以异样的目光看着史远舟的离去。

  天界集团星宿基地,实验室的大门突然四分五裂成数块边角整齐的几何状物体,一个人影伴随着一股狂暴的气流冲了进来,顿时室验室内警报声大作。

  “确定侵入者身份,人类,能力,灵能者,目标锁定,进入攻击防御程式。”警报系统被激活,实验的防御系统是以中央控制系统为主控,自从凤灵从原有的中央系统进化出来后,后面更换的系统名为盖娅,因为凤灵的前因,其更是被取消了智能进化模块,声音语气有些僵硬。

  “******,你个该死的******,都是因为你,才害死了我的堂弟,看我怎么玩死你!”史远舟有若精神失常般低沉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这个句话刚离开史远舟的嘴,立即被中央控制系统盖娅给捕捉道,原本警报大作的实验室忽然静了下来,隐藏在实验室的再次传来盖娅的声音:“声音确认,生物热源确认,瞳孔确认,风系灵能者,史远舟,最高权限使用者,警报解除。”

  “盖娅,帮我搜索关于毒品类的化学和医学方面的资料,关键词:******、******、卡可因、吗啡、杜冷丁、****、******和大麻,给我安排化学实验室设备及使用目录。”史远舟找到了实验室中央管理系统的一台计算机,同时用语音向盖娅发出指令。

  在盖娅正在搜索资料的同时,史远舟对天界集团内医药和化学的方面的资料开始人工检索。

  “《毒品成瘾性适应性和过敏性的反替代作用研究》-凌泰”一条文章栏目落入史远舟的眼中。

  这时史远舟的天界集团内部专用联络器响了,“喂!远舟,你没事吧,远东的事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现在是在星宿基地的实验里吗?别想不开啊!”

  “我没事,最近一段时间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们不要打扰我!”史远舟语气平静的回复着联络器,随手把联络器的能源按钮给关掉。

  * * *

  凌泰独自一个人顺西北方向整整走了两天,整整走了数百里路,什么山明水秀,人杰地灵,他根本没有任何艺术细胞,根本不会去欣赏什么风景,去了解什么人文地理,在他眼里也没什么区别。

  他现在是又累又乏,自言自语道:“累死我了,早知在马市巷买匹马多好,腿都走麻了,路上行人都没一个,连个说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没劲。”孤身一人跑路自由是自由一点,但太郁闷了,还是和人结伴热闹点。

  凌泰实在是不愿走下去,他往路边找了两棵树,拉开一条吊床,虽然说是吊床,但也不过是鱼网的改进版,他往上一躺,不管三七二十一蒙头大睡,五个多小时后,太阳西落,这才从睡梦中醒来,伸个懒腰道:“真舒服呀。”

  他爬起身来继续赶路,没走多远就听到前方响起急促的马蹄声,真热闹啊,这条路上刚才老半天都没人经过,他一醒来就有大队人马跑过来。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凌泰渐渐看清前面有十多人骑着马顺着平坦的官道向他跑来,可是凌泰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虽然离那些骑马的人还有数百米远,但凭着自己极敏锐的目力发现,跑在最前面的骑马的人,手中拎着一柄剑,身上还似乎有伤,衣服上沾着不少血迹。在后面的人举着刀剑嘴里还喊着“站住,你跑不了了!”

  “弟兄们!杀了他!”“快追,别让他跑了。”“小子,别跑,受死吧。”

  看样子好像后面的那些人在追杀前面的那个人。

  江湖追杀,武侠片!凌泰把手里的九龙断魂枪往肩上一扛,准备看热闹,真人追杀啊,以前还真没见过,今天开开眼。

  等这群人冲到近前,凌泰忽然发现在前面逃的那个人好像是三天前他和许志杰及徐明三人刚到宋朝时,一大早在杭州郊区遇见的那两个师兄妹中那个师兄,这时那被追杀的男子也认出了凌泰,就像见到一根救命稻草,他在马上对勉力叫道:“好汉,后面那些歹人要杀在下,请帮帮我,日后在下必会重谢。”说完在策马经过凌泰时体力不支摔了下来,重重的落在凌泰的身后的路边上。

  唉,真是虚棍,这点用都没,还给自己惹麻烦,凌泰眉头直皱,麻烦来了。

  凌泰对这个人的当日第一印象不错,语气不像那个师妹,还算客气,反正后面这帮人也不像是好货,他决定就帮这个男子一把。

  他拄着九龙断魂枪走到大路中央,将枪往地下一戳,伸出手指头勾了勾,做出一个挑战的POSE,正如徐明所言,他就是个单细胞生物,在天界公司工作以外,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琢磨着打架。

  那些追上来的人一见有人敢出头帮那个被他们追杀的人,顿时在凌泰前面不远处拉住马头,勒得马咴咴直叫,前蹄在地上一阵乱踏,领头的一个人挥着一只狼牙棒指着凌泰道:“臭小子,你是不想活了,敢帮那个小子出头?滚远点,这里没你什么事,少惹祸上身。”

  凌泰随意地瞄了他一眼,见那个身着粗布黑衣的汉子,全身横肉,满脸凶像,一看就知不是善类,狼牙棒上也是有点点干痼的黑红血斑,他淡淡答道:“是又怎么样?”现代社会小痞子的流氓形象可是久经考验出来的经典形象,凌泰也是学了个十足,一副极度鄙视眼前这些人的姿态。

  挥着狼牙棒的人身后的数名手下顿时大叫起来,作势要扑上来把凌泰剁个稀烂,有一个持鬼头大刀的手下嚎道:“哪儿跑来的野小子,看你家大爷不好好收拾你,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同时大刀一阵乱舞,带起呼呼的劲风,好不凶猛。

  边上的其他人也是对凌泰大声恐吓威胁。

  真是一堆农民,凌泰理都不理他们,仍是一副很拽的表情道:“我数到三,你们再不滚蛋,老子就让你们全部都去见阎王。一……”手持鬼头刀的人一听,哪里也忍得住凌泰的挑衅,抛开凌泰神秘莫测的来历,顿时暴跳如雷,立刻就骑着马向凌泰挥刀冲来。

  只听叮当几声金属撞击声,只有几道光线在空气中闪过,持鬼头刀的人带着一阵狂风从凌泰冲过,没过几步远,那持鬼头刀的人一声不吭的身子一歪从马上摔了下来,身上立刻被鲜血染满,当场毙命。

  凌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又道:“二--”。要论动作快,可是谁也不是凌泰,光动手时无意带起的电能也够让人知觉和动作麻痹,他心底是大乐,老套路的必杀技了,仍是从枪尾拔出剑,以出鞘之力加速,虽然他第一次杀人,但仍是像干了无数次一样,没有正常人在第一次杀人的心灵震颤,在他眼里就像是杀了一只老鼠。

  其他的人一见持鬼头刀的人几下就被解决了,都被吓了一跳,他们都知道,持鬼头刀之人在他们之中的武功也算是中上了,一下子就被人干掉,连他们的大寨主都做不到,连那个领头的人都没看清他的手下是怎么死的,由此可见凌泰的武功是有多么的高,他们全都被震住了,开始向后退却。

  那领头的人不甘心这么算了,他一横,一挥手中狼牙棒叫道:“******,你敢杀我的弟兄,兄弟们,给我宰了他。”他手下的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平日里都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一听命令,马上不要命的向凌泰冲来,凌泰见这些人是冥顽不灵,于是冷笑一声,左手向腰边的镖囊中扣出数支尺长的钢针,和许志杰用来猎杀野物的钢针属同一制式,手指扣住,暗含劲力甩出,拥有相当强的穿透力和速度,杀伤力极惊人。

  钢针只反射着落日余辉,电闪破空而去,如同一道道金光一般,向前面冲来的那些人射去,只听啊呀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还没等那些人冲到近前,无一不从马上摔了下来,身上都被这些钢针给射穿出好几个洞,更有者被穿过心脏和头颅,当场毙命。

  钢针虽然细,但加上凌泰的浑厚劲力,它们的威力丝毫不亚于子弹,皆是透体而过,趁着在近身格斗前,先用钢针放倒几个,占些便宜再说。

  凌泰欢呼一声,双手紧握九龙断魂枪,一个突刺加速冲向前去,令冲到他面前的那帮人措手不及,当场一人被凌泰刺穿,从前胸刺入,枪尖颤微着带着一块脊骨从后背透出,随即被带着一溜血水甩出数十米远,在地上挣了几挣,见了阎王。

  其他几人更是如若疯狂般挥舞着兵器,杀向凌泰,那个执狼牙棒的头领更是手中的狼牙棒着带着惨厉的呼啸挥向凌泰的后脑。

  凌泰心中有若将全局把握在手心一般,将每人的位置和动作都感知的分毫不差,手中的九龙断魂枪在挡过左侧一人砍来的一刀后,借力弹向身后,正好迎上头领的狼牙棒,当一声,那头领被凌泰和手下人的两人的力量给震退数步。

  凌泰同步借反震之力撞入眼前一个执两枝铁笔的人怀中,毫不迟疑地右手如龙爪状探出,捏住他的喉咙。

  伴随着骨裂声响,那人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铁笔双双落地,他捂着喉咙仰天而倒,无奈的嗬嗬呻吟两声,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

  “哈!”凌泰一个转身加速,有若天神加身一般,枪使棍招,一招力劈,将一人连人带刀劈飞数米,骨折暴响不断,倒地不起。

  “不!!~”执狼牙棒的头领看到自己的同伴在眼前一个个毙命,他一声悲呼,双目尽赤,招式也不成章法,狂挥着狼牙棒狂嚎着冲向凌泰。

  此时凌泰正如嗜血杀神一样,九龙断魂枪舞出的朵朵银光闪过身边最后两人的咽喉,全部一击必杀,兵器落地,人命归西。

  看到那个头领再次扑了上来,“找死!”凌泰冷若冰霜的脸上毫无波动,此刻的他已经陷入完全杀戮的境界。

  狂舞地狼牙棒离凌泰越来越近,他都几乎可以嗅到狼牙棒上渐渐的血腥之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